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财经讯 继“叶飞门”爆料事件之后,6月3日,A股又有两家上市公司被曝涉嫌“操纵股价”,分别为美克家居和正川股份。
面对连日来层出不穷的A股市场爆料,有网友不禁感叹“A股的雷真多,不知道啥时候就踩到了”。
两家公司陷入“操纵股价”风波
美克家居事件源于一名叫杨震的人。据其爆料,“许亚飞”团队多年来操纵多支股票,此次则是收取了 美克家居的保证金,后者为其全程提供内幕信息。因掌握“美克家居”的内幕消息,许亚飞团队已打好了10亿元左右的底仓,控盘超10%。杨震同时表示,自己已向证监会实名举报了此事。
在杨震微博爆料后,许亚飞也不甘示弱,同样在微博发表长文回怼杨震,并称其是“贼喊捉贼”。许亚飞表示,自己仅是一个资金中介方,并没有什么过分的行为,所谓的操纵股价只是杨震“酒后吹牛”,目的是为了招揽更多业务。
传闻出现后,美克家居相关负责人第一时间公开表示,“网上文章内容纯属主观臆造,公司从未参与过股票操纵,从未向任何机构和个人支付保证金、提供内幕信息。相关人员别有用心捏造的内容,严重侵犯了公司和股东的名誉。公司将对个别人士恶意散播虚假、诋毁信息,混淆视听、误导市场的违法行为采取相应的法律行动,以维护公司及股东的声誉及合法权益。”
美克家居K线图
尽管二人“隔空”互怼的真实性目前还未能证实,但作为两人激战的焦点——美克家居却因此受到牵连,股价在5月28至6月2日短短4个交易日内累计跌超17%,市值蒸发近15亿。
另一家陷入举报风波的正川股份同样没有躲掉股价下跌的命运。5月31日,重庆必扬律师事务所主任余泽东实名举报正川股份实控人邓勇,称其操纵股价、高位套现、牟取暴利1.71亿元。举报信中,余泽东要求证监会对邓勇进行立案查处。
根据举报信,余泽东称“正川股份自上市以来,经营业绩每况愈下,与之相反的是,正川股份的股价不断被实控人邓勇拉高,2020年,受新冠疫苗短缺影响,股价从最低的13.19元暴涨至107.96元,涨幅超7倍。”
举报信 (图源:红星资本局)
对于余泽东的实名举报,正川股份在接受财联社的采访时表示:“肯定不属实,公司已经在准备起诉材料。”
然而对于这份回应,市场并没有买账,6月1日至今日收盘,短短4个交易日,正川股份股价已累计跌超17%。
减持套现
两家公司虽然看似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同为“被举报”的公司不难发现还是有些共同之处的。
资料显示,美克家居主要从事中高端家具及配套产品的生产及销售,是集多品牌、多渠道于一体的国际综合家居消费品公司。2016年至2019年,公司各项业绩指标较为健康,但是从2019年开始公司开始出现增长放缓的迹象。营收方面,2019年公司实现营收55.9亿元,增速降至个位数,仅有6.21%;2020年更是出现十年来的首次营收下滑,全年营收仅录得45.7亿元,增速同比骤降18.19%;净利润方面也是如此,2019年公司净利润4.6亿元,基本与上年持平;2020年这一指标缩水至全年3亿元,同比下滑34.16%。
但令人奇怪的是,在业绩疲软的背景下,美克家居的股价反而走出了一波小高潮,从2019年8月12日盘中最低3.51元/股一路震荡上行,到今年2月,股价创出阶段性新高,突破6.3元/股。
值得注意的是,在股价创阶段性新高的同期,也就是今年一季度,美克家居出现了股东大幅减持的情况。其中,第一大股东美克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克投资集团”)和美克国际家居用品股份有限公司回购专用证券账户合计减持了2.63亿股,按照一季度加权均价5.6元算,二者合计减持约14.75亿元。
此外,美克投资集团还质押了其所持的58.49%的股份。2020年8月,美克投资集团质押5400万股,均价5.65元/股,按照3.16元/股的平仓线估算,套现约1.34亿元;2021年1月到4月,美克投资集团又质押三笔,合计质押1.23万股,平仓线如果估算在每股3元左右的话,套现约2.43亿元。
随着近期美克家居股价的快速下跌,美克投资集团的上述几笔质押风险激增,如果后市公司股价继续下跌至3元附近,或将触及警戒线。
