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守望者精选
ID:IslamWatch
摘要: 全球最大制药公司辉瑞(Pfizer)前副主席迈克尔·伊登称: “西方mRNA等新技术基因疫苗存在巨大风险,远没有中国灭活疫苗安全,本次疫情或正被西方世界别有用心的精英利用。”

原视频来源:
https://www.bitchute.com/video/qs9X8Blr4Ucv/
完整专访视频+文字:

胡达克(记者): 新冠mRNA疫苗,关于此项技术的宣传几乎无所不在。但这个新疫苗安全吗?我是独立记者泰勒·胡达克,为了解答这样的问题,今天我们请到了辉瑞制药公司的前副总裁迈克尔·伊登。首先请您谈一下自己的资历和医学领域的背景。
伊登:我是一名博士研究科学家,从我开始接受专业训练到今年已经40年了,先是化学方面毒理学,然后是呼吸药理学博士的研究,所以我研究的范围广泛涵盖生命科学领域,这使我能够识别和研制新药,也就是治疗呼吸系统、过敏和免疫系统疾病的药物。然后我在药品研发领域工作了32年,大部分是在大公司。
十年前,我离开了辉瑞,之前我是辉瑞的全球呼吸科研究主任。过去10年,我是一名独立的企业家,为几十家新成立的公司提供咨询,还有幸创立并成功经营了自己的生物科技公司5年, 【译者补充】4年前被瑞士药品巨头诺华(以至少3.2亿美元)收购。 
《福布斯》曾报道迈克尔·伊登如何将辉瑞公司的弃子,运营转化成了诺华以重金收购的对象
依据链接:https://www.forbes.com/sites/johnlamattina/2017/03/15/turning-pfizer-discards-into-novartis-gold-the-story-of-ziarco/?sh=1f739a177572
【补充完毕】
胡达克: 你还担任过辉瑞制药公司的副总裁?
伊登:我曾是副总裁、还是过敏、呼吸科研究首席科学家。
胡达克: 我们在过去6个月里听过有很多新冠变异病毒, 我也听说过您做了一些研究,您最近和马克·杰拉多写了一篇关于变异病毒的文章。文中说:“迄今,无可靠的科学证据表明变异新冠病毒更具传染性或致命性。从学术定义上讲,变异病毒从临床上来说是一样的。”您能解释一下新冠变异病毒吗?以及我们是否应该担心呢?
伊登:首先, 新冠是中等程度的病毒, 它比普通感冒更严重。然而,它与其他冠状病毒是属于一类的,比如人类冠状病毒等,有四种常见的冠状病毒会导致通常的感冒现在的情况。只是,新冠是更加致命的一个版本的冠状病毒,但相比与人类共存了数千年的病毒,新冠并不是陌生的。所以,论到变异的新冠病毒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病毒,人们可能理解它是由蛋白质组成的。蛋白质由氨基酸组成,它们是蛋白质的基本单位,这个病毒由大约1万块这样的基本单位组成。若你找来与最早被发现的新冠病毒最不同的变异病毒,也就是约一年半之前的与最早病毒最不同的变异毒株,差异率仅为0.3%, 这令我非常惊讶。
伊登:所以这个病毒的改变速率像蜗牛一样缓慢。所以在16个月里,它的基因序列仅改变了0.3%。因此我们可以推定所有变异病毒99.7%都是一样的,如果你能仔细观察两个病毒,99.7%的相似度会让你很难看出任何差异,如果有细微的差别,你会很容易认定他们是一对,你能看出他们的关系如此的密切。你一眼看上去他们完全一样,你的免疫系统同样如此,通常情况下,当你的免疫系统发现病原体和新的外来生物时,它把生物体分成几十个片段,有时可能是几百个片段,然后进行分子鉴定,依次把每一个片段呈现给你的免疫系统,直到一些免疫细胞说:“嘿,我认识这个片段” 。然后它们被命令去复制能识别这个片段的细胞,就这样一直下去,直到你的免疫系统对病毒进行了彻底的分子鉴定,病毒被分解的每个片段都被鉴定。如果出现了变异病毒, 也就是0.3%的不同, 99.7%的相同的病毒。然后你的身体把它切成许多片段。
