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沉思的托克维尔资深读者点击上方「沉思的托克维尔」→右上角菜单栏→设为星标
对衰弱的共和党来说,限制投票是他们最后的机会。

前一阵,50多个得州民主党议员集体逃离了得州,他们浩浩荡荡的降落在华盛顿,准备到白宫请愿,请求拜登阻止得州共和党人的疯狂行为。他们希望政府尽快通过《为人民法案》,保护美国公民应该享有的投票权。
得州共和党人做了啥让民主党人这么愤怒?简单说就是限制投票权。得州共和党人决定通过一系列限制投票的法案。内容包括:
禁止24小时投票和车上投票;禁止选举官员主动向没有特别要求的选民发出缺席选票申请;加强对邮寄选票选民身份的核查;加大对违反选举工作人员的刑事处罚;限制可以向选民提供的援助(如给排队的选民提供零食和水);扩大民意观察者的自主权等。
这些措施,有的合理,有的不合理,比如加强对邮寄选票选民身份的核查,这个很有必要,相对于现场投票,邮寄选票确实容易造假,加大审查无可厚非。但是有的就纯属耍流氓了,比如禁止给排队的选民提供零食和水,这明显就是针对民主党人的。
共和党人知道,无论条件多艰难,共和党人都会投票,民主党人就不一定了。
共和党虽然选民基数比民主党少,但共和党人的参政热情特别高,每次选举投票率都高于民主党人,而且共和党人的投票率非常稳定每年都差不多,不像民主党忽高忽低。
因此有人调侃,一场大选的结果完全取决于民主党人的投票率,奥巴马能调动民主党的激情,民主党就大胜,希拉里不行,共和党就获胜。
除了投票率高,共和党人大都选择现场投票,一定要亲手将选票送进投票箱,哪怕要多等上半天也不愿使用邮寄选票,他们非常重视选举的仪式感和安全性。

共和党人就像当年南非的白人一样,虽然人少但特别团结,这种团结来源于种族的单一和危机感,这种危机感的体现就是投票,无论条件多差,我都要投票。
(共和党人虔诚起来连新冠都不怕,更不用说排队了)

与共和党不同,民主党选民就差多了,我讲过民主党实际上是个大联盟,什么人都有,黑人、拉丁裔、亚裔、穆斯林、同性恋、女权,社会主义者,一大帮人凑在一起,形成了民主党。
人杂就不容易团结,也很难形成坚定的信仰,因此民主党人的投票就比较佛系。尤其是年轻人,投票率常年不过50%,能达到40%就不错。
今天高兴了就去投票,不高兴了就窝在家里不投票,完全随缘。
正因为如此,民主党才希望放宽投票的条件,比如民主党的《为人民法案》,其中就提到要大力扩展邮寄选票,并且要普及互联网选民登记,同时,还要允许各州催着选民投票,比如定期向合格的选民推送消息,提醒他们该投票了。总之,一切都是为了让投票更便捷,因为只有投票更容易了,这些难伺候的大爷才会顺利的投出选票。
否则,他们大概率就把这事忘了。
(桑德斯就被年轻人坑过,因为年轻人不投票,桑德斯直接输给了拜登)

共和党的限制投票措施,击中了民主党的软肋。
2008年以来,共和党就已经明白民主党正在人数上取得优势,2020年,他们更认清了这一点,从08年到2020年,共和党人没有一次在普选票上胜过民主党,川普的胜利纯属侥幸,要不是希拉里大意,估计还是要输掉选举。

共和党人深知,再不想办法限制民主党人投票,自己就要沦为万年在野党了。因此我们看到今年5月开始,共和党人就频频搞小动作,凡是共和党控制州议会的州都开始颁布投票限制措施,目前已经有17个州颁布了28项限制投票措施。其中包括佛罗里达、佐治亚、亚利桑那这些摇摆州。
面对共和党人的小动作,民主党人一筹莫展,因为美国是联邦制国家,总统无力干预州立法,只有国会通过才行。
民主党人提出的《为人民法案》,需要60个参议员同意才能实施,但是现在参议院两党议员比是50:50,而目前50个共和党参议员全部反对法案,民主党人的企图是铁定通不过的。
共和党人都不傻,要是让你通过,共和党还有活路吗?
(你指望这些大爷还能活多久?)
现在,终于到得州了。得州也开始效仿其他共和党控制的州,开始限制投票,但民主党人的反应仍然出乎他们意料,得州州长阿伯特怎么也没想到民主党人竟然通过离家出走的方式来阻碍表决。
考虑到表决至少需要2/3议员出席才能进行,得州州长还真的想办法把民主党人抓回来。
民主党为何反应这么大?实在是得州太重要了,民主党人觉得得州有翻蓝的可能,如果能阻止共和党限制投票的措施,说不准在中期选举乃至大选,民主党就能拿下得州。
这不是耸人听闻,随着人口结构的变化,得州早就不是深红州了,2012年,罗姆尼还能领先奥巴马15.8个点,2016年川普就只能领先9个点,2020年,川普更是仅领先5.6个点,大片的城市地区被民主党攻克。

原因何在?就在于种族结构变了,2000年得州拉丁裔仅有32%,2019年,已经变成了39.7%,此外黑人和亚裔合计也有16.9%,相比之下白人只占41.2%,很快白人就不是得州的多数了,而少数族裔大多支持民主党。
民主党人相信,再过四年,得州就有可能翻蓝,失去了38张选举人票的得州,共和党将成为万年在野党。
(种族结构的变化让得州逐渐变蓝)
对民主党来说,拿下得州就能长期执政,对共和党来说,保住得州就能有一线生机,相比之下,共和党更需要得州。
目前得州共和党采取了三管齐下的策略,采取了特殊议会投票的方式,要求30天内必须进行投票,如果民主党人不出席,就是违反州法,州就可以强制他们回来,那样哪怕他们不投票只是出席,共和党也能通过法案。从法律上讲,民主党人是不可能成功的。
但即使保住了得州,共和党又能怎么样呢?大的趋势不会改变,民主党的选民仍然越来越多,拜登的大政府也得到更多人的认可,怎么看共和党都是垂死挣扎,限制投票不过是最后一搏。
美国有可能从两党制变为一党独大制,正如19世纪共和党独领风骚一样。

当然,这还不是大问题,这件事最恶劣的地方在于双方的下限越来越低,共和党人在没有发现选举舞弊的情况下就修改规则,民主党人为了阻止表决竟然用集体逃离的方式进行抗议,双方完全不顾体面,成了赤裸裸的派系斗争。
我仿佛看到了罗马共和国晚期的场景,格拉古唾弃元老院的权威,绕过元老院试图通过利于平民的法案,作为回敬,元老院也发动暴乱,杀死了这个激进的改革者,双方为了达到目的完全不顾共和的体面。
格拉古事件后,罗马的共和迅速划向崩溃,罗马变成了僭主政治。
对美国来说,谁输谁赢无伤大雅,但共和精神的损害将彻底动摇美国民主的基石,如果无人再遵守共和的德性,共和终将名存实亡。

欢迎关注本人公众号

欢迎加入我新开的知识星球:跟团长读书,加入星球可以获得直接向团长提问的机会,我会随时解答,同时我会在星球中分享一些私货,欢迎大家加入星球和我直接交流。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