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电饭锅
来源:格隆汇财经热点(ID:glh_finance)
文章已获授权
2017年,周星驰和徐克合作的《西游》系列第二部上映。和前一部不同的是,唐僧孙悟空师徒从文章、黄渤的组合换成了吴亦凡和林更新。当然,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吴亦凡饰演的唐僧在影片中有句精辟的台词:“法师,我的招牌比我的命还重要,砸了它,我在圈内没法混。”
吴亦凡的招牌砸了吗?砸了,现在已经到了破鼓万人捶的阶段。
所以吴亦凡混不下去了?
那倒未必。
1
失格演员,普通歌手
在对吴亦凡今后的命运做出判断之前,我们需要先分析一下他本身的存在价值。
而之所以从《西游伏妖篇》讲起,主要是想陈述这么一个事实:吴亦凡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演员。
在吴亦凡参演电影中,评价最高的是《老炮儿》,但这部片子是冯小刚挑大梁,他在其中本色出演一个有点中二的富二代。而由他担当主演的《西游伏妖篇》只有5.5分,远不及文章的前篇;
此外参演的两部爱情电影《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和《致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除了剧名之外,别无长物。唯一的贡献是把王丽坤和刘亦菲衬托得像两位演技精湛的戏骨。
再有就是留下了几句经典台词,例如:“那菩萨知不知道我心里有多难过?”菩萨难不难过没人知道,至少观众们在观看这些影片时大多是很难过的,因为吴亦凡的演技着实糟糕。
电影质量问题更多是制片团队的责任,但借用一段他人评价,吴亦凡在电影中展现的面瘫式表演,可谓“平静则状若痴呆,耍帅就挤眉弄眼,愤怒必歇斯底里”
再正经的台词从吴亦凡嘴里说出来,都因为出戏而自带喜感,因此备受网友二次创作的宠爱。凭良心讲,在搞笑这件事上,吴亦凡可能确实有一些天赋,但专业程度依然比不过唐马儒。
不过归根结底,吴亦凡毕竟不是科班出身,没有接受过专业的表演训练,因此大可不必对他的演技心存希望。
《致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剧照
但回归到他出道至今的主业音乐上面,同样的,吴亦凡也不能被称为一名合格的歌手。他标榜自己是HipPop领域的“young OG”,但最广为人知的代表作只有《大碗宽面》(综艺版)。
至于唱功,合唱则被碾压,独唱则令听众尴尬。再次借用他人的评价,吴亦凡在音乐事业上的成就“多说无益,烦人的faker”。
票房号召力和billboard榜单排名有多少水分不可知,并且几部扑街作也已然把泡沫戳破。因此根据以上事实可以下个定论,吴亦凡并没有在专业领域凸显自己本应具有的价值。
那么,他是怎么被捧到现在这个位置的?
2
“男色”时代顶流
吴亦凡有如今的“成就”,跟个人奋斗关系不大,主要受益于时代潮流。
在吴亦凡们出现之前,国内娱乐行业有一套固定的造星机制。音乐方面,一般是素人被唱片公司选中,或者地下音乐人毛遂自荐。李宗盛和五月天、杨峻荣和周杰伦的故事都已成佳话。
另一种途径是参加青歌赛、星光大道等。比如毛阿敏、蔡国庆和满文军,都是青歌赛走出来的人气歌手。
影视方面,演员大多是科班出身。要不就是从龙套演起,一路摸爬滚打,比如双周一成。当然也有人气艺人多栖发展,张国荣、张学友等就是唱而优则演。
总的来说,大多数明星成长起来的通道是自上而下的,由资本控制的专业人士挑选而出。这与社会话语权的变迁有关。
从龙套跑起的两位巨星
2000年之前门户网站占据主流,社交化网络形成则更晚,博客网2002年出现,百度贴吧2003年底才上线;2010年前后微信、微博诞生,互联网从PC端转移到移动端。
时代变迁不过10年。自媒体时代之前,社会话语权掌握在主流媒体手中,这就导致缺乏民意反馈机制。资本凭经验或喜好挑选培养对象,看票房和唱片销量说话,能不能捧红带有偶然性,试错是难免的。
率先打破这个机制的是李宇春,《超级女声》尝试把权力交到观众手中,结果创造了有史以来最火的选秀节目收视率。
而李宇春在时尚界、音乐界和影视界的成功,证明了粉丝自下而上生产明星的机制的可行性和准确率。这节省了以往资本造星过程中,投入资源推广这个过程的消耗。
既然总要找一个人来捧,为什么不捧那些已经被市场验证的人气选手?
