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国民老公”的《水浒传》,学的都很好。
各位周二晚安,今天当我们来讲讲吴亦凡。
我记得尼尔·波兹曼在他的《娱乐至死》中曾说过这样一段话:“真理不能、也从来没有毫无修饰的存在过,它必须穿着某种合适的外衣出现在公众眼前,否则就得不到承认。这也正说明了‘真理’是一种文化偏见。一种文化认为用某种象征形式表达的真理是最真实的,而另一种文化却可能认为这样的象征形式是琐碎无聊的。
我想起这段话的原因是昨天我在朋友圈说要写吴亦凡的时候,有很多朋友出来劝我,说:哎呀,别写了,这事儿太LOW了,你这种号写出来多掉价啊。
我想这样的劝阻说明当今中国文化有多撕裂:一群人眼中非常有讨论价值,将其推上微博热搜的一件事,在另一群受众眼中,却是琐碎无聊,毫无意义的。波兹曼诚不欺我。
但正如马克思不认为评论拿破仑三世这个他眼中的小丑很掉价一样,我并不觉得谈一谈吴亦凡会降低本号的品位。
庄子说:“道在屎溺”,一个公众写作者,面对全网热议的一件事物,不应该视而不见。何况我相信吴亦凡老师现在还不算是“屎溺”——虽然看眼下这个全网声讨的架势,估计也快了。
所以让我们今天品一品这个瓜——瓜很大,大家忍一下
1
昨天看到一个段子,说中国互联网圈眼下真是“一瓜未平一瓜又起”的态势:
王思聪说:感谢林生斌。
林生斌说:感谢吴亦凡。
吴亦凡说:xxx,谁来救救我!
是的,其实你仔细反思一下会发现,最近这一个月以来,中文互联网的热搜,基本上就是在这三个男人之间完成接力。三个身价都过了亿的网红兼土豪在公众面前争抢“渣男”的桂冠,一众吃瓜群众看的不亦乐乎,场面之欢快热烈,颇似很多年前乡下“斗破鞋”的盛景。
不过,时至今日可能很少有人还记得,作为这场争夺战一头一尾两位主角,王总撕葱与吴总讳签,在被炒上热搜前曾经搞过一次“华山论剑”。
两位据称是私交甚笃的“国民老公”,对着镜头畅聊了一番自己的择偶标准:
王总说:其实我内心深处是个比较传统的男人。
吴总赶忙附和,说:我也是
王总问:“你的择偶标准是什么?”
还等吴总回答,王思聪就替他回答道:内在美!
说完两个人突然间莫名兴奋,为彼此的默契击掌欢呼。
说实话,如果光看这段视频,你实在很难猜出这俩货究竟兴奋个什么劲儿。不过结合后来两人最近这一个月的翻车新闻,我们猜出个大概了——两位身体力行的演示了一把,什么才叫他们定义中的“传统男人”。
我觉得,别的不说,王总和吴总这种言必行、行比果、果必翻车、翻车必上热搜的精神,就很值得夹在他们中间的林总学习:真男人,起码要说到做到啊。
只不过,王总和吴总似乎用力过猛,一说要学“传统男人”就搞得过于“传统”了——他们不约而同的,一口气“传统”到了明代小说《水浒传》的世界里。
王总的手段我们已经见识过了,他对孙一宁小姐那种“又舔又霸”的风度,那种“输什么液,想你的夜”的土味儿情话,无疑是得了高衙内跪求林娘子“可怜见救俺,便是铁石人,也告得回转。”的真传。(详情请见《“国民老公”高衙内,为啥非要“舔”林娘子》)
吴总就高端多了。
王总的优势,说白了也无非就是有爹又有钱而已。
与之相比,吴总应该自觉“潘驴邓小闲”五大标准他差哪一个啊?于是直接一步到位,照搬了阳谷银枪小霸王西门大官人的套路。
是的,如果根据他前女友都美竹小姐的爆料,吴总的各种行径跟西门官人那真是若合符契,一点不差。
首先,根据兰陵笑笑生给西门庆写的那本别传,西门官人明媒正娶的老婆有八人:曰陈氏,曰吴月娘,曰李娇儿,曰卓丢儿,曰孟玉楼,曰孙雪娥,曰潘金莲,曰李瓶儿。其他如庞春梅、迎春、秀春、兰香、惠莲等等情人则无算。
而吴总身边的女友好像也是这么个相似的阵容,都小姐说她此次维权,获得了七名吴总其他前女友的支持,加上她一共也有八人,其他吴总的临时或地下情人则无算。
你看,这不巧了么这不是?
