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几天,美国东西海岸接连传出“好消息”。
当地时间6月15日,加利福尼亚州州长加文·纽瑟姆宣布,当天成为加州“重启日”,是个“好日子”。他表示,即刻起加州取消社交距离等一系列限制,如果接种过疫苗,甚至不用再戴口罩。

而在同一天,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也在世贸中心一号大楼宣布解除剩余防疫措施限制。

“记住6月15日,记住今天,因为这是纽约再次崛起的一天!”他说。

▲当地时间6月15日晚,纽约州多地燃放焰火并将十余处地标建筑点亮蓝色和金色灯光,庆祝新冠疫苗接种达阶段目标。
在这样一个“高光时刻”,两位州长的推特上自然是道贺与恭维齐飞,一派热闹景象,但也有人提出了自己的担忧:孩子怎么办?变种病毒如何应对?现在解封是不是太早了?等等。
▲Delta变种病毒怎么办?12岁以下儿童怎么办?如何看待全美只有不到一半的人完成疫苗接种,而纽约是全美乃至全世界最大的旅行目的地之一这个现实?
▲太不负责了,英国正在把Delta变种病毒作为主要应对对象,而美国才刚开始,去年夏天的低级失误今年重现了,这不是个好日子,这是一切又开始变糟的一天。
▲现在解封为时尚早,不负责任。我们或将因此遭遇新一波疫情,我将把口罩一直戴着,直到事实声明我错了,或者我们再次被封锁。
这些担忧显然是有道理的,只不过在一片欢呼声中显得有些“不合时宜”,就像有人说6月15日不仅是“纽约再次崛起的一天”,还是美国累计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正式超60万例的一天一样。
为了纪念60万逝去的生命,华盛顿国家大教堂敲钟600次,统计数据显示,美国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最多的州就是加州,其次是纽约州,但敲响在华盛顿的钟声,却似乎被纽约的烟火爆炸声掩盖了。
两相对比之下,美媒更愿意为欢庆的气氛“添把火”,而为了突显美国抗疫工作的成果,《纽约时报》更抛出了一个看起来很有冲击力的话题:亚太国家为何从抗疫模范变后进?

文章称,亚太一些在遏制新冠病毒方面曾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的国家和地区,如今陷入不确定、限制和隔离的循环中,例如中国广州一些地区因病毒变异株而重新封锁,台湾地区和越南、泰国等也因最近的疫情暴发采取了限制措施,日本正疲于应对第四波疫情,而“曾经”疫情严重得多的美国,如今却到处熙熙攘攘。

疫情反复的原因有很多,而在《纽约时报》文章看来,亚太一些地区之所以成为“后进”,“通常源于疫苗短缺”,尤其在越南、中国台湾和泰国等地。

疫苗在推动重启方面的确至关重要,纽瑟姆在宣布加州重启时理由就是加州疫苗接种已超4000万剂,科莫在宣布纽约州重启时也兴奋地表示,纽约州成人疫苗接种率已达70%,这意味着人们可以回归正常生活了。

的确,部分亚太国家和地区面临着疫苗短缺的情况,但造成这种局面的重要原因恰恰是欧美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奉行疫苗民族主义,大量囤积疫苗并限制疫苗出口。
所以,当《纽约时报》以亚太人民之名义发出“为什么我们落后了?”的疑问时,一些外国网友对这种“明知故问”的做法嗤之以鼻。

▲疫苗短缺?更像是富国同理心短缺以及贪婪的过剩。
▲人性和人本主义需要疫苗,欠发达国家疫苗短缺拷问着所有富国的道德!
 “他们为什么‘落后’了?”这个问题或许美国政府扪心自问更合适。

微信编辑 | 董磊
微信审核 | 姜涛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