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周超臣
拍摄|虎嗅/周超臣
《商业夜总会》是虎嗅旗下的一档播客栏目,专注于用有深度的声音内容展现具有前瞻性的商业观察,每期聚焦一个商业领域,邀请一到两位嘉宾,带你快速了解和穿透一个行业。
第一期,我们邀请到的嘉宾是前百度副总裁李明远,在过去接近五年的时间,他远离了互联网这块是非之地,一直游荡在房地产江湖。实地地产是他离开百度后的第一站,此后他做了各种地产+科技的尝试,自然也少不了与这个古老行当的碰撞。最后,他把自己的创业项目落地在了物业管理这一个即使在房地产领域也不太被待见的细分领域,创办了锋物科技,做物业管理企业的技术供应商,试图改变当下物业管理中遇到的诸多盲点和痛点。
他打算如何趟进物业管理这条不知深浅的河流,他一个外行懂这块儿吗?他能成功吗?带着一系列的问题,在2020年10月18日,周六,我们与他进行了一场对话,作为虎嗅《商业夜总会》的开篇。
(点击收听)
商业夜总会 Vol.01
嘉宾|李明远
主播|关雪菁
录制|戚露丹
剪辑|刘冰洋
在接受虎嗅采访的前一天,李明远在一场足球比赛中扭伤了腰。但当他站在你面前时,你无法从他脸上察觉到一丝伤痛带来的蛛丝马迹。精瘦的脸庞棱角依然分明,跟我大概六七年前第一次见他时几乎没什么变化。
你也很难将私下里一身潮牌的李明远跟那个在百度时期经常以西装革履示人的李明远对号入座。
见面那天,第一感觉是李明远好爱粉色啊!粉色带图案的袜子虽然不知是什么牌子,但其粉色的T恤则来自让很多明星趋之若鹜的潮牌VETEMENTS,它在法语里是“衣服”的意思,但该品牌名字又被赋予了其他含义,意旨MENTAL“精神”和ENTITY“肉体”的双重能量,表达对任何人、任何事的宣战:“尽情否定我,无论精神还是肉体,总有一个还在 ! ”
仅这一件T恤,足以表明李明远想对关于他过去几年的流言蜚语宣战的意图了。
T恤外面套着的灰绿色外套同样是潮牌,Billionaire Boys Club(亿万少年俱乐部,简称BBC,但非彼BBC),一个由音乐制作人、格莱美奖获得者法瑞尔·威廉姆斯 (Pharrell Williams) 和日本潮流教父、安逸猿Bape创始人Nigo合作的潮牌。
他脚上那双AF1是Nike和韩国明星G-Dragon权志龙的个人品牌PEACEMINUSONE的合作款,2019年发售后一鞋难求。黑色的裤子同样来自PEACEMINUSONE。
总之,当用一身潮牌武装起来的李明远站在你面前,面带微笑,初次见面略有腼腆时,你确定这不是那个曾经的百度副总裁,而是一个对自身品味有很高追求的大男孩。
平时也这么穿吗?他急忙否认,但来自他同事的打脸更快:“他平常就这么穿。”
说起接受虎嗅的采访——更严格地说,这是一档对话栏目——倒要归功于一顿饭的情谊。没错,一顿饭,让李明远决定接受虎嗅的采访邀约,他也成了虎嗅播客栏目《商业夜总会》对话的第一位嘉宾。
当听到“商业夜总会”这几个字的时候,他脱口而出:“所以这是第一次在白天录是吗?”
