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系作者原创,授权“正义补丁”独家首发。转载需征求许可,规范署名(公号名/ID/作者),违者必究
作者:Moreless
字数:5470
预计阅读时间:13分钟
前言:自2016年以来,华人社区中对右翼保守派的支持成为了一个让一些人困惑的话题。许多人好奇他们为什么传播谣言,也有很多人好奇对川普的支持来自哪里。如今,华人右派已经引起了许多西方主流媒体的注意,最近BBC就写了一篇文章,其中采访了一位数月卧底于右翼社交媒体上的人,请她来讲讲看到的情况。
BBC记者最近用英文写了《卧底潜入美国华人的右翼网络》一文,标志着西方主流英文媒体开始注意到far-right华裔这一个群体。下文是结合了该文和作者的一些切身体会写成。
吴倩的故事
吴倩的眼睛离不开她的手机。她不知疲倦地查看十几个中文Telegram聊天室,成千上万的保守派华裔美国人在那里讨论新闻、政治,有时还讨论QAnon的阴谋。
这位不愿意透露真实姓名的33岁的澳大利亚研究员,她作为一个 “卧底 ”渗透者,在这些极右的华裔美国人网络中长期潜伏,以了解虚假信息如何在散居地流动。
吴女士说:“我每天都看到类似的虚假信息。我受够了,也很想知道它的来源”
去年夏天,当冠状病毒席卷全球时,她第一次注意到在海外侨民中,与疫情有关的假新闻激增。
为了打击错误信息的传播,她组织了一个由数百名志愿事实核查员组成的小组,以驳斥这些虚假故事,但没过多久,他们就被有关美国总统选举的新一轮错误信息淹没了。
图源:cjr
特别是关于选民欺诈的虚假说法,在北美极端保守的中国移民中像野火一样蔓延开来。
吴女士说:“他们在政治上非常活跃,而且经常集体行动。”
这些聊天室的大多数成员都是美国前总统川普的狂热华裔支持者,他们认同基督教
吴女士并没有在聊天室里发布任何信息。她只观察对话。但其他聊天参与者每天都会交换数以万计的信息。
大选之后,右翼人士在干什么?
向 “骄傲男孩 “捐款

今年5月,美国发行量最大的《今日美国》的一篇报道,《华人捐款支持在国会骚乱前涌入极右组织“骄傲男孩”》,披露了在为骄傲男孩成员的一次募款活动中,华人竟然成了主力军,近千名华人的踊跃捐款占到了总捐款额的八成。
文章指出,由黑客提供数据了解到,在12月中旬在华盛顿暴力冲突中被刺伤的“骄傲男孩”成员筹集的106107美元医疗费用中,华人的捐款占八成(80%)以上。文章进一步引用了捐赠者对“骄傲男孩”的赞扬之词,试着分析其中的原因,包括对男性力量的崇拜,被利用的对共产的恐惧等等,并指出,大多数(如果不是全部)捐赠者都是普通人,而不是机器人或政府特工。
去年12月,吴女士就发现了这个为 “骄傲男孩”(Proud Boys)筹款的呼吁,这是一个被加拿大政府指定为恐怖主义 “新法西斯组织 “的极右组织,以支付(当时) 几天前在华盛顿特区的亲川集会上受伤的成员的医疗费用。
2020年12月12日,在华盛顿特区,骄傲男孩的一名成员在与反抗议者发生冲突后被警察喷了胡椒粉。图片版权:华盛顿邮报通过盖蒂图片
信息的开头是一句凄美的中文 — “对于那些为自由铺路的人,不要让他们在荆棘中挣扎” — 后面是玫瑰和爱心表情符号,以及一个众筹网站的链接。
虽然骄傲男孩是一个反移民团体,但在华裔极右派眼中,他们是反对GC主义势力的自由战士。antifa是一个去中心化的离散组织,至于其是否真是存在都存在着争议,也许只是一个都市传说。
这条募捐信息在几个小时内就在多个Telegram聊天室中被分享,达到数万名华裔美国保守派。
“(捐款)越多越好,”它写道。
十几个捐赠者在筹款网站上表示,他们是美国人或加拿大人,有中国人、香港人或台湾人血统。一些人用中文评论,祝愿受伤的骄傲男孩成员 “早日康复”。
根据举报人网站Distributed Denial of Secrets提供的数据和BBC新闻的调查,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该筹款活动筹集了超过10万美元。
在近1,000笔个人捐款中,超过80%的捐款来自中国姓氏的捐助者。
一位捐赠了500美元的华裔女性告诉《今日美国》。”你必须理解我们的感受 — 我们来自gc主义zg,我们设法来到这里,我们非常欣赏这里。”
华裔美国人右派的崛起
在美国的华人移民已经成为保守派政治中的一支崛起力量。
