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一万多的包背在身上你叫她小姐姐,我三四万的牙套戴在嘴里你叫我钢牙妹?”隐形牙套,已经成了众多年轻人的选择,也正是有他们的买单,时代天使才能成功走向上市。
文 | 金融八卦女作者:文刀
因为公众号平台更改了推送规则,如果不想错过八妹的文章,记得读完点一下“在看”,这样每次新文章推送才会第一时间出现在你的订阅列表里。人生总会有遗漏,但是不要忘记点“在看”!!!
· · ·
学生时代,几乎所有人都有过被起沙雕外号的经历,尤其是戴牙套的男生女生,更有一个全国统一的外号,“钢牙哥”、“钢牙妹”。

这些外号,或多或少是花季少年少女们的人生阴影,似乎没有一口洁白整齐的好牙,就无法拥有一个完美的人生。
好在相比传统牙套,现在需要正畸的年轻人有了新选择——隐形牙套,而国内隐形正畸的行业龙头——时代天使,也成了近几个月以来港股IPO市场上最火热的新股。
5月16日,时代天使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成为“正畸第一股”;6月3日,时代天使公开发售,华盛通数据显示,最终融资认购倍数高达834.96倍,全市场最终融资认购额达2431.07亿港元。
今天,时代天使开盘即暴涨131%,达到了400港元/股,盘中涨幅一度扩大至180%,总市值超800亿港元。
港股打新是不少Z世代的致富秘籍,这次不计手续费,以开盘价计,股民一手账面浮盈45400港元,只是招股时期高昂的定价,早已将很多股民拒之门外,“一手都抽不起”。
而根据目前价格,创始人李华敏的身家超过了100亿港元,虽然在经历了近20年的创业后,李华敏的持股比例仅剩15.88%,但她也终于迎来了人生的高光时刻。
1.
/ 上阵父女兵 /
资本市场爱听故事,而时代天使的资本故事,起源于“上阵父女兵”。
时代天使的创始人名叫李华敏,出生于云南,父亲李世俊是南宁天使口腔病防治医院创始人、曾参与组建过中国牙防基金会。
但牙医的女儿并没有学牙科,而是去读了审计专业。
1991年至1995年间,她在南开大学会计系攻读审计专业,且考过了CPA,注会的难度,相信很多考过的人都深有体会,女学霸实锤了。
但女学霸有几把刷子,也得进职场这个大熔炉来试试。
毕业后,李华敏在深圳三九贸易有限公司干了一年审计,随后在香港三九实业有限公司干了三年多财务主管,在此期间还抽空去上海交通大学读了3年MBA,后来又出任了三九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医疗事业部总监。
可以说毕业不到五年,就几乎触碰到了升职天花板,而这时也出现了转机。
2002年,受美国公司隐适美启发,清华大学机械系教授颜永年和首都医科大学口腔医学院院长王邦康,合力研发一种透明牙套技术,只是产品还没做出来,资金链就快断了。
这个消息传到了李世俊耳中,他嗅到了商业机会,父女二人迅速筹资200万元买断了这个技术专利,并投入500万元注册资金,成立了时代天使。
后来接受采访时,李华敏回忆当年的决定时曾说:
“我创业的初衷就是为了大家的灿烂笑容。当你见到每一个人,都是很灿烂的微笑,这种由内而外的表达,不仅是生理的健康,更是心理的愉悦。”
但创业不易,祸不单行。
2007年,负责技术的教授出走,将股份全部卖给李华敏;2008年,初期投资方、某房地产商行使回购条款,并在得知李华敏退不回500万后要求申请公司破产。
内外交困下,员工们也开始纷纷出走,团队从70人锐减至28人。
但当时最迫在眉睫的还是没有钱。为了给员工发工资,李华敏抵押了自己的房子;为了省钱,她将公司搬到了一间不足100平米的商住两用房,而自己就用一个不足2平米的阳台隔间。
李华敏说:

