深燃(shenrancaijing)原创
作者 | 王敏 周继凤
编辑 | 向小园
“财大气粗”的字节跳动,还是走到了教育业务战略收缩、大举裁员这一步。
8月5日,“字节的教育板块全部裁掉”的消息传开。
“2021-08-05,全体人民,原地失业。”一张定位显示为字节跳动的朋友圈截图在各个社交平台流传。发朋友圈的人称,“简单来说,字节跳动的教育板块,全部裁掉。”
资料来源 / 网络
随后,字节旗下的大力教育内部人士辟谣——“没有全部裁掉,只是部分裁员,部分业务有调整”。
一位接近大力教育的人士向深燃表示,目前GOGOKID、你拍一关停,瓜瓜龙和清北网校进行收缩裁员,其余业务暂未受到影响。
也就是说,裁员的重心集中在处于政策监管漩涡中心的早幼和K12领域,智能教育硬件、进校以及成人教育等业务仍在继续。
另一位大力教育内部人士向深燃透露,2021年上半年大力教育员工规模突破2万人,而此次裁员规模有数千人。
字节在教育上的收缩是可以预判的。7月24日,“双减”政策官宣,规定严限培训时间、严禁K9学科培训融资上市等等,行业里的裁员潮已经开始,大力教育也没有例外。
自2020年以来,在“每年投入100亿,连投5年”、“未来三年不考虑盈利”的口号下,字节做教育的野心越来越大。但随着政策监管越来越严,市场空间被大大压缩,将会有越来越多选手谋求转型,竞争也只会愈演愈烈。
有行业人士曾分析,字节最初进军教育,是想用教育行业的想象空间为上市讲故事、画大饼,谋求高估值。但如今,教育业务所能给字节跳动提供的商业价值越来越低,张一鸣的教育梦,是不是该醒一醒了?

裁员,裁了啥?

字节教育大裁员的消息,一石激起千层浪。要知道,教育是字节的重点战略方向之一。
去年10月底,字节跳动发布了旗下首个业务独立品牌——“大力教育”,承接字节跳动所有教育产品及业务。在字节内部,教育产业被定义为“每年都将持续巨额投入,未来三年,不考虑盈利”的业务。今年3月,大力教育还发布招聘计划,表示将在未来4个月内,面向社会招聘1万人。
大力教育成立的时间不长,但是业务已经非常庞杂。从公开的信息渠道能看到,大力教育目前有六大业务板块:一是进校解决方案,产品是极课大数据和Ai学;二是“学浪”综合课程平台;三是Pre-K(即学前业务),主要为GOGOKID、瓜瓜龙启蒙、你拍一;四是K12教育,主要有两个产品,清北网校,以及供家长使用的“大力家长”;五是成人教育“开言英语”;六是教育硬件“大力智能学习灯”。
6月初,大力教育CEO陈林还信誓旦旦地说:大力教育没有裁员计划。
没想到,两个月后形势急转直下,大力教育用行动“打脸”,裁员,而且规模不小。
按照大力教育对外传递的信息来看,字节的教育板块不会关停,但是业务有大幅调整。
一位接近大力教育的人士向深燃表示,GOGOKID、你拍一关停,瓜瓜龙和清北网校进行收缩裁员。重灾区是学前业务和K12学科教育业务。
来源 / 视觉中国
其中,面向4-12岁孩子的在线少儿英语1对1学习平台GOGOKID、提供数理思维课程的你拍一,已经宣布自8月5日起,全面暂停直播课业务,并且向家长开启退费。这两大业务的部分教研及产品团队仍保留,其余员工全部裁撤。有分析认为,大力没有全部裁员,有可能是在为转型做准备。
而据另一位大力教育内部人士透露,启蒙教育领域的瓜瓜龙和K12业务清北网校是大幅裁撤了短期班、低价课团队,瓜瓜龙短期班辅导老师裁员比例在50%左右。
至于进校业务、智能教育硬件业务,多位在职人员向深燃表示,目前暂未受到裁员影响。
(字节做教育)从去年进入正轨到现在也就一年,领导们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目标再激进一点,再激进一点’,眼看着从100号员工到近一万人,再到如今…… ”一位网友在社交平台评论道,个中甘苦不言自明。
上述内部人士向深燃透露,此次裁员规模有数千人,被辞退的员工会获得“N+2”(工作年限+两个月工资)补偿。这在当前教育行业裁员大潮中算得上是厚道的了,但也有网友表示,大力教育曾经发力校招,尽管给了赔偿,依然有无数应届生“刚挺过就业焦虑,就迎来了失业焦虑”。

