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图焦震楠
北京时间6月11日,滴滴出行(下文统称:滴滴)正式向SEC递交了IPO招股书,股票代码为“DIDI”。高盛、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华兴资本担任此次滴滴赴美IPO的承销商。
《商学院》记者向滴滴出行方面证实了这一消息。
据招股书显示,IPO之前,滴滴创始人、CEO程维持股7%,联合创始人、总裁柳青持股1.7%。根据中概股常规同股不同权安排,程维柳青合计拥有超过48%的投票权,包括程维柳青在内的滴滴管理层拥有超过50%的投票权。
软银持股比例为 21.5%,为滴滴最大股东。Uber优步持股比例为 12.8%,腾讯持股比例为 6.8%。此外,最大股东软银委派的董事会成员 Kentaro Matsui 将在滴滴上市时辞任董事,这可能意味着滴滴最大股东软银,将退出滴滴董事会。
对于此次募资的用途,滴滴在招股书中也披露了具体规划。其计划将约30%的募资金额用于扩大中国以外国际市场的业务;约30%的募资金额用于提升包括共享出行、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在内的技术能力;约20%用于推出新产品和拓展现有产品品类以持续提升用户体验;剩余部分可能用于营运资金需求和潜在的战略投资等。
据金融界消息,华尔街预计滴滴出行将于七月登陆美国市场,估值或将超过700亿美元。分析师表示由于投资者对新上市的高增长公司的胃口很大,这个数字可能会更高。
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向《商学院》记者表示,滴滴估值更多的看的是它的成长性。毕竟目前作为一家每天四千万订单级别的大型出行平台,的估值前景是比较乐观的。“因为它的行业地位,它的多元化发展,以及它所构建起来的综合的品牌影响力和行业地位,我认为都应该给它一个较高的估值。”
此前滴滴出行总裁柳青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滴滴出行的核心网约车业务已经盈利。丁道师认为,上市需要看一个公司的整体经营情况,以及其发展状态,其中一个业务的短期盈利说明不了什么问题。
“一个企业的估值,还与它的合规性和安全性有关,这几年滴滴一直注重安全和合规化的运营发展,构建了在行业内相对来说较为安全的运营体系,此时上市,它的估值也会更加稳定。”丁道师说道。
01

年交易额3410亿元仍整体亏损 

国内网约车业务微利3.1%

亏损似乎是所有出行平台绕不出的陷阱。据经济观察报报道,滴滴在招股书中首度披露了自身的营收状况。2018年-2020年三年间的营收分别为1353亿元人民币、1548亿元人民币和1417亿元人民币。在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三个月,公司营收为422亿元人民币。
公司在2018年、2019年和2020年的净亏损分别为150亿元人民币、97亿元人民币和106亿元人民币;在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三个月,公司的净利润为55亿元人民币。
数据显示,在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12个月里,滴滴全球年活跃用户为4.93亿,全球年活跃司机1500万。其中,自2020年3月31日至2021年3月31日,滴滴在中国拥有3.77亿年活跃用户和1300万年活跃司机。2021年第一季度,滴滴中国出行拥有1.56亿月活用户,中国出行业务日均交易量为2500万次。
从单量和交易额来看,在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12个月里,滴滴全球平均日交易量为4100万单,全平台总交易额为3410亿元人民币。2018年1月1日至2021年3月31日的3年时间内,平台司机总收入约6000亿元人民币。
在盈利表现上,中国出行业务2019年实现调整的息税前利润38.4亿元人民币,2020年39.6亿元人民币,2021年一季度36.2亿元人民币。此外,2020年中国网约车业务息税摊销前利润率为3.1%。
02

