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与拜登6月16日将在日内瓦会晤,尽管两人是老熟人了,但这是拜登首次以美国总统身份与普京举行峰会,因而备受外界瞩目。

然而普京最近表态,直言俄美关系处于最低点,对峰会能否有实质性成果“不抱任何期待”。这样冷淡的姿态其实毫不意外,这是普京在执政生涯中与此前多位美国总统交往中几经轮回、看透现实而作出的反应。
普京执政至今已有21年,与四任美国总统举行过大小20多次峰会,拜登是他迎来的第五位美国总统。回顾以往历次峰会,既有热情洋溢,也有横眉冷对;既有握手言和,也有貌合神离。总的来看,普京与克林顿之后三位完整任期的总统的交往都呈现出起初互抛橄榄枝令人充满期待,但最终走到不欢而散甚至剑拔弩张的地步。
在“普拜会”登场之际,我们不妨共同回顾一下本世纪以来普京与美国总统峰会的一幕幕往事。
普京VS克林顿:初识即是告别
资料图片:2000年6月,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飞抵莫斯科,开始对俄罗斯进行为期3天的工作访问。图为6月4日克林顿与普京在克里姆林宫会面。新华社发(美联社)
时间退回到新千年伊始。2000年6月,仅剩半年任期的克林顿最后一次访俄,一方面和有着亲密关系的叶利钦告别,同时也想会一会叶氏亲手选定的接班人。而刚当选俄罗斯总统的普京意气风发,渴望带领国家走出衰败和混乱,重振俄罗斯强国地位。
克林顿在三天访问中与普京进行了约10小时的交锋,焦点是导弹防御。美国以防范“无赖”国家为理由推进建立国家导弹防御系统,为此向俄提出修改1972年《反弹道导弹条约》,这遭到普京坚决反对。普京还反守为攻,大胆提出与美国共建导弹防御系统,“大家一起来回击新的威胁”。 
两人共同会见记者时表情都很呆板。对这次峰会,外媒的评价是“克林顿-叶利钦时代一去不复返了,莫斯科的主角已经改变”。这次峰会让克林顿领教了普京强硬的风格,他心里知道,普京绝不是美国人怀念的恭顺的俄罗斯领导人。
普京VS小布什:“求爱”无果反遭羞辱
▲资料图片:2001年6月16日,普京(右)和时任美国总统布什在斯洛文尼亚首都卢布尔雅那市郊的布尔多城堡举行会晤。新华社/法新
2001年小布什总统上台后,普京期待着与他建立新的关系,以消除美国对俄的孤立和遏制,并通过加强与美国的合作让俄在国际事务中发挥更大影响力。两位刚刚上任的年轻总统,在8年间结下了比后继者更多的恩怨。
2001年6月16日,即此次“普拜会”的整整20年前,普京和布什在斯洛文尼亚首都首次会晤,一个月后又在热那亚会晤。首次会面时,普京就对布什展开魅力攻势,在会后的记者会上,布什着了魔似的说:“他是一个极为坦诚和值得信赖的人,我能通过他的眼睛看到他的灵魂。”这番话就连普京也感到意外。
三个月后,“9·11”事件发生,普京抓住这一机会和美国结为反恐合作伙伴。他是第一个给布什打电话的外国元首,并让美军进驻中亚,还关闭了俄在越南和古巴的军事基地。这些举措被外媒评价为以和解的姿态向西方“求爱”。
当年11月,普京首次访美并前往布什位于得克萨斯州的农场做客,气氛十分和谐,美国总统国家安全顾问赖斯还以舞蹈助兴。2002年5月,布什首次访俄,也到访了普京的家乡圣彼得堡。
普京努力建立俄美互信,期待自己的善意能让美方投桃报李,但是他的希望很快破灭了。美国本质上仍然坚持霸权主义和冷战思维,不可能消除对俄罗斯的戒心。普京希望他的良好表现能让美国放弃建立导弹防御系统,但布什还是宣布退出了《反导条约》。随后,北约不顾俄罗斯反对,宣布第二轮东扩,战线直抵俄罗斯边境,同样又不顾俄的反对发动了伊拉克战争。
