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或者合作请联系
“林爸爸”(林生斌)事件堪称近年来互联网最大的舆情事故,一夜之间他就从网友眼中的“圣父”变为“渣男”。
风波中,林生斌关掉了淘宝店铺和抖音,网传他朋友圈回应了:清者自清。
2017年杭州保姆纵火案震惊全国,朱小贞和她的三个孩子命丧火海,朱小贞丈夫林生斌注册微博@老婆孩子在天堂,记录自己的维权诉求和心路历程。他微博文字里思念和痛苦也被认为是情真意切,引发了大家的共鸣。
(△林生斌在事发现场的痛哭照曾广为流传)
6月30日,已经把微博ID改为真实姓名的@-林生斌- ,宣布自己有了新伴侣,有了个女儿。(他有没有跟那个女孩结婚要打个问号。)
最初一片祝福之声,看到有人move on总是很好的。
但渐渐地,转评就不和谐了起来,质疑他重新开始得太快,拿了赔偿金,卖人设赚钱。
于是林生斌关闭了评论,但是争议却越来越大。
一开始话题集中在“林生斌能不能这么快再有恋情生孩子”,支持者说,没有必要计算他花了多久走出来,大家当初希望的就是他能走出来,总不能现在又嫌他走出来的得太快。
反对者则从文本分析到时间线。
有说林生斌这句“她又回来了”让人不舒服的。
也有说按照孩子出生时间来算,林生斌早就已经迈入新生活却对依然在“卖深情人设”的。
别的不说,就说今年清明,他还发了:“等忙完这一生,我来看你们。”但当时他和伴侣的孩子就要出生了。这话,孩子妈妈听了怎么想?究竟谁是工具人?

而后爆料和分析越来越多,例如“靠岳父母起家却不承担赡养岳父母责任”、“维权时吃相难看别有用心”、“赔偿金一人独吞”等等。
更有一个瞩目的爆料账号叫“林生斌的朱小贞”,很奇怪地用死者的名字当ID,却指出了林生斌身边的女性三年前就出现了,指责林生斌“有一个亿”,打着怀念妻儿的名义带货等等。
从这个看起来疯癫里也有逻辑的爆料账号里,网友发现了一个ID疑似是跟林生斌交往过的女性@Ann白开水。
这些信息很混乱,看起来真假难辨,而真正扭转局势的是死者朱小贞的哥哥@朱先生June(网友称为“朱舅舅”)发了微博,暗示林生斌凉薄,网络上的风言风语有可信之处,以及现在女方父母亲戚和林生斌有钱上的矛盾。
爆料越来越多,关于林生斌恋情的时间点也充满猜测。
在林生斌妻女儿子去世半年后的2017年12月,那个爆料微博提到的[email protected]白开水,就常常在微博艾特林生斌。
两人也会巧合地发一些内容类似的微博。(但是是林生斌先发,@Ann白开水 后发,说成是女粉丝的模仿动作也不是不可以。
2020年3月14日,@Ann白开水 在朱小贞的生日发了一条微博:“应该很想念她吧,生日快乐,远方的你。”
当时底下就有评论问她是否喜欢上了林先生,@Ann白开水 回复了一个捂眼害羞的表情。

2020年6月22日,@Ann白开水 在朱小贞及子女的墓地留下了这样一个微博,称自己已经等待很久了。
但是要从这些爆料中硬是说,林生斌和这个女孩早就在一起了,也还是证据不足。
@Ann白开水 本人似乎也有回应,对于舆论将她看作是林生斌再婚妻子感到很懵。
今天(7月2日)早上,@Ann白开水 依旧在撇清自己与林生斌的关系,并且说,时间会告诉你们一切。
另一个传言是,有网友晒图称,自己的朋友曾在2018年1月偶遇林生斌与一个女生牵手看画展。
比对林生斌以前曾经穿过的衣服,确实是对得上。
还有猜测认为,和林生斌牵手看展的女子,就是他的服装品牌“潼臻一生“的员工小乐,但因为图片太糊很难确认是谁。
有网友称,小乐和林生斌其实一起很多年,但也没有说到底是那一年在一起,究竟有没有出轨。纵火案发生第二年,小乐成为了公司高管,两人于去年订婚。另有爆料称,去年12月,小乐已有孕相,并且在之后也消失了一段时间。——注意这个目前仅为网络爆料没有真凭实据,不能作为事实看待。
最新爆料是2018年圣诞节偶遇他和女性在澳大利亚。

