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婷  石丹
制图焦震楠
ID:BMR2004
华为宣布捐献出鸿蒙全部基础能力,苹果iOS15全新操作系统发布,谷歌Android12 Beta首批适配名单无华为身影,这是掀起“三国杀”节奏?
6月8日,2021苹果全球开发者大会(WWDC)在线上召开,并推出了iOS15、WatchOS 8和macOS Monterey等新一代操作系统,没有硬件发布。与往年不同的是,各大系统间的界限并不明显,而是通过某个功能或者服务进行串联,强调多设备协同能力。其中,macOS Monterey的重点突破在于支持多设备互动。
值得注意的是,“多屏互动”是近几年华为电子产品的主要卖点之一。6月2日,华为HarmonyOS 2面世,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部总裁王成录称,HarmonyOS是让多种设备融合形成一个“超级终端”。紧接着,6月4日,华为公布,已然把鸿蒙操作系统的基础能力全部捐献给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全面开源下全力打造鸿蒙生态圈。 
另一方面,国泰君安研报显示,现在全球范围内Android的开发者数量达到2000万,iOS开发者数量达到2400万。而作为新晋者鸿蒙的开发者数量尚且不多,据王成录介绍,目前鸿蒙开发者将近50万,今年的目标要超过120万。显然,华为鸿蒙要建立系统持续性,生态圈的建设成了最大考验。
华为捐献鸿蒙全部基础能力
6月6日,“华为已捐献鸿蒙全部基础能力”的消息冲上热搜。《商学院》记者从华为方面证实了这一消息。华为心声社区公开了一封由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签发邮件“总裁办电子邮件”。邮件称,华为已于2020年、2021年分两次把鸿蒙操作系统的基础能力全部捐献给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由基金会整合其他参与者的贡献,形成OpenHarmony开源项目,华为将持续参与OpenHarmony开源项目的共建。
 “在有无国家立场的两端寻求一个中间地带,规避中美贸易摩擦。”旭日大数据董事长孙燕飚告诉《商学院》记者,这意味着华为表明了态度,鸿蒙是开放的,谁都可以放心使用。同时,也可以看出华为在建设鸿蒙生态方面的努力。众所周知,操作系统的重点难点不在技术,而是生态。
“我们也知道只有基于开放的方式来做,鸿蒙的生态才有成功的可能。”对于华为捐献出鸿蒙全部的基础能力,王成录解释,“华为把鸿蒙最核心的基础架构的部分全部捐赠给了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各个厂家都可以平等地在开放原子基金会获得代码,生态企业可以根据各自的业务诉求做自己的产品,我们华为也是从开放原子基金会拿回来代码,再叠加上我们的产品特性做的产品。所以后续企业是否采用鸿蒙系统,加入鸿蒙生态就是企业的商业选择了。”
“华为鸿蒙在释放一个信号,它在告诉合作伙伴和竞争对手,鸿蒙是公开、开放的,是类似安卓,甚至比安卓还要开放的系统。鸿蒙现在捐赠给了第三方的公益组织 ,并不隶属于任何商业机构,所以大家可以放心用。”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刘兴亮表示,鸿蒙在邀请广大硬件厂商、智能终端等合作及竞争伙伴加入进来,一起建立鸿蒙生态圈。
孙燕飚认为,除了表明态度,华为捐献鸿蒙全部基础能力也意味着鸿蒙在消除硬件竞争关系,想快速形成商业模式的闭合。“鸿蒙落地让华为既是‘运动员’也是‘裁判员’,进退维谷间,捐献鸿蒙让所有权不是华为,华为只是硬件‘运动员’。把鸿蒙开放给国家,为小米、vivo等头部厂商未来使用鸿蒙铺平了道路。”
建生态圈的机会与挑战
华为鸿蒙生态圈建设进行中。
随着华为鸿蒙6月2日发布以及两日后华为宣布已经把鸿蒙操作系统的基础能力全部捐献给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消费者也将在多款智能终端体验到万物互联的新场景新生态。