2003年6月,布什在访问了为伊拉克战争出力的波兰之后直接到访俄罗斯,让普京感受到了羞辱。就在这一刻,普京与美国人的“恋爱关系”结束了。普京在第二任期内不再逢迎美国,而开始不卑不亢地与西方打交道。
2004年到2005年,西方接连在格鲁吉亚和乌克兰促成了“玫瑰革命”和“橙色革命”。一连串幻灭让美俄龃龉日增。2005年2月,在布拉迪斯拉发的“普布会”成了双方火气最大的一次会面。布什指责俄罗斯出现民主倒退,普京则反过来教训布什,他说:我们尽量配合你们,支持你们的反恐战争;我们关闭了自己的基地;你们撕毁了《反导条约》我们也没有怎样,可是我们得到的回报是什么呢?不让俄加入世贸组织,建立导弹防御系统使我们处于劣势,还企图把我们所有的邻国都拉进北约……
三个月后,双方再次较劲。布什应普京邀请赴莫斯科出席二战胜利60周年纪念,本来普京很高兴,但布什在访俄途中先到访了拉脱维亚,似乎还嫌不够,在离开莫斯科时又直接飞去了格鲁吉亚。克宫对此极为愤怒,这也预示着两位总统的关系再也回不去了。
普京VS奥巴马:“重启”变成了“关机”
资料图片:2015年9月29日,普京与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第70届联大会议期间会晤。  (新华社俄新)
2008年,普京与梅德韦杰夫“王车易位”,开始担任总理。当年8月俄罗斯对格鲁吉亚发动战争后,俄美关系陷入新的低谷。
美国在当年的大选后迎来了奥巴马时代。奥巴马一上任就提出了“重启”不堪负荷的美俄关系的新思路,即在人权和格鲁吉亚问题上对俄继续施压的同时,在有共同利益的其他问题上加强合作。
2009年7月,奥巴马赴莫斯科访问。他先与梅德韦杰夫举行了正式峰会谈“重启”,次日前往普京的官邸拜会“大人物”。活动以共进早餐开始,俄方准备了红地毯、俄式大茶炊、烤欧鳇、多种鱼子酱。俄媒多年后评论道,这是二人的第一次大概也是最后一次气氛友善的会晤。他们谈了两个多小时,超过了预定时间,奥巴马显得温文尔雅,普京也心情不错,面带微笑。奥巴马会后不吝褒扬:普京的目光坚定地投向了未来。
随后,美俄关系显露出“重启”迹象,同时美俄开始《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谈判,并在2010年签署条约。但是好景不长,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后,支持巴沙尔政权的俄罗斯与支持反对派的西方产生了新的不可调和的矛盾。
2012年6月,普京重任总统一个月后,与奥巴马时隔三年在墨西哥G20峰会期间见面,但气氛已经改变,会后见记者时,两人皆显出疲态。2013年,两国关系继续变冷。奥普6月在北爱尔兰G8峰会时见面,在见记者时,奥巴马心不在焉,一直在看鞋,而普京也是目光四处游走,外媒评论称,他们俩似乎都宁愿换个地方待着。
两个月后,奥巴马宣布取消原定在莫斯科举行的美俄峰会。至此,外媒纷纷认为,奥巴马的“重启”宣告失败,两国已找不到什么可以合作的新领域,反而是在叙利亚、东欧导弹防御系统和人权等分歧上越来越不合拍,普京坚定反对西方的立场和论调没有变化。
到了2014年乌克兰事件后,普京果断拿回克里米亚,西方对俄实施制裁令美俄重新陷入冷战。6月在共同出席盟军诺曼底登陆70周年的纪念活动上,在电视镜头中普奥两人目光注视“相互打量”令人印象深刻。
