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一哥”辛巴又一次怒了。
6月5日晚的直播中,辛巴自曝买流量花了2500万元,但1个小时后观看人数却只有80万人。
对此,辛巴在直播中情绪甚至有些许失控:“我花的两三千万元去哪了?为什么我给徒弟点关注,你还要我钱?”
说到激动之处,辛巴甚至让自己旗下的所有主播,站在自己身后叫板快手。
此外在提及让辛巴消失的燕窝售假事件,辛巴直指是抖音的“小人行为”,他认为抖音在用资本操控舆论,致使燕窝售假事件后自己上了50多个负面热搜。
真相究竟如何?
辛巴诉苦被平台“压榨”
自曝一场直播赔2000万
辛巴的一场直播“骂仗”在“618”期间掀起了高潮。
据红星新闻,6月5日晚的直播中,辛巴自曝买流量花了2500万元,但1个小时后观看人数却只有80万人。对此,辛巴在直播中情绪甚至有些许失控:“我花的两三千万元去哪了?为什么我给徒弟点关注,你还要我钱?”
据辛巴所说,自己被快手限制了流量,并且还得花钱买流量。“这场直播我烧了2000多万(元),我家主播3000万粉丝播放量就二三十万”,辛巴在直播中说。
除了直播要花钱买流量外,辛巴称发布宣传视频也是如此,想要达到6000万的播放量,买流量就要花费200万元。
对此,辛巴还算了一笔账,称一场直播要赔2000万元,“我卖3个亿,15%-20%的佣金,快手你还扣5个点,去掉人工费、税费我还剩8%,还剩2400万;烧了2500万,送礼物搭了1000多万,我开一场直播赔2000万!”
辛巴直言,如果快手敢封号,就盘点“快手100宗罪”。随后,有粉丝在评论建议辛巴转平台,辛巴又坚称,自己是快手培养出来的人,不会带着团队转去其他平台。
另据AI财经社,辛巴在直播时也因为当初其被封禁的假燕窝事件“怼”了抖音。他说,燕窝是抖音上的网红主播先卖的产品,但是最后反而是他站出来,上了50多次热搜,因此他认为这件事是被抖音放大了。
对此,据快科技,根据相关媒体报道,辛巴近日将抖音告上了法庭。
据企查查 App 显示,近日抖音关联公司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新增多条开庭公告,原告为电商主播辛有志(辛巴),被告为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
其中显示,此次案由涉及网络侵权责任纠纷、名誉权纠纷,审理法院为广州互联网法院,包含多起案件,将集中于2021 年6月21日开庭。
不过,目前双方并未公开对此事作出任何说明,且案件信息中也并未注明原因。
据相关人士推测,此次案件的原因可能因为抖音平台上存在部分辛巴的负面内容,虽然这些内容是由个人发布,但是辛巴通过状告平台可以要求删除部分内容。
网友热议
消息传出后,迅速引起了网友的热议。
有人对辛巴表示了同情,资本注重的是利益。在经历了一系列风波后,辛巴早已不似往日那么风光,遇到不顺的事情很正常。
然而也有网友质疑,辛巴的控诉有博眼球的嫌疑。
毕竟在卖惨后,辛巴在“家人”们的助力下完成了销售额3.72亿元。
这个成绩,虽然相比此前辛巴经历了“燕窝事件”复出后,在3月27日单场直播中,3.5小时即完成带货销售额超10亿元而言,称不上亮眼,却也是一般主播难以企及的。
目前,快手、抖音官方对此事均未做出回应。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直播电商的兴起成就了一批“造富”的主播,如淘宝的薇娅、李佳琦,抖音的罗永浩,但敢公开叫板平台的只有辛巴。
这也主要源于快手直播电商成长早期就被深深打上的“家族式”的烙印,对头部主播家族的依赖,让快手渐渐失去了平台该有的约束力。
“农民的儿子”坐上快手王座
与李佳琦、薇娅相比,辛巴的江湖味无疑更重。
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他出生在一个顶棚露着风的东北农村仓库。“父亲说,人穷,没有人帮助,就给我取名辛有志。”
早早投入到社会历练中的辛巴,早期并不顺利,他做过生意、倒卖过尿不湿、欠过债、被合伙人拆过台……2016年,辛巴开始在快手上做直播,给大家“唠唠”创业的酸甜苦辣。
彼时,初瑞雪是快手上的头部主播,为了追求自己的女神,辛巴在初瑞雪的直播间一掷千金为博红颜一笑,后来辛巴真的娶到了初瑞雪,在快手用户中引发关注。
快手初涉电商时,辛巴敏锐地捕捉到商机。“记得我在快手上卖的第一款产品,棉密码,我们去做了很多同类产品的对比,选中它。直播第一场就卖了十二万,那时我就知道,有一天我能卖1000万。”
辛有志最爱说自己是农民的儿子,至今,他在快手上最重要的自我介绍也是这一条。

直播电商草莽生长的时期,辛巴在快手直播间快速吸引一批忠实粉丝。所用的手法也非常直接有效,那就是:交朋友不怕花钱,动辄在直播间里发红包、送礼物。
“大家看我手上的这道疤,是家里用缝被子的针缝的,四岁一小孩,没有掉一滴眼泪,这就是你们认识的辛有志,我会因为感动流泪、因为委屈流泪、因为不公平流泪,但不会因为疼流泪,从小到大没流过。”辛巴在视频中说。
对自己够狠、对朋友够义气,白手起家、迎娶女神……辛巴身上的这些特质不断被放大,演化为凸显的“人设”与商业价值。
2019年双十一期间,他曾创造20亿元销售额的直播带货记录,稳坐“快手一哥”的宝座。
辛巴风波不断
快手加速“去家族化”
登上快手“王座”的辛巴,带领其家族,给平台带来巨大流量光环。
据今日网红统计,截至2020年5月中旬,辛巴818家族在快手的粉丝量级合计达到了1.4亿,在快手六大家族中最高。
然而近半年来,辛巴频频引发舆论风暴:假燕窝、复播封路、退网闹剧……接连不断的风波反噬平台。
意识到风险的快手,开始加速“去家族化”的步伐。
根据调查显示,2019年,快手全年电商直播GMV是400-500亿元,而仅辛巴家族的带货数据便高达133亿,约占总平台的近1/3。一年之后,2020年快手电商GMV突破2000亿,但辛巴家族10位主播的累计GMV约为65亿,仅整体总GMV的6%。
此前另一个快手头部主播家族的网红“二驴”也表示:“官方现在改变了规则,流量都分散了。官方希望培养出10个400万的账号,而不是1个4000万的主播。”
直播江湖已变,辛巴自然不再是从前的辛巴。
“重归直播电商江湖,曾经的‘狮子王’辛巴发现,已经回不到那个超头部的位置,因为快手直播电商的生态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个超头部的位置已经消失了”,长期观察抖快的业内人士对《深网》表示。
显然对他来说,适应平台生存法则,远比抱怨平台,要有用的多。
来源:红星新闻(记者  俞瑶 强亚铣)、AI财经社(张可心)、每日经济新闻、猎云网(盛佳莹)、快科技、腾讯《深网》
(版权声明:“商学院”所推送的文章,除非确实无法确认,我们都会注明作者和来源。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原作者联系我们,与您共同协商解决。联系方式:18511832561,商务合作请加微信18511832561。)
获取商界新鲜资讯、聆听大佬领导“心经”
揭秘大公司里的“未可知”
直通全球22家知名商学院校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