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e公司

涉隋田力“专网通讯”贸易网络的上市公司名单仍在增加。
8月1日晚间,康隆达(603665)公告,控股孙公司北京易恒网际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含全资子公司浙江易恒铖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易恒网际”)经营的电子通信设备业务存在部分合同执行异常的情况。
从公告披露的易恒网际业务模式和下游客户来看,均与7月30日本报专题报道的隋田力“专网通讯”贸易网络特征完全契合。
康隆达表示,上述事项极端情况下,最终可能对公司的归母净利润造成损失金额3.02亿元,占上市公司最近一年经审计净资产的27.53%。
落入“专网通讯”贸易网络
公告称,目前,易恒网际应收账款逾期金额1503.79万元,扣除已收到预收货款后剩余未交付的库存货值2.95亿元,扣除已收到预收货款后后续可能增加存货的金额1587.28万,易恒网际在商业银行的借款余额为5000万元,公司向易恒网际提供的股东借款本息合计金额2.58亿元,上述事项可能导致公司产生损失的风险。
资料显示,易恒网际自2020年起开展电子通信设备的采购及销售业务,该业务核心产品为无线自组网通信设备,该产品即可介入现有宽带网络,也能够独立组网运行,不依托现有宽带,能满足特定环境的通信需求。
易恒网际2020年度实现营业收入8469.71万元,归母净利润745.69万元,占上市公司最近一年经审计净利润的9.71%。
该业务的销售模式为客户预先支付10%的预付款,易恒网际在收到预付款后180天-295天内交货,客户对产品验收合格后5个工作日内支付90%的尾款。
此外,根据合同约定,易恒网际向供应商进行采购,预付90%的采购款,供应商的供货周期为90天-180天。
公告披露的交易细节显示,易恒网际与下游客户航天神禾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下称“航天神禾”)签订了系列电子通信设备销售合同。
截至本公告日,航天神禾在收到产品后,未按照合同约定付款导致的逾期应收账款合计1503.79万元,占上市公司最近一年经审计净资产的1.37%。
同时,易恒网际与航天神禾签订的部分设备定制合同交货期已届满,易恒网际为避免损失扩大,将备足的货物延缓交货,对应形成了存货金额(扣除已收到的预付款)为2.95亿元。
上述交易模式与下游客户公司航天神禾均与隋田力“专网通讯”贸易网络特征完全契合。
上交所发出监管函
公告表示,易恒网际正全力核查执行异常合同的具体情况,以及应收款项逾期的原因,并积极采取措施应对前述风险事项。截至本公告日,易恒网际已向合同相关方进行催收货款和货物,敦促其及时履行合同义务。
对于最后一笔预付款,易恒网际正和供应商积极磋商中,要求终止协议并退回预付款。后续将不排除通过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合同相关方延迟付款、逾期交货带来的所有经济损失。
虽然康隆达声称正采取相关措施来挽回减少损失,但在今日,公司收到上交所监管工作函。
监管函称,易恒网际与客户航天神禾签订的电子通信设备销售合同出现应收账款逾期,大额存货或无法足额变现等合同执行异常情形,合计金额3.25亿元,相关事项可能对公司构成重大风险。
监管函要求:
一、请公司及会计师核实易恒网际电子通信销售业务开展模式、主要客户与供应商关系、资金与货物流转情况、生产资料与业务规模匹配性等,明确是否存在其他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事项,是否存在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行为,并按规定予以公告。
二、请公司全面、审慎评估前述事项可能对上市公司产生的影响,及时、充分地向投资者揭示风险,并严格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进行相关会计处理。
三、请公司查明合同出现执行异常情形的具体原因及责任人,并就此次风险事项的调查及处置进展,按规定及时、持续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四、请公司及全体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本着对投资者负责的态度,勤勉尽责、积极履职,依法依规充分采取有效措施维护上市公司合法权益,尽量减少相关风险事项产生的不利影响,全力保障上市公司稳定经营、规范运作。
涉事公司股价暴跌
从5月30日上海电气“首雷”开始,到7月28日的不足2个月内,因“专网通讯”爆雷大军已扩大至8家:上海电气、宏达新材、瑞斯康达、国瑞科技、中天科技、汇鸿集团、凯乐科技、中利集团。
汇总统计,8家上市公司合计的可能损失金额高达240亿元。
那么,今日公告后,隋田力“专网通讯”贸易网络名单中又多了一家上市公司,康隆达。
而在二级市场,上述涉事公司暴雷后多数面临急跌走势,进一步承受市值损失风险。
其中,凯乐科技从7月26日开始连续五个一字跌停,一周内市值跌去逾30亿元。
凯乐科技在7月24日公告,公司专网通信业务预付账款余额为62.27亿元,其中出现供应商逾期供货合同金额11.51亿元,上游供应商已出现交付不及逾期,若未来持续不能如约供货或退回预付款,公司预付账款可能存在损失风险;公司专网通信业务应收账款余额为0.61亿元,目前全部逾期尚未收回,应收账款可能存在损失风险;公司专网通信业务存货余额为2.11亿元,目前下游交付短期已出现障碍,存货可能无法足额变现,存在资产减值风险。
据本报报道,上述一系列风险事件,都关联着一个叫“隋田力”的神秘人。
在这个庞大的融资性贸易网络中,上市公司资金以预付货款的方式流向供应商,若干时间之后,供应商或其隐性关联方,将资金通过一层或多层下游客户,以销售回款的方式回流上市公司。短期来看,上市公司提升了业绩,但当操盘者资金闭环断裂,上市公司的风险便彻底暴露。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