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真的不是舔狗
有很多表面现象是相同的,但是背后的本质是不一样的,比如王思聪的聊天记录,看起来跟我们苦苦追求女生时候的话语差不多,所以我们觉得自己是舔狗,就自然而然把思聪投射为“舔狗”——但这就属于结果倒推过程了。其实早就有很多火眼金睛的网友们分析过了,思聪的行为就是属于恶霸行为:与高衙内、武七少爷如出一辙,用物化女性,把女性当做自己的私产,得不到就毁掉。你看高衙内单相思林娘子的桥段,不会觉得高衙内也是个苦命的舔狗吧?
说白了还是主观视角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认知层面客观性、全面性,王思聪曾经认为“9012年了还有没出过国的傻屌?”这就是他的经济基础所带来的经典认知偏见。所以我们认为王思聪这种行为是“舔狗行为”,也是站在自己的经济基础上去判断,就像王思聪觉得所有人都出过国一样理所应当。
就比如说任正非的出道的女儿觉得她和身边的同龄人没啥区别,那是因为她从小生活的那个圈子就不是普通人的圈子。
王思聪不是舔狗,而是恶霸,虽然他越说自己不是舔狗,大家越觉得他是舔狗,所以我还是义务替他说几句话。
再举一个认知差异的例子,上一次王少出现在大家视野里,还是在半藏森林微博下评论的那句“不怪刘阳”:

这是微博网红的一段八卦,半藏森林有男朋友出轨刘阳,刘阳有女朋友出轨半藏森林,然后王思聪看到半藏森林发泳装照就评价“不怪刘阳”,想表达的意思不言自明。
我等普通人看半藏森林和刘阳的事情,首先想到的是背叛,因为半藏森林有男朋友,刘阳有女朋友。普通人找到另一半并不容易,要付出不小的感情投入和时间成本,所以大家都天然地担心与恐惧背叛,看见半藏森林漂亮确实漂亮,但更多的是会跟她所背叛的另一半产生共情,正所谓绿吾绿以及人之绿。


