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益美传媒(ID:YeeMedia)
本文转载已获授权,其它账号转载请联系原账号
这个姑娘的人生,堪称现实版“在逃公主”,比电影还精彩,比著作还传奇。
Sarah Culberson在1岁时就被白人夫妇收养。
长大后,她获得美国音乐学院剧院的硕士学位;成为演员,出演电影《美国梦》;成为舞者,在舞蹈公司董事会任职。
但在28岁那年,她雇私家侦探寻找亲生父母,却意外发现:自己竟是货真价实的公主!
2004年,她第一次回到母国被隆重欢迎,人民高呼:欢迎公主回家!
目睹母国现状后,她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改变了整个国家!

01

从小被白人收养
寻亲却得生母死讯
1976年春天,一个混血儿在
西弗吉尼亚
出生了,她叫Sarah。

亲生父母把她送给了当地一对白人夫妇。
从小她就感觉自己不一样,她是家中唯一深肤色的孩子。
经常被家里的白人朋友问:“这个女孩是黑人吗?还是最近晒了日光浴?”
好在,收养她的是一个高等教育的中产家庭,养父是西弗吉尼亚大学解剖学教授,养母是一所小学的特殊教育老师。
她有两个姐姐,养父母很爱她,也从未对她隐瞒过身世:她有一位白人母亲,父亲可能有西非血统。
她在学霸家庭中长大,注定不平凡。
她高中担任学生会主席,毕业后成为返校女王;大学获得西弗吉尼亚大学的戏剧奖学金;又在美国音乐学院剧院获得了美术硕士学位。
在不断地长大和奋斗中,她越发觉得自己是不完整的,越来越好奇自己的身世。
亲生父母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为什么要抛弃自己?
21岁那年,带着疑问,顺着养父母给的线索,她开始寻找生母。
历经一年,她终于得到了生母的确切信息。
Sarah的亲生母亲曾在西弗吉尼亚大学做行政工作。
可不幸的是,在Sarah11岁那年,就因患癌症去世了。
Sarah从未见过自己的亲生母亲,也永远见不到了。
生母的死讯击溃了她,她认定生父是一个不负责任的“渣男”,也害怕找到生父后面临的是和生母一样的遗憾。
1976年那个春天,一个白人和黑人孕育了Sarah,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不会知道了。

02

雇侦探寻找生父
发现自己竟是公主
然而,个体生命对自身起源和血缘关系的执着是无法磨灭的。
2004年,Sarah意识到身世之谜始终是自己内心的结。
如果放弃寻找真相,她便终不得释怀。
于是,28岁的她,雇了一名私家侦探,帮她寻找生父。
她曾设想过很多状况:万一找不到或者他死了怎么办?万一生父不肯相认怎么办?
但寻亲过程却异常顺利,结果也异常惊人,无论如何她都想不到......
很快,私家侦探找到了一个在马里兰州的家庭地址,她生父的弟弟住在那里。
她鼓起勇气寄去一封信。
4天后,她接到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你好吗,Sarah?我是你婶婶,我们刚收到你的来信。”
话音刚落,她的叔叔抢过电话,激动不已:“终于找到你了!Sarah,你知道你是谁吗?”
Sarah被问得一头雾水,“我不是Sarah吗?”
随后,叔叔更激动了,迫不及待说出的那句话,改变了Sarah的一生,
“你的曾祖父是我们部落的大酋长,而你是公主啊!”
Sarah是皇室血统,她的曾祖父是塞拉利昂国家门德部落的至高酋长,她的父亲是部落的约瑟夫王子,她的爷爷和叔叔现在正统治着7万人的酋邦。
通过叔叔,她终于联系到了远在非洲西部的亲生父亲。
最终,她决定远赴塞拉利昂,与生父相见。

