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名字叫雪山,新冠疫情期间,她经历了很多,也收获了很多。尤其是她和家人用两个月的时间完成了一次自驾游,走过了美国三十七个州。西雅图中文电台“美国故事”栏目,专访了雪山,让我们有机会窥见她的令人惊艳的自驾旅程的冰山一角。
小元
亲爱的听众朋友们晚上好!欢迎收听西雅图中文电台《美国故事》栏目。我是小元。今天,我们非常有幸地请到一位嘉宾,我知道她的名字叫雪山。那我们请雪山自我介绍一下,好吗?
雪山
大家好!我的名字就是叫雪山。就是雷尼尔雪山去掉雷尼尔就是我。我证件上的名字就是雪山。
小元
那我们请到雪山来参加我们节目,其实雪山有一段非常不寻常的经历。过去的一年是新冠疫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经历,不管是酸甜苦辣也好,还是其它的感受也好,那我们也想知道一下,比如说你现在接种疫苗了没有?
雪山
打过了打过了,两针。
小元
那这个疫情对你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就是你回顾起来?
雪山
这个疫情对我来说真的是挺……好像重洗牌了一样,对我来说。第一年,我们家有很多的变动,也有很多的体会,对我来说有得有失,我是觉得得大于失,还挺开心的,能重新认真地思考一下自己的生活。
小元
应该听起来好像很坎坷,然后失也很大、得也很大,综合起来得还是大于失,是这样子吗?
雪山
是的,完全正确,就是这个感受。
小元
那我们还是……这个故事讲完整一点,从头开始讲。你是什么时候到美国的?疫情之前的生活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雪山
我是2010年来美国,我来这儿呢就来西雅图咱们东区这一块儿了。我老公他是一名骨科医生chiropractor,所以他是开诊所的,我刚过来的时候呢就给他打工,然后在他办公室里面帮他做账啊、做前台啊,就是做这些工作。刚来的时候就没有什么中国朋友,全部就是在帮他打工接触的都是当地人,所以那个时候就是觉得做梦说的都是英文。后来呢我是觉得我自己需要有我自己的朋友圈、有自己的生活,然后我就出来做那个房产经纪。做了这个呢我就开始有自己的朋友圈了,就是华人朋友。因为我觉得其实跟外国人呢、本地人呢也能做朋友,但是就是他到一定的程度呢就会有瓶颈在那里,就是文化背景毕竟不一样,不能交到……(断了听不到),所以我就觉得不能满足我心里的需要,所以后来还是自己出来做,不再给我老公打工了以后呢,就开始有很多的中国朋友。
小元
所以你就做了一个决定,就是不再给你老公打工,就是完全自己做事业,是吗?
雪山
是的。
小元
这个决定还挺不简单的,挺不容易的啊。
雪山
对,我觉得这个决定……特别开心我做了这样的决定,因为现在所有的朋友都是华人,能深入地交流,能成为特别好的知心的朋友。
小元
这个疫情你意想得到的吗?当时疫情爆发的时候,你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
雪山
那肯定没有想到。因为我们2020年的话,其实我老公做诊所,他弄了两个诊所就已经七年吧,整天他三点一线的生活,他觉得这样的生活没什么刺激了,然后他就往国外投了很多简历,结果有四个国家邀请我们过去签一年的合约,后来这四个国家呢有北欧的、有中东的、有东南亚的,就选的是越南,因为我觉得那个饮食啊、气候啊,我比较喜欢,而且回中国就比较方便嘛,所以我就选了那一个。然后他签了合同,我们做了特别多的事情,我们就把他的两个诊所兑出去了。我这边的工作全部都交接出去了。房子呢也都租出去了。反正就做了大量的工作,想要出国漂一年的。我们之前的生活就是这种三点一线的,大家上学上班的工作的,就是这样嘛。就在我们有特别大的计划,就是各方面都已经安排好了,3月1号的时候,我老公那边所有的工作都已经交接好了,就是因为我们这边呢,两个房子最后没有完全找到租客,就是差一点工作没做完。我说这样,他签了合同是3月1号嘛,三月份就开始在那边工作,所以我说……
小元
他是在另一个国家,是在哪个国家呢?