他们中的很多人,因为之前所受的教育,对平均主义深恶痛绝,他们眼中,民主党推行的政策,跟那些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而川普和共和党,数十年来灌输的民主党要搞sh主义的叙事,他们非常受用。加上BLM打砸抢背后的“黑手”是索罗斯,以及antifa,目的就是要在美国搞社会主义的阴谋论,也推波助澜。
也有许多人因反对平权行动而被推向右翼政治领域,平权行动是一项旨在减少教育和就业不平等的政策,但在一些华裔美国人看来,它损害了他们子女和孙辈的教育机会。
反对乌托邦的信念在动员美国华裔右翼人士方面也发挥了重要作用,因为一些人曾认为川普政府的强硬政策会最终导致他们想要的结果,事实证明只是一厢情愿
“川普是美国历史上最支持中国人的总统,”洛杉矶的一位中国移民说。
2019年,川普的支持者在纽约市举行集会,图源:getty images
在这场疫情中,由于华盛顿对新冠病毒起源的指责讲华语的侨民和美国保守派之间出现了一个不太可能的联盟。他们指责后者没有有效控制病毒。
另一方面,对美国右派来说,将疫情流行的责任甩锅给别人,可以转移对川普政府应对措施缓慢甚至无能的批评焦点,并迎合了公众对别国日益负面的看法。
川普前顾问史蒂夫·班农与流亡商人之间的合作就是一个例子。这两人参与了一个庞大的数字网络,在多个社交媒体平台上传播有关选举欺诈、疫苗和QAnon叙述的错误信息。纽约时报也有报道,流亡商人是如何炮制了所谓病毒专家的叙事,并引起了福克斯电视的重视。
非营利组织First Draft表示,华裔移民常常绕过有着“守门人”功能的传统媒体而直接消费网路新闻。
由于语言障碍和新闻习惯,也由于有网络监管的存在,许多华裔侨民倾向于在封闭或半封闭的社交媒体空间阅读新闻。由于参与者之间已经存在信任,订阅者对待信息的查证较少,从而产生了 “错误信息回音室 (misinforamtion echo chamber)”。
而且对于网络生态,假新闻的传播速度比严肃新闻要快得多,MIT的三位研究者做的研究,参考 6 家事实核查网站提供的标准,对 2006–2017 年间 12.6 万条 Twitter 的真 / 假新闻传播力进行了评估,发现假新闻在转发层级、传播人数、扩散范围等多个指标上碾压真新闻,且传播速度至少快 6 倍
研究链接:https://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359/6380/1146
同时,对国内官方叙事持怀疑态度的读者,fq出来由于英语不通 ,又陷入了油管上中文自媒体的窠臼。因为油管视频自媒体,跟微信上的大多数自媒体一样,都是以流量为导向,而不是以事实为导向。以流量为导向,势必是靠标题党,和骇人听闻的内容来吸引眼球,赚取点击。他们不会做任何的事实核查,相反,却是靠一些低级弱智的东西来吸引那些本就反x的人的点击。
天天浸泡在假新闻的海洋里,思想只会变得越来越极端,也会更加充满仇恨和愤怒。而这直接引发了1月6号围攻国会的事件。
1月6号围攻国会的丧生者,受假新闻影响很大
吴女士告诉BBC:“一旦你被暴露在错误信息网络中,就很难脱身。”
我们是人民(We the people)
当支持川普的暴徒在1月份冲进美国国会大厦时,华人中的极右派成员在网上和网下的情绪都变得很疯狂。
吴女士回忆说,在Telegram聊天室里,人们 “兴奋得不得了”。他们为暴乱者欢呼,并庆祝总统选举结果被 “推翻”。
同一天,“骄傲男孩”的筹款活动又出现了捐款高峰。一位捐款人用中文写道:”我们必须阻止撒旦窃取选举”。
聊天室里的成员此前已经为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的支持川普的集会做了后勤安排,订购了写有 “华裔美国人支持川普 “的T恤,并预订了从各个城市前往国家首都的巴士。
1月6日,100多名华裔美国人来到华盛顿,与其他支持川普的抗议者一起举行反对选举结果的游行。人群中的几十人挥舞着美国国旗,喊着支持川普的口号,并举着 “结束暴政 “的牌子。
一名抗议者告诉一位保守的华裔美国人YouTuber,这一天将标志着华裔美国人的一个新时代。”我们已经真正成为美国人。我们终于进入了美国的政治领域,”这位中年男子用普通话说道。
目前还不清楚其中有多少人继续攻入国会大厦。在一段后来在华侨华人中疯传的视频中,显示国会在川普的支持者涌入大楼时一片混乱。
一名男子(其在推特的用户名叫QuBiao)在背景中用普通话和英语喊出了美国宪法的序言。“我们已经占领了国会大厦,但是没有看到众议员和参议员,……我们是人民(we the people),伟大的人民(great people)!”
