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杨百万”“中国第一股民”之称的资深股民杨怀定于2021年6月13日凌晨因病去世,享年71岁。
据新华社报道,数月前,长期患有糖尿病的杨怀定因并发症入院抢救,6月13日凌晨去世。“他生前说,自己已经轰轰烈烈活得很精彩了,离开时不想打扰大家。”其子杨钰琦说,“作为晚辈,也希望遵照父亲意愿,让他安静离开。”
作为中国证券市场的早期参与者,实践者和见证者,杨百万在证券市场拥有许多“第一”:
第一个从事大宗国库券异地交易的个人;
第一个到中国人民银行咨询证券的个人;
第一个个人从保安公司聘请保镖;
第一个主动到税务部门咨询交税政策;
第一个聘请私人律师;
第一个与证券公司对簿公堂;
也是第一个作为个人投资者被大学聘为教授。
1998年,他还被中央电视台评为“中国改革开放二十年风云人物”。
 “杨百万”是我国资本市场初期个人投资者的缩影,从他身上可以窥探到我国资本市场30年来的发展变迁。在一篇口述文章中,“杨百万”曾透露,当初进入股市的原因就是为了赚点钱,这种心态下的他,注定是一个投机者,但多年的经历让他明白,投资才是最重要的。
第一桶金:
买卖国库券2万元到100万元  
杨百万真实姓名叫杨怀定,但与他的真名相比,更多人还是愿意把他叫做杨百万。
因为早在三十多年前,人们还在纷纷渴望成为万元户的时候,只有初中文化的杨怀定通过证券市场,已经成为百万富翁,也成为股市上的风云人物,他也因此有了“杨百万”、“炒股大王”、“中国股市第一人”甚至是“股神”的美誉。
 “杨百万”原是上海铁合金厂职工。与“杨百万”相比,真名“杨怀定”在资本市场上的知名度并不算高。30多年前,在人们纷纷期望成为万元户时,杨怀定已通过买卖国库券成为百万富翁。
1988年4月21日,经国务院批准,上海、重庆、深圳等全国7个城市首次放开了国库券转让市场。
彼时,杨怀定因故刚从上海铁合金厂辞职,在广泛浏览各类报刊杂志中捕捉到了这条信息。
当天,他带了两万元,算了一笔账,国库券1985年的开盘价104元,利息率15%,如果2万元全部买下,一年就有3000元,当时存在银行的利率是5.4%,全年利息1080元。
于是,他把2万元都买了国库券。当天下午就迫不及待地跑去看行情,发现涨到112元了,赶紧卖了,赚了800元,一年的工资到手了。
“这是什么概念呢,当时我在工厂上班一个月才50多元的工资,等于一天就赚到了以前差不多一年的工资。”杨怀定敏锐地从中嗅到了财富机遇。
值得一提的是,最多时,杨怀定订了70多种报纸,甚至把茅盾的小说《子夜》也当作了股市入门“教科书”。
尝到甜头的杨怀定,将买卖国库券的业务拓展到安徽、河南等地,低吸高抛,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据悉,光是合肥,他就去了接近八十次,用箱子装着几十公斤的现金或者国库券往返。
“那时候国库券行情属于国家机密,但各地的党报会报当地的行情。”于是,他跑到上海图书馆,翻看全国各地的党报,在查到合肥国库券的价格后,连夜去合肥!一个来回,2万元的本钱变成了2.2万元。
靠着这种蚂蚁搬家的方式,一年的时间,杨怀定最初的2万元本金变成了100万元,“杨怀定”也变成了“杨百万”。
上海滩第一代股民:
交易所开市后才敢回家住  
随着国库券价格上涨,套利空间越来越小,一年后,杨怀定开始转战股票。
第一次大手笔买入的股票是上海老八股之一的“电真空”,共计3000股,该股买入前最高曾涨到140多元,跌到91元时,杨怀定买入。半年后股票开始暴涨,电真空股价涨到800元,杨怀定将其卖出。
