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新冠病毒闹腾了一年,2021年上半年全世界新冠病毒死亡人数超过了2020年全年,出现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是出现了很多变异毒株,造成很多国家第二轮、第三轮出现疫情。
最近关于出现新冠病毒变异毒株问题又引发了一些讨论,有的人说疫苗促进病毒变异,有的说疫苗阻止变异。
疫苗究竟是促进病毒变异还是阻止病毒变异,本文就谈谈这个问题。
一、邵一鸣疫苗是绝对可以阻止变异株的出现,而不是促进它的出现
【文章题目】《接种新冠疫苗会加速病毒变异?疫苗研发专班专家:绝对可阻止变异株出现》
【作者】封面新闻记者杨程凯2021-04-21 16:13
【内容】421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新冠疫苗接种有关情况。针对近日外媒报道,国外专家认为全球大规模推广新冠疫苗接种,会促使病毒加速变异,发生病毒的免疫逃逸反应,进而导致新冠病毒的感染性更强,甚至无有效应对办法的说法,科研攻关组疫苗研发专班专家组成员邵一鸣回应——疫苗是绝对可以阻止变异株的出现,而不是促进它的出现
邵一鸣介绍,这种说法是缺乏科学根据的。病毒变异是个永恒主题,特别是在mRNA病毒,它的变异基础就是病毒会持续复制。“但这个病毒如何才能持续复制?作为新冠这种急性的传染病,它的整个病程就几周,它要想持续复制,必须要从感染者循环、不断地传给易感者,就是要流行。不流行就没有机会复制,然后就传播不下去了。”
邵一鸣表示,要阻断流行,有两大措施:一是公共卫生措施,二是使用疫苗。
关于公共卫生措施,他认为,我们国家运用的非常好,在疫苗出现之前就已经控制住疫情了。
关于使用疫苗措施,他指出,亚洲很多国家公共卫生措施运用得也不错,控制住了疫情,但欧美一些国家很难使用公共卫生措施,有各种各样的原因,现在他们就寄希望于疫苗。
他表示,疫苗可以阻断病毒传播,病毒在不传播的时候就不能复制,不能复制就不会产生更多的变异株。这种情况下,疫苗是绝对起到正向的作用,不会促进更多变异株的出现。即使没有疫苗,病毒感染人体之后,免疫系统会自己产生对病毒的免疫压力,这种压力下,也会导致变异株的出现。
“但如果事先打了疫苗,就有个基础免疫力,病毒再进来之后,就会大量把病毒压制下去,能够产生更强的免疫反应,病毒的复制更少,变异的机会也更少。”邵一鸣说。
邵一鸣透露,通过疫苗大面积推广,还是可以为未来的病毒发生变异争取到时间,使得我们的企业、研发机构能针对变异的出现研究新一代针对变异株的疫苗。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疫苗绝对可以阻止变异株的出现,而不是促进它的出现。
证据图片:
二、一切阻碍新冠病毒感染的行为都是促进新冠病毒变异的动力
首先必须说明三个基本道理:
1、一切病毒的出现都想顺利扩散,称王称霸
一切病毒的出现都想顺利扩散,称王称霸,这是一切病毒的本性,也是一切生物的本性。但是能不能称王称霸是另一个问题。
2、病毒的扩散途中如果没遇到太大的阻力,病毒就不会有太大的变异
病毒的变异是一切生物的本性,不变异的生物是不存在的。如果病毒在扩散的过程中没遇到太大的阻力,病毒就不会有太大的变异。
2003年中国流行的SARS病毒和2012年中东开始出现的MERS病毒流行期间没有药物也没有疫苗,因此没遇到严重的阻力,因此它们没有严重的变异。
3、一切阻碍新冠病毒感染的行为都是促进新冠病毒变异的动力
病毒之所以要变异,是要突破扩散和流行中的阻力,因此一切阻碍新冠病毒感染的行为都是促进新冠病毒变异的动力。阻力越大,病毒变异就必然越大。