然而富家公子哥就不一样了,像王校长这样的“富人思维”就是天下美女尽入吾彀,背叛什么的不要紧,“不怪刘阳”才是真的。王校长走马灯似的换女伴,见过有谁出来说他是渣男吗?因为他的钱足对于某些人来说足以弥补其付出的感情投入与时间成本,甚至于她们的感情投入都不是投入在王校长身上,而是投入在钱上的,所以自然不会抱怨。网上说的那些什么“穷人思维”都是狗屁毒鸡汤、假成功学,真正穷人思维与富人思维的区别在于价值观、正义感和道德底线差别。
讲道理,思聪同学在网上发言的特征就是究极屌丝+低端喷子+游戏戏品最差的那一类人,然而他有钱,所以他就变成了国民老公+王校长+电竞教父。资本时代,钱是唯一变量,这就是经济基础,不服不行。
(二)心理投射
这种心理学的东西很有意思,我再帮大家回顾一下王思聪上上次在公众视野中的集中争议:发微博怒喷杨超越,甚至表示“杨超越的出道是侮辱了其他十个人”:
但是非常有趣的是,虽然说王思聪一直在喷杨超越,但是网友们的眼睛是雪亮的,为啥把他们凑一对CP(当年这对CP有多火,大家回忆一下应该都能记起来),就是因为在冥冥之中感觉到了他们的某种相似性——虽然说不清道不明,但就是莫名感觉很般配。这种相似性从众多网友的表情包和转发语里就可以看出来:运气。
王思聪和杨超越代表了两种人生主角光环的模式:一个中了卵巢彩票,生在首富家,开局就是满级号随便玩;一个普通玩家,但中途开了修改器,人生忽然就起飞了。一个拜金符号,一个命运锦鲤,现实生活中并不可爱的两个人都成为了亚文化偶像。所以说个人努力很重要,但终究敌不过历史的进程呐。
也难怪网友羡慕,无论是影视艺术还是竞技体育,菜是原罪。就是流量小鲜肉唱歌难听一样被网友揶揄,就是曾经影帝拍了烂片同样被嘲讽。而杨超越和王思聪,一个成为当红偶像,一个轻易圆了电竞比赛梦,确实都是非同一般的“锦鲤”。
虽然王思聪是非常嫌弃杨超越的,不止一次在微博上对她冷嘲热讽,只不过火眼金睛的网友们识破了这种假象,成功的把他们凑成了CP,但为什么王思聪会如此厌烦杨超越呢?
这是“二代”们共同的毛病,他们反复对自己洗脑:我不是运气好,我的财富地位都是应得的,是我努力换来的,久而久之就真信了。所以他们对于像类似的“幸运之子”充满了敌意,因为这是他们潜意识中最深的恐惧。
再比如著名二代任某某,以各种公知言论而著称,虽然他看似站在了一个道德高地,但是他巨额财富的最初积累不都是利用早期官商勾结、体制不健全、打法律和道德的擦边球来的么?他在自传里是这样写的:“当时部队知道我父亲的位置,所以经常让我回北京采购东西。那时物资紧张……我母亲在北京二商局工作,还管供应,所以我经常借这些关系给部队采购物质……我也是第一个用军用飞机倒‘走私品’的。我们等于在‘销赃’……”
我们可以看到,任某某明明是“腐败”的既得利益者,还要如此丧心病狂地攻击自己的衣食父母呢?这就跟王思聪打心眼里瞧不起杨超越一个道理,任某某也是给自己洗脑成功了,就是不断暗示自己:我的成功是我光明正大得来的,不是利用了什么特权,更不是什么腐败,他们才是真腐败,骂死他们。他必须要站在这样的高地,因为他明白自己财富合法性的命门在哪里。
我为什么说任某是自己给自己洗脑成功了呢,因为他光明正大的把自己的故事写在了自传里,说明他不认为那是擦边球或是特权,他肯定觉得这是自己思路灵活、敢作敢为。当有人质疑他这一点的人多的时候,他首先得说服自己才能说服别人对不对。
从心理学上讲,这是一种心理防御机制——指个体面临挫折或冲突的紧张情境时,在其内部心理活动中具有的自觉或不自觉地解脱烦恼,减轻内心不安,以恢复心理平衡与稳定的一种适应性倾向。不管是王思聪还是任某某,都知道自己财富来源最可能受质疑的地方在何处,所以他们一个攻击体制、一个嘲讽“幸运儿”,都是一种心理防御机制长期运行下在其他问题看法上的投射。
按照弗洛伊德的理论,这是属于自骗机制中的反向(reaction formation)——“当个体的欲望和动机,不为自己的意识或社会所接受时,乃将其压抑至潜意识,并再以相反的行为表现在外显行为上称为反向。”说白了是一种自欺欺人,不但要说服别人,还首先要让自己相信。当人们面临可能的道德审判时,就会自然而然地产生心理防御机制。就好比汪精卫明明当了汉奸,还要安慰自己是曲线救国——首先要相信自己是道德或是合理的,不然自己批判自己怕不是要成精神分裂。
所以说不要被这些二代们的人设蒙蔽双眼,王思聪不是舔狗,王思聪也不是锦鲤,他是武七少爷,他是高衙内;任某某也不是正义使者,他是注定要被钉在耻辱柱上的公知。
(三)砸烂富二代的人设
上面所述的,让大家可以理解为什么富二代们要纷纷给自己树立“努力”的人设了。不仅仅是王少一个人,因为他频繁出现在大家视野里,事例又非常典型,所以我总拿他来举例子,跟马云和特朗普是一个道理。还有很多“二代”们在做同样的事情,比如这位“破格公主”:

姚安娜这上出道宣传片里,为了展示自己辛勤、苦练、独立、能吃苦的桥段,是坐在高级轿车里吃沙拉……
懂车的朋友可以观察一下这车里的配饰。咱们打工人早晚高峰挤地铁,一个煎饼果子带上车下来都能变成泥了,地铁上也都不让吃东西了。当然咱这么说也不是仇富,关键是人家这位“破格公主”觉得跟咱们大多数人都一样。

到后来有个很有意思的趋势,“二代”们发现给自己立“努力”的人设已经靠不住了,因为傻子也不会相信你没靠老爹只靠自己,现在互联网时代,稍微检索一下信息就能破除二代们的人设,比如下面这个,非要买公关稿吹自己从销售到上市公司的总经理,结果马上更多的公开消息就能被扒出来了:
也幸亏有互联网,不然这些信息真的不好检索:
 “努力”不好找了就去找“能力”,随后就有了这样一波舆论声势:认为富二代们普遍接受了精英教育,他们水平更高;父辈的平台让他们早早接受到了锻炼,他们能力更好;“穷生奸计,富长良心”,这些富二代们素质更高、品德更好。讲道理,如果没有互联网,这些我可能真就信了。但是互联网信息这么发达,并没有看到“富二代”们相较于奋斗出来的平民有什么优越性,反而普遍存在“何不食肉糜”的盲目性与局限性。最典型的就是那个去工地搬砖自诩为打工人的曹译文:
当努力的人设与能力的人设都不好使了之后,他们又开始有了新的舆论造势:比如说什么“我们家三代积累,比不上你十年寒窗苦读吗?”就这,当时特么还一群人还排队转发“难以反驳”。难以反驳个鸡儿,尼玛大多数网友就是懒得动脑子,随随便便就被带了节奏,两个月前还在骂故宫大奔女,两个月之后纷纷应和:人家三代人努力嘛。就这还好意思叫自己“共产主义接班人”?活该被资本家飞龙骑脸。
马云直接就说了嘛:谁让我老子就是这个,这就是运气。
(四)批判与建设
“几代人的努力,凭什么输给寒窗苦读十年书?”这不过是两百年前资产阶级低级洗脑术,时不时的被营销号拿出来蹭热度罢了。如何反驳?非常简单:这只不过是用继承的合法性来掩盖资本原始积累的非法性罢了。