03

部族隆重迎接
欢呼“公主归来”
从美国到西非,原以为只是一场认亲之旅,没想到彻底改变了Sarah的人生轨迹。
下飞机时,她看到一张黝黑的、陌生又无比亲切的脸,对方正眼神紧张、手足无措地面向她。
她的生父是愧疚的,“请你原谅我。你被收养后,改了名字,一切都更改了,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找到你。”
原来,在70年代,父亲作为一名交换生来到西弗吉尼亚,和同是大学生的白人母亲相遇。
两人相爱后,意外怀孕,年纪尚轻的他们没有能力给一个婴儿稳定的生活,所以商量:等孩子出生,把她送到一个好的家庭中,给她一切。
和父亲相见那晚,他们一起乘船游湖,夜景很美,至亲相聚的感觉很暖。
第二天早上,父亲送了她一条好看的非洲绿色连衣裙。

她穿着这条绿裙,和父亲一起回到家族的村子。
到村口时,Sarah看到那里聚集了几百人,热情地迎接她。
村里所有的女性都穿着同样绿色的连衣裙,聚集着高唱:“欢迎Sarah回家!”
接连几天,都是为Sarah归家举办的庆祝仪式。

在这之前,Sarah以为自己只是来见一见父亲,顺便看看母国,从未想到会遇到如此隆重的接待仪式。
那一天,对塞拉利昂国家门德部落而言,就是“公主归来”。

04

公主的使命
是改变这个国家
她被人民亲切地叫“Sarah公主”,但公主称呼后的现实却不似电影那般风光。
她发现,她的人民过得很艰难。
Sarah到达那里时,塞拉利昂刚结束了长达11年的内战。战争造成 5 万人死亡,超过 200 万人流离失所。
当地人很多都在战争中被砍掉了手脚,就连几岁的孩子也不例外。
村子里的住房被毁了,当年爷爷修建的学校也被掀了屋顶,里面什么教学设备也没有。
甚至是,喝一口干净的水都成了奢望。
塞拉利昂还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经济十分落后。
目睹了这一切的Sarah,好似突然唤醒。
血脉相连的族人过着如此凄惨的生活,体内的血液不允许她视而不见。
“我意识到这是我作为公主的使命,带领这个国家将事业推向前进。”

之后几年,她联合亲生家庭和领养家庭,成立了一个名为“塞拉利昂崛起”的基金会,支持塞拉利昂的教育、公共卫生和女性赋权。
她为残疾人提供轮椅和假肢;
她给当地女性提供可重复清洗使用的卫生巾。
她重建了由因战争而一片狼藉的本佩高中;
将来,她还为当地学校引入网上课堂,建立电脑室,安上太阳能板。
她联合其他公益组织,在当地打了9口井,为12000人提供干净的水源
疫情期间,她主导发明了新式的非洲口罩,鼓励人民戴上口罩,延缓新冠传播,同时为大家发放水桶、肥皂和卫生用品。
Sarah的养父说:“她对人民的爱心是天生的。”
2006年,她和养父母回到塞拉利昂,再次受到隆重欢迎。

2009年,她将自己的故事写书出版,名为《公主回归》,还将和好莱坞电影制片人斯蒂芬妮 · 艾伦合作拍成电影。
Sarah希望自己的故事,能够鼓励非洲裔美国人寻找自己的根源,并与家人重新建立联系,从而帮助当地人。
“我们是非洲人,因为各种原因我们与故乡失联,但这不能改变我们的起源。”
如今,Sarah变身公主已过了16年,塞拉利昂已经不是当年战乱后的狼藉,这里有了干净的水,孩子可以上学,妇女可以工作,人民改变了卫生习惯...
虽然与发达地区仍有很大差距,但在这里目之所及,是一片生机。
16年,Sarah的回归,改变了她的部族,改变了整个国家。
在未来,Sarah还计划和男友回到非洲定居。

对于Sarah来说,公主头衔带给她的不是皇冠和财富,而是责任,是沿着她曾祖父和祖父的脚步,继承他们为这个国家所作的一切。
她的推特主页写着这样一句话:你的声音连接着世界,让世界变得不同。
发现更多生活之美

点击下方名片关注

艺非凡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