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
【爸妈营说】
本文是爸妈营【故事专题】的一篇好文
关注“爸妈营”,在主菜单回复“故事
可查看超过200篇【故事专题】好文
编辑:思嘉
19岁时,曾是轰动半个中国的“人大裸模”。
五十多家媒体争相报道她。
“苏紫紫”这个名字3天内,被搜索了3000万次。
后来,她退学、结婚,成为生活安稳的全职太太,又因为“不喜欢被控制”选择离开。
她搬出大房子、剃光头发,上过《奇葩说》,做过编剧、导演、制片人……
经历了再一次结婚和离婚。
现在,她30岁了,是一个单亲妈妈,和自己的妈妈一起照顾3岁的女儿。

生活从来没有厚待过她,可是她却硬生生“拼”出了一条坦途。
为什么要当裸模?
11年前,刚满19岁的她称自己为“苏紫紫”,是人民大学艺术系的高材生。
学艺术的孩子,身上总有一些浪漫的艺术气息。
他们天不怕地不怕,一心只想做一个全中国最牛的展览,成为中国最牛的艺术家。
苏紫紫也是,她拒绝从众,拒绝随波逐流。
于是,她在人民大学校园内举办的人体艺术展《Who am I》,展出了她16幅人体黑白照片。
在这之前,从来没有人举办这样的艺术展,苏紫紫这一举动可以称之为“惊世骇俗”!
11年前,如果有“网红”这个词,那么“苏紫紫”一定是那个时候最出名的网红之一。
苏紫紫想讨论的是艺术:脱掉衣服,撕下所有标签,我们是谁?
但更多人关注的是「大学生」做裸体展
她的“无马赛克裸照”一时间传遍网络,“人大裸模”的噱头强有力的吸引了网民的眼球。
有人褒奖她:勇敢、坚持艺术,也有人强烈批判她:不要脸、伤风败俗。
面对误解,苏紫紫选择了激烈的反抗方式:她全裸坐在凳子上,接受了五十多家媒体的采访。
甚至,还策划了一场裸体展——《泼墨》。
全裸站在雪地里,让人用墨水在她身上写下“鸡”“婊子”“不要脸”“伤风败俗”……
有记者拍了展览现场的视频,发到网上,短短3天内,视频点击量高达3000多万次。
事态彻底失控。
苏紫紫走在学校里,时常会有人不怀好意的凑上来问,包夜多少钱。
之后不久,她从人民大学退学。
选择让“苏紫紫”消失,重新变成王嫣芸。
11年过去了,王嫣芸30岁了。
这个曾经离经叛道的女孩经历了两段婚姻,还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回想起19岁,她的一系列出位的举动,她说:“那是一种本能的反抗。”
那些激烈的反抗方式,与她悲惨的成长经历有关:在争吵、暴力环境中成长,她最不能忍受自己被误解、被欺负。
悲惨的成长经历
1991年,王嫣芸出生在湖北一个普通家庭:爸爸是长途货车司机,妈妈没有正式工作。
王嫣芸刚满3岁时,父母离了婚。
父亲很快组建了新的家庭,母亲则去了深圳打工,两三年才回来一次。
没有人愿意要她,她被送到了外婆家,开始寄人篱下的生活。
在王嫣芸的印象中,外婆是暴躁的,常常因为一句话或者一点小事,就对她拳脚相向。
王嫣芸特别害怕外婆,为了讨好外婆,她学会了撒谎。
跟外婆说十句话,有九句不是真的。
外婆还有一种更吓人的惩罚方式:罚她抄几百遍「我没有父母」这让幼年王嫣芸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阴影。
除了外婆,小舅也是这家里让王嫣芸害怕的人之一。
她记得,大概是在5岁,有一天,外婆出门了,她哭闹着要找外婆。正在午睡的小舅不知怎么让她安静,从路边大排档抽了根方便筷,掰断插到她脸上。
