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习记者 李科龙
8月3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通知称,针对汽车芯片市场哄抬炒作、价格高企等突出问题,近日,市场监管总局根据价格监测和举报线索,对涉嫌哄抬价格的汽车芯片经销企业立案调查。
受此消息影响,芯片概念股大幅跳水,MCU芯片板块跌幅达到5%,国民科技、北京君正、富满电子、兆易创新等多只个股跌停。
“缺芯”依旧
一辆汽车包含上万个零部件,供应链之间的环环紧扣,保证汽车正常生产。整车厂往往会根据供货数量,调整每月、每个季度的目标产能。芯片短缺爆发,导致原本稳定供应链被打破,车企被迫选择停产。
截至目前,我国汽车芯片自给率不足5%,其中MCU(微控制单元)芯片最为紧缺。台积电是全球最大的芯片代工厂,其汽车MCU产能约占全球的七成。但2020年,汽车芯片业务产值仅占台积电2020年销售收入的3%。
究其原因,是汽车芯片要求高还不赚钱。相较于消费电子芯片,汽车芯片价格相对便宜,5nm手机SoC芯片单价高达170美元,而单颗汽车芯片价格在百元左右。出于安全考量,汽车芯片质量要求更高,其可靠性必须达到PPM(每百万件次品率)小于1,消费电子类别PPM则要求小于200,前者远高于后者。
罗兰贝格研报显示,MCU主控芯片交货周期为30~40周,部分芯片交货周期超过50周。短期内,汽车芯片短缺问题并不能得到缓解,预计芯片短缺将延续至2022年。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李邵华公开表示,芯片短缺将导致中国汽车产量减少15%-20%。
汽车缺芯是全球车企面临的共同挑战,这一影响仍在加剧。
近日,大众集团表示,芯片短缺对其第三季度的影响可能会更加明显,大众为此下调了45万辆的年度产量预期。雷诺集团也预估将减产20万辆的产能,较此前预期的10万辆多出一倍。捷豹路虎同样表示,芯片短缺可能导致其第三季度的产量减少一半。
特斯拉CEO马斯克此前更是在推特上抱怨,“芯片短缺问题限制了特斯拉的产能”。
根据Auto Forecast Solutions数据显示,截至7月29日,芯片短缺已致全球汽车产量减少560万辆,预计产能减少或达到690万辆。
调查和起诉
作为芯片的中间商,代理商坐地起价,炒起芯片。受伤的不仅是主机厂,芯片厂商也面临订单量下降的风险。在国家队进场前,芯片厂商已有所动作。
据香港高院的公开诉讼资料显示,今年6月,安世半导体向香港高院起诉其分销商周立功电子。诉讼显示,周立功电子违反了双方在2018年7月签署的分销商协议及双方从2018年1月到2020年12月31日达成的多项协议,包括被告侵犯审计权,以及违反合同定价方案和调整政策等,诉讼总金额高达3700多万美元,折合人民币超过2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早前,安世以同样的诉讼理由,也对中国电子器材国际有限公司提起诉讼。
上述新势力员工告诉记者,监管部门直接介入调查芯片,对于主机厂肯定是利好的。在整车成本中,汽车芯片占比较高。
随着芯片价格上涨,特斯拉在美国5次上调产品售价,其中Model 3累计涨价2500美元,Model Y长续航版累计涨价2000美元。特斯拉官方表示,涨价原因是生产制造成本上涨。而最后买单的还是消费者。
好在国家队出手。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最后表示,将持续关注芯片等重要商品市场价格秩序,进一步加大监管执法力度,严厉查处囤积居奇、哄抬价格、串通涨价等违法行为。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