但吴女士认为,华裔美国人的抗议者虽然被美国的自由和民主所鼓舞,但被政治上的错误信息所蒙蔽,表现出缺乏判断力。
美国和中国都不想要我们
“他们想向立法者展示‘人民的力量’“,她说,”但他们不知道后果可能是什么。”
当大多数美国人开始谴责对美国国会大厦的袭击时,Telegram小组迅速删除了与骚乱有关的信息历史。
对川普主张的讨论此后有所平息,但聊天室仍然活跃,成员们分享了关于新冠疫苗和乔-拜登总统被指与中国有关系的阴谋论。
许多人相信毫无根据的说法,即拜登与zg关系密切,并引用了他的儿子亨特·拜登以前与外国公司的商业联系。
在互联网的隐蔽角落里,华裔美国人的极右翼正在等待下一场政治风暴。
小李的故事
去年春天,当新冠疫情首先爆发的时候,各种围绕着病毒来源的阴谋论就在网络上广为流传。例如关于新冠病毒的谣言,关于所谓的“零号病人”,以及华南海鲜市场的传闻。
小李写了一篇如何识别假新闻和阴谋论的文章。讲述如何辨别假新闻,以及查找真实信息的方法。
图源:The Markup
5月底,在美国的黑人George Floyd被警察打死,引发全美和全世界反种族歧视的游行。虽然局部引发了一些暴力事件,但是主流媒体对这一运动持肯定态度。但是在中文社区,却充斥着各种对黑人平权运动污名化的信息。
例如说“佛洛依德是个罪犯,不是英雄,警察执法是正当的。黑人的各种要求的已经够多,也已经给了他们很多权利。黑人就会打砸抢,黑人还要求白人给他们下跪”。
同时这些人还把BLM曲解翻译成“黑命贵”,其意思就是说黑人要求比别的族裔的地位更高,黑人要求超国民待遇。这本身就是对BLM一词的歪曲翻译,黑人长期受压迫,并没有要求比别的族裔更高的地位,众生平等,他们的诉求只是把黑人的命当回事,“黑人同命”。
于是小李在网上写了一篇关于海外右倾的第一代华人移民是哪些人的文章,引发了一定的反响。小李又写了后续几篇如“华人川普支持者”的前世今生,“白左”称谓的由来,如何识别假新闻等文章。
进入大选季节后,爆出了拜登儿子亨特·拜登的硬盘门,跟四年前希拉里的邮件门如出一辙,就是抹黑政治对手的套路。主要媒体都认为不可信。小李也认清了这一点,后来纽约时报也有报道,是川普的竞选团队一手炮制,找了几个主要大报要求报道,结果都不予采信,最后只好找到了《纽约邮报》。
大选之后,有关大选舞弊的谣言甚嚣尘上。对网络谣言有一定研究的小李又写了很多篇关于澄清大选舞弊谣言的文章。
为什么辟谣文章收效甚微
小李从去年年初到现在,已经写了几十篇辟谣文章。但是他感受最深刻的一条观感就是,这些辟谣文章,虽然有的点击数还可以。比如去年纽约时间转载的一个关于加州立法的谣言的辟谣文章,是该栏目最高点击的文章。
但是这些经典谣言,比如“男女同厕”,“盗窃950元以下无罪”,以及“加州立法通过要给每个黑人赔偿35万元”,“和12岁以下少女发生性关系合法”,“8岁少年可以不经过父母允许做变性手术”,却会隔三岔五的又反复出现在微信公众号,或者是群聊当中。
究其原因,就是相信网络谣言的人,已经接受了右翼谣言的一整套叙事逻辑,他们坚信民主党是伤风败俗且邪恶的,主流媒体已经被民主党所控制。他们都是川普口中的fake news,被深层政府deep state所控制。所以做事实核查这件事情本身,就是fake news的一部分。要不就是这些做事实核查的人,已经是被所谓的主流媒体所洗脑,失去了对事实逻辑的判断。
所以相信右翼谣言的人,会反过来认为,辟谣的人其实也是在制造假新闻,是为虎作伥。所以写千字文章说明所谓的“男女同厕”的来龙去脉是怎么回事,他都不会相信。他始终坚信,民主党就是要搞男女同厕,我的女儿在学校上女厕所,就是会有个男变态,声称自己是心理女性闯进来偷窥,从而导致精神崩溃。
第二,相信右翼谣言的人会认为,你们这些所谓的专家学者,会摆出一堆所谓的事实和数据,但是数据也是可以被操纵的,同时也取决于从哪个角度去解读数据。这些专家学者,也是被大学里的左派洗脑的,要不就是被左媒所收买的。所以你们说的那些我都不信,我只相信我的直觉,大选就是存在舞弊。
第三、从人性的角度,如果一个朋友曾经想去参加传销组织,你劝他不要去,他不听你的还是去了,被骗了钱,血本无归。从常理来讲,他不会去怨恨那个骗子多少,反过来他会怨恨你。因为骗子骗了一次,就在他的人生之中消失了,而你的存在,却在时刻提醒他,他被骗过一次,这才是他不能忍受的。
如此种种,是辟谣文章收效甚微的原因。但是看到反智,胡说八道的东西在那里大行其道,指出他存在的错误实在是职责所在,是不得不做的事情。

参考资料:
https://www.bbc.co.uk/news/world-us-canada-57587364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