这几天的扒皮过程里,林生斌有几段恋情,是否交叠,成了网友破案的重要目标。但至少能看出来,林生斌有一些女粉丝。
很多人不能理解,为什么女孩要去喜欢有亡妻的男人。
我觉得倒也是人性一种:因为他被众人戴上了光环而像个得到认证的“情圣”(纵火案刚发生,就有很多人夸他又帅又条件好);因为如果他和你往来,你就成为了拯救者。
但是从事件发酵之后,的确有很多错误传言。请大家不要把网传的都当作真事。
所谓的一亿赔偿金问题,只看访问截图,好像是林生斌承认了有一个亿的赔偿,但完整节目里,林生斌的意思是,这都是律师去谈的,律师提到一个案例是赔了一亿,于是就有“讹一亿”的说法出来。
但完整对话里,林生斌否认“一个孩子赔一亿”的说法。
微博也有法律博主分析了,这赔偿金额不会是一亿。
“靠亡妻讹钱一亿不分给女方家人”也是站不住脚的,林生斌的律师今天也澄清了,原告有三个,其他两个也是死者亲属。那就不存在“独吞赔偿金”的问题。朱家舅舅说的金钱纠纷,应该还是指朱小贞的遗产。

很多故事版本没有实锤。有人甚至直接把阴谋论快进到“林生斌故意杀妻”,这未免太过了。他能有什么通天本事收买一个保姆去杀人,保姆可是死刑啊。
新闻里写着,雇主放弃民事赔偿,因为只有一个诉求就是严惩嫌疑人(纵火保姆莫焕晶)。
关于“妻子生前丈夫就出轨”的传言,朱小贞友人也回忆,不觉得朱小贞在世时他们的婚姻有问题。

林生斌在网络舆论中的形象,在一夜之间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6月30日之前他是“圣父”,几乎是个完美受害者,人们常常说他“克制”“体面”,说他的家庭善良又幸福,可怜他失去了所有。
6月30日之后,他是“渣男”,他的深情是表演,他的维权是为了钱,部分网传故事版本中,他独吞了一亿,他到处都有疑似的情人。
林生斌和朱小贞的微信聊天记录早就公布过。四年前大家说他们是神仙眷侣,因为看到林生斌用微信聊天彩蛋让太太看星星。
四年后人们注意到这个丈夫和妻子聊天时也有敷衍,对女儿的演出也很冷漠,怀疑这个家庭里也是“丧偶式育儿”。
林生斌也并非百分百是作秀,他的确捐过钱,做过善事,从九寨沟地震到疫情捐口罩。

他也试图在微博发起基金会,但是内容被屏蔽过。
当然,他几次郑重承诺要成立基金会,却始终没有下文,也不给公众交代,这肯定是不对的。媒体和公众早已表扬过他的伟大,可他伟大的承诺尚未兑现。
混乱中,耸动的故事尚未证实已经被当做真的。更有很多错误逻辑开始悄悄流传。
比如“男人就是很快再婚女人就不会”,这已经渐渐地又再给女性上枷锁发牌坊了。女性为何不能很快move on重新开始生活?我真希望女性都能走出“痴心”圈套,多爱自己一些。
再如质疑林生斌不应该把矛头对准楼盘开发商,说他维权就是为了“讹钱”,这恐怕我也无法赞同。

我们现在回看2017年杭州保姆纵火案的相关报道,消防上的确有漏洞。《三联生活周刊》统计的时间线是:区消防大队5点07分接到报警,5点54分火势得到控制,6点48分现场火灾被扑灭。业主质疑了消防警铃没有响,开发商没有回应。
林生斌的疑问是:为何这么久都没人来救?这个疑问是应该被提出的。
在这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朱小贞和她的三个孩子被困在浓烟之中无法逃生,仅有的窗户无法打开,也不足够透气,四个人吸入了过多的一氧化碳。
(△林生斌主张,挡住朱小贞的这扇关键的窗户不符合设计规范未达到消防标准,既不能打开也不足够通风。)
林生斌还发现,这昂贵的小区,没有消防登高台。

