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早安】送你一张专属祝福卡片
文 | 有书不雨亦潇潇 · 主播 | 阿成

莎士比亚在《仲夏夜之梦》中写道:
“最好的戏剧,也不过是人生的缩影。”
生命是个舞台,活法就是剧本。
每个人都在舞台上,演绎着属于自己的酸甜苦辣。
生死一出戏,悲欢一群人。
戏剧的悲喜由剧本定义,而人生却是由己不由命。

人生如戏,悲多喜少。
看不破是进退维谷,看破是柳暗花明。
我们常叹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与其抱怨命运,不如对自己改变。
一如林语堂先生所言:
“纵令这尘世是一个黑暗的地牢,但我们总得尽力使生活美满。”
那些优秀之人大多拥有不屈不挠的精神,跳脱悲苦的桎,从逆境中挣扎奋斗而来。
《平凡的世界》中,孙少平便是如此。
虽是一个陕北农家的穷小子,但穷苦的日子没有成为他的阻碍,反而让他更想“扒上火车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为了生存,他去工地挑沙子、扛水泥、背石板。
干最累的活,吃最差的伙食,睡潮湿的地铺,用单薄的身体对抗繁重的体力劳动。
孙少平似乎一直都在承受与他年龄并不相称的悲苦。
然而即便如此,他仍然一次次背起沉重的行囊,踏上追求梦想的道路。
正如路遥在书中写道:
“生活不能等待别人安排,要靠自己争取和奋斗;
不论结果是喜是悲,但可以慰藉的是,你总不枉在这世界上活了一场。”
人生的路,都是靠自己走出来的,悲苦则是这路途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粗茶淡饭不要紧,地棘天荆没关系,只要拥有百折不挠的灵魂,日子就不会太差。
如果说苦难是到达幸福的唯一道路,那么幸福就是苦难磨练后的一种领悟。
一个人最大的欢喜,不是受难,而是在受难中找到自己的路,并坚持走下去。

人生如戏,散多聚少。
看不破是痛不欲生,看破是潇洒随缘。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聚少离多,亦是常态。
有些路终究要一个人走,有些事终究要一个人扛。
经历流离,感受孤独,才是我们每个人的成长。
演员吴孟达,与周星驰搭档十二年,两人曾是亲密无间的最佳拍档,却在《少林足球》之后,再无合作。
一次节目中,吴孟达被问及与周星驰的昔日友情,他说:
“我和他很熟,熟到一个眼神,就能知道对方想要什么。”
当主持人问他:
“对您来说,昔日那么亲密的一段友情,后来就消失了。
这种消失对您来说,是很大的遗憾吗?”
吴孟达说:
“我有时候也在想,是什么原因导致了现在的结果。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彼此的联系越来越少,后来大家好像都不知道该怎么突破这个口了。
但是不管怎样,大家相识一场,缘分都不容易。”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从无话不谈到无话可说,好像就是转瞬即逝的事情。
金庸先生在《神雕侠侣》中借程英之口说道:
“这些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斯。”
正是因为人生中离散多一些,才让我们格外珍惜相聚的时刻。
“人生本过客,何须千千结。”
分别时,把孤独当一种享受;相聚时,珍惜陪伴的时光。
因为当初的相遇,已然是一场幸运。

