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马里(Somalia)的特产是饥饿和海盗,这是近些年来全世界对索马里的认识。
除此之外,索马里还是战争和恐怖袭击光顾的土地:与埃塞俄比亚打过,也与联合国军打过,其内部也频繁爆发大大小小的战争和恐怖袭击更是家常便饭。
前几日(2021年6月15日),便有一名袭击者采用自杀式炸弹的方式,袭击了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的一个军事训练中心,造成至少 15 人死亡,20 多人受伤。索马里当地极端组织青年党(HSM)表示对这次袭击负责。
这样的袭击在2010年之后就屡见不鲜了,青年党还只是索马里乱象中的一个局部现象。

在极端与混乱之下,索马里GDP常年排名世界140名开外,人均GDP更是垫底,几乎没有正常的经济活动。
在2019年的全球和平指数(Global Peace Index)中,索马里倒数第一,几乎是全世界最暴力的地方。
可如果仔细看索马里在地图上的位置,就不难发现,饥饿、内战本不该是索马里的宿命。
索马里位于有「非洲之角」美誉的索马里半岛,拥有非洲国家中最长的海岸线,风光秀丽、资源丰富、族群单一。
它东临印度洋,北临亚丁湾,恰好扼住了从地中海、红海到印度洋航路的咽喉,是东西海陆交通的重要枢纽。
这样的地方,本该极其富饶、开放。
索马里就算不靠自身的农业和矿产,仅仅是作为贸易的中转站,也足够走上经济发展的快车道了。
可现实的剧本却完全相反,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是什么导致索马里只能陷入一场又一场内战不能自拔呢?
从神坛上坠落
在成为世界上最糟糕的地方之前,索马里的确没有辜负它的资源与地理位置,它曾强盛、富裕过数个世纪。
早在大航海开始之前,索马里这片地区就已经是东西方贸易的重要枢纽。
与索马里隔海相望的是阿拉伯半岛的西部和南部,这片区域早在罗马帝国时期就已经形成了大大小小的贸易点。
地中海贸易圈来往的船只络绎不绝,它们经过索马里前往东方。同样,那些来自东方的船只,带来中国和印度的商品,通过海上丝绸之路途经索马里,再卖到地中海。
因此,中世纪的时候,索马里半岛一度崛起了好几个国家,它们依靠地理位置赚得盆满钵满,位列强国之列。
今天索马里的首都摩加迪沙(Mogadishu)的名称就源于阿拉伯语「Maq'ad-i Shah」,意为「(波斯)国王的宝座」。
这座城市曾充满东方的布料和香料,以及非洲各地的象牙、黄金,就连一些纺织品和肉类也在此加工。
15世纪时,明王朝从这里进口了长颈鹿和龙涎香,成就了一段充满异域风情的佳话。
中国明代郑和航海时期的重要贸易线路及贸易点,其中摩加迪沙是非洲大陆东海岸最重要的贸易中心。

图片来源:Wikipedia

几个世纪以来,富裕的索马里人信奉伊斯兰教。他们也许认为,世界永远都会这样。
直到19世纪,拿了一手好牌的索马里,命运发生了转折。
当时,欧洲各国开始瓜分非洲。这时的索马里在崛起的欧洲文明面前成了弱国,成了欧洲强国都想咬一口的肥肉。
于是,法国人、英国人都把手伸向了索马里。法国人占领的地方称为法属索马里兰,英国人占领的地方称为英属索马里兰。
二战时期,墨索里尼的意大利军队也对东非垂涎欲滴,在征服埃塞俄比亚之后短暂地占领了索马里。其中包括英属索马里兰和南部没被英国殖民的索马里,统一称为意属索马里兰。墨索里尼将意属索马里兰、厄立特里亚和埃塞俄比亚合并为意属东非。
 意属东非地图。

