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丨袁子昊
编辑丨韦物主义
和人们“印象中”的清华教授相比,唐平中不太一样,他喜欢潮流文化,对新事物敏感,能说出最新款式的椰子鞋,也能探讨最新的微博热搜。同时,唐平中还是几乎所有国内互联网巨头的算法技术顾问,对关键技术推动下的商业模式,非常有洞见。
在单纯的学术道路之外,唐平中对科技推进产业的变革有浓厚的兴趣。他对i黑马表示:“科技是可以最大程度推动社会效率的,现在巨头取得成功,无不是找到了科技结合商业合适的方式,本质地提升了产业效率...”,和他的谈话,有一些经世致用的意味。
唐平中是中国最顶尖的计算机技术人才,他敏感的感知着技术对世界的影响和贡献。
2018年,唐平中获得《麻省理工科技评论》中国区“35岁以下科技创新35人”奖,唐平中将合作博弈理论应用于水权市场设计,为西部地区地区节水增收、促进生态平衡做出重大贡献。这个技术也应用于器官匹配,实现以世界最快地计算速度进行人体器官的最优匹配。2019年他获得了达摩院青橙奖和全国计算机专业优秀教师奖励计划。
在学术取得一系列成就的同时,唐平中还和他的清华同事进行了他的第一次创业,关于金融科技方向,通过以前的股票数据和其它维度方面的数据进行股票波动预测,这家公司获得了国内最顶级风险投资机构的巨额投资,到现在依旧发展良好。
唐平中认为,下一代电商的机会来自于计算机算法和机器视觉对商品及相关内容的数字化。“许多非标的商品,需要人或者品牌来背书或者估价,但是如果是通过全国统一认证的数字化标准来做,那么将从本质上减少交易摩擦,颠覆传统电商效率......”
为此,唐平中开发出AI鉴定技术,建立了图灵深视,并推出产品图灵鉴定(包小鉴),打算将中国的二手市场进行数字化重构,建立起非标准商品的标准化体系。
在他的办公室里放着两双椰子鞋,一双真椰子,一双假椰子,一双穿在他脚下,一双摆在办公桌旁。
真椰子价格数千元以上,假椰子几百块钱不到,在外人看来这两双鞋没有什么区别,放在二手市场更加混淆不清,难以鉴定。
这是真货与假货的较量,这是唐平中建立的图灵深视与整个二手市场的“战争”,这场“战争”的较量注定旷日持久。
01
“战争”缘起——中国山寨盗版之路
中国假货的缘起什么时候开始,很难有人说清。但是对于唐平中来说,假货、盗版、山寨这些“文化”从小可能就围绕在唐平中身边。
80后的唐平中,出生时正赶上中国改革开放的最大红利期。大量外企涌入,纷纷在中国建立代工厂。
相隔不过100KM的晋江、莆田,于20世纪80年代双双做起国际运动鞋名牌的代工生意,这一过程中,两者慢慢聚集形成成熟的鞋类产业链。
1986年的深圳华强北,聚集着200多家电子企业,在政府的主持下,它们入股组成深圳赛格集团,作为中国电子产品山寨的圣地,最初的它也有一个研发创新的梦想。
对于中国来说,20世纪末至21世纪初,是一个野蛮生长的时期。 
1988年,赛格工业发展大厦一楼被改建成了电子配套市场,商业贸易替代科技研发,成为华强北的主旋律,也让华强北彻底变成了全球电子元件的集散圣地。
1997年,亚洲经济危机爆发,晋江、莆田的代工厂生意凋零,被迫另谋发展,晋江选择了品牌之路,而莆田走上的却是一条冒牌之路,并且一条路走到黑。
唐平中生长于这个大环境之中,在不自觉的情况下感受到的是当时中国普遍弥漫的盗版、山寨的氛围。
16岁的他考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攻读计算机学专业。此后十多年里基本都投身于学术之中。
2003年,他做起了机器人足球研究人工智能。这一年,联发科手机芯片量产,集摄像/视频/MP3于一体,降低了手机制造难度,华强北山寨机时代正式开启。
2008年,唐平中前往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系从事访问研究。同时,又一轮经济危机来袭,中国的山寨氛围也于2008年达到顶峰。最耀眼的例子便是当年的“阿迪王”,短短几年时间,阿迪王铺开数千家门店,甚至频频亮相国内外重大赛事,赞助西甲转播,与多只NBA球队结成战略合作伙伴。
2010年,唐平中在哈佛大学计算机系从事访问研究工作,在香港科技大学计算机系获得博士学位,在林方真教授的指导下进行人工智能与经济学交叉学科的研究。
乔布斯也于这一年发布iphone 4,从而开启了一个新的属于智能机的时代。当华强北的小工厂和摊主们试图像往常一样对苹果进行山寨复制之时,却发现自己在逐渐被时代所抛弃。