雪山
在越南,去河内。然后他就签了合同,一看时间来不及了,我说“你先飞过去,再给我十几天时间,我这边就全部都安排好了,该交接的都交接好了。他说也好,就飞走了,飞到越南去了。我这边呢,真的是把手上所有工作都交接出去了,租客也找到了,合同也签了。疫情的时候卖家具也特别难卖嘛,大家都是有疫情的考量,都不愿意过来拿,后来我就全免费送人家才有人过来拿。所以我这个到三月中旬的时候,我的工作就彻底,就全交接完了。然后房子也租出去了。我该买机票的时候,就是三月中旬,我该买机票了,忽然越南就关闭边境了。所以我带着两个孩子就等于,我们就该买机票了,它关闭了边境。我们没办法,买不到机票,签证也没法办,我们现在也等于就……也没地方住了,就要漂。这样的话,我婆婆呢,她有一个房车是闲置的,我们就以为关闭了十天八天我们就可以过去了,所以我们就住到房车里面去了。就一直在期待它开边境,等了十天没开,等了二十天没开,就一直这样等下去。结果最后,六个月,六个月都没开。我老公在那边也是看了……他上班……他那边也是隔离……
小元
他那边工作正常吗?在越南?
雪山
他隔离了两个月,他那儿,他上了四个月班。就等于我们现在就分隔两地,就半年了,半年过去了。我们两个都到底线了,就没法再等了,后来我们实在去不了,他就回来了。然后他回来了呢,我们刚好也没地方去,学校也不开,所有的公共场合都不开,还是疫情比较严重的时候。我们后来就决定,那回来了,我们自驾去吧。
雪山丈夫在越南诊所
雪山带孩子住了六个月的房车
雪山丈夫从越南回来
滑动查看更多
小元
那就是,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都有gap了是吧?就是你老公回来也不能马上就上班是吧?
雪山
对啊,他把诊所兑出去了,所以重新兑诊所,那时候又是疫情高峰期,就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就计划……然后我的工作也是交接出去了,也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孩子呢又不上学。在那个档口,我们四个人都有时间,所以我决定自驾了。这绝对是疫情成全了我们这次自驾两个月,在美国。
小元
那这两个月,到了什么地方去呢?
雪山
我们一共开过三十几个州。
小元
也是开房车吗还是?
雪山
没有,就开了七座的车。然后我们是差不多从中间,从华盛顿出去Idaho,然后Montana,再到黄石,从那个下面下去,然后到Utah,到Arizona,然后再到Texas,整个下去去Florida,再从东海岸整个再开上去,一直开到最上面Maine,最北边开到Maine。然后再从Maine再开到中部中间那个田纳西,就是中部的靠下边一点儿,再从那儿再返上来。我们先开了一个“U”,在美国地图上先开了一个大“U”,整个边儿上全走了,中间呢,回来又开了一个“V”,就是从中部下去,然后再上来。我们在南边的时候,从那个Texas,我们还跑过去墨西哥转了一天又回来了。
小元
这个路线是怎么设计的?是这些都没去过,想去,还是什么样?什么样的设计理念走了这么多州?一个“U”一个“V”这样子?
雪山
我们是想带孩子看看美国。就是沿着这一圈儿,基本上就是北边、挨加拿大的这上边没有走,下边的所有靠边上的州全都走过了,然后又跑到中部。反正基本上,我们就是想实地给孩子上两个月的地理课。
小元
正好有一部电影叫《无依之地》,好像也是开房车啊什么的,然后你们两个月自驾游,有没有什么特别难忘的经历?对于这么大的美国有没有什么感受?
雪山
感受还是蛮多的。有几个州印象特别深,我想一下。我们出发第一天就到了咱们州有一个沙丘,那个叫Juniper Dunes Wilderness,那个地方我们就是想看一下华州唯一的沙丘,结果找过去了,那简直跟沙漠一样的,还刮风,沙尘暴一样的。结果我们真的是一路走过去那儿,就第一天就踩雷了。那块儿全部都是刮那个大沙子,又没有地方住,我们第一天呢就在那块儿,后来找到那儿已经天黑了,就挺随性的,就直接在那块儿扎了帐篷。刮得简直,我们几个人第一天出去都成了土人了,在外面露营。然后第二天呢,我们就开出去华州了,就去Idaho那边。那边就山清水秀的,还挺好的,我们疫情期间住酒店有的时候也不方便嘛,然后我们就买了KOA的会员,就是一个营地,这个营地它有水有电,可以洗澡可以做饭,然后还有WiFi,还可以洗衣服。它就是一个营地,是全国连锁的。我们这一路的话还真的特别感谢KOA,让我们这个自驾特别的方便。而且它到南方以后呢还都带游泳池的,小孩儿也喜欢。
小元
就是比Airbnb还要好是吧?
