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了一部介绍韩国高考的纪录片——《学习的背叛》,有很多话不吐不快,特别想跟大家分享。
在有的国家,条条大路通罗马,但罗马人筑起了城墙。


中国高考:残酷,但公平

每年,都有不少人说,要改变高考“唯分数论”的录取方式,考察学生的综合素质。
但看完这部纪录片,我最大的感受就是:
就目前的国情而言,中国高考虽然残酷,也有很大不足,但仍然是一条最为公平的赛道。
所谓的“综合素质”和“眼界”,很大程度上都是用钱砸出来的。
韩国就是最好的例子。
首先,他们的高考不靠客观的分数高低,而是分为三档:即考试+面试+记录档案。
普通人家的孩子,就算考了还不错的成绩,也很容易输在这份记录档案上。
有钱人家的小孩,父母人脉广阔,有机会参与各种高大上、让审核人员眼前一亮的社会活动。
老师也会主动安排,帮学生把记录档案一项项填满,到了高三再反复修改润色。
这些,都是普通家庭难以企及的资源。
其次,中国的大学,真的非常非常便宜。
在中国,绝大部分本科大学的学费都只要几千块一年,住宿费通常是1000元左右/学期。
食堂的饭菜因为有补贴,味道可能一般,但便宜量大,不会让学生饿肚子。
而且,我们的国家鼓励所有孩子往上走,因此各个层面都有很多助学政策,绝对不会出现“考上了但上不起”的情况。
微博上,有博主将此总结为一句话——
“你只需要带着录取通知书到学校,其他的,国家管!”
所以,尽管高考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很辛苦,很残酷,但对普通孩子来说,这或许是一条最为公平的赛道,一条最快速、性价比最高的上升通道。
有人说,只要家长的能量足够大,给孩子弄个外籍身份,考400分就能上清北,有何公平可言?
但换个角度思考一下——
这些能量很大的家长,他们的孩子本就与普通孩子不在同一起跑线。
况且,家长的能量如此之大,也只能避开高考,用其他法子曲线救国,让参加高考的学生,起码在这场考试中,得到了平等对待。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正是高考公平性的最佳说明。

富小孩和穷人家的孩子志向的不同

《学习的背叛》这部纪录片里,却揭露了一个令人诧异的事实——
跟普通人家的孩子相比,有钱人家的孩子似乎更加“志向远大”。
节目组在首尔房价最贵的A区和房价最便宜的B区分别选了一所小学,对即将面临小升初的六年级学生进行问卷调查,
他们发现,有钱人家的小孩往往都志存高远。
这个留着萌萌刘海头的小男孩出自一个医生家庭,他长大后也想成为医生。
这个略带婴儿肥的男孩对自己的未来有着明确的想法——“我想当检察官,具体来说,我想一直做到检察长的位置。”
原因很简单——
“因为我爸爸是副检察长。”
在检察官这条路上,他有着其他人难以望其项背的先天优势。
总地说来,生活在富人区的孩子,理想都非常“高大上”。
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孩子表示,自己长大后想从事机器人工程师、医生、CEO、检察官、律师等高端职业。
相比之下,生活在房价低洼区的孩子们却说——
他们对自己未来的期望,以厨师、化妆师等低端技术性职业为主。
看到这儿,各位老母亲可能会想——
小孩子嘛,哪里知道理想意味着什么。长大了自然会志存高远,积极规划自己的人生。
但遗憾的是,随着年龄的增长,穷富差距造成的梦想鸿沟也在进一步加深。
节目组对富人区和平民区的高中生进行了同样的调查,发现富人区的孩子志向越来越高远——
生活在富人区的高中生,超过半数给自己未来的人生定位是医生、检察官、CEO这样的专职人士。
而平民区普通高中的孩子,在现实的打压之下也愈发务实——
他们更愿意从事运动理疗、发动机修理等技术性工作。
对于背后的原因,节目组的点评是——
“住在不同的地方,梦想也会变得不同。”
父母的经济条件,才是决定孩子前途的重要因素。
在韩国的教育体制下,这些出身普通家庭的孩子,即便考上大学,也很难改变自身命运和家庭现状。