唐平中与Yoav shoham(斯坦福教授)合影
博士毕业后,唐平中师从卡耐基梅隆大学“德州扑克 AI 之父” Tuomas Sandholm 教授,从事人工智能、拍卖、肾脏交换和机制设计的研究工作,创造性地将人工智能与博弈论交叉结合研究。
2012年起,唐平中担任清华大学交叉信息研究院千人助理教授,教的是博弈论和计算经济学。
2018年,唐平中成为了清华姚班最年轻的长聘博导(终身教授),获得麻省理工科技评论中国区“35岁以下科技创新35人”奖。他把人工智能和经济学结合起来,实现以世界最快地计算速度进行人体器官地最优匹配;并助力千万中小商家和互联网公司,以低转化成本帮助两端达成业务目标。
而在助力中小商家与互联网平台进行业务合作时,却发现电商平台上商家存在的售卖假货情况与20年前的盗版音乐、电影没什么两样。
在唐平中看来,这件事不仅让消费者产生了不好的体验,也对中国国际形象造成了负面影响,此外,把消费者当作韭菜来看待,也会使消费者产生对市场的不信任,从而降低了市场的流通性。
唐平中向i黑马记者讲述了自己在美国读书时在eBay上淘购二手商品的经历,提到他的电脑显示器、床垫都是二手购买的,品牌信息真实可靠,非常方便,他认为中国目前没有这样一个产品。
“人和人之间很难架起一座特别信任的桥梁,大家都在二手交易软件上聊天,争论商品的真实性,没有实打实在做交易。我觉得得给买家和卖家之间架起一个沟通的语言,这个语言就是AI化,数字化。“
而在建立一座桥梁的过程中,需要的是一位“裁判员”来维系桥梁两端的平衡。
“平台自己做质检环节,动机是不通的,而传统的质检方法(每天数百单)与电商的体量(每天上百万甚至千万单)是完全不匹配的。所以我们可以看做一个没有私心、每天能够服务千万单商品鉴定的裁判员。不加入人为因素,公正公开的数字化规则,用AI说话。“
2018年10月,唐平中创建图灵深视科技有限公司,12月,包小鉴小程序推出,这是首个面向消费者的AI鉴定平台,它的出现也意味这场“战争”的正式打响。
02
“战争”的打响——一个人较量一个市场
“十个包包七个假,还有三个特别假。”这是一个流传在二手奢侈品市场的吐槽,真实情况肯定没这么夸张,但也反映了二手奢侈品市场鱼龙混杂的乱象。
在某二手奢侈品交易平台发布的《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发展研究报告(2021)》中,显示了从2017年到2020年,二手奢侈品的正品率一直在下降,2020年仅为32.9%,这也意味着每10件求鉴定的二手奢侈品中,仅有约3件为真货。
这场真货与假货的较量中,唐平中也首先从包类奢侈品入手打响这场战争。
2019年4月,包小鉴小程序AI识包上线。
AI鉴定的前提是建立在海量真伪数据的基础上,在图灵深视的数据库里,储存着179TB的包袋数据、100TB的衣服数据以及237TB的鞋类数据。
“从公司成立的第一天开始,我们就坚持收集各种手机拍照的图片,为了尽可能补充数据,我们还会免费去帮助我们的商户去鉴定,去帮各大电商平台做鉴定这件事。甚至有些的图片没有我们还会自己去买。“唐平中对待数据的态度非常认真,像做学术一样来做这件事情。
2019年7月在图灵深视pre-A轮融资之后,唐平中又展开了一系列动作:8月包小鉴鉴定品类进一步扩充,潮鞋、手表等也可以进行AI鉴定;9月,包小鉴推出开放平台,向有开发能力的企业提供API接口;12月包小鉴与国检达成手表鉴定战略合作。
次年,8月、9月分别推出AI新旧功能(成色客观评判标准)和化妆品类鉴定。
2021年初,唐平中再获沸点资本数千万A轮融资,并在4月上线集全球奢侈品潮品鉴定、采购、批发、带货于一体的B2B交易图灵云仓,为二手奢侈品行业商家服务。同年6月,包小鉴全新升级的图灵鉴定(包小鉴)正式成为中检指定的唯一线上AI鉴定服务商。中检集团深圳公司的全部线上鉴定将通过图灵鉴定(包小鉴)给出最终鉴定结果,并出具中检线上鉴定证书。
“包小鉴给别人的印象就是只能鉴定包包,但最终,我们要做的是全品牌鉴定。”唐平中告诉i黑马记者时,包小鉴已全新升级改名,图灵鉴定。
迄今为止,图灵鉴定(包小鉴)的程序上显示的鉴定物品件数约为216万件。
这一数字与2018年、2019年中国奢侈品销售规模为238亿欧元、300亿欧元和中国奢侈品消费规模为865亿欧元、984亿欧元相比,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而按照真假货的三七比例来看,唐平中和图灵深视更加任重而道远。