雪山
反正就……疫情期间就是很安全,就自己的帐篷。我们前面开到黄石的时候,忽然就特别的冷。黄石早上我们去的时候,刚开始我们从那儿出发是九月初,九月初的时候我们还穿着凉鞋。结果到黄石呢是早上,我们就想看……反正我们早上一下车,就走了一百多米吧,就觉得这个脚已经快冻掉了,我们穿的是凉鞋。
小元
你们是夏天去的吗?
雪山
九月份。
小元
九月份,秋天,比较冷了,黄石比较冷了。
雪山
但是我们从咱们华州出发的时候,我们还穿的夏装,穿的裙子之类的东西,然后在Idaho、Montana也是蛮热的,九月份,九月初,然后一到黄石真的气候变得特别苦,就直接我们下车走到100米,就觉得小刀割的一样,脚快冻掉了,赶紧往回跑。然后就把厚的鞋都扒出来,睡袋也就又买了四个,我们一个人都要用两个睡袋。
小元
然后往南就是Wyoming是吗?
雪山
对,然后去Utah的国家公园什么的,那些地貌什么的,挺值得去的。后来印象深的我们就去到了Arizona,那也是九月中,Arizona就已经104度了,就特别热,然后我们去那边玩那些水上活动,简直就把孩子的脸都给晒肿了。
小元
就是Arizona 九月份都要100多度啊?
雪山
对,我记得特清楚。路上就空气特别热,那天我们到水上玩的时候是104度。
小元
因为疫情的原因,这些场馆都开吗?
雪山
没有,这是我小叔家,他自己的船。对,疫情期间很多的地方都我们一路走下去,有一些地方我们想看的都关了,我们就没看成。然后去德州,德州的话挺地广人稀的,我那会儿我就跑到边上那个小镇,直接过境去墨西哥了,那块儿有的地方就过境去墨西哥特别方便,一个人是两毛五就过去了,然后完全不用排队,我不知道是不是疫情的原因。
小元
两毛五是什么费啊?过境费啊?
雪山
过境费,去墨西哥的,一人两毛五,一人一个硬币就过去了。是的,然后回来的时候排队也是还好,排了很可能不到两个小时,就比从加州那边过境要回来排队,就少排太多了,加州那块回来就排几个小时。从德州那时候过去了,我回来也就排一个多小时就回来了,也有疫情的原因。
小元
哪边的好看?
雪山
差不多。边境小镇都差不多的,他们那边。边境小镇一般他们都会有很多的牙医,因为在美国看牙不是特别贵,尤其你没有保险,好多人专门过去,去那边去看牙,我们家其实也是经常过去那边看牙。
小元
那比那个……是把飞机票都给省出来了是吧?
雪山
太省出来了,我们宁愿飞过去,然后还闹个旅游,还能把牙都看了。
小元
这很有意思。
Juniper Dunes Wilderness
黄石国家公园
104度的Arizona
Grand Canyon South Rim
South Padre Island, Texas
San Antonio, Texas
Corpus Christi, Texas
Mexico菜市场
滑动查看更多
雪山
后来我们就去……对阿拉巴马那块儿我印象特别深的一个事情就是,阿拉巴马的那一块儿,新墨西哥就是热的程度,我从来没觉得这么热,我都觉得那个地方前世是不是火焰山,就给你热得完全在太阳底下没法呆,后晚上我们搭帐篷就把帐篷全部都是那种漏空的,跟蚊帐一样的卸成那个样子。晚上你躺在那儿呼吸都困难,空气热的呼到你鼻子里边,就觉得鼻子孔都受不了,特别热,闷得你都受不了,然后我就一直喝水,然后往鼻子里边也湿点水,就倒腾好久才能安定下来,它热的那种程度我记得……
小元
是在阿拉巴马?