图片来源:Wikipedia
仅仅一年后,英国又重新夺回了索马里,赶走了意大利。
二战结束后,曾属于英国的北部索马里归英国(没有规定结束殖民的年限),意大利占领的南部索马里又交还意大利托管,为期十年。
就这样,一百多年间,索马里的命运一直掌握在别人手中,任人宰割和摆布。
二战之后,全球兴起的民族独立运动让索马里人燃起了希望,也想要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独立民族国家。
1960年,一系列努力之后,英属索马里与意属索马里先后相继独立并统一,组成「索马里共和国」。
亚丁·达尔(Aden Adde)担任该国第一任总统,并于次年通过全民公投的形式批准了索马里第一部宪法。
亚丁·达尔,索马里共和国第一任总统,当时的索马里包括今天索马里和索马里兰。达尔致力于扫除索马里的殖民色彩,受到当时索马里人的欢迎。
图片来源:Wikipedia
这部宪法就像所有刚刚尝到民族独立甜头的第三世界宪法一样,既包含政治理想,又带有民族特色。那种想要急切地把自己命运操在自己手中的心情,也袒露无疑。
但就像所有怀着理想而刚刚独立的民族国家一样,索马里的这一新政权仅仅坚持了九年便开始崩坏,走上了充满荆棘和痛苦的历程。

独立,反而成了贫困和内战的开端。
痛苦的历程
1969年,当时索马里的总统舍马克(Abdirashid Ali Shermarke)正在索马里北部视察干旱情况,结果却被自己的保镖开枪打死。
据保镖称,他只是因为个人原因杀死舍马克。然而,当舍马克死后,第二天就发生了军事政变,可见原有的政权已经相当不稳定。
军事政变是一位受到苏联支持的少将所组织的,他就是西亚德·巴雷(Siad Barre)。
◆ 西亚德·巴雷(1910-1995),索马里第三任总统
图片来源:Wikipedia
巴雷上台以后,更改国家名称为「索马里民主共和国。他将苏联宣扬的「科学社会主义」与「泛索马里主义」相结合,搞一党制和土地国有化,并大兴公共工程。
另一方面,巴雷与其他伊斯兰国家和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建立关系,大力宣传国家意识形态和伊斯兰宗教。
在1970年代末,巴雷政权在长期民族主义驱使下,开始鼓动埃塞俄比亚北部的欧加登地区(Ogaden
)加入索马里,以扩张自己的权力。

此举立即引起埃塞俄比亚的反对,两国随即陷入战争状态。
但是,在这场战争中,苏联决定支持埃塞俄比亚一方,这使得索马里战败,巴雷政权也与苏联决裂。
1978年,巴雷(中)迎接来索马里访问的荷兰外交部长范·德·克劳(Chris van der Klaauw)。与苏联决裂后,巴雷开始与西方国家来往,并获得援助。

图片来源:focusonafrica.info

之后,巴雷政权开始衰落,丧失掉了民心。想要继续执政的巴雷颁布了新的宪法,但为时已晚。
1980年,冷战进入尾声,巴雷的专制统治也愈发疯狂,抵抗运动在全国出现。
这些抵抗运动受到埃塞俄比亚的支持,因为一直以来,索马里也支持埃塞俄比亚的反政府叛乱。于是,从1980年代中期开始,索马里就陷入了无休无止的内战。
索马里国内林林总总的党派团体,各自建立武装,与巴雷的军队进行冲突,遇到失败就寻求埃塞俄比亚的帮助。
在此期间,索马里开始沦为充斥着饥荒、战乱、屠杀的最糟糕国家。几十万无辜百姓在这些战争中被无情屠杀,这使得国际社会停止了对巴雷政权的援助。
国际社会对巴雷制裁之后,索马里的经济民生更是一落千丈。
1991年,巴雷怀疑其手下军阀穆艾迪德(Mohamed Farrah Aidid)正在谋划针对他的军事政变,将其逮捕并判处6年徒刑。支持艾迪德的部族立即成立索马里联合大会,推举其为领袖,并发动了真正的军事政变。
穆罕默德·法拉赫·艾迪德曾在1950年代任职于意大利在索马里的殖民部队,后被巴雷晋升为将军。
图片来源:Historica
堡垒,终于还是从内部被攻破。
索马里联合大会的武装很快控制了摩加迪沙,以及大部分南部索马里的领土。军事政变成功,巴雷流亡到尼日利亚,没过多久就去世了。
不过,推翻巴雷之后,由于没有了中央政府,索马里出现了巨大的权力真空。
索马里从此开始更加严重的内乱,余波持续到今天。
巴雷执政的那些年,腐败滋生,贫穷成了索马里的代名词。而暴力推翻巴雷之后,情况更加恶化,索马里开始了长达20多年的持续政治衰败。

