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男权社会,而女性之间也不只有惺惺相惜。
男性在男权社会里在追求什么?他们能不能认识到自己一直在享有特权?那些认识到了的男性,能不能从心底反对这件不公平的事?如果不再能从伴侣身上获得情感支持,男性会不会首先考虑更换一个伴侣?
就从我的职场经历来看,女性要获得与男性同样的成绩,确实需要付出更多东西。
首先就是,这个已经运行了几千年的大环境造就下的所有人对女性理性的怀疑。仅仅只是因为生而为女性,就必须花更多的时间精力先用自身的实力来证明自己的理性,这不仅是世俗的不平等,还存在一个世俗的偏见:那就是(狭隘的无法包容人的情感的)理性是解决一切事务的终极手段。但其实,人类的情感一直在影响着决策。这是他话了。
其次,女性经常会面对职场性骚扰。除了工作本身,女性还需要花时间精力甚至智慧来处理这类事情。曾经就有一位男下属,每每逮到机会就企图对我动手动脚,一开始我碍于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只是态度温和但认真地告诉他不要这样,并且由于我每次反应都特别快,他从未得手,我也就从未发作过。到后来,该男性越来越过分,有一次竟然想上手捏我的脸,我心里一直压抑的愤怒在那一刻爆发,大吼一声打了他一巴掌。他显然被我吓到了,他并未为冒犯到我的行为而道歉,而是马上倒打一耙指责我不该反应这么大,还打人,说自己只是开开玩笑。打下这些字的时候,我心里的愤怒还是不断翻滚,但我敢肯定,那一位已经忘记这件事了。非人哉!这还是发生在身处在等级上游的我身上,不可想象女性在职场上会遭遇多少隐秘的困难。
再者,仍然是来自于大环境的压力。在职场上厮杀的女性,往往还同时承担着基本上80%以上的家庭责任。
仍然是大环境,男性随着年龄的增长,仍然拥有优势择偶权。而女性,在处理好以上的种种以外,还需要保持貌美如花呢。
这还是女性吗?这还是人吗?女性的压力空前绝后。但仍有无数现代女性,即使没有完全想明白为什么要独立,还是依靠着心底那隐隐的恐惧与焦虑而选择更艰难的独立之路。她们像女战士、女超人一样,上阵可杀敌,回家可洗衣,杀完敌后给自己做心理治疗,保持品性的高洁,克服年龄衰老、容颜衰败,面对伴侣的不醒悟、不忠贞,拼尽所有,去换一点本应是这世间最平常的一点爱与平等。我相信在每一个完美女性的外壳之下,都藏着无数的心酸与焦虑,在那些阳光或者阴影里,女性的倔强与痛苦,坚持与泪水,一直享受着特权的男性又怎么会真的懂得?
我不要自己做什么道德至高的圣女,我只要求如果我的伴侣认为我应该贞洁,那他也应该同样的贞洁,如果他认为我该关心他的感受,我也该获得同样的回报,只以一个人为中心的亲密关系是没有生命力的,好的亲密关系应该是互相理解、互相支持、互相倾听、互相成全。
阿峥,2021.6.17

李慧敏注:阿峥是一个非常美好的女孩子,初见时一头短发、一袭白衣、英姿飒爽的仪态完美地惊艳到了我,接触多了才发现,美貌只是浮云,丰富的内心才是她最宝贵的财富。文能吟诗作赋天文地理,武能从容应对职场风雨,回家可以素手做羹汤,与朋友相处又可以是最温柔的倾听者。在所有这些之后,我想,“怎样爱自己”又是我们女人共同的功课。
  阿峥的公众号是“
狂奔的阿峥
”,欢迎关注。

  以下是她的一些作品: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