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1日,第31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巴西里约马拉卡纳球场圆满闭幕,美国代表队以46枚金牌、121枚奖牌的卓越成绩名列金牌榜和奖牌榜榜首。
辉煌成就
美国代表队取得的辉煌成绩,很大功劳要归功于在校大学生,特别是西海岸(旧金山湾区)几所大学为美国代表队输送了大量优秀运动人才。在里约奥运会中,美国总共派出555名运动员,而来自各所高校的运动员就占了430多名——占比78%。其中,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南加州大学这三所巨头名校,在输出运动员的数量上更是远超其他学校,以至于让人感觉整个美国队其实就是“大学生代表队”。根据美国“全国大学体育协会”官方网站的统计,这121枚奖牌的获得者大部分都是美国78所高校的学生。
全国大学体育协会(NACC)官方网站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美国队在本届里约奥运会上摘得的121枚奖牌中,有55枚由来自“太平洋12校联盟”(Pacific-12 Conference)的运动员摘得——25枚金牌、13枚银牌、17枚铜牌。
太平洋12校联盟”是一个美国西部大学的民间体育联盟。它由亚利桑那大学、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科罗拉多大学波德分校、俄勒冈大学、俄勒冈州立大学、南加州大学、斯坦福大学、犹他大学、华盛顿大学、华盛顿州立大学组成。
在里约奥运会上,“太平洋12校联盟”一共输出246名运动员和31名教职人员,分别参与了23个比赛项目。非常有趣的是,这些大学生运动健儿不仅代表美国队,而且还分别代表47个国家参赛。
在12所大学中,斯坦福大学的运动员实力最为雄厚,一共摘得18枚奖牌,其中金牌9枚,超过其他所有高校,当之无愧地成为美国大学出产运动精英的领头羊。
里约奥运会美国各高校NACC选手得奖情况
提起斯坦福大学,大家一下子就能想到它是全球最顶尖的高等学府之一。它培养了无数各界精英,诞生了众多诺奖得主。近十年来,在各个权威机构所发布的美国和全球高校排名中,斯坦福大学基本稳居美国和世界前五名之列。
其实,斯坦福大学在体育方面的成就更加出类拔萃,外界对其的一致评价就是“体教结合的典范”。回顾历史,斯坦福大学在奥运赛场上的成就相当引人注目。美国奥林匹克委员会的数据显示,自从1912年美国参加奥运会开始,几乎每届奥运会都有一枚奖牌是属于斯坦福大学运动员的。里约奥运会中,斯坦福大学获得的奖牌数最多,同时也是派出学生最多的大学。根据美国著名商业网站“商业透视”的数据,里约奥运会共有30名美国国家队的队员来自斯坦福大学。
和其他高校一样,斯坦福大学对学生运动员的学业状况相当重视,即使对大牌项目球队(橄榄球队、男女篮)的队员也不会留有丝毫情面。美国娱乐与体育节目电视网(ESPN)2013年曾做过报道,时任斯坦福大学橄榄球教练大卫·肖尔在招收运动员时十分严格——只招达到斯坦福大学招生办规定的统一分数线以上的学生运动员,绝不放水。在他的队员入学后,他要求他们在体育和学业上都要努力取得卓越的成绩,不仅是简单的合格成绩。
斯坦福大学学生运动员入学的学习成绩要求是平均绩点(GAP)在3.7以上——相当于我国百分制平均成绩90分左右。这一点在该校校队另外一名著名校友泰格·伍兹的身上也得到了很好的证明——当年斯坦福大学高尔夫球校队将伍兹招入的时候,伍兹入学时的平均绩点超过3.8。
由此可见,斯坦福大学对于所招收的学生运动员的成绩要求是多么严格。该校在招生时就已首先确保了其招来的学生运动员在体育和学业上均有能力取得成功。正是在这样的努力之下,斯坦福大学学生运动员的毕业率令人瞩目,在美国“全国大学体育协会”2012年的统计报告中,斯坦福大学的学生运动员毕业率高达96%,远远超出美国“全国大学体育协会”所有第一级别300多所高校88%的平均毕业率。
美国“全国大学体育协会”前主席迈尔斯·布兰登在任期间曾这样语重心长地对公众说道:“斯坦福大学在体育上获得成功,可以向世界证明,在体育和学术上同时取得卓越成功是可能的。”
对此,美国游泳国家队主帅杰克·罗奇能够佐证。在谈到美国大学生游泳队时,罗奇强调:“我们永远把教育放在第一位。大学以教育为目的,因此运动员仍应以受教育为主要目标,而体育仅仅是教育的一个方面。”教育和体育不但并不矛盾,而且两者还相辅相成。罗奇说:“教育水平越高,对运动的理解,对自己的把握,以及对心理素质层面都会有巨大帮助。美国大学生运动员需要兼顾学习和体育,这也使他们更善于平衡掌握时间。”