高中母校:打在韩国学生身上的烙印

那些克服重重困难,进入大学校园的韩国学生,面临的第一个考验就是——
高中母校决定了他们在大学校园的圈子、人脉资源,甚至决定了他们将来能找到什么样的工作。
先跟大家介绍一下韩国的高中制度。
韩国的高中分为普高、特目高(又分为科学高、英才高等)、外语高、自律高(又分为私立和公立)等。
简单粗暴地说——
普高,就是给家庭普通,个人资质也平平的孩子准备的。
而特目高、科学高的学生,要么资质出众,要么家境优渥。
不同的高中,师资力量、培养方式有很大不同。
比如说,同样是学生讲座,科学高请来的讲师有韩国1号宇航员、首尔圈大学教授、诺贝尔生理医学奖获奖者、延世大学和高丽大学的教授、NASA的副局长等等。
自律型私立高略微差一点儿,但也不容小觑。
给孩子们做讲座的有XX医院院长、首尔大学名誉教授、牛津大学教授。
普通高中是最差的,“癌症与阿兹海默病关联的性学专家指导”,“和理工科前辈对话”。
△ 不同高中学生活动的差异。
韩国的大学录取学生时,除了笔试、面试,还要看学生的“记录档案”。
所谓记录档案,就是指学生在高中三年的综合表现。
大到每学期的期末考试成绩,小到某次班级活动中的表现,都会影响大学对记录档案的评分。
所以,整理记录档案是一件非常繁琐,也非常有技术含量的活儿。
普通高中因为学生数量太多,老师根本顾不过来。所以,都是孩子们自己查信息、弄资料,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
而在私立高、特目高,老师经验丰富,对名校录取条件的侧重点和变动如数家珍。
他们平时会指导孩子参加名校看重的活动,到了高三,还会挨个儿帮学生整理申请材料,让名校看见每个孩子的闪光点。
培养方式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自然而然,升学率也天差地别。
以科学高和英才高为例,超过半数的学生能考进首尔大学——韩国最好的三所大学之一。
大学校园里,因为基数问题,来自普通高中的学生占了大多数。
但若论录取率,特目高和私立高具有压倒性的优势。
这意味着:
如果你毕业于特目高、英才高,你在大学校园里遇到高中校友的几率非常高。
相反,如果你来自小地方的普通高中,可能找遍全校都没有同类。
每年的愚人节,韩国大学生都会穿上自己的高中校服,拉风地行走在校园内。
名义上是搞笑整蛊,假装自己还是高中生。
实际上,不同的校服暗戳戳地把人分成了不同的小团体。
有的社团,因为成员都来自某某高中,便顺理成章地成了该高中的专属社团。
校园活动上,大家也会自觉地分成特目高、普高等不同的阵营。
就连聚餐喝酒玩游戏,大家喊的行酒令也是“外高的喝”、“普高的喝”、“私立高的喝”、“不是普高的喝”。
这种背景下,来自同一所高中的学生会自然而然地抱成小团体。
虽说“圈子不同,不必强融”,但很多宝贵的资源,只会在小圈子内部流传,外人压根儿触碰不到。
比如,大公司的实习机会。
有些公司在招实习生或兼职学生时,不仅要看学生来自哪所大学,还要看他们是否来特目高、私立高。
长此以往,来自名牌高中的学生渐渐占据了大公司的职位。
他们掌握话语权之后,也更愿意把工作机会提供给自己高中母校的学弟学妹。
以法律这块的高层公务员为例,来自特目高和外高的毕业生占了绝大多数,纪录片里甚至毫不客气地用了“霸占”这个词。
这就导致了一个现象——
毕业于普通高的普通家庭孩子,历经千辛万苦,好不容易跟那些富人家的孩子来到了同一所大学,却沮丧地发现:
“我们的出发点还是不一样啊!”


背着债务毕业的学生,很难轻松上阵

来自普通家庭的孩子,考上大学后面临的第二个悲哀是——
大学的各项费用加起来,实在是不便宜。
以首尔大学为例,我在它的官方网站上找到了2015年春季的学费标准。
可以看到,专业不同,学费不同。
最便宜的专业只要240万韩元,最贵的大概需要500万韩元。
如果按照400万韩元的中间值来计算,每学期的学费折合成人民币将近2.3万元。
需要注意的问题有两点——
首先,这是每学期的收费哦。
如果按学年来计算,每年就是4.6万元。四年大学读下来,光学费就要将近20万人民币。
在中国,普通本科每年的学费通常在5000元到8000元之间。
如果以6000元/学期为中间值来计算,读完大学四年,总学费也就2.4万元而已。
其次,这只是学费,住宿还得另外花钱。
在中国,考上大学就意味着你吃喝拉撒睡都能在校园里解决,我们对此也习以为常。只要缴纳每学期1200元左右的住宿费,学校里就有你一张床。
但韩国不一样。
多数大学的宿舍都非常紧张,学生多,宿舍少。每学期开始的时候,学生都要使出浑身解数来申请宿舍。
奈何僧多粥少,通常来说,只有各个院系成绩最优秀、最拔尖儿的那批学生,能够申请到一席之地。
并且,学校里的宿舍也不是那么美好——
有些大学的宿舍每周都会召开例会,如果无故三次不到,就会被取消住宿资格。
如果被逮住在宿舍里违规使用电器,也会被取消住宿资格。
胆战心惊住了一学期,下学期开学又得重新申请。
如果申请不上,就只能去校园外租房。
二三线城市的情况稍好一点,如果是首尔这样寸土寸金的大都市,光是房租就能把学生压得直不起腰。
《学习的背叛》这部纪录片里做过统计——
韩国的大学生,平均每人背负着1589万韩元的债务毕业。
折合成人民币,大约是9.5万元。
考虑到这个数字是把家境良好的学生也给“平均”了进来,普通家庭的孩子实际背负的债务数字,可能会更高。
这个名叫金善惠的女孩就是其中之一。
她就读于韩国历史最悠久的成均馆大学,因为家境不好,没法凑够学费而暂时休学打工。
她辗转于各个地方做兼职,时薪只有7500韩元(折合人民币45元),每天都要工作5个小时。回到家,还得挑灯夜读,不让成绩落下。
为了给自己攒学费,她规定自己每天的花销不能超过1万韩元。
这意味着,除掉交通费之外,她每顿饭最多只能吃3000韩元。
折合人民币18元的价格,在物价昂贵的首尔选择非常有限。所以,她的一日三餐都是紫菜包饭、米汉堡等便宜吃食。
因为没申请到宿舍,她只能在外面租房。
为了省钱,她距离学校不远的地方租了一间两平米的暗室。
没有窗户,也没有卫生间,洗脸刷牙上厕所都只能在楼道里的公共卫生间进行。
面对这个仅能容纳一张小床垫的房间,善惠没有任何抱怨,因为,“这里每个月的房租只要22万元(折合人民币月1320元)。”
至于未来的工作?
虽然善惠的梦想是成为一名社会工作者,去帮助像自己一样的贫穷、弱势群体,但目前,她根本无力负担梦想的价格,甚至连能否顺利拿到一纸大学文凭都未可知。
万能的B站有《学习的背叛》全三集的资源,都有字幕,建议各位老母亲有时间的话都可以看看。
P.S. 韩国人说话太慢条斯理啦,受不了,建议大家1.5倍速观看~
提前祝周末愉快!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