6月8日,鸿蒙概念股领涨两市。截至记者发稿前,九联科技、润和软件、传智教育、诚迈科技、梦网科技等股价皆在上涨。其中,同花顺数据显示,九联科技与传智教育涨停。不过,面对鸿蒙概念股的持续走强也需警惕头部高估的风险释放。对于后市行情,中信建投6月7日发布研报称,随着鸿蒙系统在手机端公测得到良好的用户反馈,可以预计鸿蒙系统在手机、平板、智能家居、智能汽车、工业互联网等领域会进入快速推广应用,鸿蒙软硬件生态将实现非线性增长。华创证券6月8日研报显示,对于鸿蒙的风险评估认为,合作进程存在不确定性。鸿蒙推广进程存在不确定性。东莞证券认为,随着生态伙伴的陆续加入,华为鸿蒙生态系统有望日趋完善,建议关注华为产业链相关公司。
华为方面表示,华为的目标是到2021年底,搭载鸿蒙操作系统的设备数量将达3亿台,其中华为设备超过2亿台,面向第三方合作伙伴的各类终端设备数量超过1亿台。
此外,在智能家居领域,也可以发现华为加盟合作的“朋友圈”也在迅速扩大。国泰君安报告指出,目前国内几乎所有的家电厂商都已经完成了与华为鸿蒙的谈判或正在谈判过程中,中国拥有全球领先的家电制造能力,“中国制造+华为鸿蒙”的模式也将成为未来鸿蒙参与IoT时代核心操作系统竞争的有力助手。 平安证券则认为,从短期来看,智能汽车、工业软件和智慧城市领域,一些与华为鸿蒙系统有着密切合作的标的建议重点关注。从长期来看,华为将是国产化软硬件体系的主力之一,整个软硬件行业都将受益。
华为方面表示,目前已有300+应用和服务伙伴、1000+硬件伙伴、50万+开发者共同参与到鸿蒙生态建设当中。华为预计,2021年将有40多个主流品牌成为鸿蒙体验的新入口。
另一方面,华为HarmonyOS的生态建设却在手机市场上遇到了阻力。华为HarmonyOS 2在手机市场方面作为移动端操作系统的“闯入者”,目前尚未有手机厂商明确表示未来手机产品会搭载鸿蒙系统。《商学院》记者就手机以及其他智能产品是否计划搭载华为鸿蒙系统询问小米、vivo、OPPO、魅族等头部厂商,截至发稿前,除魅族外,其余厂商皆未有回复。魅族表示Lipro智能家居目前正在接入HarmonyOS connect,但手机、手表方面暂时不考虑。
6月2日HarmonyOS 2的发布会上,余承东提及,鸿蒙操作系统超越了过去安卓系统时代,并解决了安卓系统越用越老、卡顿及老化等问题,进一步提升消费者体验。显然,对标安卓并直言进一步提升了用户体验感的背后,是华为方面希望更多的厂商加入HarmonyOS 2以完成华为鸿蒙操作系统的生态建设。
毕竟,数字经济的底盘就是操作系统,而操作系统开发只是第一步,真正决定这个系统是否能活下去,是否具备持续性,生态才是关键。华为消费者业务AI与智慧全场景业务部副总裁杨海松曾对媒体表示,16%的市场份额是操作系统的一条生死线,这是操作系统能否形成稳定的生态闭环的体现。纵观历史,Windows Phone、诺基亚、三星、黑莓均尝试过布局手机的操作系统,实际上都经历了失败。据StatCounter数据显示,目前来看,移动端仍旧是苹果和安卓占据绝对优势。2020年4月至2021年4月,移动端操作系统份额的72.2%是谷歌Android,苹果iOS则占比26.99%,合计99.19%,其他操作系统的市场份额占比不足1%。
对此,互联网科技行业分析师城宇对《商学院》记者分析,“一方面,头部手机厂商有自己的技术标准、相关专利、市场份额和用户忠诚度等,作为长期使用安卓系统的厂商,如果改选使用鸿蒙,若发生‘二选一’的情况要如何应对?”另一方面,鸿蒙目前属于发展的初级阶段,如果在使用鸿蒙系统的过程中,与自己的技术专利发生冲突,甚至触动了既有利益,那么头部手机厂商必然会以观望为主。
在互联网分析师葛甲看来,要让厂商使用一个操作系统,用户体验、软件生态问题、操作系统的持续性如何以及系统的生产者是谁,是必须要考虑的四个方面。对于头部厂商持观望态度,葛甲向《商学院》记者分析,“一般来说,操作系统和手机制造商是分离的,如果不分离,那就是自用,例如苹果就是封闭式的操作系统。而如果分离作为开放系统,则是第三方的操作系统,比如谷歌安卓,而这是因为操作系统关系着底层权限,有断供风险。”葛甲解释称,一是硬件适配问题,手机硬件的适配全部是围绕操作系统进行与兼容的,一旦断供则前面所做的硬件方面的工作都白费了;二是控制权限的问题,掌控控制权限的一方可以利用其获取收益,就会开始左右互搏。