伊登: 毫无意外,这些片段大部分是相同的,也就是与你的免疫系统之前熟悉的新冠病毒相同。 换句话说,差异是无足轻重的,根本无法欺骗你的身体,让它以为这是个新的病原体, 这点非常重要。当人们提到“免疫逃逸”,意思是说你的身体被变异病毒欺骗, 以为这是一种全新的病原体,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伊登:让我给你们一个衡量标准, 这样你们就能判断是否应相信我说的,你可能还记得,2003年,非典型肺炎虽没有新冠传染范围广,但是曾引起了恐慌,新冠病毒与非典病毒的差异为20%,而新冠病毒与新冠变异病毒之间的差异是0.3% ,比非典病毒相似性高80倍。但是,一些勤奋的免疫学家们找到了在2003年感染过非典的人,问他们是否愿意献血,他们答应了。然后免疫学家们提取了这些人的记忆T细胞,想从中解答两个问题:首先的问题是17年后,他们的免疫系统还记得非典吗?答案是:他们还记得。所有17年前感染非典的人,当他们看到同样的病毒时,他们的细胞亮了起来。
伊登:第二个问题是,如果给他们今天的新冠病毒,免疫体统是否会有反应?答案是:所有人的免疫系统都识别了新冠病毒。这并不奇怪,因为80%的新冠病毒和非典病毒是相同的。根据这个实情,20%的差异完全不足以欺骗你的身体。所以,我们怎可能相信新冠变异病毒之间0.3%的差异会成为问题?完全不是问题。
胡达克: 我现在想专门谈谈mRNA疫苗。这是历史上我们第一次看到mRNA疫苗的广泛使用,你能解释一下传统疫苗与mRNA疫苗的区别吗?
伊登:没问题, 完全可以。传统的疫苗历史悠久,可以追溯到几百年前爱德华·詹纳发明天花疫苗。他们会用一种减弱的感染,一种减弱了的东西。通常情况下,它会被杀死,医生基本上会培养病毒,然后他们会杀死它,在化学上改造它,然后给你一定的计量,然后你的身体会识别这个死去的病毒的一些片段,然后产生抗体反应和T细胞反应。所以如果你之后遇见了真的病毒,你的免疫系统会说:“我认识这个,我看过这个,我有特殊的武器和技巧,我可以保卫我的主人。”
【译者补充】1796年,英国医生爱德华· 詹纳为一位小男孩接种牛痘成功预防了天花疾病。
180多年前,法国微生物学家巴斯德成为了今天灭活疫苗研究的先驱。
https://www.immune.org.nz/vaccines/vaccine-development/brief-history-vaccination【补充完毕】
伊登:但这些新技术疫苗截然不同,里面没有任何病原体,里面包含的是代码,病原体一部分的基因代码,这个基因代码就是信使RNA/mRNA, 这个东西位于你的DNA基因和蛋白质之间,它实际上是将你的基因复制成蛋白质的信息, 它的指令产生你能看见的东西。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像你说的,基于mRNA的疫苗被广泛使用。我想他们目标是给你们的身体注入这个东西,然后它会进入你的部分细胞之中。这些细胞会复制这个信息,几乎就像复制你自己的基因一样。 你会制造出病原体的那个部分,然后你的身体会对它做出反应,我一开始觉得没必要这样拐弯抹角的,明明可以用传统杀灭的病原体的(灭活)疫苗 ,为什么要后退三步呢?