“这是我创业十几年来遇到的最大的坎,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苦撑着、熬过一天是一天,每天都盼着奇迹发生。”
转机发生在2009年,当时担任沃脉德资本资深董事总经理的王健主动敲开了李华敏的公司,两人聊了6个多小时,最终他决定给命悬一线的时代天使投资,拿出了660万美元的融资。
有钱之后,时代天使缓过一口气,到了2012年,美国华平投资集团和奥博资本联合注资时代天使,金额约为1700万美元。
到了2015年,国内的牙科市场越来越受认可,时代天使也迎来了重要转折点。
从华平离开的冯岱,与同事黄琨成立了松柏投资,第一个项目就投了时代天使。
如今李华敏虽然还是时代天使的CEO,但持股比例只剩15.88%;相反,2015年入局的松柏投资及冯岱,则通过松柏正畸持股高达67.12%。
不为人知的是,松柏投资背后的势力是高瓴资本,老板张磊是“耶鲁财神爷”的学生,它在CareCapital持股96.67%,也就是说间接持有时代天使64.88%股权。
没想到吧,兜兜转转绕了一圈,最后的大赢家其实是高瓴资本。
2.
/ 昂贵的隐形牙套,收割新中产 /
时代天使的成功,离不开创始人的坚持、投资方的助力,但更重要的,是离不开消费者的认可与接纳。
在小红书上,搜关键词“牙套”,笔记数量有22w+条;而搜关键词“隐形牙套”,笔记数量也达到了4w+条。
可见隐形牙套,已经成了众多年轻人的选择,也正是有他们的买单,时代天使才能成功走向上市。
但美丽都是要付出代价的,隐形牙套真的不便宜。
在正畸的女生中,有一个广为流传的段子:
“别人一万多的包背在身上你叫她小姐姐,我三四万的牙套戴在嘴里你叫我钢牙妹?”
而昂贵的价格,也成了隐形牙套备受争议和讨论的关注点。
比如今年初,中新经纬曾报道:
“虽然可以随时摘戴,但吃饭时得取下,怕把嘴里4万元的‘爱马仕’嚼坏了。”在晓琳看来,隐形正畸的费用已经接近一个低配版的爱马仕包包。
《戴隐形牙套的我,感觉自己嘴里装了个爱马仕》
也因此,隐形牙套被戏称为“新中产的身份象征”。
网上也有人总结了时代天使各系列隐形牙套的详细价格,随意感受一下:
时代天使儿童版:3W~3.8W+
时代天使标准版:1.98W~2.68W+
时代天使冠军版:3.6W~3.98W+
时代天使标comfos(青春版):1.78W~2.4W+
那隐形牙套真的有必要这么贵吗?这个答案藏在时代天使的招股书里。
2018年、2019年,时代天使的营收分别为4.88亿元、6.4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818.6万元、6766.5万元;而2020年,营收为8.17亿元、净利润为1.51亿元,两个关键经营数据较去年都实现了大幅增长。
而绝大部分收入来源于“隐形矫治解决方案服务”,到了2020年,这一项收入已经占到了总收入的97.9%。
不仅如此,2018年、2019年、2020年,时代天使的毛利率分别为63.8%、64.6%与70.4%,连续三年稳步增加。
按照时代天使披露的数据,其产品在公立医院的平均售价为1万元左右,这就是说,每卖出一套产品,就能时代天使净赚约7000元。
一边是消费者花式调侃昂贵价格,一边是上市公司通过隐形正畸赚的盆满钵满,可见它的确是一门暴利的生意。
当然,相比A股的医美龙头爱美客毛利92.17%,白酒龙头茅台毛利91.48%,作为毛利率超过70%且逐年稳步增长的隐形正畸行业龙头,时代天使无论是盈利、还是发展,似乎都还有更大的想象空间。
再去看看茅台、爱美客的股价涨幅,或许你就能理解为什么时代天使会受到资本的狂热追捧了。
3.
/ 时代天使,能为他人带来笑容吗?/
隐形牙套的优势在哪?
显而易见,相比传统正畸过程中的一口“钢牙”,隐形牙套更为美观,这也成了绝大部分人选择隐形牙套的唯一原因。
但隐形牙套在消费者中的走红也绝非偶然。
在时代天使的招股书中可以看到,用于销售及营销开支分别为0.81亿元、1.23亿元、1.49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16.7%、19.0%、18.2%。
而用于研发费用分别为0.5亿元、0.81亿元和0.93亿元,占比分别为10.3%、12.5% 与11.4%,远低于销售及营销开支。
医药类上市公司的“带金销售”,一直是个讳莫如深的话题,如今看来寄托着国人隐形正畸希望的时代天使,也没有走出“带金销售”的怪圈。
2019年,时代天使的创始人、CEO李华敏成了湖畔大学的其中一员,也有了很多关于她的采访、报道。
而在这些报道中,李华敏无一例外的都提到了自己的初心,
“为他人带去笑容。”
不知道当消费者看到一副牙套的价格时,会不会笑。但是,李华敏实实在在为70名员工和公司高管带去了笑容。
招股书显示,隆新持股时代天使2.52%,股东为公司高管;美全持股3.48%,为70名员工持股。
以400港元的股价计算,70名员工将至少分得23亿港元,人均3297万港元。
公司高管中,副总裁郑燕、首席市场官刘彧、首席财务官朱国林、首席医学官田杰及副总裁孔泉清的身价,都妥妥超过了1亿。
不知道当初出走的42位员工,会不会后悔呢?
参考资料:
《IPO观察|时代天使:整牙这门生意有多赚?》,大摩财经;
《只能“吃软饭”,才是新中产的身份象征》,新周刊;
《戴隐形牙套的我,感觉自己嘴里装了个爱马仕》,中新经纬;
—end—


金八传媒往期获得奖项


*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
添加八妹微信,爱我,就别错过~*

极扬文化(股票代码:873375)旗下金融八卦女APP,有态度、有温度、有深度,1100万人的选择,这里有更大的视界,金融八卦女等你。
点击下方“在看”
你也越好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