机智,敏捷。
采访是在2020年10月的某个周六下午,那天北京迎来了秋天最好的状态,微微泛黄的银杏树叶与温煦的阳光纠缠在一起,抹去了原本的些许萧瑟。
下午3点,虎嗅一大帮人浩浩荡荡杀到了望京福码大厦B座,这里是李明远的办公室,他现在的身份是锋物科技创始人兼董事长。

他的办公室就在前台的左侧,可以保证他踏进公司大门就能快速进入办公室。而他的办公室里还有一道门,推开就是一个大的会议室,可以让他随时进入开会状态。显然,他是个强调效率的人。
在北墙上,则挂着一副冯唐送给他的字,上面写着“春色无高下,花枝有短长”,乃一句禅语。
他的办公室不大,但很有秩序感和科技感。硕大的办公桌整洁得很,向东而坐,可以迎接每一天的朝阳,他的背后整面墙做成了一个书柜。而他的右手边靠墙的矮柜上则放着几个奖杯和相框,同时在一个悬空的两层书柜上摆放着一些书籍,最醒目的是《可可·香奈儿的传奇一生》,以及压在一摞书底下、凯文·凯利写的《失控》,其他一些则从理财到人才管理,无章可循,想从书的明目中寻找李明远的性格显然有些徒劳。
跟这些书摆放在一起的,还有一个被透明相框框起来的证书,是融创服务与锋物科技的聘书。
2020年9月15日,在一则新闻通稿里,融创服务集团宣布完成对锋物科技的战略投资。与此同时,融创服务集团聘请锋物科技创始人李明远担任该公司的首席科技战略顾问,锋物科技则成为融创地产集团、融创服务集团在智慧社区、数字运营领域的核心战略合作伙伴。
看上去,锋物科技更像是一个物业管理公司的技术提供商。
离开百度四年之后,不管李明远是否愿意,他身上最耀眼的光环或标签,依然是百度史上最年轻的副总裁——2013年,在30岁而立之年晋升为百度副总裁,一年之后晋升为E-Staff成员、进入百度最高决策层。
曾经的辉煌留给过去,但李明远有充分的自知之明——人们记住他,更多是因为百度。面对虎嗅,他没有讳言百度和李彦宏,他也曾在一个公开场合形容李彦宏之于他“亦师亦父”。
这位前百度副总裁,自2016年11月5日离开百度后,便一个猛子扎入了房地产的江湖,在里面游游荡荡了四年(今年则是第五年)。
在2016年11月4日,百度发布内部信,称被人举报与被收购公司和某游戏合作伙伴有私下巨额经济往来后,李明远“主动向公司提出引咎辞职”。面对随之而来的舆论和猜测,李明远次日凌晨在朋友圈长文回应,否认贪腐:“不要低估了百度对惩治贪腐的决心,无论是谁,涉及贪腐,百度一定是报警,开除,不会姑息。”
次年1月,李明远加入房地产公司广州实地担任总裁,实地的实控人张量是富力地产(2777.HK)联席董事长兼总裁张力之子。但当李明远将互联网公司的打法带入实地地产,互联网和传统房地产截然不同的行事风格和决策效率注定李明远会碰得头破血流,双方的冲突是必然的。
2017年11月,《财经》杂志在《前“百度太子”李明远转型地产的艰难三百天》一文中分析认为:“矛盾背后,也隐藏着李明远管理作风中的理想主义色彩。李明远性格鲜明,说话直接,在互联网公司时长期大权在握,使他养成了不顾一切往前冲的风格。这种风格在互联网行业或许可以打开局面,但当面对更为复杂、透明度有限、对政商关系要求更高的地产行业,则需要更多权衡。地产公司总裁往往被要求富有更多管理柔性与平衡能力,同时对各地市场有更为细致的了解与把握。”
李明远在实地只干了一年半,2018年7月,实地地产内部发文称李明远不再担任实地地产总裁职务,转任实地董事。
反思在房地产的短暂经历,他说:“地产这个行业,它是不太在乎流量的,因为他在流水的这一刹那就已经锁定利润了,所以这(与互联网公司)有一个特别大的本质区别。它很在乎流水,要把流水做大,因为它一定比例的利润在它拿这块地、投这个资之前,它就已经完全测算好了。而互联网公司更在乎的是流量。”
换言之,房地产和互联网是完全不同的打法。李明远说他过去三年把中国大一点的房地产的老板基本都见了个遍,他得出的结论是,有情怀和愿景把房子造好的,大有人在,不是他不想干好,而是说他没有能力在追求规模的同时还把产品做好。
“在一个快速发展又利润非常丰厚的行业,然后滚动得又非常快,其实产品不是它最重要的东西。”李明远说。
李明远离开实地前后、直到创立锋物科技,一直在探索与房地产社区相关的人工智能上。
无论是之前联合创立小狗机器人公司,还是后来跟另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荣盛发展共同出资成立了廊坊荣盛科技发展公司,业务的经营范围大都围绕“房地产行业各个环节的数字化建设,包括物业管理、业主移动端设备、网站、客户中心呼叫系统软硬件等房地产IT项目”,或提供“对智能家居产业、人工智能行业、互联网行业的技术服务”。
锋物科技将自身定位为一家创新的智慧社区平台运营商,为物业和地产开发提供社区物业云、智慧安防、智慧家居中控系统等智能化平台和应用。
在百度浸泡了十几年,对技术的信仰和痴迷是打在李明远身上的烙印,尤其对智能家居在房地产行当的应用格外执着。
这次为了做锋物科技,他几乎辞掉了之前所有其他公司的职务,孤注一掷,把精力集中于这一家公司。被问及为何要进入这么一个堪称苦逼的行当时,李明远说了四个字:“老有所养”。
他以自己的家庭为例:爷爷奶奶现在80多岁了,爸爸妈妈都是军人,两个姑姑都是医院的医生,然后都嫁给了同医院的医生,他二叔在银行工作。他说这样看上去是个很好的家庭,但即使是这样,家里头照顾两个老人,非常累。
“到了过年,我们每次回到家里一起吃个饭,然后你想在过年的时候找个愿意住家的护工(照顾爷爷奶奶)都很难。现在劳动力倒挂流出,二三线城市反而不好找这种劳动力,你找不到人去伺候他,然后你逢年过节人家回家了,老人躺在家里头,你还得回去给他做他能吃的东西,你会觉得这个事情很痛苦。你作为每一个单独的家庭去面对这种事的时候,其实都会付出效率不高的这种时间成本,或者说各种各样的成本。”李明远说。
他就想,再过10年,他爸爸就到了七十几岁奔八十岁的年纪了,需要人照顾的天数就比现在要多好几倍,而80后、90后这一代人绝大多数人都是独生子女。“你要怎么去照顾父母,你发个微信他几个小时不回,你说你焦不焦虑?你给他打个电话这个形式又很重,你说你怎么办?”
