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期梅斯医学影响因子预测专栏中我们预测了“四大”医学顶级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柳叶刀(Lancet)、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英国医学期刊(BMJ),今天我们继续预测盘点下全球顶级期刊CA与CNS(Cell,Nature,Science)、PNAS)。
我们今天采用的预测方法仍然是根据JCR规定的文献类型(Article & Review)和时间窗(2018-2019年),本文预测值的引文均来源于Web of Science核心合集收录的文献,计算结果时间截止于2021年6月10日,因此我们的数据可能略高于JCR报告发布的影响因子数据。最终以2021年度最新JCR报告为准,仅供各位参考,希望给大家投稿一些参考。
CA 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

我们认为,今年最高分毫无疑问仍然还是具有“神刊”之称CA 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CA:《癌症临床杂志》,这是由Wiley-Blackwell为美国癌症协会出版的双月刊旗舰杂志,期刊2019年的影响因子为292.278,在该数据库的所有期刊中排名第一。
该杂志涵盖有关癌症的预防、早期发现、治疗以及营养、姑息治疗、患者生存与癌症治疗有关的其他主题的研究,引用最高的常常为年度的癌症统计,为“肿瘤学”子行业的顶级杂志。
2018年与2019年两年间共发文(Article & Review)仅为49篇,相比2017到2018年间还少了5篇,而2020年总引用数达23996次,由此可得CA 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DE 的2020年期刊影响因子(IF)将历史性的突破达489.71,录得历史新高,也是本刊1997年的9分跃升至489分,增长超过50倍。
CA影响因子1997-2019年度变化,clarivate
该期刊总体呈现继续上涨趋势,近年有大幅的提升,可能与文章数减少有关,这可直接大幅增加了影响因子数值。
CA2018-2019年文章机构分布
CA的文章主要来自美国,包括美国癌症协会(American Cancer Society, ACS)(59.184 %),得克萨斯州大学系统、哈佛大学、安德森癌症中心等著名癌症研究机构。
Cell
《Cell》(细胞)是一种荷兰爱思维尔(Elsevier)出版公司旗下的细胞出版社(Cell Press)发行的关于生命科学领域最新研究发现的杂志,主要发表生命科学领域的最顶级期刊之一,《细胞》刊登过许多重大的生命科学研究进展,与《自然》(nature)和《科学》(science)并列,是全世界最权威的学术杂志之一。
从20世纪末开始,细胞出版社在《细胞》之后陆续推出一系列学术期刊,目前Cell Press出版了超过50种有关生命、物理、地球和健康科学的期刊。
CELL影响因子1997-2019年度变化
Cell一直以来保持较为稳定,20年以来一直30分附近徘徊,CELL从2015的28.71已经上升到近40的位置。今年表现仍然是上升趋势,2018与2019年共发表(Article & Review)总数为886篇,而在2020年总引用数达34423次,因此CELL的2020年期刊影响因子(IF)将达38.852,相比2019年的38.637有微幅上升。
cell发表的国家地区分布(局部)
2018年到2019年间,发文主要还是来自美国、德国、英国为主,中国学者发文比例稳步上升,在大约占比为12.641%,期刊自引率为2%,审稿周期平均1.82月。

Nature
CNS阵营中,Nature(自然)是最古老的国际性科技期刊,它也是世界上最早的国际性科技期刊,创立于1869年11月4日,由自然出版集团(Nature Publishing Group)出版,后与德国施普林格科学与商业媒体合并成立施普林格·自然集团(Springer Nature)。Nature 始终如一地报道和评论全球科技领域里最重要的突破。在许多科学研究领域中,每年最重要、最前沿的研究结果是在Nature 中以短文章的形式发表的。
Nature 今年表现仍然是上升趋势,2018与2019年共发表(Article & Review)总数为1815篇,在2020年总引用数达81119次。
Nature1997-2019影响因子变化情况
由此,我们预测认为Nature 的2020年期刊影响因子(IF)将达44.69,相比2019年的42.779有近2分的小幅上涨。Nature 近年来也呈现稳步上升趋势,从2015的38.138已经上升到近45的位置。主要发文国家主要来自美国、德国、英国,中国学者发文比例有较大提升,已经位居第四,占比已达16.639 %(302/1815 ),期刊自引率为1.3%,审稿周期较长为6.5个月。
Science
Science(科学)是美国科学促进会(英语: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AAAS)出版的全球最权威的学术期刊之一。该期刊的主要关注点是出版重要的原创性科学研究和科研综述,此外Science 也出版科学相关的新闻、关于科技政策和科学家感兴趣的事务的观点。不像大多数科学期刊专注于某一特定领域,Science 和它的对手Nature 期刊涵盖了所有学科。
Science1997年到2019年影响因子变化情况
Science 发文相对稳定,2018与2019年共发表(Article & Review)总数为1555篇,比上两年度仅增加数篇文章,而在2020年总引用数则从2019的66724小幅到64460次,这意味着Science 的2020年期刊影响因子(IF)相比2019有将有小幅下降录的41.45,相比2019年的41.846有小幅度下降,Science 近年来一直处于41分附近徘徊。从2010的31.364近十年时间上升了近10。
Science发文主要来自欧美国家,其中美国占比高达71.5%,2018年到2019年间中国学者发文比例与nature发文比例相当大约为15.3 %(238/1555),梅斯医学智能期刊系统显示自引率较低为1.1%,审稿周期较长为3.3个月。
PNAS
最后,我们再来看看《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亦是公认的世界四大名刊(Cell,Nature,Science,PNAS)之一,创刊于1915年的PNAS是美国国家科学院的官方百年经典期刊。出版内容主要前沿研究报告、述评、综述、前瞻、学术讨论会论文等。
PNAS 今年表现仍然是上升趋势,2018与2019年共发表(Article & Review)总数为6619,值得一提的是PNAS 综述(Review)仅为1篇,在2020年总引用数达70106次,这意味着PNAS 的2020年期刊影响因子(IF)则为10.59,2006以来首次重回10分,最终报告能否重返10分,大家拭目以待。
PNAS1997年-2019年影响因子变化情况
相比2019年的9.412较大上升,近年来保持缓慢的增长,从自2006以来,PNAS的影响因子一直没有超过10分,长期徘徊稳定在9.5分上下。
PNAS 一直徘徊不前是有其原因的,这是因为PNAS 收录各种学科领域里面的研究论文,而有些领域里面,研究者人数很少,所有平均下来的影响因子就不如生物医学类领域方面的专业期刊。虽然影响因子在生物医学领域不算很高,但是这个杂志却有着很高的国际声誉,影响力巨大。
PNAS也是广受中国学者关注的期刊,2020年中国学者发文占比大约为14.622 %(968/6619 )仅次于美国,但和美国的71.239 %仍然有较大差异。梅斯医学智能期刊系统显示该期刊自引率为2.9%,PNAS 需由至少由一名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负责审稿,审稿周期较长为2.8个月。
总之,全球四大刊数据来看,与上期医学领域顶级期刊具有相同的趋势,我国科研逐渐崛起是不争的事实,随着国内科研水平逐步提高,中国学者文章在顶级期刊占比也将随之提升。还是那句话,发表国际顶刊仍然具有相当大的难度,不过希望大家可以试试,但不要抱有过高期望。
想了解更多关于期刊信息:https://www.medsci.cn/sci/index.do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