推翻巴雷的索马里联合大会本来就是临时搭建的草台班子,没有了敌人后,各自就开始分裂。
一些与艾迪德意见相左的人开始公开反对他,他们由阿里·迈赫迪·穆罕默德(Ali Mahdi Mohamed)领导,很快就对首都摩加迪沙的控制权展开争夺。
 阿里·迈赫迪·穆罕默德(右)与艾迪德(左)。阿里曾是商人,并在60年代末进入政界,一直颇受索马里人欢迎。他在2021年3月感染COVID-19去世。

图片来源:Reddit
随后在吉布提召开的和解会议上,阿里被选为索马里临时总统,并得到了吉布提、埃及、沙特阿拉伯和意大利的正式承认。
然而,艾迪德却抵制并拒绝参加此次和会,并于1992年6月联合索马里联合大会内支持他的派别,另外组建了索马里国家联盟(SNA或USC/SNA)。
索马里内战图。
图片来源:Wikipedia
双方越来越多的冲突、暴力事件,令混乱的局面演变成为一场场人道主义危机,全国几乎处于无政府状态。
而索马里的危机,还只是刚刚拉开序幕。
命运能否握于自己手中?
1991年,就在巴雷政权被推翻后,索马里还经历了国家分裂
当时,面对乱局而不愿裹挟其中的北部地区,于1991年宣布独立,并成立索马里兰共和国(Republic of Somaliland)。这片地区就是最初由英国殖民的英属索马里兰。
尽管索马里兰共和国至今也未获得国际社会的正式承认,但该地区通过独立建国的手段,成功脱离了像其他省份一样深陷内战的困境。
而本来没有参与索马里建国的法属索马里兰,在1977年独立成了吉布提共和国(The Republic of Djibouti)。
至此,索马里就只剩下原来南部意属索马里了。
这部分索马里领土经历了持续内战,遭遇物资匮乏、大饥荒严重,一度造成三十万人死亡。而且,内战促使亚丁湾出现大量索马里海盗。
于是,联合国安理会根据第733号决议案和第746号决议案,决定组织第一期联合国索马里行动,首要任务是向索马里人民提供人道主义救济行动,并帮助已经解散了中央政府的索马里恢复社会秩序。
盘踞在首都摩加迪沙的艾迪德当然反对联合国的行动,他命令手下从饥民手中抢走联合国的救援粮食,并向领取救济粮的民众开枪扫射。
艾迪德手下的摩加迪沙民兵武装。
图片来源:Wikipedia
1992年12月3日,安理会一致通过第794号决议案,批准成立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索马里维和部队。
时任美国总统老布什(George Herbert Walker Bush)派出两万名美军进驻索马里,其任务是确保人道主义援助物品能够实际分发到当地居民的手里,并且在索马里重建和平的社会。
然而,就在事态渐渐平息、美军刚一撤走时,艾迪德随即便向联合国维和部队开战,设伏打死了24名巴基斯坦士兵并剥皮分尸。
愤怒的联合国秘书长加利(Boutros Boutros-Ghali)希望刚继任的美国总统克林顿(William Clinton)继续派驻美军,结束该国的军阀混战并抓捕艾迪德进行审判。
于是,克林顿在1993年8月派出三角洲部队、游骑兵以及160特战航空团来到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开展代号「邪灵蛇」的行动;他们作为联合国维和部队主力,预备进行为期两年的工作,从根本上减轻索马里饥荒与内战的问题。
而当时美军高层认为索马里民兵训练不佳、作战技术欠缺,因此不必采用更为完备的重武器参战,在轻敌与情报不准确的情况下,重新进入摩加迪沙的美军遭到了当地民兵武装的激烈抵抗。
美军介入索马里的士兵合影与摩加迪沙之战示意图。