朱小贞和丈夫所购的房子在当地属于豪宅,有专门的保姆间和保姆电梯,看起来如此气派,突发火灾时情况却是这样无力,及时求救也生生等了将近两个小时最终无法获救。
即便现在林生斌是所谓“人设崩了”,当初的维权也是事出有原因,而且这种议题的确和每个普通人息息相关,没必要因为现在看林生斌不顺眼了就说他维权是“讹钱”,这样直接破坏了“维权”二字在公共话题里的意思。
民间还有一种思维惯性是“要钱等于不正义,等于讹诈”,“要钱”似乎就是一种极大的耻辱。可是受害者可以通过法律手段索赔,经济赔偿就是一种赔偿方式。

哪怕林生斌就是为了钱才要维权,也不能把“要钱”跟“讹诈”直接划等号,更不能同情起当初明显有漏洞的开发商,这太非黑即白了。
现在有错,不意味着当年件件皆错。当年值得同情和声援,不意味着我们就要无条件挺他到最后。
事情就是应该一个个细节一个个角度拆开看。我们每个网友也是普通人不是圣人,我们有朴素的善良,也怕善良被辜负。

所以我不是很赞成在公共事件里用所谓的“站队”“反转”这类词汇。我们不是去当上帝和裁判官的,我们只是一个个议题里的参与者,支持弱者是人道主义,给维权者的表达空间是应该的,当初没有要求“完美受害者”的我们绝对没错。
而在参与的过程里,当事人产生了变化,人们的感受也变了,也很正常。这件事本没有必要变成“事后诸葛亮”大赛,这不是押宝,看谁能押中黑白。本来世界就不是黑白两色。
林生斌究竟是“圣父”还是“渣男”?我想大部分情况下,普通人是在二者之间摇摆。不如说,什么时间段里,他更倾向于哪一端。

哪怕是丧偶式育儿的家庭,妻子孩子都意外去世,丈夫也是会痛苦的。当初林生斌的痛苦里有几分真几分假,谁也说不清。

但他的确渐渐地被网络舆论架到圣人的位置,可能也不自觉地开始表演,表演型人格越长越大,都有高清精修图了。
根据朱小贞友人回忆,林生斌始终都有做爱豆的心。

林生斌自己晒的聊天记录里,他也格外在意自己的颜值。
这样的人终于获得了巨大的名气和关注,可能他自己都无法察觉自己在痛苦的同时也享受那些数字惊人的转评赞,那些调子高得不得了的赞扬:体面、克制、了不起……
2018年5月,林生斌将老婆孩子的样子纹在自己身上。
林生斌今天删除了自己所有的抖音内容。但他在其他平台的视频还都能查到,的确是有网红化经营的痕迹,每条视频都有诉求和人设。
做服装生意,在当下这个时代,要视觉化、具象化。卖衣服通过社交网络段子化、鸡汤化,好像也都无可避免。
可是当“纵火案死者家属”身份和这些混在一起的时候,公众对他的情绪,并不是在看一个普通的直播电商。
公众也只是一个一个的普通人,谁花钱的时候会默念“我只是买童装我可没有同情他”。正如林生斌自己无法把新闻当事人身份和生意人身份分开,公众也做不到。
(△林生斌的网店专门强调公益属性)
如果非要求一个简简单单明明白白一码归一码,那选择权恐怕首先还是在林生斌手里。林生斌大可用以前的传统方式做生意,不要混在一起。
当这些情绪一次次客观上化作林生斌的公共形象和实际收益时,林生斌的“道德”就免不了要被审视。尽管道德是如此难以标清界限。

这样一个充满复杂人性的故事里,朱小贞,还是经常被遗忘。
朋友昨天跟我说,才惊觉自己只知道“林爸爸”,不知道“朱小贞”。
我一直都记得朱小贞,因为各方记忆里拼出来的“小贞”,可爱又可惜。
她和丈夫一起携手创业,结婚之后为了照顾孩子开始做职业主妇。新闻报道里纵火保姆莫焕晶做家务并不擅长,但会开车,小贞要照顾三个孩子,她需要会开车的保姆。难以想象照顾三个孩子的她多忙多辛苦。
林生斌发的照片里,小贞总是很安静但是带着笑意。她很在意生活审美,生前专门租了一个靠近大自然有山有水的小院子,她喜欢花花草草。

