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位在美国的复旦校友,他看了姜博士的数学专业论文,又了解了他在平时处理人际关系中的“低能”时,大大感慨:“他这样书呆子式的人,就应该留在美国踏实做科研,但他选择回复旦发展,绝对是个致命的错误选择!”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