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古至今,“树”一直是各国神话传说中十分重要的意向,往往承载着沟通世界、精灵化身的诸多故事,在斯拉夫人的传说中,不同的树木也代表着不同的身份。

本文原载于《留学》杂志
记者_张影
编辑_刘薇禛平
设计_李阳
来自原野的守护——白桦
如果要选出一种俄罗斯的代表植物,相信很多人脑海中出现的名字都会是白桦。无论是作家笔下广袤的原野,画家绘出的俄罗斯的广阔天地,还是歌谣中对富有生机的世界的想象,白桦树的身影总是活跃在人们的视线中。从北极圈到高加索地区,从萨哈林岛到加里宁格勒,白桦广泛分布在这个国家的各个角落,让旅行者从连绵的白桦林中找到家乡的回忆,寻求最熟悉的精神寄托。

在古代乃至近现代,这种树木被斯拉夫人广泛利用。白桦可以充作燃料,制作装饰品、玩具、护身符,桦树汁被当做保健饮品,在浴室中则有用桦木树枝制作的扫帚。
在俄罗斯传统文化中,桑拿浴室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德国地理学家Adam Olearius在他的著作中就曾指出,在俄罗斯,任何一个城市和村庄都有桑拿浴室,俄国人可以忍受极高的温度,并用被加热的桦木扫帚抽打自己。值得一提的是,这一习俗一直延续到了今天,蒸汽浴和用枝条抽打身体仍然是俄罗斯的生活特色之一。桦木被选作扫帚的材料并非偶然,它本身就具有“清洁”的象征意义,人们认为它可以缓解疲劳和疾病。
斯拉夫神话中,白桦是传说中美人鱼的象征,善良,轻盈,振奋人们的精神,古代斯拉夫人认为,善良能驱走恶魔,保护人们免于不幸的影响,也因此桦树皮被制成各种各样的护身符,桦木树枝被用来装饰房屋。在某些地区,桦木则被放置在门口作为辟邪的象征。这一习俗也逐渐渗透到东正教信仰中,在施行圣礼时也会用到桦树枝条。