其次,西门大官人想要勾搭妹子,除了最后那临门一炮之外,前期工作是不需要官人亲自操劳的。使个眼色,就自有王婆、应伯爵这样的帮闲喽啰替他勾搭、梳笼。
而从都美竹和其他不少妹子的爆料中,我们可以看到,吴总泡妞的心思也只局限于选妃。一旦看对眼,身边也有一帮帮闲者,怎么联系妹子,怎么以“粉丝见面会”为由约人家上钩,最后怎么半威胁半哄的诱人家上床,这都有人替他操持。过程之流水化,操作之熟稔,让王婆看了都为之汗颜。
明明是“工作室”,某些操作怎么比说风情的王婆还熟练?
你看,这不又巧了么这不是?
再次,西门大官人勾引潘金莲,有王婆口授的“十光计”。
而吴总搭讪妹子,也是巧计百出,仅都小姐就替他总结了“三法门”。什么选演员、粉丝见面这些由头,可比“到王干娘家做针线”自然太多了。
你看,这不又又巧了么这不是?
又次,无论在《水浒传》还是《金瓶梅》中,西门大官人的炮王行径败露之后的第一反应,从不是老老实实就范,而是上下使钱、通人脉,打点关系,试图把事儿遮过去。
这个勤奋而又无耻的精神头,跟吴总事败之后不去公安而去找公关的风范是颇为相似的。
当然,我们有幸生活在现代社会,我们相信吴总不可能如西门大官人一般,一直搞到纵欲身死才罢休。公众舆论和国家法律会帮着他悬崖勒马,给他一个合理的归宿。
但你看,这不又又又巧了么这不是?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就是一个社会如果真西门大官人这种人,大家到底怎么看。
如果在一个三观还算正常的社会里,对于西门官人这样一个“惯淫人妻女”的色中饿鬼,不管是否已经触犯法律,社会是总体评价应该是鄙夷加谴责才对。但这种谴责在《水浒传》里面可能还有点,到了《金瓶梅》里则看不到了。《金》的故事里男人都羡慕西门官人能泡那么多妹子,女性则很多愿意自荐枕席,甘心当西门大官人的小妾甚至情人。大家似乎都觉得,这种有钱、有颜的男人多上几个女人是他的能耐么!要不然发财起势之后还有啥追求呢?
所以很多人说《金瓶梅》不是色情小说,而是世情小说,它反应的是明代中后期道德沦丧、人人沉迷于功利欲望的绝望环境。王阳明说当时的社会是:“功利之毒,沦浃于人之心髓。”社会精英发财之后的常规操作就是买地、修园子、娶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房姨太太,然后像西门官人一样自己把自己榨干、玩死才罢休。
穷人在底层互害,而社会精英的追求集中在下半身。所以全社会都对西门官人的狂嫖滥饮见怪不怪。而这样的社会是无望的。
这种见怪不怪,我吃惊的发现,在吴总翻车之后居然也出现了。一堆网络大v跳出来替吴总辩护,说只要不犯法,人家愿睡几个睡几个,公众管不着云云。某奇葩说女辩手的说法更是奇葩,说吴亦凡睡粉,就好比大领导在小餐馆吃饭,是“亲民之举”云云。
感觉这两位言语间一股子“吴总,怎么不来睡我”的怨气。

我很想问这样的发言者一句:怎么着?这意思,都小姐被睡应该倒贴给吴总钱,是吧?
好主意啊,你们帮吴总开辟了凉了以后一条创收的新思路。建议他的工作室赶快研究。
说正经的,我觉得当下有些人的道德观,跟《金》里面那个让人绝望的社会是一样的,总体上呈现出一种笑贫不笑娼,只要贴着法律底线飞行,敢什么脏心烂肺的事情都无所谓的无赖气质。
而这帮人还自称精英。
你看,这不又又又又巧了么这不是?
