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新疆南疆塔里木盆地中心的塔克拉玛干沙漠是世界第十大沙漠,也是中国最大的沙漠。
干旱、少雨、极度缺水是我们对沙漠的普遍认知,不过最近,塔克拉玛干沙漠却经历了让人意想不到的洪水灾害。
根据7月29日中国石化发布的消息可知,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北部边缘,天山南部的中国石化西北油田玉奇片区遭遇洪水侵袭。
这场罕见的沙漠洪水,将沙漠变成了"湖泊”,淹水面积高达300多平方公里。最终导致油区道路多处冲堤溃坝,电线杆倾倒,近50辆勘探车辆、3万套设备被洪水淹没。
7月29日塔克拉玛干沙漠洪水
通过遥感卫星影像来看,这些出现在沙漠中的“湖泊”也显得更加突兀。
大地量子运用AI+遥感卫星技术,提取到塔克拉玛干沙漠北部边缘两个区域的水体覆盖信息。可以看到,7月27日,这里就已经出现大量水蓄积的情况。
大地量子:塔克拉玛干沙漠北部水体监测
极度缺水的“死亡之海”为什么会发生洪灾?

塔克拉玛干沙漠,维吾尔传说中被诅咒的、淹没在沙漠之下的城市。根据最新的研究成果,塔克拉玛干沙漠可能早在450万年前就已经是一片“死亡之海”。
我们所能看到的地球地表形态,均是由地球内、外力共同作用形成的,塔克拉玛干沙漠同样如此。由于地壳运动导致大陆迁移,塔克拉玛干变成了三面环山的盆地,水蒸气难以进入,加上风力、气温等因素的综合影响,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广阔的沙漠。
降水少是沙漠地带最显著的自然特征,塔克拉玛干沙漠属温带大陆性干旱气候,来自海洋的湿润气团难以触及到这里。塔尔克拉玛干沙漠年均降雨量在100毫米以内,最低的年份近4-5毫米,但水分蒸发量却高达2500-3400毫米。
显然,水在塔克拉玛干沙漠是稀缺之物,那为什么又会发生洪水灾害呢?

01
暴雨+冰雪融水,诱发季节性洪灾
首先需要明确的是,沙漠地区并非完全没有降雨,只不过降雨量变化很大。
根据气象资料显示,今年以来我国西北地区降水明显偏多。早在3月底,塔克拉玛干沙漠就曾出现大面积降水;5月14日,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迎来几十毫米的降雨;6月15日晚,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降雨量接近100毫米。
此次受洪水影响的中石化油田玉奇片区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北部边缘,天山南部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轮台县境内。7月下旬以来,轮台县天山山脉的迪娜尔山段一带出现暴雨天气,加上夏季高温导致的天山冰雪融水,就形成了此次季节性洪水。
7月29日塔克拉玛干沙漠洪水
02
沙漠土壤固水能力差,更易积水‍
沙漠土壤区别于普通土壤,其固水能力和排水性能都非常差,一旦遇到暴雨天气,就很容易形成洪水灾害。
再加上沙地地势普遍平坦,仅少量的水就可以覆盖大面积沙地。本次受灾的中国石化西北油田玉奇片区就是因为地势相对低洼,才导致大量的水聚集于此,无法正常排出,基本只能依靠自然蒸发消耗蓄水量。
7月29日塔克拉玛干沙漠洪水
沙漠也能变“绿洲”

塔克拉玛干沙漠并不是第一次发生洪水,2010年8月、2012年7月、2017年8月、2018年5月均经历了洪水灾害。可能会有人发问,既然沙漠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缺水,有没有可能通过人工干预恢复沙漠植被,让沙漠变“绿洲”呢?
当然可以,而且这样的例子不少,最典型的案例之一就是我国四大沙地之一的毛乌素沙漠,在“三北”防护林工程的作用下,让数百万亩流动沙地变身“大漠绿洲”。
大地量子:毛乌素沙漠局部植被长势监测
沙漠洪灾这类反常事件的发生,让我们不免将其与全球变暖相关联。根据一项最新研究,由于全球变暖,洪水发生的频率和强度的确有所增加。
据一项发表于《自然》的研究,科学家根据卫星图像估算了2000年至2018年发生的913次特大水灾的洪水规模和人口暴露。
结果发现,从2000年至2015年,洪水的总淹没面积为223万平方公里,有2.55亿至2.9亿人直接受到洪水影响。大多数洪水事件(751次)由强降雨引起,其次为热带风暴或潮汐,然后是冰雪融化、大坝溃决。
除此之外,易发洪水地区的人口增长正在加快。在这15年里,全球总人口增加了18.6%,而洪水地区的人口增加了34.1%。
研究估计,到2030年,气候和人口变化将使遭受洪水侵袭的国家和地区从32个增至57个(包括北美、中亚、中非部分地区),预计将有更多人口暴露在洪水威胁中。
戳下方图片,跳转对应推文
大地量子与NASA、欧空局等全球主流卫星数据供应商均建立了高效的数据获取通道,整合了近百种卫星数据、无人机数据、传感器数据,利用自主创新算法对数据进行网格化管理,可以满足不同空间大数据产品开发的需要。
凭借着海量多样的数据、快速及时的处理以及充满想象力的算法,大地量子帮助农业保险、农产品期货、国土规划、环保、金融等行业实现数据驱动的业务升级,为行业用户提供高价值的数据,打造出一个关于地球的数据百科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