例如,在圣灵降临节(复活节后的第50天),俄罗斯人会用白桦树枝条装饰房屋、街道和教堂的墙壁、供台等,表示祛除邪魔。保佑平安之意;在圣三主节(基督教称为“三一主日”,天主教称“天主圣三瞻礼”,于圣灵降临节后的星期日举行),姑娘们会选择一棵白桦树,伸手触碰到三根树枝,一边说“以圣父、圣子和圣灵的名义”,一边将三根枝条编成辫子,用红色的缎带扎起来。三天后姑娘们回到白桦树前,如果这条辫子散开了,就预示着她的心愿不能实现。
对于白桦与民间习俗的紧密联系,俄罗斯民俗学者普罗普曾写道:“看来,这是因为白桦树最先长出绿叶。当它披上绿装时,别的树只是刚刚吐出绿芽。由此产生一种看法,仿佛白桦树具有特别强的生长力。”
在斯拉夫文学刚刚萌芽的年代,白桦树皮代替纸张承载着人们的创作,不少保存至今的作品就写在白桦树皮上。叶赛宁是诗歌中提到白桦次数最多的诗人,他的诗《白桦》在我国也非常有名:
在我的窗前,
有一棵白桦,
仿佛涂上银霜,
披了一身雪花。
毛茸茸的枝头,
雪绣的花边潇洒,
串串花穗齐绽,
洁白的流苏如画。
在朦胧的寂静中,
玉立着这棵白桦。
在灿灿的金晖里
闪着晶亮的雪花。
白桦四周徜徉着
姗姗来迟的朝霞,
它向白雪皑皑的树枝
又抹一层银色的光华。
(刘湛秋、茹香雪译本)
白桦在俄罗斯还是女性或少女的象征,它纤细笔直的身形和光滑白净的树干都让人联想到女性的柔美和秀丽,同时又能代表她们的坚强。在过去时代的婚礼仪式中,新娘在婚礼当天将桦树与缎带缠绕在一起,躲在其后,当新郎来时,他必须同时“赎回”新娘和白桦;此外,如果一位少女同意求婚,她会给媒人一支桦树的枝条,如果她拒绝,那么她会给出一支松树、云杉或橡木的枝条。而婚后,新婚夫妇走出教堂时,如果希望多生男孩,新娘会朝着森林的方向说:“林子里全都是橡树,只要一棵白桦树。”
在一些斯拉夫地区举行葬礼时,会在男性死者的棺木上放橡树枝条,在女性死者的棺木上放白桦树枝条,从这里也能看出,橡树和白桦树在俄罗斯所代表的不同含义。
叶赛宁《绿色的秀发》中就曾这样咏唱:“绿色的秀发/少女的酥胸/啊,苗条的小白桦/为何对着池塘发愣?清风对你悄语什么?沙粒又在歌唱?也许你想用月光梳子/把你的枝叶发辫梳理?……”(黎华译本);茨维塔耶娃也曾在诗歌中将白桦树称作“处女”;苏联著名作家鲍里斯·波列伏依在《我们是苏维埃人》中写道:“她有一个约定俗成的名字——小白桦。我不知道这个名字是怎么出现的,但很难挑选一个比她更好的。这些女侦察兵,确实像柔软、洁白、苗条和灵活的小白桦。”
与人们日常生活密不可分的白桦,已经成为了俄罗斯的某种象征,早在1841年,莱蒙托夫的诗《祖国》中就有“我爱那谷茬焚烧后的青烟缕缕/草原上过夜的大队车马/还有那苍黄的田野中的小山头/一对泛着银光的白桦”(余振译本)西蒙诺夫在他的诗《祖国》中就饱含深情地写道:“是的,可以受冻挨饿/可以面对死亡……但是,只要我们一息尚存/决不把这三棵白桦树让给敌人”(刘光准译本)。
俄国著名风景画家列维坦的《白桦林》(1885—1889)
这幅画只有28.5×50 cm大小,但画家花了整整四年才彻底完成,期间反复重画,最终这幅画被认为是他最伟大的作品之一。
树冠形成了一张带图案的帘幕,让光线小部分进入。光线落在树上,形成明亮的高光,与黑暗区域形成鲜明对比。在这里可以非常清楚地感受到光影闪动。绿叶和草地以粗糙的笔触描绘,但这丝毫不影响画面的真实感,反之亦然——草的叶子和纹理似乎延续了光的欢快悦动,更加呈现富有表现力。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整个树林似乎都欢欣鼓舞,闪烁着明亮的光线和各种色调。
森林之王——橡树
在“白桦”篇中我们已经提到,在斯拉夫神话传说中有“世界树”的意向,即树木连接着不同世界。树木本身就象征着不同世界之间的通路,沿着橡树的枝干,人们能到达上层或下层世界。这一意象在亚欧大陆的北方民族之中广为流传,包括北欧地区在内的很多地方都崇敬橡树,并将树木认为是世界的根源与联系。

