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期三天的七国集团峰会13日在英国康沃尔郡闭幕。与会各方在新冠疫苗捐赠、应对气候变化、促进经济复苏等方面做出承诺。但会议的不少“成果”受到多方质疑和批评。分析人士指出,发达国家在应对疫情等最迫切的全球挑战中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而是借峰会之机盘算各自利益,暴露出这个富国“小圈子”的内部分歧和矛盾。

据彭博新闻社网站6月13日报道,在中国问题上,G7内部分歧显而易见。特朗普曾污蔑称新冠病毒为“中国病毒”,并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指责新冠疫情的源头是武汉实验室泄漏。一些欧洲领导人公开表示他们不相信这一理论。
G7的一位官员说,欧洲人、尤其是意大利人和德国人,感到被美国人推向了反华叙事,这并不能准确反映他们与拜登的对话。
报道称,关于中国的最终措辞并不像美国希望的那样强硬。一位美国官员坚定地表示,这些措辞没有被弱化,但对草案进行比较就会发现,公报在指责中国时仍有一些犹豫。
报道指出,对欧洲人来说,经济利害关系重大。由于新冠疫情的出现,中国经济将比预期更早地超过美国,欧洲夹在两个超级大国之间,日子越来越不好过。这也就解释了欧洲人为何对传达强硬的反华信息保持谨慎。
另据英国《泰晤士报》网站6月14日报道,虽然G7各方在从气候行动到经济复苏等一系列问题上达成一致,中国却成为最引发分歧的问题:美国总统拜登试图在所谓“强迫劳动”问题上使北京难堪,欧洲却退缩了。
意大利总理德拉吉说,尽管北京构成的“挑战”已成为领导人们讨论的主要议题,G7最后发表的公报摘要中却没有提及中国。他与德国总理默克尔以及欧盟领导人乌尔苏拉·冯德莱恩和夏尔·米歇尔都主张把重点更多地放在对华关系的“合作”而非敌对因素上。美国发出的简报提到所谓“新疆强迫劳动人员”,但后来这份25页的公报却去掉了这部分内容。
一位美国政府官员坦承,此次峰会有关对外政策的会议完全针对中国,是“比较复杂棘手的会议之一”。
报道指出,此前,外界期待此次G7峰会将带来一个新的论坛,即包括澳大利亚、印度和韩国在内的十国集团,作为所谓“民主国家”组成的联盟,提供相对于中国模式的另一种选择。这个想法由拜登和约翰逊提出,但随着G7内部分歧变得日益明显,在峰会之前就越来越少有人提及了。
微信编辑 | 董磊
微信审核 | 姜涛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