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峰会才结束,美方突然宣布一个重磅消息:考虑安排中美峰会!
中美峰会正在进行中,这一消息震撼了世界!
6月18日,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来自路透社的记者向发言人赵立坚提问: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日前透露,白宫方面将考虑安排拜登与中国领导人的双边会谈,中方能否证实?
对此,外交部发言人没有正面回应,只是说中方已经注意到有关报道,但没有可以进一步提供的消息。
由此看来,美国是单方面宣布这一重大事项,是否知会中方存疑。
虽然赵立坚的回应给外界留下种种猜测和疑问,但此事是白宫安全顾问沙利文公开宣布的,得到了美国国务院的证实,美欧媒体已经广泛报道,应该不会有假。
不过这并不是关键,重要的是如沙利文所说,白宫方面正在推动中美最高领导人会面。

1
6月17日,美国安顾问沙利文对外表示:考虑安排拜登与中国国家主席会谈,而且认为20国集团峰会是机会。
沙利文在当天白宫举行的记者会上死劲吹捧拜登欧洲之行的丰功伟绩,同时强调拜普会上在一系列与人权有关的问题上直接挑战普京。
在回答记者提问“与普京会面,这是否意味着现在可以继续与中国领导人进行双边讨论,以及你将如何处理这个问题”时,话锋一转,谈及将安排美国总统拜登跟中国国家主席会面。
他说,这是他结束欧洲之行、也是当天要做的“最后一件事”。
沙利文谈到了如下关键词:
——拜登正寻找机会与中国领导人见面。沙利文将此比作“拜普会”,说“总统所说的无法替代领导人级别的对话是他昨天与普京举行峰会的核心部分,这也适用于中国和中国国家主席。”
——将在G20会议期间安排中美峰会。尽管沙利文说目前没有任何特别的计划,但他同时指出,两位领导人都有可能参加10月份在意大利举行的20国集团会议。
——为两位领导人的接触制定正确的方式。关于如何安排中美峰会,沙利文似乎颇费思量。他说,很快“我们就会坐下来,为两位领导人的接触制定正确的方式。现在,它可能是一个电话;它可能是在一个国际场合;另一个国际峰会的间隙进行的会晤;它可能是其他的东西。”
为了留有余地,沙利文指出,“在这个问题上还没有做出决定。”
——中美元首进行有价值的直接沟通。沙利文以与普京打交道的方式为例,表示:“拜登总统将在未来一个月以某种方式与中国国家主席接触,以评估我们在这一关系中的位置,并确保我们有那种我们昨天发现与普京总统有价值的直接沟通,我们非常致力于此。”
按照沙利文的说法,中美峰会“只是一个时间和方式的问题”,并表示将努力解决这个问题。
事发突然,整个世界还一脸蒙圈!
毕竟在拜登上台后美中关系持续恶化,正在经历激烈碰撞,而且拜登刚刚在欧盟行程中呼吁联合抗中,让人们一下子转不过弯来。
但在当今纷纭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下,一切皆有可能!
2
实际上,沙利文不仅是国家安全顾问,也是拜登的外交政策顾问,而值此中美关系紧张之际,突然透露这种意向,白宫方面到底作何打算?
首先,作为世界两个最大的经济体,中美关系影响整个国际关系,即便如拜登所言两国将进行“激烈的竞争”,他也知道中美领导人应该进行沟通与合作!
