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共6100字,主要分为四大部分。
(一)大有来头,为731洗地的科普大V
(二)官方认证,日本豢养的中国公知 
(三)月补两万,邀请才女蒋方舟旅日
(四)如此跪舔,这些角度也下得去嘴
(一)大有来头,为731洗地的科普大V
今天是
6
8
日,是高考的第二天,预祝历经十二年寒窗的莘莘学子,都能好好发挥,考出好成绩,顺利进入心仪的大学。
人生最理想的状态,就是个人利益与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实现统一。简单来说就是,为社会作出贡献的同时,又实现了个人价值。
如何让人生达到最理想状态,我认为要看清时势并顺应时势,踏准时代的节拍,与时代同频共振,正所谓“时势造英雄,英雄造时势”。
当前时代,最大的时势就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而变局中最大的变量就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个人的志向顺应了这个时势,人生必然大有可为。
那些顺势而为、为国家和民族做出巨大贡献的人,活该他们名利双收,受到人们的尊敬;那些逆势而动,靠做着伤天害理事情、昧着良心挣钱的人,活该被钉到耻辱柱上。
最近,有两件事,非常令人震惊。第一,有科普大V公开替反人类的731部队洗地;第二,日本外务省,曝光了花巨资雇佣中国公知吹日本的项目。
先说给反人类的日本731部队洗地的事,起因是乌合麒麟在网上转发了日本作家森村诚一写的《魔鬼的乐园》一书的部分内容。
其中一段写了731部队用中国人进行干燥实验,用高热风一直吹,把人烤成干尸,最终得出水分占人体重量78%的数据。
日本731部队罪行罄竹难书,用活体中国人做过各种变态的实验。由于手段十分残忍,很多中国人内心都是一块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疤。
蛋总也是,虽然很爱就历史问题刨根问底,但这一段历史我却不愿意去触碰,因为太惨不忍睹了,每一次看心情都好几天不能平复。
照片我就不放了,我简单说几个例子大家感受一下,我估计大家都有可能会做噩梦,第一个就是丧失人性的母爱实验。
731部队把一些刚刚分娩过的母亲和她们的婴儿,赤裸裸地关进一个特制的实验间,实验间地板是铁板,房间里没有任何物品,只有四面墙壁。
然后,魔鬼们持续加热铁板,就为了看母亲的反应,是母亲躺在地板保护孩子,还是把孩子踩在脚下保护自己。
日本731部队还做了违反人伦的各种实验:手脚互换实验,人和动物血液互换实验,人和动物的杂交实验……
别说是大活人了,就是个小动物,也不至于如此残忍吧。动物尚且知道“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道理,但日本侵略者却不知道,他们果真禽兽不如。
日本的暴行,就是中国人的伤疤和耻辱。日本投降后,这些恶魔们并没有遭到正义的审判,而是连同实验数据,一同被接到了美国的德特里克堡(按打他立刻跑比较好记)实验室。
所以我很好奇,日本731部队罪行证据确凿,而且是日本本国人写的书,乌合麒麟只是转发了一下,这位科普大V竟然就出来给日本731部队洗地了。
他的逻辑非常奇怪,人体水分占身体70%的比例,早就在十九世纪通过尸体实验就证明了,他的意思是,日本731没有做过人体水分试验,乌合麒麟在传谣。
这位科普大V,是著名科普组织——松鼠会的成员。而松鼠会的官方微博,也毫不犹豫选择了站台这位科普大V,暗指乌合麒麟传谣。
值得注意的是,4月份给日本核污水洗地的瘦驼,也是松鼠会核心成员。他还多次攻击过袁隆平院士。没出所料,他也转发了为日本731洗地的微博。果然物以类聚。
而这位科普大Vj也是大有来头,本名叫张博然,是2005年的山东高考状元,当年考了711分,是北京大学古生物专业第一个毕业生,也是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古生物学博士。
而且曾经获得美国2016年国际科学记者奖学金,也曾亲自到美国华盛顿领奖,而这个奖项是专门建立给外国人的,是美国对外渗透的重要途径。
比如这位张博然就在潜移默化中被洗脑,他2014年就讽刺航天一院的211厂和航天五院,讽刺中国航天闭门造车没有希望。
中国的空间站已经遨游太空,中国的天问一号已经到达火星,中国的祝融号后新车已经在火星漫步,并发回照片。
他被打脸了还不知道羞愧,反而以科普的名义,试图用科学的方法给日本731部队洗地,实在是令人不齿。
(二)官方认证,日本豢养的中国公知 
再说日本外务省用巨额资金豢养中国公知的事情。日本外务省旗下的日本国际交流基金会,发布了平城29年(2017年)对2015-2016年外宣工作的总结报告。