李宇春和吴亦凡的崛起除了话语权从主流媒体过渡到自媒体,也体现了女性主义的觉醒和女性群体社会权利的增强。
前者是对传统男性审美观的反抗,后者则昭告了“男色时代”的到来。
2005年第二届超女前三
男色审美自古有之,女性们追逐潘安以至于掷果盈车还算好事,看杀卫玠就是人间惨祸了——男子貌美到招致性命之忧,就算与如今的追星热潮相比,无论如何也堪称疯狂的举动。
社会动乱和国家建立初期,人们崇拜武力和肌肉。春秋时期,即使读书人也要学习射箭和骑马。
但富饶和平稳时期,柔和的审美便会替代强壮,男色时代到来是无法避免的。
因此,女权主义和男色审美的崛起,顺理成章地催生了吴亦凡这位一代顶流。
3
资本会抛弃吴亦凡吗?
截至目前,韩束、云听、立白、滋源、康师傅冰红茶、王者荣耀、腾讯视频等品牌陆续宣布与吴亦凡终止合作。
但他手上还有路易威登、宝格丽、欧莱雅男士、滋源、兰蔻、保时捷等一票资源,吴亦凡会不会倒下,关键要看背后的资本会不会抛弃他。
问题在于,这不是他第一次出事了,“小G娜事件”刚过去几年,这次资本还会替他摆平吗?
不妨回顾一下历史。吴亦凡成为顶流之前,为他铺路的人还有一个,韩庚。他前期的人气积累主要来源于在韩国偶像团体的从业经历,在回归国内之前,已然借助互联网红遍大街小巷。
这里不得不对韩国全球最强的偶像生产机制肃然起敬,后来的吴亦凡、鹿晗走的都是韩庚的老路。他们经过韩国残酷的练习生制度培养起一定的专业素质,又借这段异国经历平添了几分神秘感。
韩庚归国之后,参演的电影有高晓松的《大武生》、赵薇的《致青春》、徐克的《智取威虎山》和韩三平的《建党伟业》。懂行的可能看出来了,这几位,多少跟华谊兄弟有点关系。
成为京圈的下一代培养对象并不意味着一帆风顺,因为电影不像快消品如此依赖于营销宣传,电影本身的素质和演员自身功底依然决定了一切,所以在韩庚身上的投入算不上成功。
娱乐圈更新换代很快,他们很快看上了更年轻、更帅、人气更高的吴亦凡。但冯小刚、管虎和徐静蕾没把他扶起来,周星驰和徐克也爱莫能助。
沪圈捧张艺兴、港圈捧欧豪,资本为什么这么喜爱流量明星?
很简单,流量明星通过微博粉丝数、评论转发数、作品播放量和热搜数量等“数据”维持一份看不见的热度,然后利用这份热度搭起来一个光鲜亮丽的花架子。这就足够了。
围绕这个花架子,背后是一条成熟的产业链:明星本人自然有无数代言费和天价片酬;背后的经纪团队吃大额分成;粉丝集资一部分流向组织者的口袋,一部分带火了一批第三方平台。
而上游的资本源源不断地从上市公司流入这个花架子,然后洗得干干净净,流回资本家口袋。他们给流量天价片酬,但这份片酬跟被洗白的数十亿资产相比,九牛一毛。
这,就是流量明星的逻辑。
但资本是最聪明的,你不行,立马换下一个。易烊千玺效果不错,还会有人想起吴亦凡吗?
4
结语
上一个因为违法乱纪黯然落幕的顶流,是郑爽,再之前则是范冰冰。
不过两个人的罪名都是偷税漏税,得罪的是国家机关。而吴亦凡目前除了道德上的污点,还没有关于未成年人的违法犯罪的实锤,所以,吴亦凡暂时还有救。
但出于个人考虑,笔者仍然希望吴亦凡彻底凉凉,就像罗志祥,和更久之前的陈冠希一样。因为如果都女士爆料属实,吴亦凡事迹的恶劣程度,要远远高于后面二位。
明星不单只有经济学上的意义,在社会层面,也要考量到他们作为公众人物的责任。
吴亦凡的粉丝群体中一大部分是未成年人,他们正处于人格和价值观建立的关键阶段,需要得到正确的引导。
显然,在这一点上吴亦凡彻底失格。所以我们都希望这场大戏继续演下去,站出来的受害者经历值得同情,但勇气更加令人们钦佩。虽然资本会不会放弃吴亦凡,暂时难以定论。
但我们都应该相信,正义必胜。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