3
可是,若说吴总跟西门官人之间的差距,我觉得还是有一些的。
首先,吴总显然没有西门官人的自信,当初王婆罗列“潘驴邓小闲”,问西门官人那“本钱”如何,人家西门官人自信的答了句:“我小时也养得好大龟”,就完了。
什么叫格局啊,身为内行老手,西门大官人深知,这种事必须靠身体力行来证明自己所言不虚,多说无益,实干见真章。

可是据都小姐爆料,吴总显然道行不足,每次事前还要强调“我很大,你忍一下。”事后还要再确认:“大不大,爽不爽”……
格局小了吧?吴总,你说你问这么多次,反而暴露你不自信,结果被人家都小姐给抓上把柄了。个“吴签”的绰号给你叫上,顿时火遍全网。
以后法律会怎么判你我不知道,反正光凭这个外号,社死你是跑不了了。
但我觉得,大家为是否“签签君子”的事情过分拿吴总开涮是没抓住重点的。
我们看水浒,说西门庆同志是个人渣,并不参照于他是否真的“养得好大龟”,这家伙的那家伙就是像嫪毐一样可以“专车”,照样也是个淫贼,不能因为他那方面天赋异禀,就申请个大宋非物质文化遗产啥的,保护起来。
同理,如果都小姐举报吴总mjlj、睡粉等等行为中,但凡有一样为真。就已经足够他接受法律或道德的谴责和制裁了。至于吴总“大不大”,他的女友们“爽不爽”之类,这才如崔永元老师所言,是人家的私事。
另外,都小姐选择正式跟吴总开战之后,网上不少“心疼亦凡哥哥”的粉丝跑去人家女孩那里谩骂,说人家骂吴总无非就是自己想火,说人家本来就不检点云云……
我看到这样的评论真的开始怀疑追星这事儿是不是真的有碍智商了。
都小姐检不检点,她举报吴总是什么动机,这跟我们对吴总定性有半毛钱的关系么?即便你们证明了那些上了你家“亦凡哥哥”床的女孩都是潘金莲、李瓶儿、庞春梅,也不能证明吴总就不是西门庆啊——毋宁说,应该更证明他就是才对。
所以恳请各位吴粉,别泼污了,让你们“亦凡哥哥”与西门大官人保持最后一点不同。

4
当然,还有一派观点,如崔永元老师所说,指责大众现在对吴总的批判,是在窥探他的隐私。崔老师大约觉得大家讨论这种事是“宣淫”。还旗帜鲜明的说:“我们不仅要支持吴亦凡,还要抵制下三滥。
这事儿我觉得有必要跟崔老师掰扯清楚,真要说“宣淫”,首先“公开宣淫”的究竟是谁呢?究竟是谁把这些下三滥的东西先捅咕到大众面前的呢?
如果我们回看文前提到的王总和吴总的那次“华山论贱”,我们会发现两位“国民老公”不仅言必行行必果,而且都很实诚,他们讨论如何睡粉几乎是个阳谋
你看这两位在彼此确认在品女方面所见略同、击掌欢庆之后,王总靠在沙发上很惬意的询问吴总:“你要是看上了我们哪个女主播,你跟我说一声,我把她们那个……联系方式发给你,我这里有好几千个女主播呢!”
吴总马上用难以听清的笑声咕噜了一句:“好,我宠个粉,不要生气啊!”
说完,不知为何,突然诡异而疯狂的哈哈大笑。
如果光看这段视频,你会很不解,这俩“传统男人”在那儿笑屁啊?
但现如今你应该明白了,
王总想要给的只怕不只是女主播的联系方式。
而吴总说的“宠个粉”,八成应该是“x个粉”的意思。
所以这两位“传统男人”,对着镜头聊得很开,所涉及的话题,一点也不“传统”。他们笑,大约是得意自己能当着镜头开黄腔,着实牛x。
说实在的,这段话我看的真是提心吊胆,生怕这两位得意忘形、忘了还有镜头在,说出什么涉黄的话来。
你会奇怪,这帮人怎么会这么放肆呢?