图片来源:Wikipedia
摩加迪沙之战中,31名美国士兵阵亡,超过1000名索马里当地民兵死亡。
这一事件,后来还被拍成了电影《黑鹰坠落》。
电影《黑鹰坠落》海报。
图片来源:豆瓣
摩加迪沙之战」中,美军最初的计划是抓捕艾迪德的两名高级幕僚,这两人分别担任艾迪德的财务总管与对外发言人,若计划成功,则将对艾迪德造成巨大打击。
但由于错误的情报、仓促的准备,导致整个行动陷入混乱,两架美军160特种航空团的UH60「黑鹰」直升机被击落。
摩加迪沙上空的美军黑鹰直升机。
图片来源:Wikipedia
就这样,抓捕行动瞬间演变为救援行动,原本计划半小时结束任务,却足足延长了15个小时。
最终,美军在巴基斯坦和马来西亚维和部队的掩护下撤离,这也是美军自越南战争之后所经历的最为惨烈的战斗。
1995年3月3日,在经历了惨痛结果后,联合国索马里维和部队最终撤离。
在国际社会充分干预、美军伤亡惨重的情况下,索马里境内的军阀混战与大饥荒根本无法得到根本改善。
事后,索马里境内有不少地区表示独立。
1998年,索马里东北部的邦特兰宣布独立,但该省领导人表示将会参加索马里的和解调停,以组成新的中央政府。同年,位于南方的朱巴兰省也宣告独立。
第三个宣告独立的是1999年成立的拉汉文抵抗军(RRA),此组织的活动地区是邦特兰省边界的沿线一带。
2006年,加勒穆杜格地区成为第四个宣告独立的地区。
索马里行政区划图。
图片来源:Wikipedia
但在2000年,在吉布提举行的索马里全国和平会议(SNPC)上,索马里过渡政府成立,实行联邦制,得到了全世界的承认。但是,当时控制索马里大多数地方的伊斯兰法院联盟(ICU)不承认过渡政府,与政府发生冲突。
2006年,政府在埃塞俄比亚、美国和非盟的帮助下获得了大部分土地,索马里的危机似乎已经结束。
2012年,索马里正式成立联邦政府,让世人看到了一丝希望。但围绕索马里产生的种种危机并没有完全消失,只要有机会,它们还会卷土重来。
如今在索马里肆虐的极端组织青年党就是一例。
内战不止,这是大多数非洲国家都会遭遇的问题,也是后殖民地不得不面对的历史遗留问题。在此基础上,大国的地缘政治博弈,也会将后殖民地卷入漩涡。
地理位置曾经让索马里拿了一手好牌,让它在东西方贸易中一度繁盛。

但拿了一手好牌的索马里,并没有因此开启自己的现代化之旅,因而在大航海之后,被那些勇于冒险开拓的欧洲国家甩在身后。
也因为因为索马里的位置太过重要,落后于他人的结果就是将自己变成了人人都想咬的肥肉。
就像鲁迅先生曾说过的那样:「倘是狮子,自夸怎样肥大是不妨事的,但如果是一口猪或一匹羊,肥大倒不是好兆头。
而当索马里独立后,领导人对权力的争夺,错误的国家发展路线,没能让索马里走向富强,最终落得四分五裂、内乱不止的下场。
从大索马里地区分裂成吉布提、索马里兰和索马里;从法国、英国、意大利、苏联的影响到美国、欧盟、联合国的影响,索马里人每一次想要挣脱,就被束缚得更紧。
命运像是开了一个玩笑,索马里人越是想把握住自己命运,就越是适得其反。
这是索马里走向现代道路上的苦难,但不是独有的苦难。
一手好牌被打得稀巴烂,祖上曾经阔过的国家,何其之多。
放眼大航海之前,世界上最强盛的帝国,如奥斯曼土耳其、伊朗的萨非帝国、印度的莫卧儿帝国,哪一个没有遇到索马里式的苦难。
土耳其人,印度人,伊朗人,又何尝不酸楚?
历史告诉索马里人,也告诉世人,国家的命运不仅受世界局势变化的影响,更掌握在自己手里。
要想将命运牢牢握在手中,每一个曾经将好牌打烂的国家,所要走的路还有很远、很远。
参考资料
Somalia country profile. BBC news. 2018-1-4.

The tripartite alliance destabilising the Horn of Africa. Aljazeera. 2021-5-10.

What is behind Kenya and Somalia's dicey relations. DW. 2021-5-20.

Al-Shabaab car bomb kills at least 16 in Mogadishu. The Guardian. 2018-12-22.

Somaliland deserves international recognition. The Economist. 2021-5-18.

Somalia's Overthrown Dictator, Mohammed Siad Barre, Is Dead. The New York Times.1995-1-3.

How a U.S. Marine Became Leader of Somalia. The New York Times.1996-8-12.
日本如何走上现代化之路?
涩泽荣一又扮演了什么角色?
知鸦特邀日本史专家、北大教授王新生老师
带来涩泽荣一与日本现代化之路大课
从涩泽荣一波澜传奇的一生
透视日本现代化进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