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盐粒

你听说过著名的“丘妈”,来自乌兹别克斯坦的丘索维金娜吗?
曾经她在08年北京奥运会上说的那句:
“你未痊愈,我不敢老。”
让无数人为之动容,又被多少中学生写进了作文,
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家或许很关心她儿子的白血病,我很高兴地告诉你:
她的儿子已经完全康复了,都长成了一个帅小伙,
在今年东京奥运会即将拉开帷幕的时候,我又惊喜地在参赛名单里发现了她的名字,她还荣幸地担任了乌兹别克斯坦第一任女旗手,
回想她的壮举:从1992年的巴塞罗那奥运会,到2021年的东京奥运会,
她足足参加了8次奥运会,都被写入了吉尼斯世界纪录!
你或许会感到疑惑,
在体育这样吃“青春饭”的行业,已经46岁的她为什么像棵常青树一样屹立不倒,始终站在赛事的第一线,
即便对手是比自己儿子还要年轻的女孩,也丝毫不退缩?
因为这个女人,要用一辈子向我们证明,“要把握当下,不要让明天的自己后悔”,
前7次她为了结果、为了钱不得不一次次参加奥运会,
现在她终于找回了初心,
这一次,她要为自己而战、更要为自己的梦想而战!
出道即巅峰
却惨遭家门不幸
1975年出生的丘索维金娜,从7岁就开始练习体操,
1991年,16岁的她在美国世锦赛初露头角,就斩获了第一个世界冠军,
次年,出道即巅峰的她继续在巴塞罗那奥运会中,夺得了女子体操团体比赛的金牌,
1993年,乌兹别克斯坦独立,
在训练条件非常落后的情况下,她还是力挑大梁、开发了许多新技术,
随后更是代表乌兹别克斯坦,先后夺得了世锦赛和亚运会的三枚奖牌,
在跳马和高低杠上,她的技术被发挥得淋漓尽致,那时她年仅19岁。
2年后,丘索维金娜参加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获得个人全能第十名,奖杯大满贯的她宣布退役,
黄金一样的运动生涯就告了一个段落,回顾她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5年时间,
可以说是顺风顺水、星途璀璨:
当时国际体操联合会用她的名字命名了三个动作(两个高低杠,1个自由体操)、
国家为她发行了专门的邮票、无数的奖杯和证书都摆满了橱柜……
1997年,她遇到了自己的爱情,和乌兹别克斯坦摔跤运动员克帕诺夫走入婚姻的殿堂,
两年后,自己最宝贝的儿子阿廖沙出生了,家庭美好幸福的她又回想起了体操,那是自己永远也放不下的梦想,
于是2002年,在丈夫的鼓励下她复出,并且参加釜山亚运会,一下子就夺得了跳马、自由操两枚金牌!
可也正是在此时,噩耗传来:
“儿子阿廖沙突然咳血了,他被救护车带走,可能是肺炎。”
她和丈夫火急火燎地从釜山赶回乌兹别克斯坦,到了医院听到“孩子得了白血病”的事实,
丘索维金娜几乎失去了意识晕倒在地,医生马上安慰他们说:
“阿廖沙病情还处于早期,如果尽快采取措施,还可以遏制病情发展。
当下阿廖沙需要输血,但这无法彻底遏制住病情恶化。如果不开始化疗,孩子可能就会死亡。”
可当时乌兹别克斯坦的医疗设备极其落后,供不应求,儿子要和其他患者争夺唯一的呼吸管,
对于孩子来说,时间就是生命,如果还在这里呆着,后果不堪设想,
于是她和丈夫商量,要把儿子转到德国科隆的一家专门治疗白血病的医院,
可超过90000英镑的高昂治疗费用一下子就把他们的希望扑灭了,
更惨的是,本来丘索维金娜参加釜山亚运会拿了两块金牌和银牌,本来至少能拿到一万美元的奖金,
但是最后,丘索维金娜一分钱也没有得到,
她委托乌兹别克斯坦体操协会给乌兹别克斯坦总统写了信,但短时间内也没得到答复,
丘索维金娜和丈夫当即决定,卖掉他们的全部家当塔什干的房子和汽车,举家搬迁到德国陪孩子治病,
可是就连这也不够,才凑到医药费的一半……
被骂“叛国”、“叛徒”
更是为钱参加了7次奥运会
正当他们全家都陷入绝望时,喜讯传来,
科隆的一家俱乐部、国际体操联合会和乌兹别克斯坦的工厂向她伸出了援手,
在各方的支持下,她终于为儿子凑够了治疗的费用,
德国的体操界也伸出援手,不仅筹钱给儿子治病,还提供恢复训练的一切条件,
但是靠人还是不够,乌兹别克斯坦的医疗设施已经救不了儿子了,儿子的病情也必须要有稳定的收入,
丈夫放弃了自己的摔跤事业,全心全意地陪儿子治病,
为了钱、为了儿子、也为了德国的这份恩情,她决定加入德国体操队,
丘索维金娜说:
“我想不到别的办法,我儿子的救命钱还是不够,所以我愿意加入德国队,就这么简单。
当时,乌兹别克斯坦官员想要阻止我,后来我亲自回了塔什干,恳求他们,真的是恳求,若不是为了我儿子,我绝不会这么做。”
当时消息传开,国内也有很多人骂她“拜金”、“叛国”……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出来了,
但是对于一个母亲来说,什么都不重要只有自己的儿子最重要,
2006年,她加入德国国家队,虽然参加奥运会的奖金只有7000欧元,但德国政府最大程度地减免了儿子的医疗费用,
儿子生病后,她到处比赛,因为“一枚世锦赛金牌等于3000欧元的奖金,这是我唯一的办法。”
2003年阿纳海姆世界体操锦标赛跳马金牌、
2005年墨尔本世界体操锦标赛跳马银牌、
2006年奥胡斯世界体操锦标赛跳马铜牌、
2007年阿姆斯特丹欧洲体操锦标赛跳马铜牌、
2008年克莱蒙费朗欧洲体操锦标赛跳马金牌……
丘索维金娜从来没有停歇,对她来说,
“儿子就是我全部的生命。只要他还生病,我就一直坚持下去。他就是我的动力。”
2008年她代表德国站上了北京奥运会的赛场,不负众望为德国赢下了62年来,第一枚奥运体操银牌,
站在一群小年轻里领奖的她似乎有些格格不入,
但只有她知道,自己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儿子,为了自己的家庭,
她的眼神里始终发着那种不灭的光,在赛后她更是深情地对儿子说:
“你未痊愈,我不敢老。”
她成了大家心目中的“丘妈”,
那一年,她33岁。
“这一次
     我为自己而战!”
