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突然有封求助信,在网上流传开来。
这是一位拥有二胎家庭的,48岁的高学历外企高管,在失业两年后,写给上海市市长的求助信。
为了方便阅读,小编将他的求助信复制到这里:
尊敬的龚正市长,您好!非常荣幸,本人和您是本家,都姓龚;我是犹豫好久才决定给您发这封邮件,因为我想我是代表当下相当一部分高学历且资深但失落的大龄职场人给您写的信。
首先,我在这感到非常惭愧,虽然我是硕士/本科都是重点大学毕业的上海人,也曾经在知名外企工作过近20年,也做过好些年外企高管,我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也有过硬的管理以及业务能力。
不过自从2018年离职后就一直未能在社会上找到合适的工作,我想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我已经如今已48岁了,绝大部分公司和企业由于种种原因原则上不会考虑录用我这样的大龄青年;我也尝试过自主创业,但最终以失败告终;我太太也面临同样的境遇。
前些年,我们响应国家的号召生了二胎,如今我们还需要抚养两个儿子,一个刚上高中,另一个上幼儿园;同时,国家今后会把我们这些人的退休年龄延迟到65岁,那就意味着我这样的大龄青年至少还需要工作十多二十年才能正常退休。
坦率讲,如今在上海像我这样的40-50岁的失落的大龄高学历的资深职场人很多,我认识的朋友同事就有好几个现在和我情况类似。我们这两年通过许多专业的求职网站如领英、猎聘都未能找到工作;大家空有一身本事和抱负却报国无门,但同时还得承担起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责任。
近两年来我一直在申领政府发放的微薄的失业金,加上偶尔挣到的咨询费及家里有限的储蓄勉强度日;但我们总不能这样碌碌无为地坐吃山空一直下去,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对此,我想请求政府能否帮助我们这些高学历且资深的大龄青年搭建一些没有年龄歧视的职业平台,我们这些人有的是学历/能力/精力,我们完全还能为社会贡献一二十年,为何我们有那种被社会抛弃了的感觉;我们也注意到近年有近千万的大学毕业生要涌入就业市场,但他们的目标岗位和我们是大相径庭的,完全没有冲突。
我们真心希望政府能够帮助我们这些人和企业联姻,我们将继续为我们的国家和社会贡献我们的智慧和才华!盼复,非常感谢!龚建。
这封《求助信》一经发出,便迅速引起了网友的关注。
很多网友觉得不可思议,有网友表示,“你一个48岁的外企高管,还能失业找不到工作?”
还有网友表示,“建议这位上海大龄失业青年,可以卖掉上海的房子,选择租房住,这比写信给上海市长更能解决自身问题。”
不过也有很多网友觉得,上面这部分网友没有同情心。
其中一位网友就表示,“一个48岁的男人失业了,妻子和自己情况类似,身边也有不少人这样。那他向市长写信求助有什么问题吗?以后你不会到48岁?简单的同理心都没有,反倒幸灾乐祸的不少。”
另一位网友表示,“网络还真是主要年青人,且少有同理心。如果这封信能就此改变或完善:不同年龄层次的就业环境,让所有人都有不同就业平台,也是所有人福祉,因任何人终有48岁一天(不需内卷到不分学历和经历都去送外卖);从更高层面看,也能更好推动延迟退休政策。”
为什么上海失落大龄职场男的求助信被热议?
因为这个事戳中了如今社会上的多个热点:中年、失业、创业失败、二胎、延迟退休.....每一个单独拿出来,都是热点事件,而这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大龄职场男,一下全碰到了。
一位知乎网友就说了,人到中年“作死”三件套就是:二套房贷、生二胎,以及失业后选择创业,这位48岁外企高管都拿全了,估计把家底也赔的差不多了,要不然也不会选择吃低保,给市长写求助信。
对此,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回复称,已安排龚先生所在松江区就业促进中心与其对接。4月12日,松江区就业促进中心将该信息反馈至其户籍地街道社区事务受理服务中心,并安排就业援助员和职业指导师进行跟踪对接。此外,相关单位还协助龚先生办理求职登记、宣讲部分就业扶持政策;指导其完善简历;还为其推荐了四个岗位,包括销售管理岗、城市合伙人等。
但说实话,远水解不了近渴,这几个岗位,大概率也不适合他。那么多年轻力壮、高性价比、低收入的人才蜂拥而至,怎么会有企业傻乎乎地接盘这些中年失意男呢?果不其然,在入职其中一个公司后一个月,龚先生选择了离职。
所以,为什么国企、央企、公务员、事业单位的求职越来越火热。那是因为,在体制外人过了35岁就开始焦虑,失业之后,市场基本不会再给你机会东山再起。而体制内,人过了35岁虽然也有焦虑,但焦虑的方向和程度完全不同,即使事业生涯断线,但怎么都不会影响生活。在体制外,你焦虑的都是活生生的生存问题。
最后,希望大家到了48岁,都有更美好的未来。

点击关注我们,看更多有料分析
商务合作 | 加微信:JinjiaoBD
联系入群 | 加微信:J-helper
千山万水总是情,点个在看行不行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