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早安】送你一张专属祝福卡片

文 | 刘娜 · 主播 | 安东尼
来源 | 闲时花开(ID:xshk369)

这几日,一直在追东京奥运会。
准确地说,一直在追东京奥运会上的中国赛事。
因为疫情,这届已延期一年的奥运会,终于在病毒肆虐的东京举办了。
但,自开幕起,就因各种不合时宜的“亮点”,而被全世界吐槽。
开幕式表演阴森恐怖。
游泳选手在东京湾比赛后,一个个呕吐不止。
主办方明明知道是空场制,依然按照满场制配备餐食,导致数千份盒饭和饭团被丢弃。
在全球粮食危机的情况下,世界瞩目的东京奥运会公然浪费食物……
女子水球小组赛中,日本选手直接压在中国选手身上往前游。
整个过程持续很久,中国选手高举双手求救,看上去很痛苦,而裁判竟然没有反应
男子体操个人全能决赛中,中国选手肖若腾,动作漂亮,稳稳落地,却只拿了个银牌。
而日本选手桥本落地,一只脚踏出界,出现严重失误,却得了冠军。
裁判选择性眼瞎,“体操个人全能第一是银牌”,让中国观众愤怒又心疼。
总之,这届被延误的奥运会,在胆战心惊中拉开序幕,却在东京上演着一出又一出诡异的“奥运花絮”。
一言难尽。
但今天,我不吐槽这些。
连追几天后,我发现我们很多人,没有看懂东京奥运会。
苦大仇深VS软萌可爱
面容的改变,是心理舒展的外显
因为东京奥运会,一下子火起来的,是拿了两枚金牌的射击选手杨倩。
杨倩一次又一次爆了热搜,不仅因为她拿了金牌,是清华学霸。
还有一点,这个大眼睛的美丽女孩,是个特别沉着又特别可爱的妹子。
她身上那种云淡风轻的气场。
她头上的胡萝卜发绳,手上的珍珠美甲,还有两次登上冠军宝座后,对着镜头的比心,都让人生出一种错觉:
“这压根儿不像非要争个头破血流的奥运赛场,而像学霸妹子暑假出国游,顺便拿了两个金牌。
真正的王者,谈笑风生,一举成名。
背后是无数个咬牙坚持的黑夜和黎明。
但展现给外人的,是毫无攻击性的温柔和沉静。
奥运赛场,一直是残酷的角逐,暗涌的博弈,厮杀的战场。
但,当中国冠军的微表情,从过往的苦大仇深,到今日的可可爱爱。
我们看到的,不仅是一张张美丽青春的面孔,还有一个自信舒展的中国:容颜,是心理的外显。
国之选手的容颜,藏着国之气质的改变。
忍辱负重VS鲜活人性
诚实表达,胜过盛大口号
在女子跳水10米台决赛中,陈芋汐和张家齐以绝对优势夺得金牌。
也创造了中国跳水队这一项目的奥运六连冠。
网友评价俩姑娘的优秀表现:
“下饺子的水花,都比她们大。”