难以为继
目前,斯坦福大学拥有36个校级运动队,其中20个是女子项目,16个为男子项目,包括橄榄球、篮球、排球、足球、网球、游泳和体操等几乎所有常见的竞技运动项目,总共约850名学生运动员(约占全体本科生的12%)。这个量级在美国所有的大学中名列前茅,整个运动项目及运动员规模几乎是一般高校的2到3倍。
然而,2000年8月,校方突然宣布裁撤11支球队,这几乎是斯坦福36支校队的三分之一。如果符合疫情防控要求,2020-2021学年将是这些项目最后一个赛季;斯坦福大学坦承,通过募集资金挽救上述运动项目已经毫无希望。
学校官员表示这实属无奈之举,并称校方将继续履行学生奖学金和教练薪水的支付义务。他们将此举归咎于“疫情加剧的严重财务颓势”及其数年来日益扩大的赤字。如果继续保留这11支校队,斯坦福大学预测其三年亏损额将达到7,000万美元。
斯坦福决定裁减的项目包括:男子排球、男女击剑、女子轻量级赛艇、男子赛艇、曲棍球、壁球、花样游泳、摔跤、男女混合以及女子帆船项目,不但让受到直接影响的240名运动员和22位教练痛彻心扉,还让备战奥运的美国体育界人士心惊胆颤。除壁球以外,其他惨遭撤销的均为奥运项目。
普雷斯霍(Kyler Presho)是斯坦福大学的一名男排选手,他从来没有忘记学校官员所告诉他的话——斯坦福运动员是一个大家庭。他们说,始终不渝!普雷斯霍对此信以为真。
斯坦福男排选手普雷斯霍 
正是这样的支持和理解,促使他每当斯坦福作为东道主组织校际赛事时,爬到赛场看台顶部,俯瞰场地中央巨大的“S”标志,回味自己在斯坦福大学这样一所八个本科生就有一名校队运动员的体育强校中的生活经历。
普雷斯霍在加州圣克莱蒙特的家中表示,“这只能用残酷两个字来描述。我来自一个破裂的家庭,这给我的感觉与(家庭破裂)毫无区别。你所熟悉的生活转瞬即去,令人痛不欲生。”
 斯坦福男排曾两次荣获全美大学生排球联赛冠军,共培养出10名奥运选手、20余名美国国家队员、以及执教过两届奥运会的教练。今天,现役国家队球员中还包括两名斯坦福校友、另外还有两位很可能代表美国角逐今年东京奥运会。
选拔机制
斯坦福一直是过去几代奥运选手的非官方培养基地。众多国家队员和运动巨星在斯坦福诞生,包括游泳运动员莱德基(Katie Ledecky)、十项全能选手马蒂亚斯(Bob Mathias)、垒球手门多萨(Jessica Mendoza)和沙滩排球选手詹宁斯(Kerri WalshJennings)。
裁减这些运动队或将动摇美国奥运发展模式的重要根基。斯坦福这样的高校所支持的校队运动项目几乎超过美国任何其他大学,雄心勃勃的奥运选手拥有充足的训练资源、而校际赛事提供他们亮相国际舞台的最佳备战机会。即使没有像其他国家那样开展全面的集中训练,美国奥运代表队依靠这一模式同样获得成功。
斯坦福校友、2016年奥运会两枚击剑奖牌得主马西拉斯(Alexander Massialas)在社交媒体上对校方决定表示“失望和愤怒”。他写道,
“我的心与所有学生运动员同在,他们不仅被全球疫情大流行缩短了本年度赛程、而且还突如其来地得到通知再也无法参加比赛。我会和你们一起抗争,让这些项目继续存在,让这些年轻人得到像我一样的机会追求自己运动和学术目标。”他认为"这种做法对奥运人才梯队造成了毁灭性打击。"
美国排球协会CEO戴维斯(Jamie Davis)认为目前男排还没有遭遇迫在眉睫的危机。他对高中排球运动的持续增长表示乐观,因为越来越多的男孩对橄榄球等接触型运动项目敬而远之,后者造成的头部伤害引发担忧。
根据全美州立高中协会联盟的统计数据,尽管2018-19学年只有6.4万男孩从事高中排球运动,而打橄榄球的男孩有109万男孩,不过前者参与人数五年内增长了22%,而后者同期萎缩8%。
戴维斯说,“好消息在于斯坦福做出决定后,尚未发现(其他高校)大规模跟风裁减。但是,在一个疫情肆虐的世界中,这对大学体育运动是一个微妙而关键的时间节点。”

2020年,斯坦福大学官网的一则声明表示校方“别无他选”。声明特别指出,学校无法动用其高达277亿美元的捐赠基金支持校队,因为基金指定的是包括助学金在内的其他用途。校方希望体育系能够做到自负盈亏。斯坦福表示,至少需要2亿美元才能永久性支持上述11个校队项目并确保其具备竞争力。

这将对奥林匹克运动造成令人担忧的影响:如果坐拥数百亿资金以及无数财大气粗金主的斯坦福大学都无法维持这些运动项目的生存,如何指望资金实力远不如斯坦福雄厚的其他大学做出类似贡献?
