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许多多的美国人或许会在夏天进入到一个不用佩戴口罩的状态。可是在林女士位于唐人街附近的公寓当中,封锁并没有结束。
她9岁的儿子的许多同学都已经返回学校,而他却在笔记本电脑上努力跟上4年级的最后几节课程。
他们大部分时间只能呆在家中,而在需要锻炼时,林的家人会在他们大楼的停车场逛一逛,走一走或是斗胆去旁边的公园。
然而,并不是新冠病毒阻止这家人重新走进熙熙攘攘的餐厅、学校已经公共场所。
43岁的林女士说,“在外面不安全”“总有没完没了的暴力以及骚扰。”
新冠肺炎疫情的期间反亚裔袭击的激增现在阻碍着许许多多亚裔家庭像其他的美国人家那样恢复正常的状态。
随着学校逐步取消远程学习、公司召集员工返岗而且人们摘下自己的口罩,亚裔称,美国竞相重开的步伐正在引发新一轮的担忧——无论是担忧生病,或是他们外出坐公共汽车是不是会遭到袭击,或者回到他们最喜欢的咖啡馆、书店是不是会被纠缠。
全国各地的数十次次采访当中,亚裔美国人详细描述了他们对人身安全的担心,即便在美国重新开放的状况之下依旧要采取的一系列预防举措。
有部分人仍在避免乘坐地铁以及一些公共的交通工具。还有人则不去餐馆,有部分人害怕恢复商务旅行或是结束远程的工作。
制止仇恨亚太裔美国人组织是一个由社区以及学术组织组成的联盟,从2020年3月份-份2021年3月,该组织追踪了6600多桩针对亚裔美国人以及太平洋岛民的攻击还有其他的事件。
从2021年春季的一项调查来看,1/3的亚裔美国人担心成为仇恨犯罪的受害人。
从联邦的调查来看,即使近3/5的4年级白人学生现在重新返回课堂,可是同年级只有18%的亚裔美国民众回到教室。
亚裔美国人称,他们希望随着更多的民众接种新冠疫苗以及新冠疫情的消退,那么威胁会减少。可是人们接连表达了同一个担心:没有对抗偏见的方式。
“偏见深入人心,”三十岁的莉莉·朱表示,她是得克萨斯州普夫卢格维尔的一位技术工作人员
“这1年的时间当中,每个人的生活仿佛都静止了,当我们接种了新冠疫苗的时候,标志着这个奇怪的1年结束了,可是依旧存在这样的偏执。”
现在,莉莉·朱已完成新冠疫苗的接种,可是她表示她不再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会再一次独自乘坐公共交通工具。
当她大着胆子回到公共场所的时候,当地的H Mart或是99 Ranch Market这样的亚洲超市让她觉得更加自在。
她表示自己的父母单独在家的时候甚至需要备上一把枪防身,每个人都战战兢兢。他曾向朱女士表示住在美国非常害怕,附近的按摩水疗中心有8人遭到枪杀,其中6位是亚裔的女性,这使得许多亚裔美国民众要求采取政治行动来解决反亚裔暴力事件频频发生的问题。
而林女士也对她的微信群当中出现的针对亚裔美国人的暴力攻击以及言语攻击的报道觉得十分的不安,打开手机,映入眼帘的是一条标题为”一位孕妇遭到拳头击中脸部”的新闻。
一位64岁的男子在离林家公寓不远的地方遭到一个高喊反亚裔字眼的人袭击。在没有任何警告或挑衅的情况下,一位27岁的女子头部遭人打。
曼迪·林担心如果没有其他同学的相伴,孩子会退步得更快,可是她对送他回校表示出深深的担心:他的安全、去学校的2英里路程以及他还不能接种疫苗的事实。
对于代表亚裔美国人家长的团体来说,返校方面的差异已经成为了一个迫切关注的问题。
最近,教育部发布了一份指导家庭怎样应对反亚裔霸凌的指南,而且提醒学校,他们有法律义务来应对这样的骚扰。可是这对曼迪·林来讲还是不够,到现在为止是还不够的。
过去1年的时间当中,社区组织者安娜·彭一直在唤起对反亚裔仇恨的关注,而且呼吁各位接种新冠疫苗。她表示,她很难说服一部分谨慎的华裔美国家庭参加该市上周末在罗斯福公园举行的年度花展。
安娜·彭表示,这是一个在离唐人街几英里远的地方举行的大型活动,对于依旧觉得威胁的家庭来讲,参加这个活动使人感到焦虑。
她拿到了一些打折票,而且事先安排了一次Zoom聊天对他们的问题进行回答。在这之中,高居榜首的问题就是:如果他们感到不安全,需要离开的话,那么需要怎么做呢?
特别多的人称,他们会尽量找到一种平衡,使得自己在公共场合感到舒服。仅仅是散步都或许成为一种痛苦:佩戴口罩可以保护自己,还是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注意?白日难道比晚上要更加安全吗?在主要居民是亚裔的社区会更加安全,还是会更加容易被袭击呢?
文 | 佛州百事通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