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一生,有时候真是选择大于努力的。
想起我家一个亲缘很近的亲属长辈,我小时候她带了我很久。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在街道办事处帮忙,后来安排工作,当然是可以进街道的,最基层的政府序列。但你们肯定想不到,那会街道的工资待遇,真是低的令人发指,于是她选择了街道办的工厂。
到了90年代,工厂倒闭,各人自谋生路,自然后面的生活就很艰辛,一辈子都很辛苦直到退休能拿点微薄的退休金。而zf部门,则芝麻开花节节高,待遇越来越好了。如果那会我是成年人能出主意,如果她自己能有点远见,如果,如果,如果...
但生活没有如果,所以今天的人是想不到的,在80年代,90年代初,zf公务员的待遇,是连个高中生都未必看得上的。但是,现在可不得了,一个热门岗位,几百个人抢,都说K12教育卷,哪里卷的过公务员考试呢?
公务员这份工,好处多多的。

首先稳定,人最怕的,就是不可预期,而这份工只要你别出事,稳定是可预期的。其次是无需负责,我说的无需负责,是无需对结果负多大责任,老板投资失败要亏钱,要跳楼;股民选错股找错时机,要亏钱;一般情况下,公务员听话就行了,做事的结果,无需负责。即使有决策失败,也大多算交学费,哪里需要个人为之担什么责?再次是有点背景能力不差,还能提拔,权力在手那选择就更多了。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改开之初,做蛋糕容易,分蛋糕的也就爽。等到加入wto,蛋糕做大的飞快,分蛋糕的利益也急速上升。其实你观察一下,这30年的gdp增速和财收赠速,就知道了。
这么多年来,财收增速是远大于gdp增速的,这也很正常,话说的再好听,身体都是很诚实的。当然这也问题不大,只要蛋糕还在变大,多切点就多切点吧。
现在呢,现在能躺平的,都躺平了。

你们以为真正躺平的是年轻人?不,真正躺平的是大佬。只挣好挣的钱,只挣快速的钱,否则宁可不做。

做蛋糕的都能躺平则躺平,分蛋糕的,当然就开始卷了。
说赣州有位老师,写了实名举报,说老师拿不到当地公务员的许多绩效和补贴。她的举报当然有道理和根据,《教师法》规定,老师的工资不能低于当地公务员平均数。她的初衷和本意,当然是把老师的钱补上去,结果答案来了:
同时,多地传来公务员要退还以前发的补贴的各种消息。高级公务员无所谓,低级基层的公务员,又不是人人有权力可以拿出来兑现,就比较痛苦了。于是:
对老师的意见很大呀,甚至呼吁要取消寒暑假,看到补课就举报。老师也不甘示弱,说了一句话就堵回去了:只见老师去考公务员,没见公务员跑来当老师。
公务员一句话又堵回去:那你来考公务员呀。
当然,也有睿智者说,这不是鹬蚌相争嘛,老师又没权力扣公务员钱,只不过提供了一个借口罢了。只是“睿智者”太少,声音很快淹没在情绪中了。
但睿智者恐怕没看到的是,做蛋糕的做不动了,分蛋糕的,当然就内卷了呀。
分蛋糕的都站岸上看了30年热闹了,也该被水淹一淹了吧。
(完)
暑假推荐个书

卷起来,一起卷起来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