小贞喜欢文艺,喜欢阅读,她给丈夫微信里发的是链接是让他一起读诗。
她说能读书学知识就会觉得很幸福。
谷雨报道里林生斌说小贞过世后很久都会收到她订的书籍杂志。从书单里看,小贞自己坚持学习和开阔视野、教育孩子也认真。林生斌还回忆过小贞在家会弹琴。

△故事硬核)
小贞的友人回忆,林生斌的父母会说儿子有今天都是靠自己,小贞也会不服气,也会生气,但她会忍着。
林生斌在访问里说,自己结婚后和小贞一起开服装店。
但是小贞的朋友说,小贞哥哥才是创一代,小贞最小,娇小姐,从小被宠到大。
这和《三联生活周刊》的报道也是吻合的:朱家发迹较早,朱小贞的哥哥闯荡杭州做服装生意,兄妹三人陆续加入。林生斌最初是发廊里剪头的,认识朱小贞后才做了服装。朱家人起先不同意他们结婚。

小贞的朋友说,小贞自己就很能干,却把生意都给老公打理,自己带了孩子。
“潼臻一生”这个品牌带着一家人的名字,是小贞的主意。
可也不要说小贞就是“恋爱脑”这类,她是一家服装公司的法人,董事长兼总经理,持股90%。她身故后企业信息一直没有变更,不知道为什么。但至少可见,小贞始终有事业心。
她在家带孩子,也没有放弃关于事业的想法。

夫妻联手创业,一般都是妻子去照顾孩子。总有人说妻子不应放弃事业。
可是,大部分家庭里,家务劳动都是女性完成的,是女性不想把时间都节约出来工作和学习吗?

也许是,因为小贞是母亲。主观上,她无论如何放不下孩子,孩子有一点点不安全的概率,她都在担忧后怕。
客观上,丈夫只会对如此辛苦的妻子说:随便他们吧,你可以的,很坚强,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小贞把孩子带得很好。也许有人记得,杭州保姆纵火案之后,公众情绪特别强烈,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三个孩子太可爱了,个个聪明漂亮乖巧。

背后是朱小贞多年如一日的操劳,每天6点就起床,带孩子学习、运动,每天围着孩子们转。
有几天朱小贞不在家里,林生斌只带了几天就觉得受不了。
如果孩子再大一点,小贞会回去工作吗?
我们永远不能知道了。
因为小贞太善良,因为小贞要接送孩子,业务技能并不突出但会开车的莫焕晶一直做她家的保姆,小贞甚至没有对保姆提更多要求。保姆想办法借钱,她借了。小贞的邻居们说,保姆嗜赌,还想涨工资,于是想纵火后救火立功以感动小贞。
(△三联生活周刊)
着火的那天,如果小贞从主卧直接跑到大门口,她可能会更安全一点。但是小贞冲去了孩子们的房间。

最后,他们一起被困在没着火的那一边,吸入一氧化碳过量。
可是,每一个小贞都会立刻去救孩子的吧。
如果世界上有一个自私的小贞,着火时先自己出来,孩子被困会怎么样?借用网友一句话:后续的舆论压力、来自家人的压力、自己的内心压力,也足以再次杀死她100遍。
@大米爱光合:如果小贞独活了,后续的舆论压力、来自家人的压力、自己的内心压力,也足以再次杀死她100遍。
小贞是这么好的妈妈,可后来大家记住的是“林爸爸”。没有人会苛责爸爸,没有人吹毛求疵问,林爸爸你为什么不能早点接电话。
“林爸爸”本人放出的聊天记录里,当年人们只看到了这个丈夫会说“想你”,没看到他没有安慰过劳累的妻子,连“林爸爸”本人都没有察觉那几句话多么冷漠,还当做爱妻素材发了出来。直到四年后他“人设崩了”。
四年间,朱小贞是“老婆孩子在天堂”里的“老婆”,在过往聊天记录里名字是“林太”。
可她是这么好的小贞。
小贞啊,小贞。
扫描或长按二维码关注我
给你严肃的八卦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