大力,还剩啥?

即便字节的教育板块没有全部裁掉,但就目前的状况来看,可转型的空间非常有限。
我们来逐一盘点。
7月24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合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明确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组织学科类培训,不得开展面向学龄前儿童的线上培训。
这也意味着,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在线课后辅导行业,比如大力教育旗下的K12业务,尤其是清北网校基本上没有发展空间了。有媒体报道称,接下来清北网校要奔着研发AI互动课程的方向去调整,似乎是大力K12业务仅剩的一点希望。
大力教育2020年10月对外公布产品矩阵
至于在线学前教育业务,比如你拍一、GOGOKID,以及瓜瓜龙启蒙,要么是被关停,要么是转型素质教育。剩下的业务,包括进校解决方案、综合课程平台、成人教育“开言英语”,以及教育硬件“大力智能学习灯”,则未受到政策方面的太多波及。尤其是智能硬件业务,“字节教育大裁员”消息传出当天的8月5日,大力教育还官宣了新品大力智能学习灯T6系列。
此前,奥纬咨询教育与培训业务董事合伙人王津婧就给出了如今教育机构的转型方向:“在线教育企业可调整获客逻辑,并结合未来人才素养模型打造新一代2C综合教育产品。同时也可结合各类学校诉求和痛点打造2B产品,帮助学校实现提质增效,以期有效将学生时间留在校内。”
职业教育、素质教育、To B业务、教育硬件,这几条路是当下教育公司为数不多可转型的方向。对于大力来说,校外断臂,进校业务,如极课大数据和Ai学,就变得至关重要。
“近来,因为‘双减’政策,各方对进校解决方案的关注度大幅提高。但是,进校业务是和K12业务甚至字节的短视频等业务完全不一样的逻辑。”教育信息化百家讲坛社群创始人马永纪对深燃分析。进校业务是渠道为王,也就是说,如何与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及电教馆(站)、学校等打交道,变得至关重要。而字节在这方面进展比较慢,又是后来者,如果想要在这方面做出些成绩,需要付出更多的成本和时间。
而剩下的Ai学,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其产品不够亮眼。Ai学强调自动批改作业,借助平板、智能笔和作业本等硬件收集学生数据,为老师提供教学支持,也能让家长随时了解学生情况。“但就目前来看,Ai学在市面上一直没有太大的动静,感觉是雷声大雨点小。”马永纪表示。
大力教育的另一个转型重点是职业教育。曾经打着“青少年学习”标签的学浪平台,如今在官网上迅速更改了介绍,变身成综合学习平台。大力教育将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上的知识转播者迁至学浪平台,通过平台给老师和机构提供运营、资源扶持、工具等服务,将粉丝转化成学员,实现流量变现。
图源 / 学浪平台官网
最值得关注的,则是大力教育此前一直押宝的教育智能硬件。近一年来,教育智能硬件风生水起
“智能台灯、手环这一类的教育硬件,作为一种新的用户触达方式,市场潜力很大。”一位业内人士指出。“而这轮以字节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的加码,会大幅度提升教育C端硬件市场的水平,对原有的做智能硬件的公司,比如步步高甚至科大讯飞,都会有较大压力。”马永纪表示。
如今大力智能学习灯已有T5、T6两款基础版产品和T5 PRO、T6 PRO两款进阶版产品。但是,家长们对于大力智能学习灯并不买账,吐槽颇多。
“家长和孩子们购买教育硬件产品,其实就是想提高孩子的学习成绩或者看到实际的效果,但是很多人买完后发现,用了也没啥效果。”马永纪称,“对于当下做教育智能硬件的公司来说,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利用技术让用户看到效果,也是字节接下来需要思考的问题”。

交过那么多学费,
张一鸣的教育梦该醒醒了?