雪山
新墨西哥。
小元
新墨西哥跟那个Arizona差不多是吧?
雪山
对。我们先到新墨西哥,然后它那个,我的天啊,我觉得我从来没那么热过,就受不了了,第二天开了9个小时直接开出去了,本来是想去看那Santa Fe的,现在那块不是艺术天堂嘛,好多艺术家去那块会有创作平台,后来当时就热得,我们直接第二天一口气开了9个小时开出去了,太热了。
小元
很多时间都在开车,停下来旅游的时间可能少了是吧?
雪山
对,开车开得蛮多的,然后第二天我们从新墨西哥出去以后就去了阿拉巴马那块,那会儿我印象挺深的,那会儿刚刚刮完这台风,那时候已经是9月下旬了,它刮飓风,你就看路两边的那些树枝树杈啊栅栏什么的,都倒了一地,就是乱七八糟的那种。后来我们住了一就是在海边的一个KOA,住在那儿呢晚上也是有游泳池,有hot tub这些东西,我们晚上就去泳池那块,就好多在那块住的人都会去,所以我们就聊天跟那些人聊天。结果他们就是一个工程队,他跟着台风走的,台风到哪儿他们就到哪儿,基本上他们也是住KOA的话就比较省钱,他们这些人一直在流动,然后他哪块的台风刚过的话,他们就过去帮人家修屋顶修栅栏,把树桩弄走,这就干这些活,就是一直跟着台风走这些人。然后当时我觉得感触挺深的,我就觉得我们有特别固定的生活,有工作有自己的房子什么的,我就觉得真的应该好好珍惜,就像他们这样跟着台风流浪的人,我就觉得……
小元
那时候突然觉得好像自己在流浪了是吧?
雪山
对,我也觉得到哪儿都后来流浪的,觉得好像到哪儿也是过客。但是,你会到当地的一些人跟他们聊天就会有一些感受,尤其是这些跟台风走的这些人,我唉那时候感触还挺深的,就觉得自己有一个固定的家,固定工作,固定的朋友圈,好好珍惜,挺幸运的。
小元
我们暂时休息一下,进一下整点报时跟广告。请不要走开,然后我们广告之后回来听雪山继续来讲述她的传奇的自驾游。
雪山
好的。
ADVERTISEMENTS
小元
欢迎回到我们《美国故事》栏目的节目现场。今天我们通过Zoom请到了雪山来给我们介绍她新冠期间的一段不寻常的经历。我相信雪山这两个月的自驾游应该有很多的感悟,不管是美国的大好河山,还是叫山川,风月同天对吧?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南部的美国也非常的炎热,然后还经历了飓风带阿拉巴马。我以前在佛罗里达待过,九月份的时候正好是飓风季,有的时候一不小心绕个弯就到阿拉巴马去了,可能这是你遇到的这些工程队,可能他就靠这个为生的,如果没有季风,他们就失业了。
雪山
是的,当地特殊的工种。
小元
对。通过这个时间,你有机会跟你的先生、跟你的小孩每天在一起相处,可能能够更加牢固你们自己的感情,是不是?
雪山
这个真是的。对,我觉得这个决定是我特别大的一个收获,就是有很多quality family time,能花很多时间跟家人在一起,这也是挺难得的。后来我们到了佛罗里达,佛罗里达真的是太长了,我们在这块可能待了一个星期,因为我们想开到Key West,就是在美国最南端,那时候就剩很短的距离就要到古巴了,那个位置,开到下面去就开了好几天,再从那下面开回来。有特别多漂亮的海岸都去看了一遍,我去迪斯尼的话,迪斯尼对戴口罩要求特别的严格,那块也是相当的热,我不记得当时……没有查是什么温度,但我觉得应该是超100的样子。迪斯尼就要求每个人全程必须都得戴口罩,如果要是天气凉爽的话还能好一点,因为天气特别热,待一天口罩下来的话,就闷得特别难受。我们经常会在迪斯尼,因为暴晒一天,即使是疫情期间,也是人蛮多的,就一个园区特别大,你一走就是一天,也没什么阴凉的地方,就在那块暴晒一天,戴着口罩,我们四个人有的时候就闷得受不了了,就去买点吃的,你假装的,反正你吃东西的时候,他不要求你戴口罩,那就唯一你能放松一下的时候。所以我们去年的全家福基本上全都是戴口罩的全家福。
小元
佛罗里达还是有一些地方可以旅游的是吧?
