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弗吉尼亚查洛茨维尔市中心矗立了近一个世纪的南方雕像罗伯特李将军,在吵闹与喧嚣声中,被吊车吊起拆走了。
五年前,种族正义活动团体持续推动拆除这座纪念雕像的运动,现在他们的阴谋终于得逞了,黑人们蠢血沸腾,欢呼雀跃,头脑简单的他们认为,李将军是美国南北战争中南方军的首领,因此他是支持奴隶制,毁灭黑人的白人至上主义者。
然而罗伯特李将军真的支持奴隶制吗?
我们可以从他给妻子写的信中,略窥端倪。
1856年12月27日,罗伯特李将军的妻子收到了丈夫的一封信,在信中,李将军提到了对奴隶制的看法,他说:

“在这个开明的时代,我想只有极个别人不承认,对于任何国家来说,奴隶制都是一种道德与政治上的罪恶。不必展开详述它的缺陷了。
但我同时也认为,它对于白人的危害要比对黑人的更大。尽管在情感上我对后者更加关心,前者却更能够唤起我的同情。
在这里,黑人们要比在非洲过得好上无数倍,无论是在道德上,社会上还是身体上。他们正在进行的训练,作为对他们所属种族的教导来说是十分必要的,并且我希望它能够帮助他们做好准备,带领他们走向更美好的未来
只有明智而仁慈的造物主才知道、并且能够决定。
比起激烈的争论风暴,基督温和而柔情的影响更能够帮助他们尽快迎来解放。

从字面上看,猫爪认为李崇尚自由并且要求平等,他承认奴隶制是“罪恶”,也认可这一制度消亡的必然性;但另一方面,他反对废奴主义者们的“大跃进”。如果我们以当前黑人在全球为所欲为,为非作歹的行径来看,李将军对黑人的缺点与种族的劣根之洞若观火无疑具有敏锐的前瞻性。
但是李将军是基督徒,
正是出自于对世事的审慎判断与对黑人基督般的怜悯同情,李将军认为对黑人的教导是十分必要的,黑人的品格需要通过教育来提高,让黑人真正能具有良好的教养与高尚的情操,才是对他们真正的解放,所以他反对废奴主义者的“大跃进”,对“人为”,“激情”地加速解放,而不是通过严格教导、循序渐进的自然过程深感忧虑。
在现实生活中,罗伯特李将军虽然身为弗吉尼亚上流社会成员,但他的名下却没有奴隶,虽然他继承了岳父留下的六十三名奴隶,包含男女及小孩,但李将军在五年后释放岳父的所有奴隶。
在南北战争爆发前,联邦是要任命他为统帅10万大军的少将,但遭到了他的拒绝。有人问过他,谢绝职务是否跟可能失去家中的奴隶有关。李回答说:
如果美国的400万奴隶都归他所有,为了避免一场战争,他也会欣然让他们全部获得自由。
李将军并不是为了保全奴隶制,要知道,根据当时的美国宪法,林肯倒是没有向要脱离联邦的各邦宣战的权力,而《独立宣言》却有言在先:政府的正当权力来自被统治者的同意。而现在南方不再想跟北方在联邦里一起过了,难道南方就没有这样的自由吗?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说,与其说李将军是简单的背叛,不如说也是为自由而战。
其实李是热爱联邦的。在给姐姐的信中,他说弗吉尼亚退出联邦的行动是错误的。但是,他也忠诚于弗吉尼亚母邦:“
尽管我如此热爱联邦,可我却无法下决心举起拳头去打我的亲戚、我的孩子、我的家。

在随后的南北战争中,李将军的天才军事指挥能力成了联邦的克星。他指挥的杰克逊将军在第二次布尔伦河战役中,打败了波普将军率领的联邦军队,而钱瑟勒斯维尔战役中,李将军的邦联军队以少胜多。李又一次让林肯感叹“不足6万饥寒交迫的叫花子把13万精兵杀得丢盔弃甲”!但是国力与资源的差距,还是让南军难以支撑。

