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们最近被一个男人虐得不轻。

他的新作,翘首以盼。
开播之后,扑得彻底。
不找人骂骂,难解心头之恨。
Sir当然不希望毒饭们因别的男人寝食难安,更不希望任何一部国剧被冤枉。

于是——

抱着公正、严谨、客观的态度,仔细品味这部近期话题之作。
然后痛快决定。
满!足!你!们!
玉楼春
演员主创阵容都不差。

导演,是参加制作过《庆余年》《镇魂》等口碑剧的班底;演员,也有像辣目洋子这样的人气新人,以及温峥嵘等老戏骨。
热度更一点不低。

据猫眼统计,开播10天,保持全网热度第二,优酷古装榜第一,抖音剧集热度周榜第一。
变数,还是“那个男人”。

编剧于正。
效果的确抢眼,豆瓣分数至今捂着。
高赞评论前三,两个一星,一个两星(给金晨的)。

鉴于情况特殊,正式开吐之前,Sir觉得有必要提前申明。
开宗明义。

有一说一。

网传《玉楼春》抄袭根本无从谈起,什么融梗也都滑稽至极
硬要提的话,“都是妒忌”。

当然,即使不提抄袭融梗和“致敬”。

Sir想说——
于正引以为豪的“精明”,也终于无效了。
01
用典
点开《玉楼春》,首先惊艳Sir的还不是画面。
而是那首充满古风的片头曲。
可谓编曲醉人,歌词如画。

再细品歌词。
Sir不由感叹,哪位少年如此才华横溢?
△ 截图来源:qq音乐

逐句欣赏,更赞叹不已。
可谓博学多才,短短百余字,蕴含诸多诗词名著。
光明典就有: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

——韦庄
烟波江上使人愁。
——崔颢
昔人已乘黄鹤去。
——崔颢
陌上开花,可缓缓归矣。
——钱镠
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岳飞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元好问
疑似暗典的也有: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刘过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柳永
Sir一看作词,果不其然,少年于正。
由此可见,化用并不是症结。
而是化用如何贴切,符合故事情节,并且神不知鬼不觉地藏在片头曲里……
才堪称高手。
当然,于正不满足于在歌词中挥洒才情。

剧中台词,句句致敬名作。
Sir作为资深影迷,找彩蛋不亦乐乎。
李叔同在《晚晴集》里写,“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王家卫在《一代宗师》里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于正跟上。
《玉楼春》里说,“念念不忘,终有回响”。
金庸在《倚天屠龙记》里创作了江湖名药,“黑玉断续膏”。
疗法简单粗暴,药效奇好。
只要抹在伤口处,连断手断脚都能治好。
于正倍感震撼,继续跟上。
在《玉楼春》里,发明一款“白玉断续膏”。
同款治疗方式,同款治疗外伤的疗效。
这种只改一字的方式,可谓精细化用典,数字化创新,系统化资源回收利用。
不过。
要说于正精明,可不止这三板斧表面功夫。
02
故事
听完歌,说完用典,再看看剧里还有什么名堂。

且看开场。
女主林少春(白鹿 饰)手捧画像,泪满眼眶。

男主孙玉楼(王一哲 饰)街头卖艺,落魄难当。
有缘人为何至此?
想当年。

他,贵为当朝首辅之子,吃穿用度,俱是不凡。

她,身为户部侍郎之女,天真烂漫,一笑嫣然。

再回首,首辅还是那个首辅。
侍郎已经不是那个侍郎了。
女主之父,户部侍郎林远道,虽说为官清廉,从未贪过群众一针一线。
但那些贪官实在太阴险。

污他克扣纹银一万两、粮饷五万石,先帝不明真相判了葫芦案。
林远道被杖责八十,死于市前。
其妻服毒自尽,以求与夫阴间团圆。
独留十岁女儿林少春在人间。
林家嬷嬷认为林远道生前对她家不薄。
大难临头自己不能只求自保。
便将亲生女儿与林少春掉包。
这情节Sir着实看呆……
21世纪原创剧集,不仅还搞《赵氏孤儿》那一套。
且这狸猫换太子,也过于明目张胆。
女儿这边哭哭闹闹。

当着人家御前太监的面,就敢瞎编乱造。
智商?不要了。
逻辑?丢掉吧。

徒留一地卖惨狗血的廉价悲情,可惜了小演员瞬间眼球飞速转动的心虚演绎。
离开林家后,小少春跪在百戏班外面。
寒冬腊月,冻晕门前。

班主心肠软,不忍看她魂归天。
又听她要学女扮男装,以求为父申冤。
才勉强收下这弟子好让她如愿。
林少春白天想,夜里哭,做梦都想去首都。白天学戏,晚上读书,四书五经常伴身边。
做梦都渴望进宫面圣——好为父亲洗刷不白之冤
好死不死,她遇到了孙玉楼
那日是首辅寿辰,满朝文武皆来祝寿。