雪山
对,海安县真的是太漂亮了。像St. Augustine那些小城虽然不大,就是觉得每一步都是景。它那么点一个小城,那个景点就特别多,你要是一一过去的话,你就不由自主地就跟着旅游这些人的大部队,你就开始去扫、打卡那些点。
小元
应该事先做了很多攻略是吧?做攻略这个功课还挺重的我觉得,这么多地方。
雪山
其实自驾的话不需要做很细的攻略,你就大概想到,哪个州你想去,然后基本上每一个首府我们都会去,每一个首府留一张全家福,戴口罩的。然后就教他们记每一个州的首府是哪里,那一个州的比较出名的城市是哪里,比较出名的地方会去哪,没有很具体的攻略,但是想去哪儿会去哪儿。然后KOA就很给力,有好多地方你如果订不到店的话,KOA基本上都会有,每一个城市基本上都有KOA,所以我们基本上都能订到,订不到店就能订到KOA,所以我们就没什么担心的,没什么后顾之忧,至少我们有帐篷可以住。
小元
就是说有城市的话就住KOA的酒店,如果没城市的话就可以住帐篷是吧?就是指定的营地是吧?
雪山
对,这个KOA的营地基本上每个城市都有的。然后迈阿密,我们这次去觉得画风变得好大,我们去South Beach那边,我们在那边可能就停留了十多分钟,我就看到警匪大片一样的,就有好多警车,还有当街拔枪去抓……把人摁住了,这个场面全场目击,然后街上的人都是肌肉男,浑身的纹身,带着大耳环,然后都是那种样的,我不知道……迈阿密我是第一次去,就简直我觉得我来错地方了,就走了。
小元
我在外面待了几年,然后这种情景基本上经常发生。
雪山
是吗?可能还想得太美好了,然后就回去了,觉得有点错误了,就觉得带孩子不合适。
小元
迈阿密风云啊。
雪山
对,就募集了警匪大片。后来我们就从东岸北上,九月十月份这会儿从东岸北上的话,还挺漂亮的。东岸的叶子都特别漂亮。可能东岸印象深的可能华盛顿DC印象特别深,因为我们去白宫的周围,白宫的一圈,你别说进去了,靠近都靠近不了。白宫的那块儿就建了白色的围墙,正儿八经的砖墙特别高。
小元
以前是透明的,来都看得见的。现在都围起了墙。
雪山
现在是实的,什么都看不见。就一圈白墙,搞的这些事,那些开国元勋的雕像,全部都用铁丝网全都围起来,然后白宫后面那些大楼就有特别大的横幅,就是什么BLM的那些。
小元
就是BLM运动开始弄起来,本来围墙都是看得见的。
雪山
对啊,所以我们可能看了最特别的一个DC。就让你觉得心里有点不安的,看到那种情况,看那些大围墙、铁丝网、大横幅。我们其实挺特别想带孩子去看那些博物馆。
小元
博物馆开门没有那个时候?
雪山
一个都没有开。
小元
国会呢?国会大楼也没开?
雪山
真的是什么都没开,然后你只能看迎接你的这些白墙、铁丝网、大横幅,反正让你觉得心里边挺不安的。
Washington D.C.
Washington D.C.
Washington D.C.
滑动查看更多
小元
可能那时候疫情正好是上升了。
雪山
对,那时候疫情还是挺严重的。
小元
我们19年去的DC,然后国会的图书馆都开了。因为1月6号之后有国会那个骚乱,有很多镜头,后来看我们都去过,那些图书馆什么的都去过。
雪山
你实地去过一些地方以后,你就更关注那儿的新闻,包括我也就是看新闻,有一些场景都可能能看出来,我们去过那里,反正让你更关心这个国家吧。我们一直想要带孩子去DC那些博物馆去看,但是这次就完全一个都没有开,所以也没有看成,就急匆匆离开了。
小元
现在应该开了,那时候疫情最重的时候可能。
雪山
对,现在应该开了,但是现在我们又回来了,把生活重回正轨了,我没有时间再去了。
小元
对,很有意思。
St. Augustine, Florida
Disney World
Key West
Everglades National Park, Florida
Davenport House, Georgia
Washington D.C.