伊登:确实如此,mRNA以前没有被使用过,10年前当我离开了制药业的时候,这项技术还处于实验阶段,实验的对象都是像癌症这样的严重疾病。当我10年前离开时,我们还没有攻克两个重要难关,其中一个问题是如何产生足够多的mRNA,使其足够稳定,能够被注射进入人体,能够被吸收。它天生就是不稳定的,它本来就注定是只存在很短一段时间的东西,它负责复制你的DNA,产生一种蛋白质,然后它就消失了,就像一个信号,就像无线电信号。它来了,你接收它,然后它就消失了。所以它本就不应被稳定下来, 这是问题之一。当我们试图制造它时,它通常会降解,在你合成了mRNA后,或者你刚把它注射入细胞或动物之后,它就降解了。
视频:传统灭活疫苗与冒进的mRNA疫苗的原理对比
【译者补充】我国使用的多为传统灭活技术疫苗,是此项技术是经过漫长时间检验的,而西方使用的Pfizer, Moderna, Johnson&Johnson, 牛津阿斯利康疫苗等均为基于基因技术的疫苗,只是具体原理不同,有的是mRNA原理,有的是腺病毒载体原理。【补充完毕】
伊登:另一个问题是我们无法将其植入细胞内,这并不奇怪,你通常在细胞内制造它,它在细胞内工作。然后是mRNA的产物去到细胞外表面,在体内完成某种任务,所以mRNA从外面进来是不自然的,进入细胞内活动是不自然的。事实上,人体有防御系统来阻止这种现象,这可能是为了阻止外来基因进入你的人体基因机器,你不会希望发生这样的事,人体有非常发达的护栏,将其切割或者甄别出来。所以,当我去年春天得知有多家公司采用了此技术生产疫苗时,我异常的惊讶。从那天起,我的感觉就不好,因为我觉得这种疫苗肯定比传统疫苗更不安全,肯定没有传统的安全。

胡达克: mRNA疫苗的危险是什么?可能对身体产生什么影响?
伊登:好问题,我可以告诉你还不明朗的方面,我看过提交给药品监管机构的档案,这些前卫疫苗的生产商没有描述的是mRNA被注入人体之后的去向如何?他们也不确定mRNA的效果会持续多久。这可能会让你大吃一惊, 为什么没有人要求他们这样做呢?答案是:因为它们把自己归类为一种疫苗。疫苗就不需要这样做, 因为传统疫苗通常只是一块死亡的病原体 ,我们并不在乎。我们知道他们的原理,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我们有几十个类似的疫苗,所以他们没被要求说明去向,以及它的影响会持续多久。 我认为他们应该被要求这样做。他们应该被要求说明mRNA之后的去向,我接受他们算作一种疫苗,但这种分类不够严格,很有误导性,我认为它们应该被称为基因疫苗,因为它们就是基因疫苗。所以我们不知道这些mRNA会去哪里,我们不知道它们的影响会持续多久。所以我担心副作用,我担心所有基于棘突蛋白的基因疫苗。
伊登:我不确定,我只能假设这是偶然的。我认为这一类的疫苗都有类似的风险。这是因为它都被设计进入你的身体,进入某些细胞,利用细胞的制造机制,制造病原体的一个片段,也就是棘突蛋白,就是你在细胞图中看到的,在细胞外面的突刺,是一种对接蛋白质,这使病毒能够与人体细胞联结,但它不是被动的联结蛋白。它具有生物活性,可以使细胞粘在一起,它具有融合性,它还可以引发血液凝固。现在,如果你想象一个人接种了mRNA疫苗,相关物质会在他的体内流动。当然,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这是一个典型的模式。
胡达克: 这是人们出现血凝块的原因吗?
