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年前。
一位专拍情色/恐怖/B级片的导演被外媒封神。
当年《银河护卫队》首映后,《滚石》杂志记者兴奋发文。

他拯救了愚蠢的漫威电影:
它把漫画从人们愚蠢的脑子里抽出,然后将其转变成了一个绝佳、绝好玩的电影。
5天前。

这位导演再次让全体外媒疯狂爆粗。

他又拯救了沉闷的DC电影:
这也太艹蛋般疯狂搞笑了!真的不用怀疑,滚导真的把这片子拍得太特么R级了!每一个角色都太尼玛有意思了……
说的是
明天将在流媒体正式上映的《X特遣队》

外媒盛赞,目前堪称DC近十年内最好口碑,要知道DC上一部《自杀小队》可是扑成了好莱坞版的《富春山居图》啊……

这人是谁?

不认识的话该认识认识了——
詹姆斯·古恩(James Gunn),江湖人送诨号,滚导。
明天新片上映。

今天是他生日。
Sir有预感……

这将是一个疯狂、荒谬、彻夜高潮的晚上(趁来得及,未满十八岁请关掉这篇文)。
01

电影魔童
2019年,滚导监制了一部叫《魔童》的电影。
饱受欺凌的小男孩发现自己有超能力后,展开对成人世界的肆意报复。
Sir觉得片名正好可以精确形容他:“电影魔童”
魔在哪?
首先在他的叛逆——
好莱坞著名非主流导演、超级怪咖、B级片之王。
你以为他的真面目是这样的吗?一群拯救银河系的超级英雄?
恭喜你,上当了。
这些才是他的真面目:
被外星生物寄生的女人,没完没了地吃肉、吃肉、吃肉,牛肉、猪肉、耗子肉,甚至人肉,来者不拒,必须生吃。
终于把自己吃成真·肉球,肚皮都快撑破了,还是饿。
不出所料,真破了。
肉球炸开,里面飞出成千上万只“鼻涕虫”,这些虫子一见光就疯狂地朝人嘴里钻。
(怕引起不适,图放一张就够

《撕裂人》(2006)

屌丝男,老婆嫌他屁用没有,跟毒贩跑路。

他看了几本超级英雄的漫画,就意淫自己也成了超级英雄,甚至想象出上帝下凡给自己的脑子“开光”。

真·开瓢。

开完之后,还拿烤肠往脑仁上滚……

(怕引起不适,一张图也不敢放
别急走,还没完。
一个帅哥谈恋爱了,郎才女貌,好不登对。

但有人不答应,哦不,准确地说是有猫不答应。

帅哥养了只公猫,公猫很爱他,爱到必须对着男主人的泳装照才能硬起来的地步。
(终于可以放图,就怕你看不懂
《电影43》(2013)
这才是滚导电影的真面目。
重口、变态、血腥、暴力、屎尿屁……
不稀奇,但能像滚导这样玩得出神入化的不多见。
毕竟对他来说……

这些让你生理不适的视觉把戏,还只是开胃菜呢。
02

就是玩儿
滚导和大多数导演的区别——

不是拍电影,而是玩电影。
重口味要是没人看怎么办?
不管,我玩爽了,肯定有人看。

滚导有两样戒不掉的趣味:触手和宠物
接拍好莱坞大片前,他的电影是这样:
△上:《撕裂人》(2006);下:《超级英雄》(2010)
接拍漫威后,他的电影是这样:


滚导对触手怪的迷恋,等同于昆汀对于脚底板的迷恋。
同样的还有宠物。

私下里的滚导是这样:

他的电影里,是这样:

两样元素,既是他的标签,也是他坚持——

即使在模版化的好莱坞主流大片里,也能见缝插针地融入自己的个人趣味,玩我自己的电影。
当然,滚导的电影,最重要的一个特点还没讲到——反英雄

像《银护》,“超级英雄电影”。

看完后你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是主角团飞天遁地拯救银河系?还是哥几个永远逗逼附体,一言不合就开车?
Sir反正是后者——
卡魔拉第一次上星爵飞船,就嫌弃脏,嫌恶心。

星爵的回复Sir记到现在。
星爵的原话里提到一个叫“Jackson Pollock”的美国画家,他的画是这样的。


嗯,我们再次被国产翻译骗了——

不是“涂鸦”,是“体液”。
别的英雄都走路带风。
滚导镜头下的英雄,走路带哈欠。
主角弑父,超英片里的老梗。
你看滚导怎么拍——
老爹说:你杀了我你就跟凡人没有区别啦!
星爵不以为然:那又怎样?做凡人有什么不好吗?
呃……无法反驳。

滚导的电影不是没有英雄。

而是他讨厌塑造高大的“英雄感”。

所以你总看到,滚导的角色,总爱在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里聚精会神。

越狱呢大哥,还总想着随身听;

被抓了兄弟,还在那竖中指;
十万火急啊亲,还讲什么冷笑话!!



别太严肃嘛。
记住,滚导是在玩游戏。
真正的玩家,注重的不是结果,不是输赢,而是体验,是好玩。
03

永远年轻,永远低俗
滚导爱把“英雄”摔下凡尘。
更喜欢把各种“美好事物”,彻底丑化
一个非常“滚导”的处理方式:
电影动情时刻,镜头里出现一位纯情小女孩。
然后,滚导把画面移开。
女孩指着身后的车子——
妈妈,那里有大屁股!
哈哈哈,低俗!

不止。
自己的角色,自己爱慕的演员,他通通都要丑化。

甚至,一直以来以颜值取胜的女神,都不放过。

现实中,她们是这样的——


到了电影里,她们都变成了这样——


可只有低俗吗?
Sir再次想起周星驰。
《少林足球》《食神》,大美女赵薇和莫文蔚。
丑到生理不适。
周星驰还不满足。
《少林足球》里一个细节:

当周星驰拨开赵薇的头发,露出她长满痤疮的脸时,有苍蝇在她面前飞来飞去。
周星驰就这样借着打苍蝇的由头,一巴掌一巴掌地扇在赵薇脸上。
为什么?
周星驰也好,滚导也好——
他们总是热衷在观众集体刻奇的时刻,措手不及地敲开一层又一层皇帝新衣。
他们对旁人鼓吹的“正确”,兴致索然。
这个世界有太多正确,我们看个电影能不能不要那么正确?

这个世界有太多意义、价值,我们看个电影能不能只要有意思?

回到文章开始的问题:

为什么滚导“拯救”完漫威,又能“拯救”DC?

漫威DC这样的大公司,当然不必靠一个人的力量去拯救。

但观众的反响再次证明——


好的作品,永远能在模糊或暧昧的影像中提供一丝清醒。
罗翔说:

爱具体的人,不要爱抽象的人;爱生活,不要爱生活的意义。
Sir这里借用一下——
爱具体的人物,不要爱抽象的人设。

爱电影,不必沉溺于电影的意义。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哆啦春梦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