滑动查看更多
雪山
我们就继续开车北上,一直开到Maine。因为我先生比较想看Maine,其实特别靠北,我就不是很想看了。
小元
缅因州那个时候冷吗?
雪山
还行,没觉得冷,北上叶子真的是好漂亮,各种颜色的叶子。在山上,真是一层一层的颜色,特别美,然后底下这河倒映的这些树特别美。后来我们去到缅因的时候,我们在缅因可能刚入境那边,你刚一进缅因州的话,那块就是一些什么流浪汉在特别显眼的一个边境的地方,你一进去的第一印象就是好多流浪汉,然后整个觉得挺萧条的,规划也不好,就觉得,虽然我们去的时候挺暖和的,但是觉得这地方可能是个天寒地冻的地方,地广人稀,整个觉得这是被上帝遗忘了的地方,就没有让人想在那儿待的欲望。后来我就觉得这些叶子真的可能是为了给人提神的,那块儿真的需要一些颜色。要不然的话在那块儿会不会抑郁。就觉得远离喧嚣什么,就特别萧条,我觉得他们真的需要有特别漂亮的叶子,能让他们心理上有点安慰。
小元
哈哈有这种感觉。
雪山
其实我是觉得那个地方我们待了几个小时,实在是不想在那块儿了。
小元
我们再进一下广告之后,广告之后继续聆听雪山讲她精彩的一个自驾游的故事。
ADVERTISEMENTS
小元
欢迎回到我们《美国故事》栏目的节目现场。我们正在直播之中,今天我们请到的是雪山,她跟我们分享了疫情期间她的一些经历,当然也有很多的感想。相信就是说你觉得缅因这种地方可能跟西雅图比有点差距,可能会更加珍惜现在的生活。如果华盛顿这种地方可能是很多人都敬仰的,但是又有很多遗憾,进不去。然后天热的话就热晒雨淋,就有一些皮肉之苦,当然开车的话也有车马劳顿。就是说走了这么一大圈,你刚刚讲的那个“U”,以前都是从西雅图出发,往南走,然后再往东走,再从东海岸一直到美国的差不多最北边。那就是说,是不是不管是对人生啊,对什么都有很多的感想是吧?
雪山
是的,觉得漂得久了吧,其实是觉得在哪都是过客,其实也可能我住过的所有的城市里面,我对西雅图的感情是最深的,也可能就是因为在这成家立业,然后生养两个孩子,又交了很多特别好的朋友。当然西雅图本身确实吸引人的地方也特别多。再加上一些,你在这生活久,就觉得走最后回来西雅图的时候,忽然觉得这里才是家。
小元
对,这里有你的家,有你的事业,对吧?有你的朋友。然后就是至少每天都是确定的,如果在外面漂泊的话,好像还有一些不确定的因素是吧?
雪山
对,现在其实觉得去年这一年对我来说最难的就是你没有办法做计划,你在等的时候你就一直觉得啊,说不定明天我们该走了,所以你这块不能有什么长期的计划,然后你就期待、纠结。
小元
当时在疫情期间,你们有没有做一些防疫的规划,或者是怎么做的?
雪山
对,我们防疫其实挺简单的,你看我带着孩子住房车我都快与世隔绝了,就自己在那儿。后来自驾这两个月又是自己,我们大多数时间都在搭帐篷。我们后来大概就是我们俩10分钟就能搭好,搭得比较多。所以真的就是一直跟别人在保持距离了。
小元
然后走V字形有没有特别难忘的?