和美克家居颇为相似的是,正川股份的实控人也很“缺钱”。资料显示,正川股份于2017年8月22日上市,主营制造、加工、销售药用玻璃瓶和瓶盖等业务,公司从上市至今已遭遇高管多次减持,累计套现数亿元。
凤凰网财经《财知道》粗略统计发现,在去年公司股价大幅上涨的同时,正川股份实控人邓勇的一致行动人邓步莉(邓勇之姐)于去年9月减持公司股份151.2万股,减持金额约0.90亿元;一致行动人邓红(邓勇之妹)于去年12月累计减持105.74万股,累计套现约1.54亿元。
除实控人频繁减持外,正川股份还有多名董高监减持套现。其中,监事邓步键减持公司股份1.9万股,套现46.66万元;董事及监事范勇和李正德分别减持不超过6万股、1.4万股,套现182万元和42万元;董高监肖清、姜凤安、孙连云、秦锋分别套现203.99万元、238.85万元、28.81万元和25.54万元。
而在公司业绩方面,正川股份从上市之后一直面临着净利润和毛利率不断下滑的问题。2018-2020三年公司净利润分别是8277万、6106万、5305万,毛利率分别是28.67%、27.14%、25.55%。
对此,有网友调侃道:“光想着套现了,完全不顾公司经营情况。”
此外,凤凰网财经《财知道》发现,该公司此前还疑似被曝“杀猪盘”。据上证e互动显示,有投资者问,“在十二月十二日当天开盘前,有个叫安全(网名)建群,告知大伙买入正川股份,说是私募要拉此股,但实际上是在接盘,请问是不是你公司有人在暗箱操作?”对此,董秘回应表示,“郑重提醒广大投资者注意二级市场交易风险。”。
从严从重从快打击操纵市场
相对于美克家居和正川股份的爆料,很多投资者更为关心如果这两例举报案属实,这两家公司会受到怎样的处罚?
事实上,近期监管层频繁表态,对于“操纵股价”等违法行为将严厉打击。
5月24日,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在谈到“伪市值管理”时表示,“伪市值管理”本质是上市公司及实控人与相关机构和个人相互勾结,滥用持股、资金、信息等优势操纵股价,侵害投资者合法权益,扰乱市场秩序,境内外市场均将其作为重点打击对象。对此证监会始终保持“零容忍”态势,对利益链条上的相关方,无论涉及到谁,一经查实,将从严从快从重处理并及时向市场公开。
5月29日,证监会副主席李超也在某论坛上明确表示,要从严从重从快打击以市值管理之名行市场操纵之实等恶性的违法违规行为,让做坏事之人付出沉重代价。
根据近日证监会公布的一则行政处罚书也可以看出监管层的打击决心。处罚书显示,时任中昌大数据股份有限公司实控人陈建铭等人控制使用101个证券账户在一年时间利用资金优势、持股优势连续集中交易“中昌数据”,同时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交易,影响“中昌数据”交易价格,共计获利1147万元。最终,证监会做出“没一罚二”的处罚决定,没收违法所得1147万元,并处以2294万元罚款。
更早之前,证监会开出的2021年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和1号市场禁入决定书,也和操纵市场案有关。
处罚书披露,熊模昌、吴国荣控制196个账户操纵“华平股份”,在操纵期间账户组亏损3.24亿元。其操纵手法也是常见的交易型操纵,包括连续交易、对倒交易等。吴国荣使用其控制的196个证券账户,利用资金优势、持股优势,采用盘中连续交易,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证券交易等方式交易“华平股份”,影响股票交易价格及成交量。由于熊模昌是华平股份股东,该案中还涉及到熊模昌及其一致行动人吴国荣增持数量达到上市公司已发行股份30%时,未履行发出收购要约义务,以及虚假减持行为。最终,证监会对二人处罚合计390万元,并对吴国荣采取3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由此可见,在监管层从严从重从快打击操纵市场的态势下,如果关于美克家居和正川股份涉嫌操纵股价的爆料为真,那么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制裁。
-   END   -
凤凰网财经官方微信 ID:finance_ifeng
喜欢此文,欢迎转发和点在看支持凤财
继续阅读