4、新冠疫苗是阻止新冠病毒扩散的最大阻力,因此新冠疫苗是新冠病毒变异的最大危险因素
目前全世界没有杀死人体内新冠病毒的药物,因此新冠病毒不会有抗药性。但是现在有疫苗,疫苗可以阻止新冠病毒的感染和发病,因此新冠疫苗是新冠病毒流行的最大障碍,因此新冠疫苗是新冠病毒变异的最大动力,是引起新冠病毒变异的最大危险因素。
上面的理论清清楚楚,上面的逻辑明明白白。
5、疫苗阻止变异株的出现是有条件的
邵一鸣说的“疫苗是绝对可以阻止变异株的出现,而不是促进它的出现”的这种现象是有条件的,在满足下列六个条件的情况下,疫苗可以阻止变异株的出现:
1)接种疫苗后形成的抗体强硬
如果接种疫苗后形成的抗体强硬,病毒想要攻破接种疫苗形成的防线就非常困难,即使变异了也突破不了,这是存在疫苗阻止变异的现象。
但是接种新冠疫苗的人形成的抗体不强,常常出现接种疫苗的人仍然被感染、发病、病重的现象,出现这种现象就意味着病毒突破了疫苗形成的防线,病毒出现了明显的变异。
2)疫苗保护时间长
疫苗的保护时间如果长,病毒攻破也困难。但是目前的新冠疫苗的保护时间在3个月到半年,而病毒存在的时间长,这样就必然存在由于接种疫苗时间长后抗体水平下降而再次感染发病的现象。出现这种现象就意味免疫失败,病毒变异成功。
3)疫苗接种速度快
如果疫苗接种速度快,可以在很短时间让绝大多数人接种疫苗,很短时间形成群体免疫,促使病毒传播困难,疫苗可以阻止病毒的变异。但是目前的新冠疫情是全世界范围的事,全世界各国国情不同,接种疫苗的速度不可能同步,也不可能在短时间达到群体免疫的水平。
如果接种速度慢,接种时间超过3个月,最先接种疫苗的人就有保护失效的可能,疫苗就要再次接种,否则群体免疫仍然是空谈。
4)疫苗接种率达到群体免疫标准
要通过接种疫苗达到群体免疫的程度,需要有80%左右的人接种疫苗。但要全世界都达到这个目标,是很困难的。如果有达不到群体免疫标准的地区,他们就成为容易形成变异病毒的地区。
5)疫情存在时间短,病毒来不及变异成功疫情就结束了
疫情的出现有很多条件,疫情的终止也有很多因素,如果疫情出现后短时间终止,病毒还没来得及变异或变异了来不及扩散,这时可以说疫苗阻止变异。
但是当前新冠病毒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内流行了一年半,还会存在很长时间,病毒有充分时间突破疫苗形成的防线,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不存在新冠病毒来不及变异问题。
(6)共卫生保护条件过硬
要想阻止病毒的变异,必须有一套良好的公共卫生保护系统,包括及时检测,发现变异病毒,及时隔离、及时治疗。这是一套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困难的事,很多国家根本就做不到。这样一旦出现变异毒株,因发现不及时,隔离不到位就必然出现变异病毒扩散问题。
因此对于新冠病毒来说根本就不存在疫苗阻止病毒变异问题,更没有“绝对阻止”的可能。
三、全世界的疫情情况充分证明疫苗促进了新冠病毒的变异
上面是从理论是说明新冠疫苗促进了新冠病毒的变异,全世界一年来的抗疫实践也证明了新冠疫苗确确实实促进了新冠病毒的变异。
1、全世界上半年因新冠病毒死亡人数超过2020年全年
2、全世界从20211月日开始大规模接种疫苗
3、全世界出现大量变异病毒
上面的事实都是公认的,上面的事实的原因只有一个,疫苗的不适当应用促使了病毒的变异。在这种情况下说疫苗绝对阻止新冠病毒的变异,符合实际吗?有人相信吗?
北京慕盛学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