滴滴股权结构曝光

招股书中显示,滴滴的创始人、董事长及首席执行官程维持有78,384,741股有经济利益的普通股,占7.0%;实益持有173,393,402股有表决权的普通股,占15.4%。
滴滴联合创始人、总裁及董事柳青实益持有19,172,128股有经济利益的普通股,占1.7%;实益持有74,919,775股有表决权的普通股,占6.7%。
滴滴董事、高级副总裁及国际业务首席执行官朱景士实益持有26,152,107股有表决权的普通股,占2.3%。
整体而言,公司所有高管和董事总共实益持有118,107,531股有经济利益的普通股,占10.5%;实益持有226,940,669股有表决权的普通股,占20.1%。
在主要股东中,软银愿景基金凭借实益持有242,115,016股有经济利益的普通股,占21.5%;实益持有242,115,016股有表决权的普通股,占21.5%,成为滴滴的第一大股东。
其次是优步,实益持有143,911,749股有经济利益的普通股,占12.8%;实益持有143,911,749股有表决权的普通股,占12.8%。
腾讯则实益持有77,067,884股有经济利益的普通股,占6.8%;实益持有77,067,884股有表决权的普通股,占6.8%。
在提交赴美上市招股书后,滴滴创始人程维及总裁柳青发布了创始人信(附)
我们的旅程从北京的街道开始。
程维:
我仍然记得2012年北京的那个冬夜。雪下得很大,我的夹克经不起风,但我并不是孤单的。因为我的前前后后都排着长长的冰冷的队伍,所有人都越来越沮丧地等着出租车送他们回家。这对我来说很常见,因为像大多数北京人一样,我从来没有拿到过驾照。但我不像排队的其他人,因为这个夜晚对我来说是不一样的,因为我有一个计划。就在那一年,我们推出了滴滴,目标很简单,就是让人们更容易叫到出租车。到那年年底,滴滴每天已经帮助了包括我在内的10万人更方便地回家和摆脱寒冷。
柳青:
2012年,我和三个孩子从香港搬回了北京。他们很快就与新社区建立了联系。他们交朋友,上学,参加活动。他们经常在城市里四处走动,每天都做很多的事情。在最初的几个月里,因为我们没有车牌,所以我们不能拥有一辆车。结果,我一直生活在一种折磨人的焦虑中--即雨天或下雪天,我和他们被困在一起,没法回家。那时我遇到了程维,当我得知他的计划时,我感到非常兴奋,因为他打算通过大大小小的方式改变交通,让这一切变得更容易。见过他的家人后(我必须确保他也是一个好人,而不仅仅是一个聪明的人!),我辞去了工作,开始了我们的旅程。
从那以后,这条道路并不容易,但却收获颇丰。展望未来,我们知道,我们和滴滴还可以做很多事情,让出行变得更好,从而改善人们的生活。
我们的早期
人们总是在移动。但这样做的压力越来越大,成本也越来越高,尤其是在大城市。我们亲身经历了当你没有便捷的交通工具时,你会有多受困。我们创办滴滴是因为我们相信,如果我们都能随时随地找到方便、舒适且负担得起的乘车服务,生活会变得更好。。
虽然一开始我们只关注更好的叫车方式,但我们并没有就此止步。在我们的头五年,我们建立了一个平台,为人们提供几乎任何移动需求的交通产品,其中包括传统的拼车、自行车和电动自行车、“顺风车”、专职司机和豪华轿车。
尽管竞争激烈,我们还是在2018年初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平台,每天帮助超过2000万人到达他们想去的地方。
我们自我感觉良好。
我们最黑暗的日子
那时我们遇到了最大的挑战。
2018年夏天,我们的“顺风车”平台发生了两起悲惨的安全事故。这些震撼了我们的内心。我们感到一种巨大的悲伤和责任感,并开始了一段深刻的自我反思。
我们首先意识到我们的业务与其他互联网平台有本质的不同。我们不仅仅用信息或商品将人们联系起来。相反,我们做了更重要的事情,我们运送人,包括母亲、父亲、祖父母和孩子。这意味着我们要对最宝贵的东西--他们的生命负责。
从那以后,我们很明显的知道,我们不得不做出艰难但必要且正确的决定,将我们的注意力完全从增长转移到依赖我们的消费者和司机的安全和福利上。
我们从倾听开始。我们俩参加了与司机和消费者在全国各地举办的数百个圆桌会议中的许多次。基于来自社区的反馈,我们知道这将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并且我们也致力于做到这一点。
因此,我们改变了我们的方法。我们对司机入职流程做了重大改变,包括加强背景调查。我们还重新设计了200多个产品功能,并在全国各地的滴滴车上安装了具有远程信息处理和其他功能的智能设备以及安全硬件。我们还建立了一个物理安全“SWAT”小组,可以在几小时内到达中国任何一个城市,对地面上的安全事件作出反应。
这沉重的工作当然是值得的。因为在这些变化之后,我们看到平台上每百万次乘车的犯罪事件数量大幅下降,车内纠纷和交通事故数量也大幅下降。
我们实现和通往未来的道路
我们并没有就此止步。我们与司机和消费者持续的对话帮助我们了解我们需要在这段旅程中走多远。
我们了解了许多大大小小的挑战,这些挑战影响着我们的司机和乘客。例如,我们听到的座椅不舒服的反馈,以及双方都需要正确控制气温。我们开始更好地理解和理解司机需要挣更多的钱,而乘客想要付更少的钱这一持续的挑战。最后,我们感受到人们对日益恶化的空气污染的认识和更深层次的焦虑,以及如此多的高油耗汽车在路上行驶对更广泛的环境影响。