夺冠后,记者采访张家齐,想要什么样的礼物。
她直言不讳地说:
“还是想要芭比娃娃,还有妈妈做的菜。”
而不是感谢一大堆人,不敢表达内心真实的想法。
马上就有商家表态:
安排!给她买!
听罢,网友们又总结出“冷知识”:
“看见喜欢的东西,要大声说出来,以后如果拿了奥运冠军的话,人家会主动送给你!”
这一波又一波的温暖互动,看得人会心一笑:
场上英姿飒爽,为国争光;
场下软萌可爱,随意家常。
这才是我们最渴望见到的奥运冠军的模样。
而不是,夺冠时,把他们塑造成神的模样,不食人间烟火,没有喜怒哀乐。
当他们说真话流露真性情时,又勃然大怒、极度失望:“你怎么能这样!”
越来越多的国人,正透过掌声和奖杯,看见一个人。
一个鲜活的人,一个立体的人,一个有脆弱有坚韧的人,一个有伤疤有勋章的人。
毕竟,真正的体育强国:
不仅有多元化的夺冠项目,还有包容性的民智民心。
对不起VS我爱你
接纳,比输赢更重要
被寄予厚望的乒乓球混双决赛中,许昕和刘诗雯不敌日本组合,3:4惜败,获得银牌。
刘诗雯双眼含泪,哭着说了好几个“对不起”。
网友慌忙安慰她:
“小枣不哭,你的眼泪是珍珠。
有什么对不起的,你们已经拼尽了全力。
银牌,也不是躺赢的,而是拿命换来的。
不要说对不起,我们都爱你。”
还有。
7月27日晚,女子体操团队中,芦玉菲发生失误,脱手从杠上掉落。
掉杠之后,小姑娘站起来,脱口而出的一句话,让全网破防:
“我可以再翻吗?”
随后, 芦玉菲迅速调整状态,顺利完成了后面的自由体操比赛。
虽然,最后,中国队排名第7,但网友依然是一片鼓励:
胜败乃兵家常事。
拼搏就是胜利。
中国运动员都是好样的。
有没有讽刺的、挖苦的、嘲笑的刻薄之词?
有。
但,是极少数。
主流是鼓励、肯定和接纳。
自媒体作者们,别再抓住极少数人极端而戾气的言论,大写特写了,因为这是戾气的另一种恶意传播。
会激发少数人的恶,忽略了大多数。
伟人说,只要有人群的地方,就有左中右。
而主流和大多数,才代表民意。
当曾经如此看重输赢和成败的中国民意,把善意和宽容赠予那些不是冠军的选手。
我们分明看到,一个更平和、更友善、更慈悲的中国。
比赛和竞争是残酷的,但同胞和人心是温热的。
谦卑小将VS出征老将
我们,都是站在父辈的肩上
10米气枪团体赛中,35岁的老将庞伟,带着21岁的小将姜冉馨,最后一枪定胜负,夺得冠军。
因为庞伟平时训练里,喊姜冉馨大侄女,他们联手夺得中国第7金后,被网友称为“叔叔”+“大侄女”的完美组合。
令我最感动的一幕,是颁奖时,姜冉馨领到金牌后,第一个动作,是把金牌先挂到“叔叔”庞伟的脖子上。
一个细微的举动,透露出小将对老将的谦卑,也流露出中国传承的可贵。
东京奥运会上,还有这样一幕:
2000年、2004年、2008年的奥运冠军郭晶晶,和2012年、2016年的奥运冠军陈若琳,拿着手机给颁奖台上2021年的奥运冠军施廷懋、王涵拍照。

