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源:ctmfile
欧洲金融科技公司加快募资步伐以进军海外市场
2021年5月初,英国金融科技初创公司Curve在1月份刚完成的7250万英镑(约合1.02亿美元)C轮融资的基础上,通过众筹平台Crowdcube发起了新一轮股权众筹,募集资金1000万英镑,以支撑其向欧洲和美国扩张的国际化战略。
这家支付卡提供商仅是欧洲众多风投支持的金融科技初创公司之一,这些公司正在以创纪录的投资步伐进军国外市场。根据PitchBook数据,截至5月26日,欧洲金融科技公司今年已经筹集了70亿欧元(约合85亿美元)的风险投资资金,这使得今年该行业的募资额有望大幅超过2020年创纪录的71亿欧元。
Source:Pitchbook
根据天空新闻台消息,总部位于英国的移动优先银行正在准备以超过100亿美元的估值进行新一轮资金募集,将其目光投向国际市场增长,并提出了100万美国用户的增长目标。其竞争对手Starling Bank已于3月份募集了2.72亿英镑,用于扩大其在英国的贷款业务,扩展至欧洲其他地区并进行一些战略性收购。其余机构则双倍押注其海外扩张的野心,如:数字银行Monzo在近年2月份任命了一位新的美国CEO来实施其扩张计划,并向媒体透露了其5000万英镑的G轮融资计划。
进军海外市场面临诸多难题
对于在银行、保险和经纪服务等受监管领域开展业务的初创公司而言,进入新市场可能异常困难且代价高昂。在基础设施、获取人才以及应对来自其他颠覆者和行业老牌企业的本地竞争方面,全球扩张已经成为一项艰巨的任务。“这是一个大规模的土拨鼠日,当从一个国家移动到另一个国家,一切都要重来一遍”,总部位于旧金山,主要投资美国和欧洲初创企业的Fin Venture Capital的执行合伙人兼创始人Logan Allin表示,你必须设立一个新的监管基础设施,重新建立品牌资产,获取客户,这和你在之前国家所开展的业务相同,因为之前建立的东西在这里没有任何影响力。
最为重要的是,由于地域性差异导致其业务开展受不同司法管辖区监管,金融科技初创公司经常面临拼凑的法规。Allin表示,由于州和联邦层面的双层法规,进入美国市场的初创公司将面临十分严峻的挑战。与美国相反,欧盟成员国受益于所谓的护照系统,使得金融公司可以在边境之间自由交易,几乎不需要额外授权。同时,欧洲投资者也没有忘记跨大西洋的困难。
即使只是扩展到欧洲的新市场,也会面临一系列挑战,其中之一就是文化差异。总部位于慕尼黑,曾与多家欧洲金融科技公司合作的HV Capital合伙人Barbod Namini表示,美国在文化上可能更加单一,但欧洲各国客户的消费习惯却各不相同。例如:北欧国家越来越多地使用无纸币交易,而德国的消费者则非常依赖现金,且与其领国相比更加不喜欢信贷产品。此外,金融产品和服务也可能因国家/地区差异而采取不同形式进行包装。一家总部位于德国的数字保险经纪商表示,在英国他们有一个扩展内容保险产品包括租户责任和意外损坏保险等,但在德国这些都是单独的保单,这使得它比挑战银行更加棘手。
英国脱欧给欧洲市场扩张带来麻烦
意图在欧洲拓展市场的金融科技初创公司面临着英国脱欧带来的问题。具体而言,当英国离开欧盟时,英国公司失去了允许他们在欧盟内以与在伦敦大致相同方式运营的通行权,反之亦然。总部位于柏林的移动银行服务提供商N26在2020年2月公开表示其将退出英国市场,究其原因为英国脱欧问题,随后表示计划扩大其在美业务。10月份,为自雇人士提供商业账户的芬兰初创公司Holvi也退出了英国市场,以应对大流行和英国脱欧后“不确定的监管环境”。
根据Pitchbook数据,仅在英国,金融科技初创公司今年就筹集了34.3亿欧元,约占欧洲融资总额(70亿欧元)的一半。HV Capital合伙人Barbod Namini表示,虽然英国保持了其在金融科技投资领域的领先地位,但初创公司更倾向于先在欧洲大陆设立总部,在募集后期融资后再在伦敦开设办事处。
尽管英国脱欧确实给欧洲市场开拓带来了麻烦,但它仍比拥有美国许可证简单几个数量级,因为双方仍然具有类似的监管框架,并且处于同一时区。此外,Namini还表示,这些难题仅限于在受监管领域提供产品和服务的金融科技公司,有很多欧洲金融科技初创公司,如B2B软件公司向在受监管领域运营的公司提供第三方服务,但其本身并不直接受到监管。因此,他们会更容易扩展到新市场。
参考资料
Pitchbook,European fintech startups with overseas ambitions fill war chests at record clip.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投资研究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