资本来到世间,每个毛孔都流着肮脏的血液。我们高中就学过这个知识点:区分资本原始积累和资本积累。资本积累是正常的商业行为,是通过人的劳动(往往是工人剩余价值)实现资产增殖。而资本的原始积累,则是要通过战争侵略、殖民掠夺、奴隶贸易、鲸吞蚕食国有资产等一系列操作实现的。所以一旦探讨到原始积累的问题永远联系到的是违法、犯罪、道德擦边球。这个富二代的言论无疑是通过继承的合法性,去模糊了资本原始积累的问题,而仅仅用“努力”二字就轻描淡写的洗白了。
即便少数富人是搭上了科技革命的东风,但也不能掩盖他们是剥削阶级的本质。有人试图用对社会的贡献来证明富人财富的合法性,但这往往是禁不起推敲的。我说袁隆平比马云贡献大,所以袁隆平的财产理应比马云多,可能吗?所以马云不管灌什么福报、公益的鸡汤,也掩盖不了他是剥削阶级的本质,也掩盖不了他的相当一部分财富来自于剥削所得。

这个智障鸡汤更无法解释这个问题:我努力一辈子,能赶上你家族富一代的水平吗?明显不能。为什么不能?富二代肯定不会回答这个问题。这就叫做阶级固化:社会资源被少部分人垄断了,社会丧失了活力。条条大路通罗马,有人就生在罗马,还要在通往罗马的路上设卡收费。
我在之前的文章里分析过“富二代”与“内卷”的某种联系,因为对于企业、社会、国家、民族来说,一个健康的社会机制必然是具有强流动性的,有才有能有德者能够在恰当的地位发挥出应有的价值,是一个单位体健康发展的基础。对于个人来说,普通民众也盼望着能有公平的竞争、通畅的上升渠道,能有容易打破的阶级天花板,能看到自己改变命运、超越原生家庭的希望。所以说无论对于社会、还是对于个人,“二代”们获得过多的社会资源、财富和权力,不好说这种现象合理不合理,但至少是被赋予低社会评价的。如柯南剧场版《贝克街的亡灵》探讨的就是这个问题:
我从来不是对“富二代”们进行道德批判,也并不想简单的二元对立“努力者”与“继承者”,毫无疑问会有一些所谓的“二代”他们的努力是超乎常人的。而本文主旨是想分析、正视社会问题,从宏观的层面来分析豪门、寒门的群体特性,探讨社会竞争公平性的构建,以及关注富者愈富、贫者愈贫和阶级固化等问题。所以批判富二代的角度,是要从占有相当多社会资源、且不提供社会进步的角度来。
就比如说像现在这些互联网大厂,作为一个普通劳动者、消费者,想跟大企业喊句话:你们这些托拉斯垄断巨头,别总想着内卷,别总想着薅国内消费者、劳动者的羊毛,有点理想有点远见,漂洋过海、翻山入关,也从帝国主义那搞点肉来。这几年来,我过批评百度的人血馒头、阿里巴巴的钉钉、阅文集团的霸王合同、腾讯/爱奇艺的VVIP事件、滴滴的安全问题、美团饿了么压榨外卖小哥、华为“四大名著”251等等等等,这一切的出发点只有一个——别把你们的獠牙对准我们老百姓。你要是真有本事,从国外刁几块肉回来,你自己吃的饱饱的,我们老百姓也沾点油花,你看我们夸不夸你?华为之所以能在普通民众里有稍微好那么一点的口碑,还不是因为它真去外面叼肉了,大家看在眼里。
富二代问题也是同理,你要是真给社会创造了多少财富、制造了多少进步,我们也会吹你,历史上有个顶级“二代”叫李世民,但是没人把他当“二代”看,甚至于是他把他爸抬到了“一代”的水平。但是你们这些二代,天天花天酒地炫富吸引眼球,吃得好还冲我们吧唧嘴,还天天念叨“我是自己努力不靠爹”,甚至把恶霸行为包裹在“深情舔狗”的人设下,那就别怪被锤了。
本文写了五千多字,简而言之可以概括成一句话:不要被富二代的人设所欺骗,你怎么不去死?万恶的资本主义。
第二本新书正在付费连载中:《资本囚笼》:结语——革命尽头(上);革命尽头(下)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