“还有一个非常大的顾虑是,目前手机厂商的收入不完全来自硬件销售,更多地是来自生态收入。如果手机企业使用华为的操作系统,则企业在其中的所有广告收入、应用下载量、生态体系都会被华为知道,如果企业是年销量超过5000万台,单就广告收入,用户数据就会被对方知道,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顾虑。”葛甲认为,华为鸿蒙操作系统的推广,是需要时间来建立企业与企业之间、企业与开发者之间的信任,不过其中的技术、资金、运营理念也非常重要。
HarmonyOS 2之于华为,并不仅仅是手机
华为HarmonyOS 2系统的正式发布以及之后的捐献、生态圈建设,皆在行业内备受关注。华为将其定义为新一代智能终端操作系统。通信专家项立刚告诉《商学院》记者,操作系统是关系到产业最底层的东西,假如做好了,那在安全、业务能力、未来产品、市场扩展等方面都将处于市场主导地位。项立刚认为,“鸿蒙是一个面对未来的操作系统,如果可以顺利发展,它对于未来物联网的构建将极具行业价值。”
万联证券5月31日发布研报称,“随着鸿蒙系统在手机、平板等应用端的规模性应用,有助于完善国产操作系统及软件应用的产业链生态,促进国产软件的长期发展,同时搭载鸿蒙系统的产品也是中国自主可控创新发展的重要落地。”
葛甲也表示,行业对华为鸿蒙的期待主要是国产自主操作系统的问世,“通过掌控底层代码,不受制于人,也没有禁用问题。”
禁用与“缺芯”相关联。2020年9月15日后,华为芯片全面断供,业务受到冲击,2020年成为华为近十年来增长率最低的一年。毫无疑问,美国对华为芯片供应链打击的影响仍在持续。发布会上,余承东也表示,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P50系列上市时间待定。但华为会尽快解决,将P50带给大家。
据第三方统计机构IDC数据显示,2020年Q4华为手机全球出货量为3230万台,市场份额为8.4%,同比大幅下降42.4%,在全球出货量排名跌至第五,也是出货量前五强中唯一一家出现销量同比下滑的品牌。因而,华为HarmonyOS 2则被业内普遍认为是华为业务的新晋增长点。但另一方面,HarmonyOS的问世,虽是华为对美国制裁的应对之举,但换个角度来看,何尝不是时机成熟的顺势而为?
孙燕飚认为,华为鸿蒙的诞生核心在于中美贸易摩擦,先有美国对华为的芯片制裁和Google断供的GMS服务,后有近期安卓升级的首批适配名单无华为。另一方面,如今所有的应用生态皆基于智能手机平台,各种IoT设备接连出现,但生态发展缓慢,显现出设备协同能力不足,整体效率难提高。正如HarmonyOS 2发布会上余承东提供的一组数据显示,智能家电设备的繁琐步骤把消费者挡在门外,智能家居的APP安装率不到10%,安装后的使用率则不到5%。 
刘兴亮对《商学院》记者分析,鸿蒙对于华为的意义,并不仅仅是手机这么简单。“全球市值排名前十的科技巨头可分为两类:一类是提供操作系统的,另一类则是平台型企业,其中两者兼备排名前三的,即苹果、微软和谷歌。而对于华为来说,自身平台在,就差操作系统了。这并非是“卡脖子”的问题,对于华为来说,第一,这是一张通往全球生态巨头的入场券。第二,软件和服务的收入占比相当可观,所以鸿蒙系统更大的意义在于,倒逼华为改变直接售卖硬件的业务模式,摆脱芯片封锁带来的业务风险,通过鸿蒙系统实现业务的延续,不再‘硬’扛,开始服‘软’,软硬兼施。第三,从目前全球各科技巨头纷纷下场造车来看,未来十年的最大机会是在智能汽车,而鸿蒙系统就是撬动智能汽车业务的那个支点。”
至于华为“缺芯”局面怎么破?孙燕飚向《商学院》记者解释,“今天来看,目前Google的搜索并不是最重要的业务,安卓的操作系统才是它最大的业务。所以华为鸿蒙一旦成长起来,即便没有硬件、没有芯片,华为未来的发展都会很强大。”但另一方面,孙燕飚也坦言,鸿蒙的成长需要时间,目前尚处于未成熟阶段。
系统“三强争霸赛”开演?
