丨将爷
大家好,我是老将!
至少有十年,每到盛夏时候,我都会出现一个枯荒时段,什么文字都写不出,进入我的智障状态。
以前,我同时在很多家刊物开专栏,每年最怕这种至暗时刻,交不了稿,没法向编辑交待,简直是事故。这几年,我除了学术研究,更多转向自由写作,但是,仍然阻挡不了这种绝望状态来临。
最近,因为遇上很多生活难事,我的时间被切割成碎渣,枯荒无助感也奔涌袭来了。这种滋味特别不好受,让我很焦虑。所以,今天得向各位说一下,最近请您多担待点。
等等,相信我!归来,总会有期的。
要走出这种至暗时刻,只能靠自己不断进行心理建设。在我的人生中,内心遭遇最大毁损的,最难进行心理建设的,就是遭遇一些举报构陷行为。
我不是一个轻易把隐私暴露于众的人。但是,我今天可以说,因为小人的污蔑谗言、宵小构陷、污名举报,我不仅丧失过很好的发展机遇,甚至一度陷入到强烈抑郁状态。
人性是很残忍的。这辈子,很少有人能躲得开两种伤害,一种是职场各种阴险缠斗,一种是家庭各种情感牵绕。
在职场,你也会发现,真正伤害你的,往往是你感情和心力付出最多的人。一些人在贪欲之下,戴着伪善的面具,使用的残忍权谋,足以让你怀疑人生,让正派人士对现实未来失去期待。
我是一个古典主义者,也是一个专业主义者,在我的价值观中,手艺人生,悲悯情怀,与人为善,义气相对。而遭遇过的权奸举报,让我经常想起电影《喋血双雄》中小庄说的那句话:
这个江湖已经不再适合我们了,我们都太念旧。
我念的旧,就是旧情。80年代、90年代,白衣飘飘的年代,信仰知识的年代,人心纯朴至善的年代,如今每每想来,都觉得热血沸腾,那是我们的清白之年。
遗憾的是,现在社会,不止是上层寡头、底层互害,也不止是充斥着精致利己主义,甚至迎来了“一个举报不受到谴责的时代了”。
“迎来一个举报不会受到谴责的时代了”,这句话,并不是我的自创发明,而是我今天在“知乎”上看到的一句话,它一下子就击中我的内心了。
这句话,评价的正是今天被热议的2021年四川大学军训中出现的大量举报现象。
对这起事件,我用心到社交媒体打捞过大量细节。应该说,这次军训并不是指2021级新生,大抵是在指2019、2020级老生在这个夏天进行的军训。
具体的举报情况是,男生举报女生,一连举报二连,第一批举报第二批。
也就是说,女生训练少了,男生觉得不公平,不服要求女生也加大训练是不是;一连的集合晚了,二连觉得自己亏了,要求他们提前集合时间。如此轮回,争相举报。
很多人在说,这是大学的内卷反应,这是举报的内卷,这是年轻人也不得不过早陷入的囚徒困境。
原本纯净的大学校园,也成为人性的猎场,这些本应内心干净的纯洁年轻人,都学会了向权力举报献媚,都迅速灭掉竞争对手,为自己谋取利益或上位的机会。这样的举报,不仅在人心植入了恐惧,而且也对人性失去了信任。
更可怕的是,这样的举报势头,似乎在各个系统越演越裂。所以,才有了前面我说的那个留言——我们即将迎来一个举报不会受到谴责的时代。
在人类所的恶行中,非正义的举报和构陷,是我最为憎恶的。没有被小人举报到近于抑郁的人,不足以谈人生。
老铁们知道,我最爱讲的人生走向,是“走向辽阔”“到世界去”。我这辈子,都不会把自己的目光盯在身边那点机会和眼前那点利益上。世界那么大,我要去闯闯。互联网时候,我坐在书房,也可以抵达星辰大海。
这是因为,当初我在遭遇恶权勾结小人合谋举报掠夺的不公之后,并没有选择报复,而是更加理性地选择一个更加开阔的赛道。我相信市场,相信手艺,相信这个世界总归有不被权力和资本的控制的所在,比如人心。
在人格志,我就遇上无数真心激赏我的人。我们彼此鼓励,携手共进,提升人生。
其实,所有的举报者和构陷者,从一开始,就给自己的人生划下了一个前提,他们就是可悲的低格局者,可怜的短期主义者。这种人,从某种意义讲,就是天生注定的失败者。
这种举报者多了,就是一个社会一个国家的失败。因为没有选择敞亮,没有接受开放,一个活在阴沟里的人,长得再大,也只能是蛆虫。
从这个意义讲,四川大学军训出现的大规模举报,才会被很多人视为是一种信号。这是一种社会不幸的巨大符号。