这确实很有作用,也许是吓到了,也许是疼得说不出话,总之小王嫣芸立刻安静下来,默默掉眼泪。
很多年后,她和当年家旁边小卖部的阿姨聊到了这事,阿姨说:“我第一次见你,你就满脸血。”
在王嫣芸的记忆中,爸妈只会在每年开学前出现在王嫣芸的面前:他们为她的学费吵架,在她面前争论谁该出钱供她继续念书。
王嫣芸在采访中说,她蹲在一旁,看着父母歇斯底里的样子,觉得自己像个乞丐。
14岁那年,爸爸突然和继母离了婚,深夜从外婆家把她带走。
和爸爸一起生活的日子不好过。
他们借宿在朋友家里,爸爸每天彻夜打麻将。
每次爸爸一生气,就会打她出气。
她不哭也不挣扎,只是瞪大双眼,盯住爸爸一遍遍揍她的手,等爸爸打得差不多,停下来,再冷冷说:你打完没,打完我走了。
王嫣芸爸爸最常对她说的一句话就是:“你妈是个婊子!”
在他的描述中,王嫣芸的妈妈不是个好女人,因为怀孕时还会穿着高跟鞋去蹦迪。
妈妈是什么样的人?王嫣芸回答不上来。
王嫣芸曾在一篇题为《性别、身体、羞耻与放下》的文章中谈论起妈妈:
“三岁过后到18岁之前的整整15年我们离得很远,总共就见了10次面,每次两个星期或者更少,加上高三那年她回来陪我备考半年,5475个日夜中,我们在一起呆了不到320天。”
陌生,是王嫣芸对妈妈的第一感觉。
受爸爸那些话的影响,她也不知道怎么和妈妈相处。
每次妈妈想抱她和她亲密一些时,王嫣芸总会下意识躲开妈妈的碰触。
高三时,妈妈从深圳飞回家陪读,有一次吵架,她抬手扇了妈妈一巴掌,说:你不就是个婊子吗?
在暴力、争吵交织中成长,王嫣芸不知道该如何正常表达情感、分享情感,她长成了一个性格激烈的人。
每次感到自己处于弱势的时候,竖起自己身上的刺成了本能:我可以平凡,但绝不可以被欺负。
20岁的时候,王嫣芸因为“裸模”事件,正被人评头论足。
她仓皇不安,世界上似乎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能为她遮风挡雨。
成长于破碎的家庭,王嫣芸以为自己是渴望婚姻的。碰巧,她遇见了一个可以接纳她的男人。
她很快就结婚了。
王嫣芸的行为艺术《日常谈话》
最开始很享受,但很快,王嫣芸发现这段婚姻富足但是不自由:大她22岁的丈夫不支持她外出工作,她决定离婚。
结束了长达5年的平静婚姻,两个月后,她遇见了老邹。
她说老邹适合相爱,他包容她,一边抱怨「为什么不听话留长头发」,一边每周为她剃光头。
得知自己怀孕的时候,王嫣芸25岁。
看见验孕棒的那一秒,她就非常确定自己想要留下这个孩子。她一边大笑一边给好朋友发微信:“我虽然没有把自己养好,但是我能把孩子养好。”
但是,王嫣芸又很快焦虑了:“我能否给她我认为好的东西?我认为好的东西需要多少钱?”
老邹花得少,挣得也少。于是,王嫣芸给自己设立了一个目标,在孕期挣100万。
整个孕期,王嫣芸接了三个项目,有电视导演,也有影视编剧。

有一个词用来形容王嫣芸非常形象:“生猛”。

在片场,同事们这样形容王嫣芸:“挺着肚子,冲过去了!”
生产前,妈妈放下手上的工作,来照顾王嫣芸。
那是高三陪读后,母女俩少有的独处的时间。但即使妈妈来了,王嫣芸还是习惯一个人战斗。
快要临盆的时候,王嫣芸还在工作。
每次一疼,她就弯低身体,屏住呼吸,等阵痛过去了,她又继续开始忙碌。
医生说她宫口开得慢,可能要疼一个星期。
王嫣芸不干,哪里等得了一个星期?甲方还在等她交东西呢!
从晚上8点到凌晨2点,她在医院的走廊上来回走了6个小时。每走一圈,就坐20个深蹲。