咋说呢,一个国家为了增进国际友谊,为了改善国家形象,为了促进文化交流,都会有类似于这样的投入,但是中日关系这块儿,我觉得日本没搞清楚问题的症结。
中日关系的症结在于,日本不但没有对过去的暴行作彻底的反思,而是通过篡改历史、否定历史来掩盖自己的暴行,甚至不惜收买一批公知给日本脱脂抹粉。
而资助中国网络大V这一块,主要在第四部分——促进海外日本研究和智力交流,目的是为了加深对日本的了解和维持对日本的兴趣。
在促进海外日本研究方面,他们采取的措施有:支持日本研究机构,包括扩大工作人员,派遣客座教授,资助研究和会议,捐赠图书等。
2012 ~2016年,该基金会共对122个机构共计383个项目进行了支援,38722人参加或出席基金会支持的讲座、研讨会,发表了370件作品。
日本为了加强日本的对外传播(吹日本),开展了不少促进智力交流项目,进行了相关人力资源开发(培养更多的日吹),举办了很多会议、对话和合作。
在知识对话和合作研究方面,在本期目标期间(可能是2012-2016年),主办了106项活动,资助了415项活动,共有98,754名参与者和参观者。
这个项目中,提到了邀请中国知识分子的措施。他们对中国的网络生态还是很有研究的,在项目介绍的开头,他们这么说:
2008 年以来,中国的公知在互联网上有着很强的影响力,他们之中很多人对日本人没什么兴趣,但是我们要培养他们的兴趣,邀请他们来日本。
2008年以来(平成20年)到2016年,本基金会一共邀请了个人73人,团体71人,共计144人。
这份报告可以说是一份详尽的说明文,采用了举例子、打比方、列数据、作对比等说明方法,其中举例子这块儿,点名了五位中国大V
第一位是熊培云。他是南开大学的副教授,曾任《南风窗》驻欧记者,《新京报》首席评论员,东京大学客座研究员。
近年来在《南方周末》、香港《凤凰周刊》、法国《世界报》、日本《东洋经济周刊》等海内外媒体发表评论、随笔千余篇。
熊培云2014年受邀访日,回国就把4个月的滞日经验写成了629页的巨著《西风东土》出版,第一版10万册,据说大受好评。
629页,没两下子还真写不出来,所以熊培云还是有一些文化功底的。不过态度这么积极,不知道日本出了多少钱。
在书中,他还是暴露了跪舔本色。他说日本垃圾分类和处理方式多达518种、人均每年阅读45本书,明治以来的所有出版物都可以在国会图书馆找到……
看到这里,我只想问一下熊教授,日本福岛的核污水算哪一类呢?据说日本垃圾分类的确做得很好,可惜了,分好之后是不是像核废水一样,一打包全扔公海里了?
日本人均的阅读量高达45本书,这个我不太相信,要说看45部我是信的,不然养活不了那么多女演员。
日本人每年看45本书的谣言也曾经被辟谣过,无论是图书销量还是图书馆借阅,都相去甚远,除非把一份报纸也算一本书。
根据2014年的一个调查,实际上有一半左右的日本人根本不读书,还有三分之一的人每月只能读一两本,一年也就是一二十本。超过三四本以上的只有18%
再说“对规则的敬畏已内化为生理本能的国家”。日本人不遵守规则,取决于潜规则。日本是个等级森严的社会,下级只遵守上级的规则。
也就是上级要求造假(践踏规则),或者上级默许造假,那么他们一定会造假。不过有一点挺有规则的,就是造假被发现后,基本上都会鞠躬,这成了基本技能。
熊培云还吹日本说:今日日本可以说是一个典型的“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的社会。
他解释说,一方面,国民有选举权可以塑造政府;另一方面,每个人包括官员都不得不存在于社会“空气”之中。
如果说中国仍保留着人治社会的特征(有大量的官员),美国是法治社会(有大量的律师),那么日本就是“(空)气治社会”(每个人都是空气,每个人都参与对他人的治理)。
其实蛋总辟过谣,中国的官民比例比美国要低得多,也比日本低。按所有财政供养人员来算,美国是1:12,法国也是1:12,日本是1:23,英国1:24,而中国则是134
美国的确是法治社会,不过他那个法律是讼棍立国,律师费占了GDP6%。而且美国法治社会最大的特点,是万事皆可合法化,包括毒品,包括色情,包括钓鱼执法。
日本也的确是空气社会,说白了就是政府像空气,虽然你离不开它,但是真需要找它的时候看不到摸不着。而且空气一发怒遭殃的就是老百姓,引起海啸的那种。
比如日本的福岛核泄漏,其实就是政府操作失误引起的,硬生生把一场本可避免的事故,酿成了核七级大事故。此外,空气可以传播新冠病毒,也可以有放射性污染。
他封面上那句话,我也高度赞同。日本有时候的确是中国人的一味药,尤其是日本电影,有时候可以醒目提神,排解郁闷。
不光日本是中国的一味药,熊培云本身也是中国人的一味药,不过是迷魂药,因为他说日本军国主义很难卷土重来。但是我们还是要提高警惕啊,忘战必危!
