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数据表明,接种新冠疫苗的女性的月经周期发生了有限的变化,但这仅仅是轻微的副作用。
研究人员和和医生正在核实相关报道,以确定这种月经失调是否是由接种疫苗造成。
英国医学杂志指出,截止4月,在接种新冠疫苗后,共登记了958例月经不调的病例。
报道指出,接种阿斯利康新冠疫苗的女性出现月经不调的状况,是那些接种辉瑞-百安泰疫苗的女性的两倍。根据德国之声的报道,预计真实的数据还要更高,因为其中有许多女性并不愿谈及此类话题,或是自认为这种情况与疫苗无关。
自从新冠疫苗接种运动开始以来,但民间依然有一些顾虑和恐惧,尤其是妇女,她们担心疫苗可能会影响生育。
自去年12月以来,一些专家一直认为辉瑞疫苗和莫德纳疫苗可能会损害妇女的生育能力。
来自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生殖免疫学家维多利亚·梅尔表示,在接种疫苗后出现阴道出血的情况并不罕见,疫苗免疫反应会产生无数种化学信号,并释放在血液中以消除入侵的异物。
辉瑞实验室的前科学主任、呼吸系统疾病专家迈克·耶登(Mike Yeadon)博士和德国前议员沃尔夫冈·沃达格(Wolfgang Wodarg)博士于2020年12月向欧洲药品管理局(EMA)提交了一份请愿书。

在这封公开信中,他们呼吁立即停止对SARS-CoV-2疫苗的所有研究,“以保护受试者的生命和健康安全”。据两位医生说,信使RNA疫苗(辉瑞和莫德纳疫苗)产生的抗体可能会攻击胎盘形成所需的蛋白质,从而影响到妇女的生育能力。
信使RNA疫苗在人体中的工作方式是这样的:
“SARS-CoV-2病毒的S蛋白使病毒附着在人体细胞上,辉瑞和莫德纳疫苗用信使RNA的形式携带这种S蛋白质的遗传信息。”
“人体在注射疫苗后,RNA从注射该蛋白质的肌肉细胞运输到体内‘蛋白质生产厂’。当体内产生大量的该蛋白质时,抗体也就产生了,它们将对抗能使病毒附着在人体细胞上S蛋白。”
迈克·耶登博士和沃尔夫冈·沃达格博士提出了一个假设,即接种疫苗产生的抗体可能会混淆S蛋白和Syncytin-1蛋白,Syncytin-1蛋白是胎盘正常发育的基础,换句话说,注射这种疫苗可能会威胁妇女的生育能力。
根据分子生物学家和妇产科医生的说法,两种蛋白质的相似度“极低”,这一理论基于两个从未被证明的科学论据。
另一位专家米歇琳博士指出,一种蛋白质由不同氨基酸组成,但“S蛋白和Syncytin-1蛋白只有一小部分相似,这一点跟体内其他的蛋白质一样。”
辉瑞和莫德纳实验室的研究也证明了这一点。“给欧洲和美国当局的文件中,辉瑞疫苗实验证实:大鼠和小鼠的动物实验中,证明疫苗对生殖和妊娠没有影响。”
让我们宽心的是,目前为止还没有关于信使RNA疫苗的严重不良事件的报道,但国际专家去年3月呼吁保持警惕,强调“对孕妇的效果和安全性数据仍然不完整”,疫苗还需要进一步的临床试验。

总结:
1.目前科学家对于疫苗影响生育是一种假设,还没有足够的临床实验结果证明假设正确。
2. 目前的动物实验证明:疫苗对生殖和妊娠没有影响。 
3.但对于疫苗是否影响生育,是否影响人类受孕以及孕妇的安全性,还需进一步临床试验。
参考链接:
https://madame.lefigaro.fr/bien-etre/vaccin-covid-pfizer-moderna-nuit-il-a-fertilite-des-femmes-avis-010621-19670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