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王昊轩
来源:王昊轩的韭菜园
文章已获授权
01
跑到水深火热的美国读数学博士的姜文华杀人了,他回到了自己的本科母校复旦大学,却成了一个杀人犯。让人五味杂陈。
杀人的时候,姜文华的身份,是复旦大学数学与科学学院的青年研究员。他把数学系的党委书记王某某给杀了。
有网友说,王某某,其实也是运气不好,他是一个替罪羊罢了。其实吧,我觉得,数学这种短时间难以出成果的学科,就不应该搞什么tenure-track,搞什么长聘半聘制。在巨大的压力之下,姜文华这样的科研工作者,未必能做出什么成就。
也许有人要说了,美国的大学也搞tenure-track,也搞非升即走的竞争模式啊。为什么中国不能搞这个?难道要让没能力的人尸位素餐吗?

这个问题问的好,确实不该让没能力的人尸位素餐。
但是该被赶走的,不是姜文华这样学术呆子。而是尸位素餐的所谓政工干部。他们拿着铁饭碗,而青年教师却背负着巨大的压力。搞行政的,是长期工,搞学术的,是临时工。教师犯错是教学事故,要负责,搞行政的,无论怎么犯错,都有人兜底。

难道对一个大学来说,搞行政的政工干部要比艰苦卓绝的科研人员更宝贵吗?
姜文华在被抓的时候,情绪稳定,口齿清晰,看上去不像是有什么精神障碍的样子,是什么让他做出了极端的举动呢?
他说自己长期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不知道是哪一方面的不公正对待呢?姜文华在大学里并没有混日子,作为美国大学的海归博士,回国后是不是只能做学术临时工,要承担很多杂事,不能专心科研?这些问题,都有待回答。

中国很多大学,已经到了不改革不行的地步了。为了所谓的国际排名,为了国际化,招了一堆学术水平堪忧的外国留学生,还给他们配学伴。
为了出业绩,招了大量没编制的学术临时工,领导逼老师发论文,老师就逼学生,最终把学生给逼自杀了。
很多领域,学术造假横行。上位的都是没能力的关系户。比如复旦那个说在中国月入两千人民币生活质量好过在美国月入三千美元的陈平。
02
杀人的姜文华博士,让我不由得想到了另一个搞数学的张益唐。
张益唐出生在上海,他毕业于北大数学系,在美国普渡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因为导师莫宗坚的错误指点,让他的学术生涯中断。(张益唐的博士论文是按照老师的论文写的,结果老师论文被证明有错,前功尽弃)最后张益唐拿不到老师的推荐信,不得不留在美国干杂活,一边洗盘子,一边做超市收银员,一边坚持研究数学。

甚至张益唐的老婆,其实也是中餐厅的服务生。张益唐在四十八岁的时候,才和她结婚。
好在美国这个社会相对扁平,选择躺平的人比较多,就算做超市收银,洗盘子,生活水平也不至于太差。直到几十年后,五十八岁的张益唐,终于证明了孪生素数猜想,获得了终身教职。获得麦克阿瑟天才奖,得到了学术界的承认。
当被问到为什么宁愿在美国刷盘子,做服务生,当超市收银也不回国发展,张益唐的话耐人寻味:
他说,国内的世俗压力太大了,你躲不开,你要不出论文,你就会怎么样怎么样。

(虽然)我自己可以沉住气,我不要这些东西,但你的家人,亲朋好友不答应。在美国就没有这个问题。

我欣赏美国的地方是你在一个快餐厅打工,在一个超级市场收钱,没有人看不起你。在美国我还是我,但回了中国我就不是我了。
张益唐没有回国,四十八岁结婚,五十八岁做出成就,长期要靠体力劳动谋生。而回国的姜文华,三十九岁时把学院党委书记给杀了,毁了自己的人生,也毁了别人的人生。不知道姜文华本人,会不会后悔回国发展,在一个内卷的,重行政,轻学术,把学术临时工当做韭菜的环境下,是很难培养出张益唐这样淡泊名利的学者的。

只能把想专心学术的人给逼疯。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