伊登:是的,听我解释。你会看到一个钟型弧线的分布,有些人反应不大,很多人的反应介于中间,但有些在弧线尾部,在右边,他们可能反应会很大。mRNA可能会在他们脆弱的部位产生问题,可能是在它们大脑的血管中,或者是在他们血管的某个分支。想象一下,如果你接种了疫苗,运气不好,身体在特定部位产生了许多的棘突蛋白。因为这将是一个正态分布, 所以如果你是异常值,千里挑一,你最终会产生许多的棘突蛋白,并且是在危险的部位,并且若你又容易有血凝块。而且我们刚讲过棘突蛋白可以使细胞粘在一起,所以可以预测,西方基因疫苗会使人产生血凝块,所以他们果然在欧洲发现了几十个病例。
伊登:挺年轻健康的女性,20-50岁的人死于脑静脉窦血栓,甚至连监管机构现在也说,相信这与基因疫苗正相关,所有这些基于基因的疫苗,我认为都有这种尾部风险效应。因为不像传统疫苗,你得到一个确定的剂量,不多不少。当他们在疫苗中编码时,这个变量就很多了,它是如何在体内扩散的?它是如何被吸收的?它的复制效率如何?我认为这就自动地扩大了不同的生物反应的可能,如果你碰巧是在钟形弧线最右边的人之一产生了血凝块,可能会送命的。所以这就是我们现在的处境,作为一名毒理学家,我认为基因疫苗都会有类似问题,无法知道一个公司的基因疫苗是否会比另一个公司的更好。但我想说它们在本质上应该会有相似的效果。所以,因为血凝块弃用牛津-阿斯利康疫苗,用一个别的基因疫苗,不会解决问题。如果你实事求是,而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会看到类似的不同程度的不良反应。
胡达克: 你提到了一些不幸的人,你认为这些潜在的风险在临床上是显著的吗?
 伊登:是的,我认为如此,因为我们恐怕已经有过一些由血栓栓塞引起血凝块和出血导致死亡案例。此情况发生在一些平时出此问题概率非常低的人群中。这种不良反应会引起关注,所以如果你是一个健康的年轻女性,没有任何特殊的血凝块的风险,在大脑最脆弱的地方就更没有了。你却来到医院,说头痛得厉害,他们查一下病史,他们做了一些诊断,然后说,此人患有脑静脉窦血栓,被确诊的人中,死亡率高达50%,这非常严重。脑部血液的流入和流出被一个凝结的血块包含,事实上,这个年龄段的女性很少有人会患上这种并发症。所以当他们看到在短时间内7个案例,一个接一个的,而她们的共同点是最近都接种了基因疫苗。没过多久,他们就认为可能这就是祸因。然后另一个国家也有了类似的集群,也是同一种类型的病人,但我不认为只有在那些病人身上才产生了血凝块。这一点非常重要。
伊登:那些病人只是他们无可推诿,无法视而不见而已。因为脑静脉窦血栓是如此的不寻常,以致于集中出现7个死亡病例,这是无法被忽略的。但是对于年纪大一点的人或者稍微有点病的人,血块不是罕见的。他们也一直喜欢提醒我们这点,所以即便这群人血凝块的比率翻番,如果你不认真去研究,可能也不会发现有问题。但并不意味着它不存在。事实上,我确信所有年龄、性别和健康情况的群体,只要接种了基因疫苗 ,都有血凝块风险,而这次他们无法视而不见,因为这一人群的血凝块发病率太低了,很难归结为巧合(正好在接种疫苗后发病)只能推定与基因疫苗有关。
【译者补充】
美国疾控中心的数据显示:从2020年12月14日到2021年5月21日,也就是西方基因疫苗推出到如今,在美国共造成
4863人死亡
,262,521人受伤。

而从1998年1月1日到2020年11月30日,也就是新冠疫苗被推出之前,23年间因为各种其他疫苗死亡的人数仅为4758人
也就是说,西方基因疫苗在美国6个月期间造成的死亡人数,就超过了过去23年各种其他疫苗造成的死亡人数。考虑到如今新冠死亡率已经非常低的情况,西方基因疫苗作为“解药”有可能已经比病毒本身更致命。
而这还没有包括在其他西方国家的死亡人数,比如英国、澳大利亚、欧洲都有人因为基因疫苗导致了血凝块副作用,甚至造成死亡,韩国在6月也刚出现血凝块的副作用。
依据来源:
https://www.cdc.gov/coronavirus/2019-ncov/vaccines/safety/adverse-events.html
https://medalerts.org/vaersdb/findfield.php?TABLE=ON&GROUP1=AGE&DIED=Yes&VAX_YEAR_LOW=1998&VAX_YEAR_HIGH=2020&VAX_MONTH_HIGH=11

https://www.independent.co.uk/asia/east-asia/covid-vaccine-south-korea-astrazeneca-clot-b1856971.html
【补充完毕】
胡达克:太不可思议了,我想问我们现在处于疫苗普及的什么阶段?仍在实验阶段吗?