孙玉楼身为嫡子,主桌陪酒。
林少春偷偷打晕京城第一琵琶女,拿她琵琶穿她衣,来到宴席上一试音律。
砰砰……砰砰……

那是什么声音?
那是心动的声音!
当是时,琵琶金翠羽,弦上鹦鹉语。
一曲毕,满座宾客仍尽沉醉其中,细思其趣。

忽而,微风起,头纱扬。

容貌不再藏。

孙玉楼见色起意一见钟情,自坠情网。

送她玛瑙送她人参为她捧场。

都说烈女怕缠郎,林少春渐渐将自身遭遇淡忘。
沉浸在了爱的修罗场
她跑,他笑,他们都顾盼神飞。
她逃,他追,他们都插翅难飞!
悲惨身世?不想了。
官场血仇?忘掉吧。

女主偷琵琶的举动,没头没尾;男主一眼奔赴爱情的样子,像极傻白甜。
这一切都为了强硬凑对。
至此,4集过去,一对命运殊途的苦命鸳鸯,可算礼成。

这是于正基本操作了。

后续也能猜到剧情大概走向——

卖惨,宫斗,踢翻大猪蹄子……
以及,怎么爽怎么来的逆袭。
只是Sir没想到,于正还真给观众一个大惊喜。
百度百科上,《玉楼春》定位“古装合家欢爱情喜剧”。
合家欢?爱情?喜剧?
那多没意思。
于正出手,直接写出一个国剧新类型:


“无脑玛丽苏沙雕苦情恋爱剧”。
03

少些精明
很多人说《玉楼春》致敬了《红楼梦》。
Sir仔细看,的确是一个模子。

尤其人物——
孙玉楼对应贾宝玉,性子顽劣,个性乖张,愚顽怕读文章,有时似傻如狂。
林少春对应林黛玉。

还有能干又泼辣的孙家三奶奶许凤翘(王熙凤),当朝贵妃的孙家大姐,远嫁的二姐、三姐……都能在《红楼》中找到原型。
且还是强迫症般,不多不少,就取名字中的一个字
孙玉楼见林少春(当日她女扮男装)说:
只是觉得公子面善
似乎在哪儿见过
贾宝玉见林黛玉时说:“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但。

这就能说于正抄袭?
不不不,最多只是人家的“兴趣”
吐槽归吐槽。
Sir还是不希望附和某种“看你骂**就放心”的舆论正确。
一部剧是全剧组的心血,也是资方真金白银的付出。

《玉楼春》并非全方位的腐烂。
就说一个细节。

剧组为还原古代妆容,几乎所有女演员都剃光眉毛,再后期画上素雅的“柳叶眉”。
再看剧里。
打光置景,质感真实。
服装发饰,还原度和精细度也是国剧一流水准。
Sir尤其记得开篇的一段长镜头。
闯入戏班后台,越过一个个忙碌的表演者。
有耍猴的,有杂技的,有在戴头冠的,有表演完刚下台兴致勃勃的……
热闹的群像一镜到底。

制作上诚意满满。
扒开这些表面的精致后呢?

满眼陈旧的套路桥段,过时的流量密码。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再说于正的“致敬”。

他在多个场合表达过自己对《红楼》的喜爱,Sir也能看出剧集呈现出的讲究。
但这种喜爱,究竟是创作者间的欣赏,还是攀附IP的表演?

目前来看,Sir认为后者居多。

《红楼梦》作者在开头写下这么一段诗。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成就《红楼》的,是“泪”,是“痴”。

是创作者看见世态炎凉,再凝视自我的困惑后,所感到的彷徨与犹疑。
于正信奉的是什么?

是精明,是对观众的算计,是对数据的迷恋。
戏外更明显。
于正热衷“营销”。
一次有效,次次穷追猛打。
上次给自己加戏,对网络上本没有什么争议的服饰之争,用“自己回应自己”的方式,挑起中韩网络骂战。

喜提热搜,网友夸奖。

这一次,同样套路用在《玉楼春》。

开始“网传”韩国网友剧集“偷”了韩国传统服饰,有各种韩语留言为证。
骂战再起。
后来又有网友不买账。

仔细扒了号称韩国人的留言,发现里面韩语像机器翻译的,点开账号也并不是韩国人。
质疑于正炒作。
于正再次挺身回应,一概否认。

回应末尾,还不忘继续煽动网友情绪,为自己的举动辩护。
滴水不漏?

Sir无法分辨这一系列闹剧是否有意为之,但能看出,越来越多观众对这一系列无关作品的营销厌倦了。
说到底,观众已经学会聚焦“作品”。
而于正还活在过去爆款的辉煌里。
就看今年那些出圈的国剧——
《觉醒年代》,用极度考究的细节,为主旋律灌入一腔热血;
《叛逆者》,以立体复杂的人物,让传统谍战剧回归视野;

即使没流量,没营销,没大咖的《御赐小仵作》,也凭借满满诚意的悬疑戏,不浮夸的恋爱,在一众古装小甜剧杀出血路。

还有最近的《我在他乡挺好的》。
对当代都市社畜的戳心还原,接地气的视角,持续制造热搜。
这些国剧里,Sir看见了诚意,看见了创新,看见了技巧……
唯独,没看见“精明”。
“于正们”该醒了。
少些套路,少些手段。

多些对作品的真诚。
否则。
不断进步的国剧,等不了你。
擦亮眼睛的观众,更没义务等你。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李寻欢不作乐
还不过瘾?试试它们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