由己及人,李明远认为,“这种事情就需要我们这些做技术的,去做一些技术,让你作为监护人,彼此之间有这种方式让彼此保持一个清亮的沟通。”
李明远让人格外惊讶的是其在短短三个小时里表现的毅力和不知疲倦。
在三个小时的采访中,前40分钟,他翘着二郎腿的坐姿几乎一动没有动过,如果你翘过二郎腿,可以料想此时早已腿麻。可见沉迷于足球运动的男人,腿部训练有素。同样的,因为虎嗅这次没有带小蜜蜂,为了保证收声效果,只能让对话双方各拿着一个沉重的话筒,如果让你拿着10分钟大概你会觉得很轻松,如果让你举着半小时你可能也能坚持,但让你举三个小时,这就非毅力不可了。李明远就是能忘我地举三个小时,全程没休息。
每次虎嗅抛给他一个问题——无论多么难以回答,他都像一台输入好了答案的计算机,精准缜密地快速输出着他的观点和答案,这也一度让我们的主播陷入了一种尴尬之地——插不进去话,试图打断却又不忍打断,就像你不忍制造声响打断一场演说家精彩绝伦的演讲。
只有一次例外。就是当被问到百度这段漫长的职业生涯让他学到了什么时,李明远罕见地沉默了有5秒之久,相较于此前他的妙语连珠,这是极其漫长的5秒钟,就像在这5秒钟里他过完了16年职业生涯。随后他开始回答,语速开始降低、不时停顿,仿佛这是个需要字斟句酌的问题,需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认真对待,亦能感受到他的心境陷入了对百度时光的缅怀和对前东家的郑重其事。
这种情况没有持续很久,他很快调整好了心态,迅速回到了语速极快、毫不停顿的正轨上来。
采访的最后,虎嗅问他在房地产这个古老又永不过时的行当里踩过哪些坑时,他说房地产公司非常简单,它更像一个投资机构或一个金融机构,纯粹,理性,没有太多感性的因素在里面。
“其实地产公司也没有太多人情味可言,它也不需要这个东西。它反而要求的是每个人你不犯错,每个人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它需要条线之间的融合,也需要你条线之间高度配合,他们叫交圈,但它不需要你像互联网公司那样高度磨合。”同时,他也认为地产公司相对互联网公司更简单,“它的边界是非常简单、清晰的。所以,我觉得地产领域之所以没有那么多公司跟公司之间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也是因为它简单——我做自己的决定愿赌服输,就非常的理性,没有那么多的烦恼。”
他亦借此回应此前媒体对他的诸多报道:“这几年也不算是像外界所说的那种,说我跟传统产业碰撞很厉害。”
李明远无论是在朋友眼里,还是媒体眼里,好像一直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当理想主义者在复杂的现实世界里,碰撞是一门必修课,这需要强健的体魄,但这显然不是李明远坚持踢足球的原因。
这场对话持续了3个小时,傍晚5点多的时候,天空拉下了帷幕,窗外的灯渐次亮起,总算有了点儿“夜总会”的样子。
您可以点击“阅读原文”收听本期栏目,可以在虎嗅App、⼩宇宙App、喜⻢拉雅、QQ音乐等平台搜“商业夜总会”关注和收听我们的节目。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End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