伊登:是的, 毫无疑问。我们都应该很清楚,这些基因疫苗都处于实验阶段,他们获得的是所谓的试验使用授权,比如在欧洲和美国,可能还包括其他西方国家。这意味着当局认为危机足够严重,以至于并且也没有其他的医疗和药物疗方法。所以这样的基因疫苗被允许使用,因为我们处于紧急状况之下。我觉得现在是否仍处于紧急状态是有疑问的,如果我们不再处于紧急状态下了,你不觉得是时候撤销紧急授权了吗?因为有紧急授权,这些基因疫苗还在。所谓的关键第三阶段试验,人们可能知道药物实验有第一阶段,会涉及志愿者,第二阶段会试验给病人多大的剂量。
第三阶段是大规模和长期的安全性和频率试验,通常需要几年的时间,在这种情况下。大约还要两年才行。所以按规矩我们离终点线还有两年的时间之后,才可能试探性的让大众开始使用,还有两年!而这段时间我们发现确实有医学和药物治疗的方法。大家肯定听说过羥氯喹,还有像布地奈德这样的皮质类固醇。大家也听说过伊维菌素,一种专利保护已经到期的治寄生虫药物,这三种药物都能有效杀的死新冠病毒,效果至少都不输于疫苗,甚至更好。那为何西方的监管机构在对这些药物非常冷淡呢?对这些小规模的药物疗法不闻不问呢?
伊登:答案是如果那样,他们的基因疫苗紧急授权就将被终止。所以我作为一名药物专家很郁闷。因我知道至少有3到4种替代疗法是我和家人都可以用的。如果我们不幸感染新冠,但西方的监管机构要不直接禁止使用,要不对他们装聋作哑。所以现在普及基因疫苗是一个什么状况 ?我认为这是非常鲁莽的行为。即便你最积极的理解现在发生的一切 ,看待这些基因疫苗的实验性本质。我认为我们至多应把这些疫苗提供给感染了新冠很有可能会丧命的高危人群。至多这样了 我们不应把它们给其他任何人了,如果你像我一样今年60岁,身体基本健康。
几乎没有人,几乎没有身体健康60岁的男性,在过去的16个月里,英国几乎没有这样的人因感染新冠死亡属于我这种情况的人。因摩托车事故丧命的概率都比患新冠丧命的概率高。我的业余爱好是骑摩托车,所以做一个类比,帮助大家理解一下风险究竟如何。我们却要因此给英国的所有人都打上疫苗,包括那些比我年轻得多,风险低得多的人。但他们打这个基因疫苗会带来药毒性的风险,其中包括已知的毒性风险,也包括未知的风险,所以这个事情一开始就是不合适的。
伊登:随着时间的流逝我越来越担忧,现在到处都有营销材料和宣传,推动20几岁的孕妇去接种基因疫苗,我不理解。什么样的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现在也有一些儿科的基因疫苗试验在进行儿童的研究。可是孩子却几乎从不受新冠影响,比如在英国,没有一个健康的孩子因为感染新冠去世。而我们有1000万10岁以下的儿童,根据政府的计划, 在今年晚些时候,他们被计划接种基因疫苗。这怎么可能有任何道理呢?这没有任何临床的益处。
【译者补充】
在西方国家,十多岁的孩子以及孕妇都被推动去接种基因疫苗。
依据链接:

https://www.independent.co.uk/news/health/pfizer-covid-vaccine-children-uk-b1859635.html
https://www.eveshamobserver.co.uk/news/pregnant-vale-women-encouraged-to-get-covid-19-vaccine/
【补充完毕】
伊登:如果他们不容易感染病毒并生病, 接种这疫苗没有临床益处, 这怎能抵消他们接种此疫苗的风险呢?这个疫苗其实还有2年时间情况才明朗,现在的未知因素太多了。这也是我接受这些采访的部分原因,我认为推动人们使用这些疫苗是极其不负责任的。大部分人面对这个病毒没有足够高的死亡风险,我十分不理解现在的做法,看不到任何正常的理由,我十分不情愿的最终得出结论。如果没有良性的原因,那一定有不可告人的原因,我认为这个不良原因可以解释为什么每个人都要接种基因疫苗。
西方当局要强迫你们所有人,男人女人和孩子包括婴儿,都被录入在一个世界首创的基因疫苗护照身份系统。如果人们不反对这个,我认为这是西方自由社会的终结。我要讲清楚的是,我有幸在这个专业领域从业了32年,非常享受这个过程。我的一位好友曾经说,药物研发是人类社会最后一个真正重要的成年人的竞赛。明白人们为何生病 ,我们应当如何干预,并且在治疗过程中把副作用降到最低,这是我们的使命。
伊登:所以我绝对支持令人兴奋的新疗法,无论是乳膏、药片、乳液喷雾剂还是疫苗。我绝对支持安全的药物,我非常反对高风险的疗法,非常反对在错误的地方使用药物,强效药只应给能受益最大的人,而不能给无法获益的人。如果你没受到病毒威胁,为何要花时间和精力去冒险来减少无关紧要的风险呢?因此权衡所有风险之后,我会建议不要打基因疫苗,我父母已去世,但若他们还在应该已经80多岁了。如果身体没有什么其他的问题,我有可能会建议他们打疫苗。风险确实存在,但大部分人不会因此丧命,并且可能会给你一定的保护,值得考虑。
伊登:所以我不是疫苗反对者,我甚至不会在所有情况下都反对这些疫苗。只要用对了地方,但我绝对坚决反对的是它们被推动宣传给年轻人和健康的人,面对病毒风险极低的群体。他们因此承担风险。面临不良后果,无论是轻微的还是严重的,这种规模的冒进实验在文明社会中从来没有开展过。这种噩梦般的剧情,我们恐怕只会偶尔从爆出丑闻的公司那里听到,我不愿与之为伍。
胡达克:都柏林大学分子遗传和生物医学专家德洛丽丝·卡希尔博士预测,打疫苗后的3-5年内,也就是这个mRN疫苗,人们将因这个基因疫苗不幸死亡。[德洛丽丝视频观点]:我们知道,这些mRNA疫苗的危害更多会在接种一段时间后表现出来。你知道我一直在说的是,任何70岁以上的人如果接种了mRNA疫苗,可能会不幸的在2-3年内死去。我会说,任何被注射mRNA疫苗的,不管你多大年纪,你的预期寿命都会减少,如果你30几岁,5-10年内就可能死亡。
胡达克:你同意这种观点吗?
