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胡乱扯扯吧。
公众人物表现出的道德水准和实际道德水准之间的差距,经常是八卦的爆点。比如一贯以阳光示人的大男孩其实是个强奸犯、一个广受中年妇女热爱的大叔其实是个标准人渣、一个有才华的前音乐人,其实是个...
对我来说,这并不奇怪。因为我深知,普通人的道德平均线在哪里。比如个别我认识的人,在约吃饭的时候就喜欢喊几个女生来作陪。我内心很反感这样但也基本不说什么,因为也就是吃吃饭而已,而更加有权势的人呢,恐怕就不是仅仅吃吃饭的问题了。

这些道德上的普通人,一旦获得超量的金钱,权势,自然就会传出这样,或者那样的丑闻。什么逼着姑娘脱了鞋跳个舞啥的,有些呢就突破法律的线,再一个不小心栽掉,大家就很惊讶:原来他们是这样的人?

比如下面这群道德水平最多勉强到平均线,或许还不到的人,彼此再怎么商业互吹,你都别当真:

也没啥好苛责的,毕竟有些领域的大佬在栽进去前,获得的赞誉要比吴x凡多了不知道多少倍呢!

现在他是啥?是流毒.....所以,吹捧这种事也不限于娱乐圈。此一时也彼一时,什么人好,什么人不好,最好你有个自己的判断,啥都不能代替你自己的判断...

最近有个财经女V发微博翻车,这也没啥。毕竟kiss asshole 是个技术活,不经年累月的练习,容易把不住滑。所以我觉得叶女士也不算顶不要碧莲的,顶不要碧莲的早就把舔功练的熟练无比了。

当然,非要贱贱的觉得自己有罪且罪由孟女士承担,我也没啥好讲的,你开心就好。
前几天去广州的时候,在路上,接我的司机问了我一个好问题。原问题我就不赘述了,问题的核心是,什么情况下,会有免费的好事轮到你。
答案是,你的脸并没有磨盘大,所以不可能有任何好事免费轮到你。如果有,那么就是背后的关系,你看不懂。

虽然俗话说的好,羊毛出在羊身上,但现在不同了,羊毛可以出在猪身上了。以前写过几个关于项目学的奥义,里面的核心就一句话:有一个无可辩驳的理由,以及参与者都能挣钱的运作模式,这件事才能铺开并长久。这件事本身是什么,并不重要。
如果不能让参与者都挣钱,或者参与者太少,这事就基本搞不定。举个即使有超级权力,也搞不定的例子。
比如,明代的商业税,就完全搞不定。为毛呢?因为在设计之初,就没有把商业考虑进去。
大明建立者朱元璋朱老板,是农民+乞丐出身,由于出身低所以见识也极低下。他认为天下财物都是农民生产的,商人啥也没生产,所以没贡献。于是在帝国的设计中完全木有考虑商人的位置。大明帝国体系里是三条腿:农民,读书人(官僚)和宗室。国家治理靠官僚,稳定天下靠宗室,提供物质靠农民,商人算个什么鬼?
所以呢,大明商人地位极度低下,要做生意必须跟官僚结合,搞到最后官商反倒一体,商业税也就无从说起。

财政没钱了,万历想搞钱,咋整?官僚集团不配合啊,与他们无关啊,所以万历也就只好派出太监收各种商业相关税,什么矿税啦,丝绸出口税啦之类的。你看,这条链条里,有谁获利啊?除了皇帝本人和几个太监,根本没有嘛,既然大家都不获利,这事就很难有配合的。万历搞钱是竭尽全力了,靠着皇权的威严和太监们的玩命勒索收了千把万两白银,其实真正到宫里的也就几百万,路上全部耗散掉了。

而且为了收这么点银子,民间付出的代价是10倍以上,这就是没有把大多数人绑上车的傻x行为。
因此一件事,如果你看到很多很多人都一头劲,比如到处都有人请你吃糖,一定是这件事能给这些人都带来好处才行。那么在一秒钟内我就能得到这个结论:这个糖有可以从一个资金池里拿钱,且吃的人越多就可以拿到越多,所有操作者都可以分钱...具体到某个发糖的人,他肯定愿意分享部分好处,以便让你在他这里吃糖,因为如果你跑到别处吃,他一毛钱好处都没有。
你看,就这么简单...

羊毛要么出在羊身上,要么出在猪身上,如果你找不到那只猪,多半你就是猪。

学习有么有用呢?太有用了啊。关键是看你学什么,学到了什么。这几天看到各种光怪陆离,其实也都没啥新鲜的,都是历史上曾经的发生过的事而已。人类的科技确实在进步,但人性和组织模式,跟2000年前的思考比起来,一点新鲜感都木有。
这周魔都平静的水面下,涌动着暗流。上周一个大佬被抓,昨天同一家公司的大佬“逝世”,没说病逝,说逝世,怎么逝世的没报道,我也不乱猜。

有报道出来,说一个什么三板公司用供应链金融的方式欺骗了好多大公司,我也就笑笑。相信这种话的人,是不是觉得那些公办大公司大佬是傻x可以随便骗了?你怎么不试试呢?
我想到一个老电影,黑吃黑。说一群人讲好去骗去抢,结果得手后团伙里有个最狠的家伙,把骗抢来的钱一卷跑了,留下一堆同伙面对警察的追捕。这属于黑社会内卷,黑社会到了某些时刻,也内卷。
恩,今天就少扯点,毕竟昨天写了一堆标语也挺动脑子的,在这里:

大家一起动动脑筋,想想还有啥好标语呗!
(完)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