其实同样你也应该奇怪,《水浒传》里高衙内为什么敢当街调戏林娘子?西门大官人怎么敢响晴白日里去找小潘?他们就不怕社会舆论积毁销骨吗?
很遗憾,他们不怕。
因为《水浒传》中,高衙内、西门官人这种人,与东京的路人甲乙丙丁以及阳谷县的街坊邻里戊己庚辛已经是完全两个阶层的人物了。由于阶层差距太大,大到这帮王八羔子们压根不需要在乎草民们的观感,可以尽情的飞扬跋扈、白日宣淫、我行我素。
在小说中的那个社会里,公共舆论,道德约束,对这些“人生赢家”是失效的,于是他们可以肆无忌惮,自己疯到死算完。
王总和吴总对大众,想必也是这个想法,人家俩是什么人?身价过亿、有钱又有势,有批量的女主播和女粉可以排着队等他们睡的“国民老公”啊。他们觉得这些事儿只要不明显触犯法律。多下三滥他们都可以随便干,反正他们有人脉、有团队、有公关,兜得住。明说了你们又能奈我何?
所以你看,本来吴总几年前就被前女友踢爆是渣男了,人家不也靠大V替他洗地挺过来的么?这就是实力。
兰陵笑笑生写西门庆,第一回就写“西门庆热结十兄弟”,这个笔力是非常狠的。西门大官人凭啥那么狂啊?从一届平凡的药房掌柜,成长为“阳谷银枪小霸王”,他靠的是什么?
靠的显然不是“好大龟”,而是他对上钻营攀附,认了蔡太师当干爹。对下养了一群帮闲喽啰,出事儿就帮他洗地擦屁股。等到上上下下都给他打点好了,他也就不必在乎公议了,可以心安理得的当他的法外狂徒,德外狂徒——你们愿说啥说啥,有钱有颜的淫棍我自为之。
还记得我们曾经谈过柏拉图的“隐身人之喻”吗?西门庆就是阳谷县的“隐身人”,正如高衙内是汴京的“隐身人”,道德对他们失效,所以他们玩的太疯。
这样的社会,实在太“传统”了,不符合我们现代人的审美——一个现代社会,不允许有这种“隐身人”,所以对于那些想试试的家伙,不管是什么“老公”必须迎头痛击之。
现如今公众对吴总的追问和谴责,本质上是什么呢?是我们在用自己的方式告诉他这样的人:您也别太嚣张了,公众是比你弱,但我们也不是完全治不了你,中国社会还没“赢者通吃”到小说里那个程度,不由你们这种“人生赢家”想说啥就说啥,想睡谁就睡谁。做事做的太出圈,甭管法律管不管你,公众舆论先会让你社死。
这就是舆论的作用,这就是道德的作用,也是我们正在对吴总做的事。有些大v对此叽叽歪歪,说公众这是在搞“道德审判”……那就算是吧。
但这样的“道德审判难道不应该吗一个正常社会,必须存在这种道德审判,要不然高衙内和西门官人们就飞上天了,社会就真成了《金瓶梅》里那个百无禁忌、弱肉强食、“功利之毒,沦浃于人之心髓”的奇葩世界。
武松不在场,徒留名、利、权、色皆收的西门庆们,在肆无忌惮、不避人耳目的日夜宣淫。
那样的“自由世界”,会很好吗?
是的,对于吴总已经实锤的那部分行为,公众的“吃瓜”是正当的、有益的、更是正义的,它是一个良知尚存的社会必须存在的“道德免疫反应”。它能帮我们排除掉吴总这样的人,让这种人离聚光灯远一点,因为我们的社会不需要西门大官人式的偶像去占据顶流——永远不需要。
至于被赶走的吴总,我觉得他也不至于没人陪,至少他可以跟“好友”撕葱同学多交流,你看他们是那么相投,都那么“传统”,聚在一起可以好好研究一下,像他们这样的“传统男人”,究竟应该怎样在一个现代社会里,夹着尾巴、老实生活。
文完
本文5700字,感谢读完,喜欢请三连。多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