(三)月补两万,邀请才女蒋方舟旅日
日本点名的第二个公知是蒋方舟。这份报告上说,蒋方舟20多岁就是一名知名作家,受到了很高的评价,受邀日本后引起了很大反响。
蒋方舟是一位传奇人物,据说从呱呱坠地就开始接受写作训练,7岁开始写作,9岁写成散文集《打开天窗》,12岁开始给南方都市报写专栏。
虽然她才华出众,但是高考语文只考了117分,但是清华大学还是破格给她降了60分录取了,2012年她从清华大学毕业。
这样的神童不管你是不是信了,反正我是不信。我只相信有博闻强记(记忆力)、艺术天分或者精通理科的神童,但我不相信9岁能写出感悟人生散文诗、12岁能写出指点江山专栏的神童。
有些思想,有些认识,不经过生活的磨练,社会的摔打,不可能有深刻的认识。反正小时候她创作的时候,除了她父母没有人见证。
这种极端鸡娃的履历,我一个字都不信,因为我相信自然规律,这些规律都写在了人类的基因里,包括生老病死。
人生的每个阶段,都有每个阶段的特点。小时候该幼稚的时候必须要幼稚,该天真浪漫的时候必须要天真烂漫,该逆反的时候一定要逆反,该中二的时候必须要中二。
举个栗子,孩子到了青春期了,很多家长很忧虑,因为早恋是个令人头疼的问题。但反过来想一想,如果他或她对异性一点兴趣没有,其实更令人头疼。
教育孩子也像种庄稼,我们不能缺肥少水,耽误它的成长,但更不能拔苗助长。花期有早有晚,但是同类品种相差个几天十几天属于正常误差,差太多了八成是有病了。
蒋方舟过去的这些事就不提了,我们只提提日本的事儿。旅日期间,日本方面每月给她2万元的补贴,而她什么都不要做,躺着就把钱挣了。
跟熊培云一样,她从日本一回来就出版了著作《东京一年》,该书到年底共发行了15万册(国内割韭菜,这才是收入大头),在日本也获得《新闻周刊》报道。

不过我感觉日本方面亏了,因为这本书就是一本流水账,一看蒋方舟就是在应付出资方,没有什么太深的东西,而且她回国后也没有明显的吹捧日本。
(四)如此跪舔,这些角度也下得去嘴
再说第三被点名的公知,叫段宏庆,1974年生人,1997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毕业后相继从事过教师、律师、记者、编辑等职业。目前是《凤凰周刊》副主编。
2000年进入新闻业,先后供职过中国新闻社影视部、北京法制报、21世纪经济报道、《财经》杂志等媒体。
200311-12月受美国国务院邀请作为“国际访问者”赴美考察。20111-6月作为访问学者赴美国耶鲁大学法学院交流学习。
2016年,他受日本国际交流基金会邀请,以访问研究员的身份在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待了三个月的时间。
日本能选中他,本身就是看重了他的可塑性,他骨子里透露着一股公知了猴味儿,啥问题动不动就往体制上扯,是“这国怎,总亏民,我陷思,定体问”的典型。
他去了日本之后,一发不可收拾,从2016年到2017年,写了一系列吹捧日本的文章《日本为什么那么干净》《生命如此无常而美好》《灾难来临如何减少恐慌》。
这份报告上如是评价他:在“FT中文网”上,专栏发布在日本的见闻。关于日本清洁度的专栏在中国国内引起强烈反响,获得737 万次点击量。
他甚至给日本拖沓的法治程序强行洗地。1995年,日本东京地铁发生了恐怖袭击,日本邪教奥姆真理教在东京5班地铁中释放军用神经毒剂(沙林毒剂)。