博弈论中,有一个“囚徒困境”理论,这一理论放到生活里最常见的就是商家之间进行价格大战,而假货的存在就有点像“囚徒困境”,商家是极其理性的,这种理性又是短视的,他们会以自己的最大利益为优先做出相关决策,而在没有规范、没有标准的情况下,这种追求最大利益的后果带给整个市场的只是负面影响。
“有的人可能会想:我卖假货也是卖100亿,成本低,利润高,还销量大,卖的容易多了,那我为什么要费心思去卖真货?但我觉得不能这样,这里面的还要考虑我们的社会价值。”唐平中认为这是他长期要做的事情,“做社会价值大的事情,我相信商业价值也大,这是一个长期的价值。”
作为国内首个,也是唯一一个,乃至世界唯一的面向消费者的AI鉴定平台,唐平中所做的是一个人较量一个市场,如同《堂吉诃德》里的主人公,作为最后的骑士向风车发起了冲锋。但不同的是,堂吉诃德作为时代的弃儿,最终的结果是被新时代所淘汰,而唐平中所做的则是向假货发起冲锋,让假货被市场所淘汰,用数字化重构整个二手市场。
最终,唐平中要实现的是,非标准商品的标准化,让市场真正流通起来。
03
“战争”的目的——让市场真正流通起来
非标准商品的标准化,基于这个目标,唐平中提出了两步走战略:
第一,收集所有商品的数据,从而实现闲置商品的数字化。
“我如果知道每个人家里有些什么商品,这是个很宝贵的数据库。”
唐平中认为,银行做贷款授信的一个困难之处,就在于只考虑个人的存款,房产、车这些大件资产,而忽略另一个维度,没有考虑个人家里的闲置商品的价值。
“如果将闲置商品都能够用数字化的方式进行评估,对银行做风控、贷款授信都是非常宝贵的维度,同时对金融的健康发展是一个很积极的影响。”
第二,提高交易效率,优化交易过程。
在保障用户隐私安全的前提下,对用户的数据进行收集,带来的积极影响则是基于算法来提高交易效率,减少用户的试错成本。
“用户去买东西,这个过程是存在大量的试错成本的,比如说东西买错了或者买到不喜欢的,有的时候平台比你自己更了解自己。”
在战略达成之后,建立起非标准商品的标准化之后,唐平中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让市场真正流通起来。
“所有的产业都值得用数字化重做一遍,数字化就是消除买家与买家之间的误会,消除了误会也就意味着市场的流通性增强。”
在唐平中看来,经济学是自然科学。
“里面有算法,又有经济学,是有非常多的技术创新。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教整个行业如何依托标准化,数字化把电商玩转。让市场上最需要这个商品的人拿到这个商品,这个叫经济学效率最大化。”
唐平中认为最好的市场是能够实现社会价值最大化的,即通过市场流通这双无形的手,促使整体系统效率最大程度的优化
市场流通最大化,是唐平中致力于做的事情,也是唐平中从始至终都在做的一件事。
为此,他离开了自己第一次创立的金融科技公司,而他在科研上的所做的水权市场设计、捐赠器官最优匹配都像是对这场用数字化重构二手市场“战争”的预演。
04
“战争”不落幕
2011年9月14日,唐平中在自己的微博上转载了一条介绍3.4万爱马仕毛衣的微博,并吐槽“在我妈眼里算织的比较差的”,或许那个时候已经埋下图灵鉴定的种子,到了如今已经逐渐成长为参天大树。
2013年,阿迪王与阿迪达斯达成和解,将商标和logo所有权无偿转让给阿迪达斯,渐渐销声匿迹。而莆田的大旗依旧飘扬,成千上万的人北下来到这里,像极了十八九世纪的美国淘金者,渴求暴富神话。
现今的华强北中国电子第一街,电子产品摊位寥寥无几,挂有数码城标志的商城,里面有的只是大量的来源不明、价格极其低廉的国际大牌爆款化妆品,它们成为了新一代的“山寨”。
目前,唐平中打算先讲好鉴定的故事,从AI鉴定流量入口到未来的AI鉴定社区,构建起一个完整的AI鉴定生态链。而在这之后,他还有很多、很大的故事要讲。
历史的车轮滚滚碾过,下一个时代是中国的创造时代。
唐平中和他的图灵深视既是真货战胜假货的参与者,也是中国创造的见证者。
参考资料:《中国山寨帝国消亡史》
如果说创业是一场人生修炼
黑马营就是向上生长最好的土壤
欢迎加入黑马营“一亿中流”加速计划
↓↓↓

点击底部分享、赞和在看,完成三连击,把好的内容传递给更多需要的人。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