雪山
有。后来从我们下去到中部,再返上来这一段印象还挺深的。我们下去的时候路过West Virginia的时候,我们去看了第三任总统Jefferson的Monticello。它是咱们五分钱硬币的后面的那个建筑是他的房子。因为他特别有才华,他写的东西就让你觉得振奋人心,特别鼓励人,然后我就觉得像他说什么life, liberty, pursuit of happiness,觉得这是每个人应该有的权利,就让你觉得他说得特别深入人心。我们去看了,后来去到他那家那会儿,他就会有很多介绍很细的东西以后,你就发现原来他自己有几百个黑人奴隶,他从来都没有给解放过,所以就还有点失望,就觉得可能你如果离这个现实太近了的话,就有一点骨感了,就不是那种理想主义、英雄主义,就被浇灭火了一点。但是我觉得……
小元
我觉得是不能用现在的观点去评论古人的,他毕竟是古人。
雪山
是啊,对,反正就看他写的东西特别激励人,所以我觉得你还是要有特别伟大的想法,你至少有这个想法,你就会很接近那个目标吧。总体来说也是特别了不起的人,还挺开心的,看了他住的地方。后来我们就下去继续去了Nashville,乡村音乐之都,好多特别出名的歌手都是从那出来的,Broadway那条街上面,全部所有的酒吧都是全国各地人过来,到酒吧里面去唱歌的这些人。然后帮你录歌的店特别多,基本上在附近的几条街就经常会有。那个地方就是培养艺术家的地方,发掘人才的地方,就是忽然让你觉得,因为疫情一路走过来,其实是挺寂寞的,结果你到Nashville,那简直就是特别生动,歌舞升平的,就一下让你忘了疫情,就在那一刻你就觉得好像没有疫情,所有人都坐在酒吧里面喝酒。
小元
他们没有封锁或者什么?
雪山
没有,他们是完全正常。他们的那个城市过完全正常的生活。然后突然那一刻你忘了有疫情这回事了。然后能坐在那儿听一会音乐什么的,感受一下以前正常的生活那种感觉,觉得特别满足。但是因为有孩子不能在那儿待很久,但是就体会了一下没有疫情时的那时候那种生动的生活还特别好。而且完全不出名的这些人都特别有艺术天分,在那块儿看着他们也觉得挺感慨的,这么多人为了自己的理想,然后到了这个城市去打拼、去找机会。
小元
挺好的。
雪山
从那儿出来我们就开始往下回来,往这个方向开始回了,对大概从Nashville回到西雅图的话,还是要穿过六七个州。那时候已经是十月初了,就开始有点冷了。我们有一段经历是在South Dakota。我们开过去的时候,那天没有计划好,我们没有地方去了。在高速,我们就看到有一个国家公园,那时候就有点要黑了,我们讲今天在哪儿过夜,就刚好看到有一个州公园,然后我们就开进去了,那里边真的是有余地,我们就开进去了。一走进去特别漂亮那个公园,它有灰色的柏油路,边上是绿色的草,草坪的高度也刚刚好,在边上是那种芦苇一样的黄黄的、比草再高一个高度,然后边上是湖,太阳刚好落下去,就是夕阳西下那样照过来特别美,我当时就特别想拍一个视频或者是拍点照片。因为天黑了,我们也赶紧搭帐篷,找个营地搭帐篷,然后就没有拍。当时园林的管理员跟我们说:”你们到河边去搭帐篷,那块最美,但是有一点远。“我们说好的,美就行。我们就去了。公园里边的尽头就比较远,还不是车,有一段路车开不下去,你要拿着你这些帐篷、这些睡袋、这些用的东西,走下去一段路,然后到水边,确实是特别漂亮,后来我们就搭好了这些东西以后就黑天了。我当时特兴奋,我说这么漂亮,明天早上我一定要早早起来看日出,我就这么想。结果睡到半夜这就开始刮拉风,刮拉风的时候,这帐篷已经塌进来了。帐篷上面的顶都糊到你脸上了,然后开始啪啪啪的下雨,它那温差特别大,下了雨就开始特别冷,我们就都醒了。醒了以后帐篷就看着这个帐篷就兜水,兜的水低得快打到我们脸上了,我们说天哪,那个雨还特别冷,风也特别冷。我们就在那边静静地等,也没说话,后来听着雨点儿稍微小了一点,我们说赶紧冲回车里。我带着孩子就先冲回车里面了,我老公就在那儿收这些东西。其实你在大雨里面收这些东西真的是很难收。而且那天晚上那个雨特别冷——它白天完全没有那么冷,忽然下雨天那块温差特别大,就晚上下这个雨特别冷,我把孩子弄到那个车里边以后,我就给他们换好衣服了,换好衣服真的是要补好大的勇气才能冲回到雨里去帮我老公收东西。我就冲过去了,他又说你快回去,他非让我回去。我就在车里面等着,冲出去一趟就把我冻得瑟瑟发抖,在车里面一边抖一边等。其实他可能收了也就是十多分钟,最多二十分钟,但是感觉好像是几个小时那么久,我就一直等他,他不回来。那天晚上要是我去收的话,肯定要冻感冒了,特别冷,感觉是冬天下雨的那种感觉。后来我老公就把东西都收回来,我就觉得,这真的是关键时刻还是队友给力。后来第二天白天,我们就找了一个店,帐篷睡袋全部都湿透了,我们找了一个店以后就把帐篷拿出来,就把它撑起来以后就拿那些浴巾开始擦,结果天气就降温降得特别快,那边的水我们一边擦它一边结冰,我们就着搓着就开始掉,那水就都变成冰了,然后也特别冷,擦这个帐篷,就觉得天气,大自然天气变化得真的是很快。
小元
我们今天因为时间有限,快到节目的尾声了,也像你一样的总结一下。特别是现在疫情差不多过去了,你疫情期间的那一段经历给你带来的收获是什么?