为美国队赢得2016奥运会铜牌的前斯坦男排球员庄司(Erik Shoji)认为,校方这一决定将引发危险的连锁效应。庄司和弟弟卡威卡(也是斯坦福毕业生)一起为国家队效力,他表示,"谁能保证俄亥俄州立和宾夕法尼亚州立不会裁减同样的项目,并将原因归咎斯坦福?接下来,从排球运动的角度来看,如果失去大学排球,基层排球也不复存在,因此我们预见到排球运动未来的一些可怕的潜在后果。”
斯坦福选手庄司(中)角逐里约奥运赛场
柳暗花明
在各方努力之下,斯坦福大学管理层于5月18日宣布,尽管斯坦福体育部依然面临巨大挑战,但是外界环境变化(包括不断出现的捐款资金注入)向遭到裁减的11项运动提供一条全新路径满血复活!根据斯坦福官网,11支拟裁撤球队尚无任何一名学生运动员正式转学到其他高校,仅摔跤队主教练另谋高就。
在此之前,斯坦福管理人员与各个校友团体紧密沟通,包括寻求通过私募融资支持斯坦福校队的36体强组织(36 Sports Strong)。当时裁撤11支运动队的主要原因在于该校体育项目的结构性预算赤字。
36体强组织代表,斯坦福06届本科校友雅各布斯(Jeremy Jacobs)表示,截4月7日,36体强筹集了超过3000万美元捐款,加上其他捐赠资金,支持这些项目的资金已超过5000万美元。
除了资金状况得到改善,今年摔跤校队的格里菲斯(Shane Griffith)和花样游泳队双双荣获全美冠军。
斯坦福大学花样游泳队在最近一个赛季荣获全美冠军
为了抗议校方的决定,包括摔跤在内的多支被裁撤校队在全国比赛中身穿的运动服均没有斯坦福标识。
此外,来自11支运动队的两个校友组织还对斯坦福大学发起诉讼。随着校方决定取消裁撤决定,官司是否继续目前尚不明朗。不过斯坦福大学表示其做出的撤销裁减校队决定与上述诉讼毫无关系。
1987至1990年为斯坦福女篮效力的阿齐(Azzi)表示,"对于学生运动员能够重返赛场,我内心充满喜悦。他们在赛场内外的表现无愧斯坦福大学的最高水准。他们的荣誉名至实归。作为一名奥运选手,我希望斯坦福的行动将激励其他NACC高校继续支持其奥林匹克运动项目。我渴望看到大批的斯坦福选手出现在今年的东京、2024年的巴黎、尤其是2028年在洛杉矶举办的奥运赛场上。”
招生偏好
虽然资源不足的高校裁减运动项目确实出于囊中羞涩,但经济咨询公司OSKR的体育经济学家施瓦茨(Andy Schwarz)认为顶级高校绝非经济原因。他说,"我相信他们正在借助新冠危机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这年头,很多事情见怪不怪了。比如说,'天哪,如果连校园里都空无一人,那么解散滑雪队也完全可以接受。’”
虽然高校都在裁减运动项目,不过理由各不相同。曾为体育行业提供大量咨询服务的史密斯学院经济学教授津巴里斯(Andrew Zimbalist)博士解释道,即使在全美进帐最多的高校体育项目中,大多数也无法做到收支平衡,"他们毫无成本意识。他们所做的就是不惜一切代价赢得比赛。”也就是说,全美参加NACC第一等级赛事的300余所大学中,只有29所高校体育系产出利润——这还不考虑资本投入(例如建造体育场馆和改善运动设施的开支),他继续指出,“真正盈利的项目仅有五到七个之间。”
2020年初,斯坦福大学、布朗大学和达特茅斯学院分别有36、38和35支球队,这些高校均表示无力维持规模如此庞大的校级运动队。斯坦福在一则声明中表示财务模型无法持续支持36个校队。参与NACC第一等级赛事的高校平均有19支校队,其中数量最多的哈佛大学则有42支校队以及1,200名学生运动员。未来数年,专家认为该校必然缩减校队规模。
津巴里斯认为,"维持数量如此庞大的校级运动项目令人难以置信。在这个艰难时刻,高校寻求全面缩减运动队规模是一项合情合理的举措。在我看来,体育没有理由得到顶级大学的额外关照。”