伊登:我不会说我同意或不同意。我非常尊重德洛丽丝博士。我的点评是:事实上我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这个基因疫苗实验还没有进行完呢,我知道她在发表自己的真心意见。我想说她可能是对的,但我们还没有足够的信息断定这一定会发生,但她说的这点没错。像这样的疾病,包括非典还有登革热,有一种奇特的现象(因为打了基因疫苗)对病原体有抗体的人遇到真的病毒时 (相比没有打疫苗的人)有时病情反而更糟。
这被称为抗体依赖的增强作用。这个“增强作用”在这种情况下是不好的,所以我认为。多洛雷斯觉得之后会产生严重后果是基于此。她是把以前实验中的不良反应和现在的基因疫苗联系起来,推定这种风险很大。我想我甚至会同意说,这种不良结果是有很大的可能出现。不过,我更担心的是我们能不能谈谈病毒的变异,因为这是我迈克·伊登最担忧的,虽然其他人可能会不同意我的观点。我已经回应了多洛雷斯的担忧,现在我要谈谈自己的担忧。这让我夜不能寐。
胡达克:是的,当然可以。
伊登:我之前提到过病毒变异是吓唬人的,是一种心理控制,我觉得这是有道理的。我认为它们基本都是一样的,所有的新冠变异病毒和最初的病毒都非常相似,你的身体根本不可能把它们看成什么新东西。在这样的背景下,西方政客们不断告诉我们有关病毒变异的事情,以及我们需要阻止变异病毒。他们还说:不用担心,制药厂会制造出针对这些新变异病毒的改良基因疫苗。我最近听说一些制药公司正在生产补充或者针对变异病毒的疫苗。如果迈克尔·伊登是正确的,我相信我是正确的,这是我的专长,也就是免疫学。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它们与原版非常相似。这不仅是不太可能的,而是不可能的,你不可能需要一种新的疫苗来对付它们。但你却被告知这是必要的,你被告知他们正在研制。
伊登:老实讲我很害怕,因为我有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这些所谓的变异疫苗瓶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西方的药品监管机构都表示,这些针对变异病毒的新基因疫苗,与之前的基因疫苗很相似。但他们不提醒我们,现在的基因疫苗也只是紧急批准使用的。但是西方的监管机构却说,对于这些新的变异基因疫苗, 我们不需要任何临床安全检验,所以如果你把我对疫苗护照的担忧,也就是为了保持疫苗护照有效。你需要不断打新的疫苗,而这些制药厂可以往小瓶子里注入天知道是什么东西,天知道这些制药厂往小瓶子里注入了什么东西,然后人们就毫不迟疑的被注射。
伊登:我很大的担忧是,假如有人想营造一种情况,使得人口减少计划能够成为可能,这可能是就是那个完美的办法了。我们只需要时常惊吓公众,可能是一种新的变异病毒等等。而西方媒体时常煽动恐惧的情绪,大部分人都会毫不迟疑的,不经思考di接受各种新的基因疫苗。但如果3个月、6个月、1年之后,无论什么时间,这些mRNA或者cDNA等基因疫苗产生了预定的作用时,也许会使你生病,也许会让你丧命。他们具有合理的可否认性。
伊登:他们会说:“这是人类与病毒战斗悲壮的一段历史,很遗憾许多人因此失去了生命”。这会是西方精英的借口,他们自己不担责任。西方媒体对公众的恐吓,像我这样的科学家的观点被西方媒体压制,并且他们制造了虚假的或者没有必要的药物,并且推出免疫护照,要求你必须接受基因疫苗。这简直就是一场噩梦,不是吗?但它确实正在发生,我刚才描述的基本上就是西方政府的政策,所以如果我错了,如果有人发现伊登博士哪里弄错了,看在上帝的份上, 请写信给告诉我,因为这样我就能睡得更好了,我通过书面的方式,播客和在面对面的采访中发出了这个挑战,无一人能够对现在西方社会所发生的提供一个善意的解释。(完)

好文推荐(直接点击下方蓝色标题即可阅读):
1.千万不要拿生命去发生性关系!
2.北漂女生含泪揭露潜规则:拍戏需爬十张床!
3.被“避孕套”毁掉的中国女人!
4.京城最神秘的顶级会所,前天被连夜拆除…
5.一个地级市的副市长在山上上吊自杀,引发后续诸多谜团...

6.秦城监狱最神秘犯人,一个监区只关他一人,还派一个排看守!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