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修明经略资深读者点击上方「修明经略」→右上角菜单栏→设为星标

漫长且痛苦的90分钟过去了,场上的球员已经毫无斗志,比分也最终停留在2-8。伴随着对方主教练场边的讥笑,中国女足在2020年奥运会的征途以耻辱告终。28日女足也启程回国,相关人员也将接受调查和问责。塞北君亦感大快人心,作为一位老球迷鄙人也想知道知道,究竟是谁在浪费女足姑娘们的青春?

首回合,0-5小负巴西,女足姑娘们成了巴西传奇老将“穿裙子的贝利”马塔的背景板。我们承认自己和世界冠军巴西的距离,输了也就输了,本人作为对女足姑娘有些许了解的老球迷,表示小组第二出线非常可以接受。
次回合,世界排名15的中国女足4-4奋勇战平世界排名100位开外的非洲劲旅赞比亚。虽然说生死战女足出线机会渺茫,但本场比赛女足核心王霜梅西附体上演大四喜救主,也不失为比赛亮点。主教练贾秀全赛前曾表示女足不需要球星,看来关键时刻大牌球星还是有点用的。
王霜:中国女足球员、亚洲足球小姐
最后一场,中国女足面对6年前的手下败将荷兰队,但历史战绩的上风并没有换来场面的优势。中国女足2-8惨败荷兰队,远程致敬加泰罗尼亚霸主巴塞罗那和皇家兵工厂阿森纳,女足一姐王霜也坐稳了中国梅西的宝座。贾指导不枉多年学习经验,打出了和世界名帅温格一样的技战术作风,这样的高水平也确实能够弥补女足姑娘中缺少大牌球星的问题。
谁说女子不如男?今日真就“如”了。历经三场鏖战,中国女足进6球失17球,小组赛结束直接打道回府。几代人青丝变白发,中国女足终于把自己活成了中国男足的样子。第一场揭幕战,第二场生死战,第三场荣誉战。很抱歉在建党一百周年的欢乐祥和气氛中,中国女足也学会给全国人民添堵了。
东京:女足赛后发布会
回想起过去,中国男足就是中国社会的夜壶,谁都能啐一口。上到大年三十还不忘调侃男足的央视春晚,下到制作“国足勇夺世界杯”、“国足欢迎你”的普通网民,大家乐此不疲的讽刺和恶搞男足。女足则往往是众人吹捧的对象,“风雨彩虹铿锵玫瑰”的词曲也为国人津津乐道。今天,女足姑娘们用自己的表现证明曾经这种捧一踩一的行为实在是——有失偏颇。
女足强不强?毫无疑问,用男足和女足作比较是十足地耍流氓,论绝对实力女足远远弱于男足的,拳师们也不必在此类话题里上蹿下跳挑拨男女对立。女足时常喊上U17的男足小弟弟们切磋两下也是败多胜少,其实都不必上男足职业梯队,单靠隔壁国乒梦之队跨行指导,就能够女足小集美们喝一壶的。
话说回来,在世界足坛的相对地位还是高于男足小伙子们。7次奥运会,中国女足入围6次,此处应该还是有轻微掌声,至少在奥运会正赛输球还是好过在预选赛输球,能去大赛磨练磨练总好过在家做观众。
但女足姑娘们这些年的实力,也确实是有些原地不动甚至退步了。以往铿锵玫瑰的强大,与女权是否进步倒也关系不大,更多是基于举国体制下“小巧难女少”的体育战略。举国体制是建国后中国模仿苏联集中社会有限资源,以国家利益为目标,以计划经济甚至军事管理模式建立了一套发现、培养和训练运动员的方法。
政府以行政手段管理体育事业,以计划手段配置体育资源,集中力量让我国在资源并不丰富的条件下迅速崛起为体育大国,而“小巧难女少”中“小球、技巧性强、难度大、女子项目和受众少”的五个方向也正是资源和力量的集中点。在这种背景下,女足得到体育主管单位的重视也就毫不奇怪了。
再加上世界各国女足发展长期被忽视且历史原本就不长,1991年才举办第一届女足世界杯,此时距离第一届男足世界杯举办已经过去61年了。女足这项体育项目在长期不被重视的发展状况下,其本身的发展水平也很难以恭维。
女足几乎就是一片足球荒漠,很多国家根本就没有职业的女子足球队,对于广大伊斯兰世界来说,女人还能踢足球?首先从摘下面纱谈起吧。比如国足的苦主伊朗,在2011年才开始参加女足世界杯的预选赛,2018年时才举办过一次半官方性质的女足球赛。也感谢伊斯兰世界的保守风俗,中国女足不至于和他的男同行们一样患上“西亚恐惧症”。
孙雯:前中国女足队员、世界足球小姐
因此在这种大背景下,铿锵玫瑰当一时之冠,99年世界杯孙雯和她的队友的倩影也成为中国球迷心中一抹难忘的回忆。
然而当女足世界的逻辑发生变化,当欧美女足的职业化发展起来之后,中国女足的优势地位便荡然无存,铿锵玫瑰亦然不再铿锵。04年奥运会女足0-8惨败德国也早已昭示了这一切,本次中国队虽说是打入奥运会,然而过程并非一帆风顺,也仅仅是通过附加赛战胜韩国才勉强入围。
中国女足成也举国体制,败也举国体制。举国体制迅速将中国女足送上神坛,也让中国女足陷入当今的困境。举国体制可以培养单个高水平的运动员,立竿见影地提高竞赛成绩;然而面对足球这种投入产出比较低的运动项目,培养一大批高水平且分工不同的运动员则并无良策。
同时,举国体制带来的行政化作风也在扼杀着中国女足的未来活力。关于本次奥运会队伍选人用人的质疑也不断,其背后地方体育局的影子也若隐若现;职业联赛是培养青训球员的大本营,诚然女超联赛观赏度较低,但这不是拒绝联赛规范化的理由,女足联赛为国家队国际大赛让路的怪现状也为走在职业化路上的女超联赛蒙上阴影,为了国家队成绩阻碍球员个人发展也更是雪上加霜。
举国体制虽说曾经造就了中国女足的辉煌,但随着职业化改革这已经不可复制;职业化联赛固然可以培养高水平球员,但建设高水平联赛仍是长路漫漫。借助国外联赛培养球员,让球员在高水平联赛中提高自己似乎是目前可行的唯一道路,公派出国式的“洋务运动”必不可免。
女足球员留洋的表现亦有高水平发挥,前有王霜在巴黎圣日耳曼攻城拔寨,近日沈梦露、沈梦雨和唐佳丽三名女足球员留洋相继获得官宣也为中国女足打了一剂强心针。若三名球员在各自球队可以立足,这将对中国女足的实力提升有决定性的帮助
骂也骂过了,但自己孩子谁不心疼呢?胜败乃兵家常事,输球不可怕,找不到正确前进方向才可怕。望云爬坡,铿锵玫瑰复兴道阻且长,还是要沿着正确的方向书写新一代“玫瑰”的精彩。

欢迎关注修明经略

欢迎加入我新开的知识星球:修明读书,在这里,你可以获得和我直接交流的机会,我还会在星球里分享一些干货私货,欢迎大家加入。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