一旦我们更好地理解了这些问题,我们就开始寻找解决这些难题的办法。我们意识到,我们需要真正改变移动性,并打破这种常规。除了建立和维护我们已经建立的网络,并不断提高安全性。我们意识到,我们必须改变我们业务的核心车辆的本质。就在那时,我们决定建造我们自己的电动汽车,专为拼车而设计,继续投资于自动驾驶技术,并建立基础设施来支持新一代汽车。我们相信,这是一种独特的方法,对司机、消费者和地球都有重大好处。
首先,由于运营成本和燃料成本较低,电动汽车可以为驾驶者带来更高的收益,同时降低驾驶者的成本。我们已经在中国看到了这些好处。通过自行设计这些汽车,我们还可以确保座椅舒适,气温控制轻松,质量更好,耐用性更好,维护成本更低。我们已经在我们的第一辆车D1上做到了这一点。通过引入更多类似D1的车辆用于共享交通,我们也将在我们的国家和城市努力实现碳中和的同时,为显著减少碳排放做出贡献。
其次,自动驾驶技术将提供更多的成本节约、环境效益、并提供更大的便利以及我们可能看到的最显著的交通安全提升。
在我们的一生。我们相信,在未来的几十年里,这将激励更多的人开始使用或完全接受叫车服务。我们相信,这样做的结果将是共享出行的普及率在20年内从目前的2%提高到24%,并在未来几年进一步提高;这将为司机、乘客和其他利益相关者创造一个更大、更有价值的生态系统。
我们对合作伙伴的责任和承诺
人们普遍认为,这些变化将对我们的驾驶员伙伴不利。我们认为恰恰相反。我们相信,我们的平台永远需要司机,我们的利益是一致的。只有他们做得好,我们才能做得好。
事实上,司机们已经从这些变化的早期实施中受益,特别是我们在电动汽车方面的投资。随着成本的下降,司机们的收入也在增加。此外转向自动驾驶并不意味着司机将被取代。我们相信,自动驾驶技术将帮助驾驶员满足未来需求的显著增长。此外,自动驾驶汽车的增长也将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
但我们知道,光有机会是不够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直寻求提高我们合作伙伴的收入和利益。我们一直以定期听取反馈开始,并在多年来实施了一系列行业领先的福利和支持措施——从伙伴制度到增强身体健康项目,到为司机的子女提供奖学金,帮助他们进入中国一些顶级大学。
我们致力于尊重我们的合作伙伴,同时为他们提供他们需要和应得的机会和支持。随着未来几十年的变化,我们将继续投资并与他们合作。
走向全球,超越流动性
我们渴望成为一家真正的全球性科技公司。虽然我们的业务始于中国,但我们相信,我们可以用同样的方式帮助世界上更多的人改善生活。我们的经验教训和建设在全球范围内都是有意义的——无论是在拉丁美洲、俄罗斯、南非,还是在任何可以负担得起、安全、方便的交通是有价值的地方。
在过去的三年中,我们在14个国家开展了业务,在非洲、亚太、欧洲和拉丁美洲雇佣了数千名令人难以置信的当地员工,并为我们的国际业务奉献了数百名工程师。通过利用我们的专业知识,同时根据当地市场的独特需求调整我们所做的一切,我们已经改善了中国以外超过6000万人的生活。与此同时,我们正在帮助世界各地数以百万计的司机获得高工资并支持他们的家庭。
我们还一直在推出与我们的技术和运营经验以及在建设改善城市居民生活的市场方面的优势相匹配的业务。其中包括市内货运、社区团购和食品配送。这些业务虽然还处于起步阶段,但让我们能够创建一个更好地解决人们日常生活必需品的平台。
我们的团队,我们的文化,我们的愿景
我们的团队和我们所创造的文化对我们的成功至关重要。9年来,我们经历了不少风风雨雨。我们面临激烈的竞争、严重的安全事件和持续的新冠肺炎危机。但在所有这些挑战中,我们作为一个团队学习和成长。我们建立了一个聪明、有弹性、多样化和真实的团队。最重要的是,我们的团队致力于我们对交通出行未来的愿景,并为我们能够通过改善交通出行来改善人们的生活而感到兴奋。
如果你问滴滴的员工,是什么激励着他们每天工作,他们的回答会惊人地相似。他们将讨论帮助建设一个包括老年人和弱势群体在内的所有人都能以可持续的方式安全、方便地乘车的世界。这将使一个安全事故、空气污染、交通堵塞和没完没了的停车场成为过去。它会让人在大雪纷飞的夜晚,被困在路边只想找一条回家的路,成为父母给孩子们讲的一个追忆往事的故事。
我们相信那个世界。在一个“未来移动”的世界,我们的城市可爱,宜居,我们的生活轻松,更美好。
在那之前,我们将每天努力工作,让梦想成真。
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程维及总裁柳青
来源:《商学院》(记者 王倩)、金融界、经济观察网(记者 钱玉娟 )、虎嗅APP、北京商报
(版权声明:“商学院”所推送的文章,除非确实无法确认,我们都会注明作者和来源。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原作者联系我们,与您共同协商解决。联系方式:18511832561,商务合作请加微信18511832561。)
获取商界新鲜资讯、聆听大佬领导“心经”
揭秘大公司里的“未可知”
直通全球22家知名商学院校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