1863年7月1日两军在葛底斯堡展开决战,7月3日南军被击败。南军损失2.8万人,成为内战的转折点,战场上的主动权转到北方军队手中。高傲的南方军队和人民中出现一种呼声,主张不投降,所有人都要参与到战争中来。

李将军毫不犹疑地拒绝了,他认为,战争是军人的事情,战争有战争的规则,绝对不能让妇女儿童参加到战争中来。
1865年4月,里士满落入北方军格兰特之手,忠于他的士兵们已经是只能用野洋葱、野草、去年的烂土豆和所有只要能吃的东西充饥了,为了避免士兵更大的伤亡,李率领他那群筋疲力尽的残兵向北方军格兰特将军投降了。

李将军在他起草给战士们的最后一份文告里说:“只是因为感到英勇和忠诚是无法补偿继续战斗所招致的损失,所以我决定避免无谓的牺牲。”

在谈判中,李将军希望他的骑兵和炮兵能够保留那些属于他们自己的马匹。而格兰特则回答:“如果这些士兵没有现在所乘马匹的帮助,就很难收获下一季的庄稼,养活家中老小过冬,我会这样安排的。”那些马匹曾经是战争的工具,
但格兰特和李都没有忘记,美国需要和解。

签字仪式结束,败军之将罗伯特.李即起身告辞。格兰特将军亲率随从降级相送。当李将军一身戎装,如一尊雕像含泪离开时,在场的北军将士全体肃立,举帽致敬,目送了一个悲剧英雄的最后谢幕。

如同布匿战争的汉尼拔与二战的隆美尔一样失败告终但仍获得赞誉,其以寡击众、以少胜多的生平为李将军赢得一代名将之誉。南北战争结束了,罗伯特·李远离尘嚣,也远离仇恨。
他拒绝了一家保险公司年薪1万美元的聘请,在1865年9月就任了华盛顿学院的院长,工资一年只有1500美元。这所规模很小、名气也很小的学院,地处偏僻的列克星敦山区。
在南北战争结束后的30余年里,昔日南部邦联的一些大人物们,用回忆录和文章继续着往日的战斗,而这位善于辞令的院长,却什么也没有写。从将军到校长的罗伯特·李致力于学院的教育事业,
他说自己非常喜欢这美好的平民生活。
在美国,李将军
已经从一名内战南方将领上升到了民族凝聚力重要载体的地位。他是抚平美国内战伤口的创可贴,对罗伯特李的认可是南北双方和解的重要共识与前提。
所以,这次移除罗伯特李的雕像无疑就是一场让人无法忍受的闹剧,
激进的左翼分子,带领着愚蠢的黑人与心怀叵测的伊斯兰极端教徒,为了达到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把代表美国人精神的李将军雕像拉倒在地,再踏上一只脚,他们随意践踏传统的美国人心中的英雄,就是为了在美国造就真正的族群撕裂甚至是内战,在毁灭山巅之城后,他们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建立乌托邦,哈里发等索多玛国度。
在猫爪看来,两百年前,李将军雕像的树立意味着美国的宽容和解与团结
现在李将军雕像的拆除则是美国衰败的象征
美国的伟大曾经在于,谁也没有权力向国民强制灌输某种被认为是惟一正确的答案。无论是南方阵营的李将军和北方阵营的格兰特,美国人都可以同表敬意。 而今在左翼的张牙舞爪的“政治正确”声中,这种宽容自由的美德与精神已经荡然无存,难道这不是当今美国的悲哀吗?
本文系猫爪原创,转载请注明公众号猫爪会
注:猫爪重新建立新号“猫爪会”,请原关注“猫爪社”的读友以及新读友长按下图二维码,识别关注“猫爪会”,也可加本人微信:digecatclaw,以防失去联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