6月8日,2021苹果全球开发者大会(WWDC)在线上召开,并推出了iOS15、WatchOS 8和macOS Monterey等新一代操作系统。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苹果的发布会强调,各大系统间的界限是通过某个功能或者服务进行串联,来强调多设备协同能力。而“多屏互动”是近几年华为电子产品的主要卖点之一。
众所周知,移动互联网时代下是微软、苹果和谷歌三家在统领操作系统,但在手机移动端却是苹果和谷歌的天下。对于新晋者华为鸿蒙的出现,不少网友表示,国产手机操作系统终于出现了,将形成与iOS、Android三足鼎立之势。
苹果发布全新的操作系统,而其核心的盈利商业模式一部分也在iOS助力苹果智能手机赢得消费者的青睐。据市场研究机构Strategy Analytics数据,今年一季度,iPhone全球出货量同比增长44%为5700万部,以17%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二。据Canalys数据,今年一季度iPhone在中国出货量同比增长94%为1200万部。另一方面,据StatCounter数据,移动端操作系统份额上,谷歌Android系统占比达72.2%,苹果iOS占比26.99%,其他操作系统占比不足1%。
国泰君安发布报告指出,“我们复盘操作系统发展史,可以发现一旦某一赛道操作系统的市场格局确定之后,后来者几乎没有翻盘的可能性。Android在手机端非常强势,但他还是无法参与到PC市场的竞争中,因为后来者需要挑战的是先行者整个行业生态,现在全球范围内Android的开发者数量达到2000万,iOS开发者数量达到2400万,后来者想要‘革’这几千万人的‘命’,难度可想而知。”
但面对市场份额的压力,余承东曾表示,已售出超过10亿台的华为全场景智慧连接设备中(含在网手机超7亿台),约90%的存量和在售手机都可升级鸿蒙操作系统。那么面对如此压力,鸿蒙能否鼎足而立占据市场一隅?
“鸿蒙目前没有一个盈利的商业模式,而盈利模式是靠参与者共同思考出来的。因此华为生态的‘摊子’越大,参与者越众越容易快速形成盈利的商业模式。”孙燕飚认为,从产品及硬件层面来说,苹果、安卓和华为可以是“三国杀”,但从操作系统来说并不存在竞争关系。“苹果是封闭式的自用系统,而安卓是第三方开放式应用系统,而华为鸿蒙是面向物联网的系统层面的操作系统。目前社会在步入万物互联的AIoT时代,所有系统都要进行升级和兼容,既封闭又开放,未来的世界才会更加美好。而越来越智能的东西一定要有操作系统。谷歌虽然有新系统面向万物互联,但并没有投入商用,而鸿蒙从这一点来说,是走在前列的。”
项立刚认为,目前鸿蒙是处在成长的初级阶段。项立刚表示,“华为鸿蒙立足物联网理念,这个思维是领先的,而华为作为世界头部的手机硬件厂商,其销售的量非常多,这些销售出去的手机如果全部搭载鸿蒙操作系统,销售基础是有的。另一方面,从资金、技术和品牌号召力来说,华为也同样具备了抢占市场的基础”,但项立刚也表示,华为的最大机会还是做新的市场。
“大家都希望通过鸿蒙系统来解决手机的问题,但我认为它最终解决的恰恰不是手机的问题。”葛甲认为,如果说鸿蒙要和苹果、安卓抢夺用户,那么在移动生态里面是看不到鸿蒙的希望的。他分析道,“现在用户习惯已经固定了,鸿蒙并没有先发优势。当一个市场态势已经形成了之后,下大力气挖掘存量是没有用的,只有开发市场争取增量才是明路。”鸿蒙的实际着力点就是物联网,手机只是一个副产品。目前市场上存在大量物联网的节点,这时需要一个系统去统筹。同时,物联网发展极快,物联网每年的增长节点都是过去历史的总和,而这个物联网统筹就是鸿蒙的操作系统。
对于鸿蒙在物联网领域的未来发展,葛甲认为,鸿蒙如果成长起来或将成为物联网行业中游戏规则的制定者。“物联网技术谷歌有、苹果有,但是它们缺乏相关的物联网消费市场。我认为,中国的物联网应用技术一定会是世界第一。因为物联网的应用技术更多是应用在工业上。而据联合国的统计数据,中国是唯一一个占有全部工业门类分类的国家,其工业产值也是比美日德加起来的总和更多。做得好与不好另说,但中国是最好的一个物联网消费市场。相比较之下,美国和欧洲是没有这么多市场的。”
“华为设备间联网做得很好,让多设备共存、兼容以及相互间的数据实时转换,这是物联网的基础。但同样,华为也面临一些问题,一是软件人才不占主导地位,它需要建立软件文化;二是标准构建问题;三是前景好但无成功的商业案例。”不过葛甲也表示,机遇总比挑战多,如果华为HarmonyOS一旦进军物联网,那必定是一番新天地。
(版权声明:“商学院”所推送的文章,除非确实无法确认,我们都会注明作者和来源。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原作者联系我们,与您共同协商解决。联系方式:18511832561,商务合作请加微信18511832561。)
获取商界新鲜资讯、聆听大佬领导“心经”
揭秘大公司里的“未可知”
直通全球22家知名商学院校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