高校咨询公司总经理莱特(Russell Wright)指出,许多困扰其他高校的因素其实无法对顶级高校(如常春藤盟校)产生不利影响。藤校无需向学生运动员提供体育奖学金,学校多数主教练职位和运动设施均有捐赠基金支持,而且其体育捐赠基金的金额远超绝大多数NACC第一级别高校。
今天,顶级高校开始以一种全新的眼光审视体育运动。莱特表示,“就藤校而言,财务问题只不过是借口而已。我认为这些高校考虑的是,‘这些运动还适合我们吗?’”
布朗大学裁撤了11个校级运动项目(随后又恢复了其中五个),而达特茅斯学院则裁减了5个项目。布朗大学校长帕克森指出,该校做出上述举措并非在于减少体育项目的预算,而是为了 "进一步投资于推动布朗大学全部体育项目的卓越发展"。达特茅斯大学则表示裁减运动项目将有助于解决1.5亿美元的财政赤字,并指出该举措有助于提升招生灵活性,将新生年级招募的运动员人数减少10%。
无论官方口径如何,顶级高校越来越不待见学生运动员却是不争的事实。为了提升学生群体的多样化,精英名校在今年招生季中均减少了学生运动员的录取比例。
施瓦茨认为,体育运动最让常春藤盟校和斯坦福等富可敌国的大学获益的并非金钱。他表示裁减运动项目更多反映了这些顶级高校招生偏好的转变。他说,“我不认为斯坦福等高校确实需要裁减体育项目,除非该举措会给他们带来其他收益。”
他表示这更多是一个价值取向的决定,举例而言,大学宁愿招收10个机器人爱好者,还是10名高尔夫球手?类似高尔夫、滑雪、壁球、或马术等(这些被布朗大学砍掉的)运动项目似乎无法增加学生群体的种族或经济背景多样性,被顶级高校摈弃的风险日益增加
写在最后
东京奥运会
尽管影响力正趋于减弱,奥运会依然代表着大多数运动项目的巅峰竞逐。对运动员来说,奥运会可能意味着一生奋斗的心血,意味着成就的巅峰。全球所有运动员都以参加奥运会作为运动生涯最大的荣耀。
然而,以高校学生为主体的美国奥运选拔机制中,高度市场化的美国顶级大学(尤其是私立院校)是否继续愿意注入巨大资源支持学生体育运动?
答案很可能是否定的!
按照受访专家的说法,无论能否对撤销运动队的原因达到完全透明,高校缩减校队规模势在必行。俄亥俄大学体育管理副教授里德帕斯(David Ridpath)表示,"希望自己出错...但我确实认为该趋势将会持续。" 津巴里斯教授对此深表赞同:"随着时间推移,我认为高校将进一步裁减校级运动项目。只要有一所学校出头采取行动......就如同对其他学校亮起绿灯。但是,我希望他们以一种更为循序渐进和将心比心的做法来执行这些措施。”
参考资料:
https://www.nytimes.com/2020/08/26/sports/olympics/stanford-cuts-olympics.html
https://www.harvardmagazine.com/2020/08/ivy-athletic-future
https://www.stanforddaily.com/2021/05/18/stanford-to-reinstate-all-11-discontinued-varsity-sports/
https://www.marketwatch.com/story/this-is-the-no-1-college-in-america-for-olympic-medals-2016-08-18
更多精彩:
相关阅读:


作者:海哥,本文经授权发表,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喜欢本文?欢迎点赞/转发/关注/加入留学家长公益交流社群: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