除此之外,我还惊喜地发现,除了35岁的庞伟。
东京奥运会上,还有33岁的巩立姣、34岁的吴静钰、52岁的李振强。
当25岁的邓亚萍、26岁的郎平、30岁的郭晶晶,都在盛年选择退役,我们有理由相信:
中国“高龄”选手多起来,是一件荣光。
它不仅代表了中国选手的多样性,中国体育的生命力,更让年轻一代明白,历史和当下、父辈和后人的关系:
所有的辉煌,都有着苦难的底色;
所有的后人,都站在父辈的肩头。
说服他人VS征服自己
我们永远的对手,是自己
东京奥运会上,为中国赢得第12枚金牌的,是举重冠军石智勇。
他以抓举166公斤、挺举198公斤,总成绩364公斤,再次夺得奥运冠军。
他是里约奥运会的冠军,他刷新的一直是自己保持的世界纪录。
石智勇夺冠后,“我打破了我自己的纪录”,沸腾全网。
我们这一生,最难的事儿,从来不是说服他人,而是征服自己。
所以,100米蝶泳赛场上,夺得银牌的张雨霏,才笑得这么灿烂:
里约奥运会上,她成绩不佳,泪洒现场。
东京奥运会上,她夺得银牌,笑靥如花。
她说:
“我觉得我战胜了自己。”
战胜自己。
面对困境,发挥自己的优势,突围自己的瓶颈,发动自己的内驱,唤醒自己的力量,依靠自己的人民,坚持自己的道路。
这,何尝不是从昨日疫情到今日洪灾,中国人所走的一条路。
在巨大的灾难和诋毁面前,中国人一直的信仰是:
相信自己,依靠自己。
从个体到家国,皆如此。
再也没有比自己更远的路,再也没有比自己更高的山。
我们是自己的救世主,也是自己的摆渡人。
优势之殇VS劣势之光
真正的强者,没有致命软肋
截至8月1日下午,东京奥运会举办以来,中国选手已取得23枚金牌、14枚银牌、13枚铜牌。
原来,被看好的国乒、体操、女排,因失误,部分成绩不佳。
而气步枪、赛艇、举重,却大放异彩。
有人哀叹道,我们的强项,在没落。
其实,不必如此悲观。
我们的优势项目,即便因为失误和偏见,暂时落后,但底子犹在,技术犹在,经验犹在。
稍加调整,依然王者。
原来我们劣势的项目,如今选手辈出,成绩可喜,说明我们的夺冠之路,正走向了多样化和多类型。
这是好事。
因为,真正的王者,没有致命的软肋。
而真正的体育强国,必将全面开花。
而优势之殇和劣势之光,恰从一个角度诠释了:
努力,不一定就会得到荣光。
但不努力,一定和璀璨无缘。
一时的失误,不是我们不努力的借口,而是我们更努力的理由。
金牌论VS唯金牌论
我们的内心,正越来越强大
这两天,知乎上,有个问题是:
有没有发现,本届奥运会,国人不再唯金牌论了?
有个叫“喵教授”的网友,这样回答:
“我觉得,金牌论没错,错的是唯金牌论。
奥林匹克精神的一条格言,就是更快、更高、更强。
平常考个试还要争分,更何况是全球性权威性的大型体育赛事。
金牌和银牌的距离,是切切实实存在的。
人类的赞歌,本就是勇气的赞歌,谁不想去取下王冠上的明珠呢?
错的不是金牌论,错的是不顾实际,一切都要求金牌的说法。”
我们褒奖那些为国争光的人,手捧奖杯的人,接受喝彩的人。
我们也要拥抱那些黯然退场的人,中途受伤的人,败下阵来的人。
因为,功臣和败将,都是替我们出征的同胞,都是比我们勇敢的英雄。
犹记得,昔日,有外国记者问郎平:
“你们中国人,为什么那么看重一场比赛的输赢?”
郎平回答:
“那是因为我们内心还不够强大。
如果有一天,我们内心强大了,我们就不会把赢,作为比赛唯一的价值了!”
过往贫穷弱小的岁月里,我们是那么渴望被世界看见、承认和赞美。
所以,我们要靠体育赛场上的赢和奖杯,来证明自己。
如今强大崛起的日子里,我们已经有太多拿得出手的东西,无需太多证明,已经遥遥领先。
感谢今日中国,逐渐强大,从体育、军事、科技、教育、医疗,到经济的方方面面。
感谢今日中国人,逐渐柔软,愈发幽默、真实、温柔、舒展、慈悲,到灵魂的角角落落。
中国和中国人,都活在多维度的意义和价值里,而不再活在某一个目标和执念里。
这就是被全世界吐槽的东京奥运会,所藏的中国秘密。
东京奥运会上,藏着一个很多人没有看懂的中国。
而这样的中国里,藏着见证时代的你我。
真好。
有书君说
看一个人靠不靠谱
吃一顿饭就够了
点击文末视频
愿你的余生都能遇到靠谱的人
记得关注点赞呀~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
关注【有书视频号】

作者:刘娜,心理咨询师,情感专栏作者,原创爆文写手,混迹媒体圈十余载,发表文字量百万字,能写亲情乡愁故事,也会写教育职场热点。来源:闲时花开(ID:xsha369)。有书经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作者。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