众所周知,以往很多这种举报,都是由体制内一些无德无才的小人所干的。
在中国,但凡步入体制内的人,都喜欢去学些“帝王说”“读心术”“权谋术”。为什么一些权力喜欢下属举报告密,重用这些小人,原因说到底,就是利用人性弱点,让下面缠斗,来加大自己控制权,来满足其个人私欲。
因为这些人,只信奉那句“离开平台,你什么都不是”。不可否认,体制内有太多的坑位只要占了,就能混成所谓的人生赢家。要不然,像痛打院士的那位张陶董事长,又怎么能混到连自己都牛逼哄哄地认为,自己是有真本事的。
但是,永远也不要忘了一个更残忍却又难以搬到台面上说的话——在体制内,很多平台离开了那些真正有才华的人,最后不过就是在浪费民脂民膏,成为一个巨大的僵尸。
而举报行为,就是在加剧体制内人员躺平,甚至形成很多僵尸人格的重要原因。
事实上,有太多一身才华满心抱负的人,因为小人举报与权力打压,最后选择就是“老子不跟你玩了”。
能够心志坚硬到经历各种构陷举报之后,还不消沉颓废的人,确实才是大英雄。但是,这样的人太少太少了,要完成这样的心理建设 ,也太难太难了。
从某种意义讲,这就是国家力量在沦陷。也正因如此,今天当我看到那句“迎来一个举报不会受到谴责的时代了”,内心有一种心灼之感。这就是国运之忧。
每次,我与大学教授们在一起厮混时,总会听他们感叹,如今上课,真太难了。一方面,绝对不难有半点创新突破,因为他们永远不知道哪句讲错了,就会被学生举报,扣上各种可怕的帽子;另一方面,陷入平庸之后,不仅学生对教学质量不满意,自己也觉得人生价值被虚置了。
对此,我是感同身受。其实,写作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我的每篇批评权力作恶和社会不公的文章,明明是符合公理公义天理天道,然而,总是免不了被人举报,造成灭稿。
事实上,不论是老师,还是像我这样写手,哪怕是批评一下像王振华那样的极恶罪犯,也随时会跳出一些小粉红,来说这不是正能量,然后再贴上个“卖国贼”的身份标签。
特别是,某种思潮的泛滥,正在让太多举报告密者自觉是一脸正义,觉得自己举报行为是高尚光荣的。
于是,教师活得战战兢兢,甚至在给学生评分评价上,都顾忌报复,委曲求全。写作者满口虚词大话,不敢我手写我心,甚至成为谎言家。
于是,我们真的可能在迎来一个举报不会受到谴责的时代了。那么,我们最终丢失的,不仅仅是常识与常理,而是会陷入彻底的无所适从,最终形成彼此互害。
本来,年轻人应该像《肖申克的救赎》所说的那样:
有一种鸟是关不住的,因为它的每一片羽毛都闪着自由的光辉。
然而,四川大学军训举报的现实,却只能让我想起《飞越疯人院》的主题歌:
在校方人员的现场监督下被迫删文的。随后,网友这样留言:
 我们活的这个世界就是疯人院
  里面的疯子不知自己活在疯人院
  你是否需要力量抵抗这疯人院
  和我一起飞越这疯人院
    …… 
在价值多元、人性复杂的年代,当分歧已经成为一种必然的存在,我们也是时候清醒了——即便是在分歧者之间,也不能进行残忍的互害,否则,人与人之间就注定走向更大的相互踩踏。
就像四川大学的男生和女生,一连和二连,他们陷入互相举报的泥潭,到最后,也只能让他们自己成为受害者。
而他们,都是社会的子女,都是国家的孩子。
此时此刻,我不管你是哪门哪派,站左站右,站在人性的立场,我都建议,我们必须一起阻挡那个举报不会受到谴责的时代来临。
这是人人自危在倒逼的人人自救。只有对宵小举报者进行反击,只有捍卫我们应有的气节操守,才能以公共觉醒迎来美好未来!
PS:1、天全文共3100字,还请老铁们三连,在看加转发吧。
2、欢迎各位朋友加老将私人微信:jiangyebenren  
依然不紧不慢地推荐我的知识星球每天,老将在星球精心回答您的问题今天文中提及的《肖申克的救赎》,随后会被星球网盘。订阅者需先下载此“知识星球”APP,然后通过微信扫下图二维码即可登录。目前收费299元一年,达千人时,调为399元。
这是我们私密的家!
点击下方名片关注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