2018年上线的GOGOKID,是字节跳动真正进入教育领域的起点。而张一鸣思考教育业务的起点,要更早两年。
在字节跳动8周年内部信中,张一鸣提到,从2016年去拜访上海交大ACM班总教头俞勇老师起,就意识到教育的重要性和潜力,以及教育业务必须有更根本的创新
张一鸣一开始是想做大教育、做教育创新的,但很长时间内,难以摆脱“跟随者”的身份,对于风口上的商业模式,要么自己下场做,要么投资收购补齐,总之是要先码齐大火的在线教育各业务线。比如,早期上线的GOGOKID是对标VIPKID;收购清北网校是要入局K12大班直播课;而最先跑出来的瓜瓜龙启蒙,也是对标猿辅导旗下的斑马。
针对家庭教育场景的大力智能台灯,应该可以说是字节为数不多的微创新。大力智能台灯的核心功能包括作业辅导、增加陪伴等,其中作业辅导包含“拍照搜题”功能。但如今随着“拍照搜题”功能面临监管风险或将下线,大力智能台灯能做大做强的可能性又减少了一些。
字节对外一直强调会给予教育业务充足的耐心和投入。据公开报道,2020年字节教育业务的投入达到了40亿元。陈林曾在2020年7月,喊出了“字节教育业务未来三年不考虑盈利”的口号,到今年年初其对外透露教育业务的投入高达每年100亿,并要连投五年。
来源 / 视觉中国
项目数量涨得风风火火,字节教育的盘子越铺越大,但有业内人士认为,字节对教育行业认知不足的劣势也十分明显,容错度也并没有想象中高。比如,单是清北网校从2019年至今,负责人至少已经换了3个;GOGOKID选择了成熟的少儿英语一对一模式切入,一年两亿元广告投入,高举高打,却忽视了教育行业内容和服务的重要性,以至于2019年有传言称内部进行了大量裁员。
教育行业资深人士李路向深燃分析,“即使是跑得较快的瓜瓜龙启蒙和大力智能台灯,也还是逃不了字节擅长的‘流量变现’的思路。”
大力教育接下来能大力投入的方向,无论是教育智能硬件、进校业务还是成人教育,都已陷入了竞争红海,每一个细分领域都汇聚着一批老玩家和转型而来的新选手,尤其进校业务,更是很难快速起量。
“现在做教育,基本就别想着赚大钱了。这个逻辑同样适用于大力教育。”李路表示,“在线是快,但教育是慢的,再‘大力’也无法提速太快。”
在教育领域,字节一直想要后来居上。上述业内人士总结,字节教育总给人野心昭然若揭,但实力难以支撑的感觉。多位行业人士侧面印证,大力教育还处于大幅亏损的状态。
外界曾一直质疑字节是否会在教育领域长期投入,字节用“每年100亿,连投五年”来表明决心,但在新形势下,外界对字节投入决心和教育实力的质疑又开始蔓延。当市场空间有限时,外界都在看着,即使字节有钱又有人,张一鸣还会为自己的教育梦“买单”到什么时候。
毕竟,大力做教育的故事讲不通了,字节跳动想在资本市场谋求更高的估值,张一鸣还得抓紧寻找下一个故事。
*题图来源于视觉中国。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李路为化名。
扫码加入社群:
灯塔EDU的朋友们
扫一扫关注灯塔EDU
朋友们,
为防失联,
可关注备用号"教培行业参考"
报告免费下载:
灯塔EDU:教育行业报告免费下载
扫一扫关注灯塔EDU
灯塔EDU的每一篇文章,都会注明作者和来源(除非实在找不到),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原作者不同意请联系微信:qq948645101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