雪山
疫情这一年,我回头想的话我收获特别大,因为疫情之前的生活,大家没事参加活动、一起聚,基本上好像成了一种定式,平时大家有什么活动一起参加一下,可能比较浮浅的一个生活,你除了三点一线这种生活,就是参加一些活动,就整个比较定式的一种生活。然后疫情期间因为我的生活变动特别大,我就觉得我要沉下心来,去好好想一下我应该珍惜什么,把我的时间应该怎么用。所以我觉得我可能,尤其是漂了这么长时间以来,尤其我们从Montana开车回来,Montana那一块儿下大雪,十月份下大雪,高速的铲雪车的铲不过来,特别厚的雪在高速上,我们开着那个车,在那上面就天寒地冻,哆哆嗦嗦,你看着两边就几十辆车都栽到路边等着救援的那种情况。我们一开回到西雅图,西雅图秋天特别美,五彩缤纷的叶子,我就一下子特别珍惜,我想,天哪,这才是我生活的家。这个以后我回来的话真的有固定的生活,有固定的工作,然后有自己的家,我觉得我会格外珍惜。因为在外面漂久了,我就觉得自己是个过客,而且很多你没法做计划、没法把握的事情。然后这次回来以后,我觉得很多不是很有意义的聚会的话,我不去参加我也不觉得遗憾,而且我会花更多的时间去想。我觉得我以前比较浮躁,经过这一年我更成熟了,我觉得我更清楚我应该珍惜什么,应该把自己的时间花在哪儿,所以我觉得可能是成为了更好一点的自己。
小元
你太棒了。我们就差不多要收尾了,有没有推荐的一个地方,就是大家一定要去的,你觉得?
雪山
其实有好多地方特别好,就说几个。有一个地方是叫德州Houston Museum of Natural Science,那个博物馆特别好。
小元
我们时间差不多到尾声了。
雪山
Spring Field,林肯的那个博物馆特别好。
Williamsburg, Virginia
Nashville, Tennessee
New York
Mount Rushmore
Montana 高速
Houston Museum of Natural Science
滑动查看更多
小元
谢谢雪山光临我们的节目,谢谢你的精彩的分享!欢迎你以后有机会再做客我们西雅图中文电台。
雪山
好的好的,谢谢小元台长,特别荣幸。谢谢!
THE END
(本文照片来自网络以及由嘉宾雪山提供)
(雪山的微信公众号)
“小小金话筒”夏令营面向全华盛顿州以及全美国10-17岁的少年儿童招生,为期两,包括主持培训、广播直播、特邀讲座、“小小金话筒”奖初赛和决赛等。担任夏令营的培训老师是西雅图中文电台的资深主持人国内电视台的前资深主持人等,担任讲座嘉宾的是知名的业内人士。广播节目直播将在西雅图中文电台直播间进行,比赛的视频将在西雅图中文电台的YouTube频道播出。夏令营的所有参加者依比赛成绩,都将获得相应的证书。请点本文底部Read More,或者扫描文中二维码报名。

(扫描二维码报名2021年“小小金话筒”夏令营)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