在俄罗斯民间口口相传的故事中,有这么一段话:“在神圣的大海中有一座小岛,小岛上有一棵橡树,这棵橡树从地下长到天上,从东方长到西方,从青春一直跨越年迈。”在关于世界的谜语中,也有两段以橡树为载体,其一是“有一棵古老的橡树,它的枝头上栖息着一只鸟儿,谁也不能把它捉入怀中,无论你是沙皇,女王还是美丽的姑娘”,这个谜语说的是“天空和太阳”;另一则是“在山岭上有一棵橡树,谁也不可能绕过它走,无论你是沙皇,女王,还是是英俊的小伙,美丽的姑娘”,这则谜语的谜底是“死亡”。从这几段叙述中我们可以看出,在神话中橡树连接的不仅仅是具体的世界,更代表着时间、生死等抽象的概念。传说里的巫婆出现的场景常常与橡树相关,神话人物也栖息在橡树之上。
橡树在俄罗斯民间一直拥有超然的地位,一直以来,它被人称作“树中之王”,而且在俄语口语中,“橡树林”不一定指的就是由橡树组成的树林,它可能指的是位于山上或森林深处的林子,“棍子”也并不一定就是橡木做的(这个词在俄语中是“дубина”,而橡树是“дуб”)。
与白桦不同,“橡树”这个词汇在俄语中是阳性,树木本身也代表着男性的力量和一家之主的形象。下诺夫哥罗德会用“树皮从橡树上落下”来表示让妻子给丈夫脱下衣服和鞋子。在特维尔省(沙皇俄国时期的行政区划),一直到20世纪初还保留着一个习俗,在男孩出生后父亲会砍伐几棵橡树,把圆木浸入河水里,直到儿子长大成人才取出来,这时候这些圆木已经被河水浸染成了深色,坚固得连斧子都砍不动,它们将被作为孩子结婚时新房的地基。
波列西耶(白俄罗斯南部及乌克兰西北著名沼泽区)的居民认为,居住的房屋周围不能有橡树,要不然的话房子里就不会有主人,这大概是对橡树代表“男主人”形象的最极端认知。
除了男主人之外,在东斯拉夫的民间文化中,人们还认为橡树与人类的生命之间存在关系。例如波列西耶地区的人认为,如果一个男孩种下一棵比他矮的橡树苗,而这棵小树又能长得比他高,说明男孩会健康成长,而如果橡树苗不幸没能长大,男孩也会随之生病。
橡树一直都与力量、坚固等词汇联系紧密,在一些习语中,修饰橡树的词汇经常是“钢铁的”或者“钢制的”,谚语也有“你不能一次就击倒橡树”的表述。比如梁赞地区的人把第一次能站立,能自己走路的孩子称作“橡树”,以此鼓励他们像橡树一样茁壮成长。在过去年代的巫医中还流传着用某些仪式把疾病转移到橡树身上的方法。
俄国著名风景画家希施金的《橡树》(1865)
橡树和松树是希施金最喜欢的绘画题材,这位画家有众多以这两种树为主题的画作。他说,喜欢松树是因为它们的优雅,喜欢橡树是因为它们蕴含的力量。 
从这幅画中,我们不难看出橡树的高大和结实,它们仿佛一个个立于天地之间的绿色巨人,坚定地矗立在大地上。
由于橡树木质坚硬,适合搭建房屋、制作家具等,人们还会将整根树干凿成棺材以安葬逝者。因此在俄语中橡树也常常与死亡联系到一起,有些地区的人们认为,如果一个人梦中出现了橡树林,那么他就会在不久后去世。
在俄罗斯的一个传说中,出卖耶稣的犹大曾想把自己吊死在橡树上,但“在上帝的命令下,橡树弯下了腰”,并没有让犹大得逞。这个故事体现出在这一地区的东正教信仰中,橡树仍然占有重要的地位。
到了18—19世纪,东斯拉夫地区(包括俄罗斯、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等)仍然有橡树崇拜,而且在橡树附近通常会竖立十字架以示尊崇。礼拜日时,人们会聚集在橡树下祈祷。俄罗斯神学家、诺夫哥罗德大主教费凡•普罗科波维奇曾记述,“在橡树前,神父和信众一起祈祷,神父将橡树枝条分发给信众以示祝福”,看到这一习俗后,他马上予以清除并禁止在橡树前念祷文,因为这是不符合东正教教义的“异教崇拜”行为。但对橡树的崇拜在东斯拉夫地区一直存在到了20世纪初,沃罗涅日的婚礼上仍会有相应的仪式。白俄罗斯人还相信,如果砍一棵老橡树,橡树会流出血泪。
在托尔斯泰的巨著《战争与和平》中,开头部分安德烈公爵不幸丧妻,对生活失去希望时,眼中的老橡树是“像个老迈的、粗暴的、傲慢的怪物,站在带笑的白桦树之间,伸开巨大的、丑陋的、不对称的、有瘤的手臂和手指”,但在他遇到美丽的娜塔莎,激起了生活的希望时,同一棵橡树却变成了“在夕阳的余辉下轻轻地摆动着,昂然地矗立着。既没有生节瘤的手指,也没有老年的不满和苦闷……什么都看不见了。从粗糙的、百年的树皮里,长出了一片片多汁的幼嫩的叶子……”(高植译本)显然,这棵老橡树就仿佛安德烈公爵的化身,承载着他对世界的看法。
来源:《留学》杂志,图片来源于网络,如侵删

记者:安娜
监制:
李璨
责任编辑:汝元昕
中外合作办学——学习人工智能的新选择
各国高考面面观,一起了解不同国家的高考制度
《留学》杂志总第173期 | “翡翠绿岛”爱尔兰的特色国际教育
《留学》一周资讯(5.31-6.6)
北京四大公立学校国际部,21届留学录取结果汇总
中国驻外使领馆动态
距离高考仅剩两天时间,考前我还应做些什么?
独家 | 美国驻华大使馆专访:最新留学政策官方解读
扫描二维码
关注
【留学事务所】
微信公众平台
点击下方图片,了解留学杂志↓↓↓

联系我们
读者热线:400-803-1977
商务合作WeChat:13716319877
关注留学行业最新消息
客观深入报道行业事件
提供有价值的优质服务
想你所想 为你而来
入驻光明网、网易、腾讯、今日头条、一点资讯等各大平台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