正如在俄美峰会期间,拜登表示:没有任何形式的会晤,能替代领导人之间面对面交流。
这包括既拜登跟“世敌”普京会面,也包括跟中国领导人当面谈一谈。
第二,拜登现在面临最大的问题是2022年中期选举的压力。他的老对手-川普正在挑战他执政的合法性。共和党正在亚利桑那州、乔治亚州等大选争议州进行大选“法证审计”,试图推翻202大选结果。
而这正是2022中期选举的前哨站。
拜登能否度过这一艰难时刻,关键是能否振兴经济。而这离不开跟中国的合作。
所以,最近一段时间,拜登的贸易代表在多次放话后,主动跟中国主管中美贸易协议谈判的副总理刘鹤通话,商讨双边贸易关系。
第三,拜登也想避免中美之间发生直接军事冲突。拜登的目标一方面是遏制中国崛起,另一方面则要实现美国主导下的战略平衡。
从总统拜登到国务卿布林肯、白宫安全顾问沙利文,再到“亚洲沙皇”坎贝尔,在多个场合都表达了不希望与中国发生军事冲突的愿望,为此而多次重申“一个中国”政策。
坎贝尔更表示继续采取对台战略模糊,以避免军事冲突。
第四,拜登可能希望跟中国达成管控危机共识。中美现在台海、南海、东海全面对峙,很容易擦枪走火,而且似乎过去的“军事热线”也失灵了。这很危险。
为此,基辛格多次呼吁中美建立管控冲突的规则,就像冷战时期的美苏那样。
最后,至于美国为何单方面宣布安排中美峰会,可能是拜登被此访欧洲的一些列外交“成果”冲昏了头脑,要在对华外交上抢夺话语权
同时向国内民众表明,只有他才可以掌控外交局面,做到川普做不到的事情。

3
回过头来仔细想一想,最近拜登政府似乎在为中美峰会铺路-创造某种(相对)宽松的外交环境:
除了白宫贸易代表主动跟中方沟通贸易问题外,美国军方也开始为台海局势降温。
在沙利文宣布将考虑中美峰会当天(6月17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表示,中国近期试图武力统一台湾的可能性很低。
米利淡化了解放军军机飞过台湾防空识别区的行动,表示这些行动并不过分令人担忧。
米利对国会议员表示,虽然台湾仍然是中国的核心国家利益,但“目前几乎没有(武统的)军事意图或动机。”他说:“没有理由采取军事行动,他们知道这一点。所以,我认为在近期内,这种可能性很低。”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不管是美俄峰会,还是安排中美峰会,都是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而不是国务院。
看起来,白宫安全委员更加重视国际关系和国际战略平衡,而不是一味攻击和冲突-这正是美国两任国务卿蓬佩奥和布林肯比较擅长的。
拜登抛开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而让白宫安全顾问沙利文主导这两次峰会,背后玄机重重,这是否意味着战略平衡、避免大国冲突的意见在白宫逐步占了上风?
4
当然,即使中美两国领导人会面,因美方已经确定无疑地将中国定格为“最主要对手“,且双方不可调和的分歧太多——
诸如双方战略目标、经贸关系、关键产业链(包括科技)、美国对华制裁以及新疆、香港、台湾、南海、东海问题,人权问题、中澳关系-美国可是表示要为澳洲打抱不平的,还有抗击疫情、军备和地区安全、伊核、朝核、气候、WTO和WHO改革等一系列国际议题,凡此等等,不一而足。
这么多重要且复杂的议题,很难一下子谈出什么结果,也很难达成共识。
拜登政府的“政治正确”,会老调重弹“人权”并涉疆、涉港,还会重复台湾问题的那些话语。
如果中美峰会成局,将很可能是一场务实的会晤,各自表述立场,进行坦诚、务实、建设性的交流,达成有限的共识。
看看美方在宣布上述重大事项后的进一步表态,就知道中美关系的艰难!
在沙利文发表声明后不久,美国国务院就唱起了反调。
美国国务院告诉媒体,会面建议不标志着美中之间关系有任何突破,这只是拜登致力于外交的体现。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赖斯说,沙利文“是在说总统提出的主张,即个人外交是不可替代”。
普赖斯解释说:“他指出了这点,这并不是拜登总统和普京总统会晤独有的。当涉及到我们的原则性外交时,这一点全面适用。”。
品味这些话,怎么发现里面透着酸酸的味道,难不成是因为峰会的主导者不是美国国务院!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