2015年,普京决定出兵叙利亚,帮助巴沙尔政府一举扭转战场形势掌握了主动权,并迫使美方做出妥协。当年11月的G20峰会上普京和奥巴马在会场边进行了咖啡桌会谈,就推动叙利亚和平过渡达成共识,奥巴马还希望俄方在打击“伊斯兰国”组织中发挥重要作用。2016年9月,两人在杭州G20峰会期间再次会谈。记者拍摄的照片中,两人面无表情地对视,脸上连一丝微笑都没有。两个月后,两人在APEC峰会的间隙交谈了约4分钟,这是两人最后一次面谈,他们一直站着谈,普京在交谈中感谢了奥巴马“多年来的共事”。
普京与奥巴马在相识的8年间,终究没有建立起好交情,俄美也仅维持着冷和平。两人会晤的次数看似挺多,但大多是在多边会议的间隙见缝插针,而非真正意义的双边峰会。
普京与特朗普:“通俄门”压力下“粉转黑”
资料图片:2018年7月16日,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左)和普京出席联合记者会。新华社发(尤西·努卡里摄)
特朗普可以说是普京的“粉丝”。从竞选开始,特朗普就毫不掩饰其对政治强人普京的赞美之词。普京则在第一时间对特朗普当选总统表示祝贺,在俄方看来,特朗普上台是改善俄美关系的历史性机遇。但是,从特朗普胜选时起就陷入“通俄门”调查,俄罗斯干预大选也成为美政界和情报界的共识。
2018年7月16日,普京与特朗普终于迎来了会面时刻,两人在赫尔辛基举行的峰会或许是过去10年最重要的美俄峰会。特朗普对普京表示,美俄两国最终会建立“一种非同寻常的关系”。在特朗普作开场白时,普京保持着很随意的姿势,靠在椅背上,两腿分开,目光向下,并且对特朗普的一些话报以点头。特朗普坐姿前倾,两手支在身前,并不时瞥一眼普京。
随后两人举行了超过两小时只有翻译在场的闭门会谈。特朗普对记者说他和普京的峰会有了一个“非常好的开端”,他甚至还对美国情报界关于俄罗斯干预大选的结论表示了质疑。对普京来说,这次峰会的召开是一次成功。
但对特朗普来说,他在特普会上的表态立即招致美国两党和各大媒体排山倒海的严厉批评。议员们还要求那位女翻译公布会议记录以证明双方没有秘密交易。所有人只关心特朗普对俄干预大选的态度而不管峰会其他成果,以致他不得不在会后的两天内一再改口,承认俄罗斯干预了大选。
在美国根深蒂固的反俄情结,特别是“通俄门”调查的压力之下,为了证明清白,特朗普在实际行动上反而对俄日趋强硬起来。他在峰会后没多久就接连对俄实施新的制裁措施,后来还退出了与俄之间的《中导条约》、《开放天空条约》等重要协议,最终执行了和他讨厌的奥巴马一样的对俄政策,让美俄关系沿惯性下滑到冷战后的最低点。
特朗普本是扭转俄美关系趋势的最佳人选,但他没能在仅有的一个任期内走出那一步,让俄罗斯寄托在特朗普身上的厚望打了水漂。
21年过去了,回首普京与前几任美国总统的交往,似乎总在“由爱而恨”的模式中轮回。究其原因,不外乎美国新总统上任后要外交政绩,于是愿意向头号对手俄罗斯拋出笑脸,换取俄在美需要的问题上予以合作。好处占尽后,就一脚踢开,反手再补一刀,生怕俄罗斯有机会东山再起。 
拜登早在4月就对这次峰会发出邀请,好似又要重走过去的套路。但拜登一边释放善意,一边加紧敲打俄方,普京也以狠话回敬对方。即将登场的“普拜会”到底能谈成什么样,将在未来的俄美关系史上留下什么样的印记?让我们拭目以待。
微信编辑 | 许海婷
微信审核 | 丁扬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