沙林毒剂,是二战期间德国人发明的神经性毒剂,可经由皮肤、眼睛接触、呼吸道吸入或由口食入等途径危害身体,毒性极强。
当时正值上班高峰期,日本的地铁拥挤得像压缩罐头,五名恐怖分子携带沙林毒剂挤上了五班地铁列车,释放毒剂后逃离。
幸亏凶手忙中出错,容器开孔比较小,毒气释放速度较慢,最终伤亡只有14人,但是中毒人员高达6300人,很多人留有严重的后遗症。
制造东京地铁毒气事件的罪魁祸首,就是奥姆真理教的教主麻原彰晃,1995年5月就被抓获,然而判决用了11年(2016年终审),执行判决又用了12年……

这么拖沓的法治程序,让犯罪分子多活了23年,如何惩罚罪恶,如何告慰受害者?然而这却成了他的舔点,说日本人尊重人权,慎用死刑……
报告中提到的第四位公知是经济记者马国川。报告这样夸他,说在中国多家著名媒体上共计投稿26篇访日成果报道,总计达到 440万次浏览量,引起了广泛关注。
很多人都说还赞助了一位中国公知叫何兵,但是我没有查到。后来才明白他是2017年赴日本的一批。日本邀请它访问还是很正确的,因为何兵已经明确表示,要投胎日本。
日本的收买效果还是不错的,这不何兵已经开始给日本福岛核电站泄露事故洗地了。我们早就说过,日本核事故妥妥的人祸,天灾只是触发因素,没什么好洗的。
日本处理事故时,自卫队不愿意上,最终政府靠的是黑社会和外国劳工。去的黑社会成员,也都是底层,要么还不起贷款,要么被人拿住了把柄。
何兵去了日本之后,回来就写了《日本法官,为什么从不腐败》。其实咋看日本的腐败问题呢?蛋总专门写过一篇文章,那就是家族政治。
单看官员,也许你找不出问题,但是放眼整个大家族,你就会发现猫腻。一个家族中,有人从政,有人从商,分工明确。
他们这种政治格局世袭罔替,已经形成了比较规范而隐蔽的利益输送制度。比如安倍的哥哥安倍宽信,是三菱商事的董事长。
安倍夫人的娘家也是大财团——森永制果株式会社,是日本最大的食品企业之一,涉足糖果、巧克力、饼干等休闲食品、及健康食品与冷饮等多个领域。总裁就是安倍岳父。
安倍膝下无子,退休之后提拔菅义伟当自民党总裁,进而担任日本首相。菅义伟投桃报李,安排安倍亲弟弟岸信夫担任防长,菅义伟退位之后,搞不好岸信夫继位。
除此之外,安倍已经把大侄子安倍宽人(大哥的孩子)认作干儿子了,那将是安倍家族政治衣钵的继承人之一。还有一位潜在继承人,那就是安倍的二侄子岸信千世(弟弟的儿子)。
腐败,是一个千古难题,腐败的形式也在不断演化,因此永远没有一个一劳永逸的制度,所以反腐永远在路上。因此必须永远保持警惕,永远保持高压,永远人人喊打。
美国和日本,的确彻底消灭了腐败,但是方式方法并不值得我们学习,因为他们方法是——让腐败合法化。
让反腐斗争常态化,是对腐败问题最清醒的认识,也是全民共识,但是没有必要无脑吹日本的表面清廉。
不管咋说,日本的确在中国豢养了大批公知和精日。报告中提到了的就有144人,此外日本远远不止这一个基金会。
我举个栗子,2016年日本外务省申请了7568亿日元,其中559亿日元(折合人民币32亿)用于培养海外的知日派。
说的我都有点心动了,原来当汉奸这么挣钱。这么大一笔钱,要是用来养狗那得多少亩啊。这么多野狗,所以大家行走网络,一定要小心一点,防止恶犬伤人。
【 ↓赞赏就是鼓励↓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