此后,电真空下跌,他再次买进500股,后来股价涨到500多元他又卖了。他卖出后电真空又跌回到370多元,而他又在370多元时再次分批买进,电真空股价后来涨到2500元。
“当时交易所没建立,我日子蛮难过的,卖出去的股票,股价掉下来人家就要过来找,要求退货,我当时都不敢在家住。”杨百万2018年时回忆,直到上海证券交易所成立,才能回家住,因为交易所时代,根本不知道卖给谁了。
杨怀定透露,1990年底,上海证券交易所开业的第一天,他一个人独揽了交易量的一半。
在股市中赚得盆满钵满的杨怀定,很快跻身上海第一批证券投资大户之列。媒体争相报道,让他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股民,1998年,杨怀定被中央电视台评为“中国改革开放二十年风云人物”。
功成身退:
开发股票软件
为北大学子讲课  
很多年轻人可能没有听过“杨百万”的名字。
主要是因为此后中国股市从蹒跚学步到发展壮大。“杨百万”这样的个人大户开始从中心舞台逐渐淡出,成了数以万计中国普通股民中的一员。
但他生前始终生活在股票的世界里,他的家和他的证券工作室,都位于上海市闸北区的一所环境优雅的住宅小区里,工作室里都是跟着杨百万学炒股的股民。在他的办公桌上,同时摆放着三台笔记本电脑,一台记录着股市大盘的走势,两台监控着他所关注的股票行情,时时地提醒学员要注意的情况。每天早上股市开市之前到达工作室上班,3点股市闭市后下班,这就是老杨一天的生活。
而到双休日的时候,老杨又会接受到全国很多地方的邀请,飞到各地去做讲座,股票成了他生活里重要的一部分。
学历不高的他还先后出版了《要做股市赢家》等5本专著,并和并和儿子一起开发“杨百万决策操作系统”。
杨百万此前在签名售书
在自己的自述文章中,回忆起自己的人生道路时,他颇为感慨。
他说,除了自己一生之中赚取了一定的钱财之外,更感到荣耀的是,自己在2000年10月,以初中毕业生的身份,走上北京大学的讲台,为研究生和MBA讲授证券市场的理念和实务。
“股市已成为我的生命,股民爱什么?阳线,所以我的孙子就叫杨线,小名叫涨停板。”杨百万曾这样表示。
“杨百万”在公开场合留下了许多股市“金句”。例如:
  • 股市中要做坚定的滑头
  • 股市不相信眼泪,谁笑到最后才笑得最好。
  • 股市中不比谁赚得多,而要比谁活得更长、更潇洒。
  • 我不是股神,我不是股评家,我是标标准准的散户。做散户不可悲,但千万不要做散户中的傻户
  • 股市诀窍就四个字:抄底逃顶;股市就两个字:赢、输。
  • 股市中不能做死多头,也不能做死空头,要做坚定的滑头;低吸高抛、抄底逃顶,见好就收,落袋为安乃真英雄。
  • 不经过熊市的股民,不是一个成熟的股民。
  • 我最多不会持有超过3只股票。每个时期都是这样,选择3只股,是因为人的精力有限。有的散户持有十几只,结果一跌,跑都来不及。
  • 不倒秘诀:信奉落袋为安,不把钱全投进股市。
  • 炒股,最好不要定什么不现实的目标,脚踏实地才是取胜之道。
  • 股市中,不要惧怕被石头绊倒,但一定不要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两次。
曾请警察当保镖  
2007年,杨百万曾上过《鲁豫有约》,那一期的主题是股民沉浮记。
陈鲁豫:那个时候的一百万等于今天的好几千万吧?你当时一百万是放在一个存折,还是几个存折呀?
杨百万:全部现金,没有存折。当时没有一百,没有五十的,都是十块的。
陈鲁豫:我很好奇,十块一张的,然后一百万得有多大啊?
杨百万:一封是一斤二两,我都秤过,一封就是一万块一叠。
陈鲁豫:一万块是一斤二两,一百万就一百多斤,比我还要重呢!那你们家都放哪儿啊?