北京奥运会被她称为是印象最深的奥运会,
不仅仅因为拿了金牌,更是因为在赛后她听到医生说:
儿子阿里舍尔的白血病被完全治愈了!
她坚持不懈的努力终于等到了一个结果,她是高兴、是欣慰,是如释重负……
但儿子痊愈后,她也没有停止训练和参加比赛的脚步,
在2008年的瑞士杯比赛中,她遭遇了运动生涯的滑铁卢,在比赛中她跟腱受伤,严重到必须做手术的程度,
大家都知道跟腱对于一个运动员来说意味着什么,一旦这里受损将终生与比赛无缘,
那一刻她绝望到认为自己再也不能参加比赛了,
可是当她打开电视、看见残奥会中那么多残疾人奋力比赛的模样,
自己还有手有脚,为什么不能再努力一把呢?
“和他们比起来,自己的困难好像并不值得一提。”丘索维金娜这样告诉自己,
经过一年时间的修复,她居然奇迹般地又站在了赛场上!
有人质疑她,儿子都好了,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风险站上赛场呢?
她说:“当我小的时候,我训练,参加比赛,只想要追求结果;
当我儿子生病时,我只能靠比赛去挣钱,为儿子治病。
但是现在,我终于可以把比赛当成一种享受,并且获得巨大的乐趣,我现在为自己比赛。”
但除了比赛以外,她心里还有一个巨大的遗憾,
那就是要代表自己的祖国——乌兹别克斯坦赢得一枚奥运金牌,
她回忆说:
“每次回到塔什干,我都能找到强烈的归属感,这里属于我。我参加了七届奥运会。我为苏联赢得了一枚金牌,为德国赢得了一枚银牌。
但是我从未为乌兹别克斯坦赢得一枚奖牌,那是我的梦想。”
2012年伦敦奥运会后,丘索维金娜重新加入乌兹别克斯坦国籍,
2014年,在仁川亚运会上,丘索维金娜身着乌兹别克斯坦的队服,站在了跳马的赛场上、一举拿下银牌,
2016年,丘索维金娜以41岁56天的年纪,成为奥运会艺术体操项目最年长的参赛运动员,
她连续参加7届奥运会的壮举,也被写入吉尼斯世界纪录,
3年后,她仍然没有放弃,
在斯图加特世锦赛上,丘索维金娜拿到了不错的的成绩,第八次进击东京奥运会!
加上东京整整8次的奥运会,10次世锦赛,
她一共赢得了9枚金牌、14枚银牌、9枚铜牌,还有数不清的个人全能奖、团体奖……
从前她说为了结果、后来为了儿子,现在更是为了自己的梦想和祖国的名誉堵上了一切,
她一直说:“如果运动还可以给我带来快乐,我会继续为我的祖国效力。”
在吃年龄饭的体育赛场上,她从来没有顾及自己的年龄:
“我认为大家不应该关注我的年龄,而是我的行动我的付出。
我练体操,是因为我爱这项运动。要完成一件事,你得百分百投入甚至融入你的灵魂。
以前我为儿子而战,现在我为自己而战。”
“要把握当下,不要让明天的自己后悔”,这也是她刻在心底的座右铭,
她更是用实际的行动,让自己的每一场比赛都意义非凡,
最近她在社交媒体上说:
“亲爱的朋友们,现在可以正式通知大家,我的第8次奥运之旅要来了!
我希望对所有支持我的人说声感谢,没有你们我做不到这些。”
漫长的奥运之旅似乎就影射了她超凡却艰辛的人生之旅,
在这里你可以站上顶峰,也会掉进无底的低谷,
重要的不是周遭的环境,而是你持守内心的信念,
勇于承担、不言放弃、敢于冒险,
我想这就是她内心的信念,也是奥运的精神,
更是一名运动健将、一位伟大的母亲,
一个敢于逐梦、永不停歇的普通人给我们带来的最大的礼物!
参考资料:
界外编辑部:丘索维金娜,一个母亲39年的体操马拉松
世界华人周刊:亚运赛场上的感人一幕:曾经,她为钱比赛;如今,她为自己而战
百度百科:
丘索维金娜

作者:盐粒。✌️ 平凡的95后中文系少年,写写文吐吐槽,不按常理出牌,清醒明辨是非。路过地球一趟,总得撒点盐再走~ 记得关注并星标🌟「撒盐少年」~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