第二天,宫口就全开了。
“生了40分钟生完了!”
“整个过程,我没有无助的叫喊过一声。”
女儿6斤8两,非常健康。

王嫣芸给女儿取名“小意外”,因为这是她人生中的意外惊喜
成为妈妈之后,王嫣芸和老邹的摩擦越来越多。
老邹觉得王嫣芸应当放下一些工作来陪孩子,但王嫣芸却会在吵架的时候看时间。
矛盾无法调和,王嫣芸同意老邹离开。
有失去,也有获得。
第二次离婚,成了王嫣芸和妈妈真正建立联系的时刻。
领离婚证那天,王嫣芸着急赶去处理工作。
她对妈妈说:“我又把事情搞砸了,这事只能你来收场了。不好意思,实在不好意思。对不起,我真的拜托你了!”
说完,她抱住妈妈,这是她第一次和妈妈拥抱。
妈妈哭了,王嫣芸也哭了。
她似乎开始理解妈妈:
“就像自己拼命工作一样,妈妈怀孕的时候总想跑出去玩,是在母体被侵占时试图保存自我的一种挣扎,是希望自己和孩子是同样重要的。”
有时候,王嫣芸觉得她和妈妈不像母女,反而像被同一对父母养大的姐妹。
妈妈也是在外婆的教育中长大,“你突然就知道她是怎么过来的这些年。”
“她也想快速逃离那个地方,还没有满20岁,迅速嫁给了我爸,生了孩子,然后发现一团糟。”
距离近了,王嫣芸慢慢地更了解妈妈了:妈妈不是不爱她
小时候,她学费不够不是因为妈妈没有寄钱,而是被爷爷舅舅赌掉了。
高三报考中央美院失利后,妈妈是家中唯一支持她报考中国人民大学的人。
那年人民大学在湖北只有一个艺术生的名额,而复读一年对于当时的家庭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重担。
“其实她一直在给我托这个底,可能最近几年我才意识到,没有她在我可能早就废了。”
今年,是王嫣芸和妈妈一起搭档带孩子的第四年。
她在微博里说,“马上就要三十岁啦,庭出生后我们一起回到‘有妈妈’的关系里。”
庭是王嫣芸的女儿,取自“停”,意为:多为女儿停留一下。
单亲妈妈抚养女儿,需要更拼命,所以王嫣芸总是很忙。

不过还好,王嫣芸有妈妈帮忙,她这个单亲妈妈并没有那么孤立无援。
一天一天的相处中,王嫣芸和妈妈也越来越亲密。
女儿的出生后,王嫣芸变得越来越平和。
“我知道我爱谁也知道停总和妈妈都爱自己,我们爱着彼此。”
王嫣芸的故事很长。
从三岁开始,她似乎就一直不断试图挣脱枷锁,想要逃离过去。
她在暴力和吵骂中长大,她以为自己没有人爱,所以她习惯用锋利,用倔强掩饰自己内心的害怕。
但当了妈妈后,王嫣芸慢慢发现了曾经那些被自己忽视的爱。

也正是因为这些爱,王嫣芸不再疲于伪装,和过去那个锋利的自己和解了。
王嫣芸的故事没有代表性,但王嫣芸的故事让我们看到了单亲妈妈的力量。
我们并不是要鼓励大家成为单亲妈妈,单亲妈妈很苦也很累。
只是王嫣芸,她用力生活的样子真的太美了。
【爸妈营投票】

感谢你的阅读,爸妈营特别准备了一个感恩抽奖,下面是1个抽奖链接按钮。
666元,333个红包明晚22点开奖!
关注我们,每日红包宠粉,哈哈哈!
▼ 点这里,严选好物,特价ing!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