人生如戏,舞台己定。
看不破是随波逐流,看破是逆天改命。
每个人的一生就像是一个盲盒,只有亲手打开,才能体会那一瞬间的感动。
自己的人生不必依照别人的范本,活出自我,就是最好的活法。
明朝时,有一个叫袁了凡的知县。
他去栖霞山去拜访云谷禅师,两人在一间房内静坐三天三夜。
禅师问他:
“一个凡夫俗子最后没能成为圣人,往往是被内心的妄想所束缚,你静坐了三天三夜,却不曾起一个妄念,这是为何?”
袁了凡说:“我的命运早就被孔先生算定了,一切生死富贵皆是定数,就算起妄念又有何用呢?”
禅师不解,问其中缘由。
袁了凡告诉禅师,说自己年轻时遇到一位孔姓老者,老者曾为自己卜卦,预知自己明年就能中秀才。
结果真就是如此。
老者又告诉他最大的官做到知县,在53岁的时候,寿终正寝,一生无子。
禅师听后大笑道:
“我原以为你是个英雄豪杰,没想到也是一介凡夫。
凡夫因为不能无心,所以被阴阳气数所束缚。
一个人如果诚心竭力,为善不倦,气数就拘他不得。
反过来,如果肆无忌惮,怙恶不悛,气数也保他不住。
你二十年来被孔公算定,一毫都不曾转变,岂不就是凡夫吗?”
袁了凡问:“定数也可以逃脱吗?”
禅师说:
“命由己立,福自己求,祸福无门,唯人自招。
一个人只要真诚用功,多做善事,没有不感应的。”
听到这样的回答,了凡决定割舍过去,向日后的未来大步前进。
《孟子》有言:“祸福无不自己求之者。”
决定人生命运的,不是五行风水,而是一个人的内心。
与其哀叹世事无常,不如相信自己的力量。
福祸无门,唯人自招;但行善事,莫问前程。
不执着于别人口中的标准,不为他人的言语而影响自身。
活出自我,才是拥有想要的人生。


人生如戏,万物皆可重来。
看不破是到此为止,看破是东山再起。
人这一生,最不幸是悲苦太多,最幸运是可以从头再来。
走出舒适区,跌倒后再爬起,失败就再努力,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曾巩18岁时,因一篇《时务策》被欧阳修收入门下。
这样的赏识,让曾巩对未来的科举充满信心。
18岁第一次参加科举,跟哥哥双双落榜;22岁再次参加,又和弟弟名落孙山。
有促狭文人趁机嘲讽:
“三年一度举场开,落煞曾家两秀才。
有似帘间双燕子,一双飞去一双来。”
后来曾巩父亲因病辞世,他既要奉养继母,还要抚育弟妹。
曾巩并没有放弃,一边读书,一边教导家中子弟,最终在38岁时考中科举。
马克·吐温曾经说过:
“人生在世,绝不可能事事如愿,遇到失望的事情,不必灰心丧气,而应下个决心,想办法争回这口气才对。”
凡是成功的人,都有一份执着与坚定,激励自己,成就往后的人生。
生命不能重来,但生活可以重塑。
人生没有太晚的开始,你的努力也从不会白费。
得意时须早回头,拂心处莫便放手。
成功可能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人生如戏,虛实自定。
看不破是身陷囹圄,看破是随遇而安。
生活的虚虚实实不过是一个过程,苦甜相伴,爱恨交加。
既要活得糊涂,也要过得清醒。
模糊膨大的无奈,放大点滴的幸福。
从达观的视角看待生活,以虚怀若谷的态度,过好实实在在的日子。
《红楼梦》里的刘姥姥便是如此。
刘姥姥去大观园时,王熙凤为了讨好贾母,故意当众捉弄刘姥姥,逗得贾母捧腹大笑。
吃饭时,为了讨大家开心,更说出了那句经典的“老刘,老刘,食量大似牛,吃个老母猪,不抬头。”
凤姐事后向她道歉,刘姥姥却朗声一笑:
“哄老太太开心,有什么可恼的。”
佛家有言:“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世间之事,纷纷扰扰,有时需要聪明,但更少不了糊涂。
生活的真理就在于虚实相生,为人要实,处世要虚。
不必事事斤斤计较,探明究竟;也无须时时庸人自扰,杞人忧天。
云烟影里见真身,始悟形骸为桎梏。
一个人真正的强大,是在看清生活的无奈后,依旧笑脸相迎。
哲学家塞涅卡曾说:
“人生如戏,重要的不是长度,而是表演的是否出色。”
人生的悲喜离合,不管演绎出怎样的结局,都是自己的生命色彩。
嬉笑或怒骂,主动或被动,都是一场无法拒绝的表演。
人生如戏,评谈由人,悲喜己定。
愿每个人在这场剧目中,演出自己的精彩,过好独一无二的梦幻人生。
- END -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