杨百万:挺简单的,往橱顶一放就行了。那时候我最担心的就是坐火车,这个箱子往火车上一放,就怕它那个手柄裂掉以后掉下来,肯定散落一地。现在这个社会治安,如果有人知道你这一箱是一百万,至少五个城市都跟着你,把你杀了。我带着一百万麻烦特多,因为当时进出火车站要检查危险品的,一打开多危险啊,他X光一照,哇!都是人民币!所以我老在火车站被人家扣留下来,他想这个人非偷即抢。坐飞机都给人家盘查,因为X光照出是人民币。
陈鲁豫:你的样子鬼鬼祟祟吗,那个时候?
杨百万:我的样子很坦然的喽,但是他都是以貌取人的。我那个时候吃得肥肥的、胖胖的,他认为我一定是一个贪官,准备外逃的。后来扣留的时候,我总跟他讲,我在上海很有名,叫杨百万。回到上海以后,我马上就跑到公安局,说我挣了钱了,想请两个保镖。请公安当保镖,在那个年代是非常轰动的新闻。
陈鲁豫:你请警察当保镖啊?
杨百万:对呀,公安局就给我配了两个保镖,600块钱一个月,两个人1200。配了保镖以后,第二天上海的《解放日报》就发社会特大新闻,上海出现了第一个请公安局当私人保镖的先富起来的人。我到税务局去的事,第二天报纸也报道了,说公民的纳税意识在提高。这两份报纸我都买了一份,一直藏到现在,就是怕政策变化,我有证据了。现在没用了,但成为非常珍贵的史料。
杨百万自称政策受益者:
每个时代都有属于你的机会 
2010年,资本市场20周年时,杨怀定在一篇口述文章中透露,当初进入股市的原因,说起来很简单,就是为了赚点钱,“在这种心态下,我注定是一个投机者,但是多年的经历让我明白,投资才是最重要的。”
杨怀定表示,“我还是想对新入市的股民说,在入市前一定要先学习,最好观察一两个牛熊市循环后再入市,我每次出去讲课,第一点总是强调学习,学金融知识,学技术方法。其实,世界上哪一个行业,可以不经过学习就成功呢?即使是摆摊做大饼油条,也要当徒弟学个一两年,何况金融、证券这种专业性、知识性很强的行业?所以,千万不能有一夜暴富的想法,一定要抱着投资的心态。进入这个市场,是来享受经济成长的。反过来讲,有这种觉悟的人越多,证券市场就越健康。”
在口述文章中,他说,尽管已过了退休年龄,原始积累也完成了,但还在这个市场里,“因为有那么长时间了,对证券市场、对证券投资,我已经有感情了。”
2013年,杨百万曾接受四川经济日报的采访。
彼时年过六旬的杨怀定称自己过得挺舒服。“比起当年的2万块本钱,今天我股市的2000万,资产增加了1千倍,钱够用就好,养老也可以不靠国家、靠自己了,除了抽根烟、喝个茶,没有什么奢侈的爱好。”
“每个时代,都有属于你的机会;我老了,我特别想告诉年轻人,一定要捕捉到属于你们这代人的机会。”他很认真地说。
“我常说,与其怨天尤人,不如捕捉机会,尤其是年轻人,我想一定能在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公报里找到自己发财致富、改变命运的机会。”杨怀定很自信。
今天,中国股市已非20多年前“杨百万”们“点券成金”的状态,更多股民要实现发财梦,除了要有“胆子和脑子”,背后还要有更加系统的制度支撑。
杨怀定觉得,未来中国股市的改革方向应该是更趋法制化、规范化的。比如预防上市公司信息造假、增加信息披露的公信力、透明度等,还有很多机制性的工作要改、要做。
随着“杨百万”的去世,我国资本市场上这段关于“杨百万”的传奇也画上了句号。
来源:东方网·纵相新闻、新闻晨报·周到上海、新华社、金融投资报、七禾网、四川经济日报、凤凰网、红星新闻(记者李伟铭 李晨)
(版权声明:“商学院”所推送的文章,除非确实无法确认,我们都会注明作者和来源。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原作者联系我们,与您共同协商解决。联系方式:18511832561,商务合作请加微信18511832561。)
获取商界新鲜资讯、聆听大佬领导“心经”
揭秘大公司里的“未可知”
直通全球22家知名商学院校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